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一卷 第七章 短兵相接时

李伟新 收藏 29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四排的八挺重机枪轰鸣着,朝日军喷吐着仇恨的火焰。十二支轻机枪也在“哒哒哒”地射出怒火。几个神枪手,也是一枪就撂倒一个小日本。 三十六个斗士,斗志十分昂扬…… 望着他们,龚破夭更加充满信心。只要坚持到天黑,他们就可以趁着夜色,顺利撤出。 湘北的初秋,本来是十分迷人的。八月的洞庭湖,也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四排的四挺重机枪轰鸣着,朝日军喷吐着仇恨的火焰。十二支轻机枪也在“哒哒哒”地射出怒火。几个神枪手,也是一枪就撂倒一个小日本。

三十六个斗士,斗志十分昂扬……

望着他们,龚破夭更加充满信心。只要坚持到天黑,他们就可以趁着夜色,顺利撤出。

湘北的初秋,本来是十分迷人的。八月的洞庭湖,也是湖水平平,涟漪圈圈,若望着唱晚的渔舟,不想诗一下都很难。但这种日子,已经成为记忆。此时的每一缕风,都仿佛充满了血腥。

一连的阵地,是呈V字形的阵地。两端靠近河岸,都在日军的火力之下,已难以据守。龚破夭及时调整了火力的部署,将重机枪集中到V字的底部,全力扫射上岸的日军。

日军的炮火虽然猛烈,但一连的阵地筑得十分牢固。日军的多次冲锋,都被击退。

天色将晚,日军的炮火突然停了下来。步兵也停止了过河。

汨罗河两岸,一片杀静。

但静得怪怪的,龚破夭还感到了一种阴森。

这种阴森来自他的推测,他相信日军不会这么轻易停止进攻,而是在作兵力调整。

一场恶战在即。

趁这空暇,龚破夭走到一个个战士身边,轻轻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几句鼓励的话。

当他走到十班长郭振芝身边的时候,一阵酒香便扑入他的鼻子。

禁不住对郭振芝道,“郭班长,有好酒也不拿出来分享分享?”

郭振芝晃了晃行军壶,嘿嘿笑道,“还说,我才喝到一口,就空了。”

“大家都喝了,就漏了我的,当我是与酒无缘的人?”龚破夭故作生气地道。

“我哪里敢?谁不知道连长是海量的人啊?我只怕这一壶酒,让连长喝得不过瘾。”郭振芝实话实说。

“哼,回去罚你给我弄十壶酒来。”龚破夭道。

感到有人拉自己的衣袖,龚破夭回头,刘树棠正冲着他笑。笑意里分明含着一些话。

龚破夭马上就道,“刘排长,笑什么呢?笑得这么奸,有酒就赶快拿出来。”

刘树棠也是个直汉子,藏不住东西。龚破夭一说,他便乖乖地从背后拿出行军壶来,交给了龚破夭。龚破夭接过行军壶,感到挺沉的,是满满一壶好酒,不由扭开盖子,举了起来,然后高声地道,“弟兄们,这酒预祝我们阻击胜利,我先喝了。”

说罢,一昂头,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

将酒壶交给刘树棠,龚破天便道,“每人都喝一口。”

刘树棠喝了一口,便将酒壶传开去,每人都乐滋滋地喝了一口。

刚喝罢酒,日军的炮火就响了。

众人马上各就各位,严阵以待。

龚破夭回到自己的机枪前,往河中一望,只见几队日军,又涉河而来。

“弟兄们,等他们走近点再打。”龚破夭下令。

“是。”

众人都高声地答,以穿过轰隆的炮声。

他们的战壕距离河岸比较远一些,有三四百米的样子。

日军过河并没受到阻击,冲得便快。一上岸,就立马呱呱叫着,来个先声夺人。

龚破夭这边却静。

但一双双目光,都如火地射着越冲越近的小日本。

两百米。

一百米。可以看到刺刀闪闪的寒光。

五十米。那一张张禽兽一样的脸孔,充满着杀气。

“奶奶的,给我打!狠狠地打!”

龚破夭一声怒吼,一挺挺机枪就像万马齐奔,“哒哒哒”地喷吐出枪林弹雨。

枪声一响,前面的日军倒了一地。后面的则马上扑到地上,进行反击。

沙滩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当作掩体。

四排密集的机枪弹雨,便将日军压得抬不起头来。

天已暗。

龚破夭盘算着将他们击退,就可以撤出阵地。

一些日军,也正翻滚着往后退。

有的爬起身想跑,身子还没站直,一串子弹就将其拦腰扫断。

龚破夭瞧了一瞧,就知道那是没有经验的新兵。只是天已暗,看不清他们稚嫩的脸蛋罢了。

没有心软。

龚破夭一点都没有心软。因为他觉得,新兵也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老兵的。上了战场,就是敌人。何况这些小日本都是侵略者?

当他龚破夭瞄着伏在地上的日军正要点射的时候,突然从左边传来了郭振芝的声音,“小日本进战壕了,神枪手上刺刀跟我上。”

心下一颤,龚破夭便明白,日军从左右两旁摸上来了。

果然,左边郭振芝的声音刚落,右边的刘树棠也喊了起来,“上刺刀跟他们干。”

战壕狭窄,并非拼刺刀的好地方。

往哪边去?

龚破夭略一思索,即刻朝刘树棠这边飞奔过去。

在他的印象中,郭振芝这边的战斗力要强,几个神枪手都是格斗好手。

飞身奔到刘树棠这边,龚破夭便看到,刘树棠和几个战士已经跳上战壕,与十几个日军展开了肉搏战。

几乎是三对一。

“卟”的一声,刘树棠的手臂就被一个高个子日军刺中。

眼看另外两个日军的刺刀就要刺入刘树棠的胸膛之际,龚破夭出手了——

两支袖箭闪电般射出,一支刺入一个日军的喉咙,一支刺入另一个日军的心口。

“啊啊”两声,两个日军便仰身倒地。

刘树棠才乘机往后退了几步。

高个子日军正要乘胜追击,致刘树棠于死地,龚破夭飞身到了。高个子日军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感到喉咙“咔嚓”一声响,喉骨就被龚破夭的铁指捏得粉碎。

连“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高个子日军便瞪着恐怖的双眼,去见了阎罗王。

刘树棠正要对龚破夭说声多谢,龚破夭身子一闪,又飘入敌阵,眨眼之间,便听到日军连声的惨叫——

一名日军的胳臂被硬生生折断,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一名上士的头被从正面扭到了反面,颓然倒地之后,是身贴地,脸朝天的。

一名中佐的头颅飞上了半空,身子还没有倒下。

龚破夭的手里却握着中佐的军刀。

中佐的军刀是什么时候被他龚破夭夺到手,并将中佐的头削上半空的,刘树棠瞪大眼睛也没看清楚。

太神了,这精武功夫的空手夺白刃。

如果不是亲眼见,他刘树棠怎么也不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了得的功夫。

见连长如此出神,所向无敌,其他几个战士也勇气倍争,独对三个日军也毫不畏惧,拼得有章有法,渐渐就占了上风。

挥舞着军刀,龚破夭更如入无人之境,刀光所到之处,都会传出日军的鬼叫狼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