[蓝剑原创]难忘军旅—老兵站岗遇女鬼惊魂 一巴掌打掉党票

单位的许多同事都是当过兵扛过枪的,有男有女,闲来无事,经常坐在一起聊一些在部队的事,回忆军旅生活中难忘的片段。有一个兄弟,1994年的兵,是山西的武警,向我讲了在山西三年在武警部队的一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可谓教训深刻啊。为方便叙述,还是以第一人称讲来给战友们听吧。

话说1994年12月,我们一批去山西当武警的新兵从县武装部集合,登上去省城的大客车,到了省城火车站,又踏上火车奔赴心目中的圣地-军营。到了部队,进了新兵训练营地,3个月训练,有一个老兵作我们班长,带领我们训练,我小心翼翼,多方注意,以不错的成绩通过了新兵训练考核。到分兵下连队了,没想到最后给分到一监狱去了,就是看守监狱。

监狱是在一座山里,面积很大,高高的围墙每隔几百米就是一座瞭望哨岗,哨岗不管白天晚上不间断有人站岗值班。从此,我就开始了看守监狱的武警部队生活。由于是在山西,监狱的犯人多是通过下矿井采煤来进行劳动改造的。我们的任务是每天看押犯人进入煤井工作,下班后在押回监狱,改造的犯人也是三班倒,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做贡献,积极改造嘛!有的犯人因为劳动积极获减刑呢。为了防止犯人逃跑,我们往往把警戒线布置的范围较大,一般是设两道,井口一道,外围一道,外围的那一道较远,其中有一个哨位在西山,可邪了,白天就比较渗人,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听到女人在哭,可怎么找就是见不到人影。据老兵说,这是以前有一年一个女子在这里被歹徒强奸后,上吊自杀了,可能是那些歹徒没有得到报应,女子死后冤魂不散,聚在这儿不走,每晚哭诉。老兵都不敢一个人在那里放警戒,只有我们副中队长算是胆大的,敢一个人在那里警戒,但是去前要喝上几两酒,回来后脸色极差,还要睡一天一宿的觉。我们中队战友焚香、烧纸、上贡都用过了,还是不顶用,只好两人一组岗,(这样人员很紧张,但没办法,吓着好几个了)。有一次出现哭声时,一个战友承受不住,开了一枪,倒是没哭声了(也叫镇住了吧),可惹得整个监狱都鸡犬不宁,(要知道在监区听到枪响是多么严重的事)整个监狱都动了。我那战友回去都给关了禁闭。我也站过几次那个哨位的岗,由于是轮着的,白天轮到的多,都没有事。晚上就一次,在后半夜,真听到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我那个紧张呀(实际上就是害怕),腿肚子哆嗦,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扑腾扑腾地狂跳,每次跳起来都顶到嗓子眼上,那种滋味别提了。本来巡哨是不用老回头的,可老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脖子发凉,就回头看,越看不着,就越发毛,就越不停回头看,一班岗下来,一身冷汗不说,脖子回头拧的都酸了,精神更是倍受折磨,好几天缓不过劲来。

再就是值守瞭望哨,白天到没什么,晚上特别是下半夜的岗,最难值了,睏,睏的难受,还不敢睡觉,一是有大队干部查岗的,再就是担心犯人跑了是要受严厉处分的,疏忽不得。在新兵时老老实实的值守,到了老兵,就上去把从下面上来的通道一堵,躺下睡觉,如果有查岗的,必然要通过通道上来,但被木板盖住了,要想上来就要喊或敲木板,这样上面睡觉的人就知道了,爬起来做好准备,打开通道,做出很有精神的样子值班,查岗的干部问是否睡觉,打死也不会承认的,抓不住现行。后来监狱和支队规定岗哨上不准堵住通道,堵住的就以站岗时睡觉处理,才制止了老油条们的偷懒之举。说实话,成老兵后我也睡过几次。

到了第三年,我也是彻底的老兵了,与领导关系搞得不错,得过嘉奖,当了副班长,也交了入党申请书,有一天,指导员对我说:好好干,准备发展你为预备党员呢,基本上已经定了。我高兴坏了。在当年来到的新兵中,我在新兵训练营地当了班长(临时的),经过三个月训练,我干的还不错,教导员口头奖励了好几次了。美得不行不行的。有点飘飘然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

新兵下连队后,我还是回去干我的副班长,本来挺顺溜的,但该发生的事躲都躲不掉。班长突然有事外出两个月,中队要我代理班长。这可又了不得我了,班长走后,我恩威并使,在班里作威作福,好不自在,班里兄弟多数都臣服在我威逼利诱手段之下,可就是有一个新兵蛋子,好象是河南的,脑子缺根筋,不好使却又强驴脾气,就叫他小河南吧。每次有事我都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摆平他,这个新兵蛋子,很是有损我的颜面。一次我训练回来,不知怎么就看小河南不顺眼了,叫他给我打洗脚水,这个强驴,不去不说,还问:为啥非让他去给打洗脚水。我烦了,说:就他妈想让你去,快去,别罗嗦。小河南跟我耗上了:不去,就是不去。班里的弟兄们都看着我,我有些下不来台,心想:你个小样,治不了你,以后我怎么服人,也没脸在班里混呢?就问:到底去不去?小河南说:就不去。我一下火就起来了,脑子一热,抡圆了胳膊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一下把小河南打懵了。然后自己骂咧咧去打洗脚水,却早有有眼力的兄弟给打来了。我也没把打人的事太放在心上。第二天。教导员找我要我去,我就去了。到了一看,小河南在那儿,教导员很严肃,说:我们共产党的队伍不准打骂士兵,我们战友们都是生死兄弟,你怎么能打自己的兄弟,还打得耳道出血,都打聋了。我一听就慌了,打出毛病来了,我是要关禁闭的。还有今年的优秀士兵、预备党员,完了,肯定没戏了。把小河南支走,教导员对我说,本来要严肃处理你的,看在平时表现不错,你写份检查,向小河南道歉,并担负部分医疗费用和精神赔偿,给小河南300元钱就算了了,不过,今年的优秀士兵、预备党员就不要再想了。就这样半年后我退伍结束了部队生涯。

这就是我的教训,当兵3年,修养不够,一时不慎,一巴掌打掉了我的优秀士兵和预备党员,打掉了我的希望,这一巴掌有可能改变了我的人生。希望在部队战友们汲取我的教训,不要犯类似的错误。


本文内容于 2008-3-1 20:11:11 被特种兵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