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一卷 第八章 十八般武艺

李伟新 收藏 28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挥舞着军刀,龚破夭更如入无人之境,刀光所到之处,都会传出日军的鬼叫狼嚎。 刘树棠几乎看呆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就约略看到,龚破夭使出的功夫,就有鹰爪、形意、八卦、太极、武当剑法、少林棍术等,可谓十八般武艺集于一身。这只有在旧时的书里看到有这样的人物,现实中所见,他刘树棠是第一回。 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挥舞着军刀,龚破夭更如入无人之境,刀光所到之处,都会传出日军的鬼叫狼嚎。

刘树棠几乎看呆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就约略看到,龚破夭使出的功夫,就有鹰爪、形意、八卦、太极、武当剑法、少林棍术等,可谓十八般武艺集于一身。这只有在旧时的书里看到有这样的人物,现实中所见,他刘树棠是第一回。

龚破夭挥舞着军刀,就时而刀砍,时而剑刺,时而棍砸。军刀在他龚破夭的手上,就不仅仅是刀,而剑和棍。每一招式都凌利无比,快如闪电。看似是一招,实则却包含着十招八招。他的军刀明明看着是直刺的,但被刺杀的日军,原是直冲着枪刺却被磕开,大露空门,眼睁睁看着军刀刺入其胸膛。他龚破夭是如何磕开日军的枪刺的?刘树棠瞪大眼睛,也瞧不出个所以然。

太快了。

而且龚破夭的快,不仅是出手快,招式变化得快,身子也动若豹,闪如电,双脚就像长了风火轮一样。

刀光闪处——

一日军脸被劈开两边。

一日军的腹部被剖开。

一日军的双眼被划破。

一日军……

刘树棠看得惊心动魄,都忘记包扎自己受伤的手臂。

到后面,龚破夭就更加轻灵,只伤日军的手,令其失去拼刺刀的功力,而由对杀着的战士补上一刀,让日军去见阎王。

眼前一闪,龚破夭已站到刘树棠身边。刘树棠感到自己还没有喘过一口气来。

就是说,几乎是一口气的功夫,他龚破夭已经杀死、杀伤十多个日军。

神,太神了。

刘树棠的嘴巴抖着抖着,抖了片刻,才激动地道,“连长,你到底是人还是神?”

“人也神,神也人。”龚破夭丢下这话,人已不见了踪影。

半轮月亮升了上山,地上便铺了淡淡的月色。

当龚破夭飞身飘到郭振芝这边的时候,郭振芝正被三个日军团团围住,身上已经鲜血淋淋,肩部、脸部都被刺伤了。而其他几个战士,已经牺牲。有的搂着日军,咬破对方的喉咙,致对方于死地,自己的后背也被刺了七八刀。有的死死卡住日军的脖子不放,自己的头却被砸烂,脑浆溢出。有的……

龚破夭不忍看了。他们都死得十分的惨烈。

军刀一掷,军刀就像一支长矛,直刺入一个日军的胸膛。

继而飞出两支袖箭,将剩下两名日军解决了。

郭振芝呆站着,一脸的悲怆。

龚破夭走到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振芝,没事了。”

郭振芝的身子颤着颤着,突然“哗”声大哭起来。

龚破夭正想说,“为啥,你这是为啥呢?”

郭振芝已踉跄着走到死去的战友身边,一边俯身抚摸他们,一边道,“都是我没用,都是我没用。我说过不会让你们死的,你们却死了……”

龚破夭很理解郭振芝的战友之情。何况,牺牲的战士,都是连里顶一的神枪手。失去他们,就像失去极大的财富。

郭振芝蹲在战友身边嚎啕大哭。

龚破夭知道这时去安慰也不顶用,不如由他尽情哭一番。便转身回到战壕。见到刘树棠即问,“我们的伤亡多少?”

“八个。”刘树棠答。

龚破夭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天色,便对刘树棠道,“你带重机枪手先撤,我和轻机枪手殿后。”

“是。”刘树棠答道。尽管他心里很希望龚破夭先撤,但他也很清楚,每回战斗撤离,他龚破夭都是最后走的。这已经成了一连的例牌。

重机枪手的撤离,也是撤得很有次序。四挺重机枪都开着火,而轻机枪停下。当两挺重机枪撤下,两挺轻机枪就补上,继续扫射,给日军一个假象,重机枪仍在阵地上,令日军不敢轻举妄动。

当刘树棠带着重机枪手消失在阵地后的树林,龚破夭看了一眼沙滩,发现沙滩上只有一些受伤的日军在哀嚎之外,别的都被打退到对面河了。

日军的炮火仍轰着他们的阵地,但已经没有那么猛烈。

这无疑是撤离的好时机。

龚破夭便沉而有力地道,“撤。”

一声令下,轻机枪手都身如灵猫,迅速地撤出了战壕,朝阵地后的树林急驰。

进入树林,日军仿佛才发现了他们的撤退,炮弹便呼啸着追着他们。但都落在他们身后,只炸得尘土飞扬。

进了树林,就像进了天然屏障,大家这时才松了一口气,脚步也变得轻松起来。

一个轻机枪手就禁不住问龚破夭,“连长,你的功夫为什么这么了得?”

“没什么,因为我们桃源寨就叫精武寨。”龚破夭淡然地道。

“哇噻,厉害。”轻机枪手激动地道,“难怪你教我们的拼刺刀那么顶用。”

龚破夭笑了笑,没有作声。但他的心里也是十分感激这精武功夫的。

前面说过,他们桃源寨就像世外桃源,不少高人都跑到桃源寨落脚、生根。寨里十多种姓氏,每种姓氏都有其独门武艺。像他们龚氏,就有逍遥腿和袖箭。这逍遥腿的功夫,就在于将腿练得逍遥,令腿灵活潇洒,又有如庄子逍遥游里的鲲鹏,腾则可冲天,跃则可过山,踢则可倒树,钩则可钓月。练此腿功,一是以气功导引腿脚的筋脉,令其筋脉坚韧,舒松通畅,意到力到,心与腿合;二则是站桩。逍遥腿的站桩,与别家武功的桩式都不同,它的脚板从不踮地,而要踮起脚尖。先练五趾,继而四,继而三,最后练到小脚趾都能矗立自己,并身负一石担之后,是为功成。

他龚破夭除了练自家的逍遥腿之外,寨里的武当、少林、太极等等拳法、刀法、剑法、棍术,他都练过一练。

那年,当龚啸天从山里背回一个发高烧的白发老人,用草药精心治好之后,白发老人感激不尽,说无以相报,只能教以几招拳法。说是几招,实则是招中有招,套中有套,招招都见武当、太极、少林、八卦等武学精华。龚啸天惊讶不已。临别,他才忍不住问白发老人,“你教的是哪门的功夫?”

“精武门。”白发老人微笑着答。

自此,精武功夫便在桃源寨普及。因为寨里的人互相交流,都懂多门功夫,练起精武来就很快上手。寨子也就成了精武寨一样了。

白发老人姓甚名谁?龚破夭也搞不清楚。但他相信,白发老人肯定是精武功法的一代宗师。

想到初和田欣对练精武推手的情景,龚破夭就忍不住要笑。田欣家祖传的是豹拳,乃是硬桥硬马的外家功夫。两人的手一搭,龚破夭一推一牵,就将田欣牵入自己的怀里。田欣便红着脸骂,“死破夭,你耍流氓,我不跟你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