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边征收不如取消印花税

中国资本市场要做强,就应该放弃印花税,和附着在印花税身上的落后理念。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准备向两会提交《建议印花税单边征收的提案》(2月28日《晶报》)。认真准备、提交提案是两会委员的职责与政治权力,有关部门有责任在规定的期限内给予回复,这比升斗小民在台下自歌自舞要有效得多。虽然市场传言降印花税方案已出,财政部已经上报等,但并没有权威信息予以澄清。



印花税从未完成使命



在交易环节收税,初衷是为了减少交易量,抑制市场的热情,减少投机冲动。这一逻辑中蕴含了如下线索:交易量是罪魁,如果交易量下来了,市场趋冷,投机也就不存在了。以抑制交易的办法来抑制投机,迄今没有成功的先例。这样的逻辑推到极致,那就是应该取消资本市场,因为正是资本市场的存在,使得投机者有了生存与用武之地。



市场上取消印花税的意见出奇得统一,但对于为何取消印花税却各说各话。就是提出议案的贺强先生,虽然认识到“最重要的意义在于:通过印花税改革来完善证券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但可惜的是,提出的论据依然基于股市冷热交替:外部环境今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美国的次级债风波远远没有结束,在今年三四月份可能会集中暴露,还有很多的银行会出现亏损”,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主要在股市。当初提高印花税的目的就是通过提高交易成本给股市降温,现在大盘跌到4100点附近,市场扩容加剧,大部分股票都跌破了前期低位,有不少已经回到了合理估值范围以内,高印花税已经完成了其使命。


印花税完成了什么使命?完成了降低市场温度的使命?这种使命是虚拟的,印花税从来就不曾完成过什么降温使命。中国证监会的统计显示,全球股市前六大市值排名,分别为美、中、日、英、法和我国香港地区,中国一肩挑起了内地与香港两大市场。去年A股市场交投活跃,交易量超过2006年的3倍。足见成交量并未因为印花税的提高而下降。



以上数据印证了投资的一个基本规律,即投资决策依据的大多是风险与收益,而非交易成本。如果征收印花税调控有效,那么资本市场的投资理论就得重写。如果不是再融资让投资者心惊,如果不是大小非解禁使普通投资者存在收益明显下降风险,如果不是预计上市公司今年的投资收益比去年下降,如果不是这些触发了投资者的亏损恐惧症,股市绝对不可能如此急挫。



印花税同样没有完成鼓励价值投资的使命,征收高额印花税反而促使股民更加投机。股改之后市场的目的之一,是培养成熟的投资理念。而印花税与此理念格格不入,是驱赶投资者被迫投机的利器,因此,不管股市是牛是熊,印花税都应该取消。



尊重市场让利于民



包括印花税在内的交易税费总额已超过上市公司分红总额。有数据显示,2007年上市公司分红总额在1800亿元左右,印花税收了2000多亿元。印花税加券商佣金也占据了上市公司净利润总额的一大块。国家税务总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前三季度,证券交易印花税完成1436亿元,若是加上券商的佣金,2007全年股民贡献了近3000亿元,超过以往16年的总和。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上市公司2007年上半年的全部净利润2646亿元,差不多占到深沪两市上市公司去年净利润一半左右。



在A股资本市场成立以来的最大牛市中,市场上大部分投资者的资金是亏损的。投资者享受到了1500亿元左右的分红,但是扣了印花税2000多亿,佣金500亿,相当于这个投资资金总额损失了1000亿,是集体亏损的。



这种现状自然不合理。可悲的是,不合理的现状没有得到及时矫正,反而被作为屡试不爽的工具大行于世。



如何改变这一现状?贺强先生的提案是单边收取,在卖股时收取印花税,相当于印花税总量降低一半,以收鼓励投资者长期持有之效。笔者更进一步,认为印花税应该彻底取消。以往印花税反反复复,一直作为政策工具反复使用,股市的市场基础没有因此好转,反而使增加交易成本的做法深入市场。



用增加交易成本的印花税来完成市场调节使命本来就是大错,一个有效的市场一定是个交易成本低而配置效率高的市场。以往我国实行交易环节增税,目前正在改革的过程中,增值税也由生产型改为消费型,就是为了避免生产交易过程中雁过拔毛式的收税。而中国物流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就是林立的收费站增加了交易成本。印花税本质上与这些收费毫无区别,其惟一的好处增加交易成本降低资源配置的效率,单边征收虽然比双向征收稍好,但无疑是对此种厘金式的陋习的绥靖,间接认可了印花税的合理性。



合理的税收有两类,一是政府参与企业分配以维持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如消费税、营业税等,政府可以向券商、基金公司征收;另一类则着眼于二次分配,如征收累进制的个人所得税等。印花税哪一类都不是,属于阻碍资源配置需要被淘汰的一类。中国股市要做强,必须取消印花税,断不可戴着印花税的镣铐与世界其他成熟市场竞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