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36.战起海防

fishdb328 收藏 5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桂军的宣言在列强眼睛里根本就是一次闹剧,雅果很清楚自己的实力。   雅果之所以不担心桂系有很多原因,首先中国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在境外发动对列强的战争去争取什么了,另外在雅果看来印度支那的法国派遣军拥有就算整个中国加起来也无法比拟的强大海军舰队,这样的舰队就算是和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桂军的宣言在列强眼睛里根本就是一次闹剧,雅果很清楚自己的实力。

雅果之所以不担心桂系有很多原因,首先中国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在境外发动对列强的战争去争取什么了,另外在雅果看来印度支那的法国派遣军拥有就算整个中国加起来也无法比拟的强大海军舰队,这样的舰队就算是和现在如日中天的南华共和国来一次决战他也非常有信心。也就是出于这样的原因雅果并不认为桂系会有什么动机来找法国人麻烦,因为无论如何桂军就无法改变弱势的地位,而无法改变弱市势的地位自然就不可能通过战争争取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当然有一种情况并不包括在内。

“拜廷!”雅果突然叫了声站在自己身边一直不说话的参谋。

“将军!”拜廷是法国这个年代少数谦恭谨慎的军人,至少一直以来的表现是这样。

“你觉得广西的李和白有能力在地面战争中迫使伟大的法国妥协吗?”雅果的问题很突然。

“将军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拜廷刚刚接到来自广西的报告之后也觉得迷惘,甚至很有一些愤怒,毕竟法国人将桂系军阀当作自己的奴才,如今奴才拂了主子的面子不管是谁都会有些脾气的。

但是雅果的问题让拜廷的心情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总督府邸院子里和西贡主干道上辉煌的灯火在这蒙蒙的雨夜里折射在落地玻璃窗户上让外面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和不可琢磨,但是任何善于推断和分析的人都相信这中间存在一些不变的规律。

“我亲爱的老朋友,中国的军阀历来的目标都是希望在国内取得领导地位,而与我们交恶对于李来说我想不出对他有什么好处。”说着雅果小口地品尝了来自南华的咖啡---卡谱钦诺,一种在动物肚子里发酵的咖啡豆,带着的特殊苦味能让人在思考的时候保持大脑的清醒。

“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能力战胜我们的海军,就算是第四共和国的印度支那舰队覆灭了他们也别想和德国人做买卖,那么除非他们能在印度支那半岛获得足够的谈判筹码,否则这些土地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实际上雅果一直以来紧张的都是南华共和国,这个国家在5年前和今天的面积扩大的百倍有余,从一个地方组织变成一个可以和世界列强比肩的国家可以说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因此他很清楚在东印度群岛附近这个国家才是真正的老大,法国要想保留住自己在印度支那的地位就不能招惹这个国家,因此法国在“海盗”事件中一直扮演着一个软弱的角色。

虽然雅果是印度支那海军舰队的司令,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头衔是印度支那总督,也就是拜廷对陆军还是很了解的。

实际上法国在印度支那一直以来都是一种非常高压的统治,那些北部少数民族的山寨居民甚至被剥削到一家人同穿一条裤子的境地,好在越南是热带雨林气候,在雨林中总能找到一些维持生存的食物,也正因为这样法国在印度支那有一支在20万人以上的庞大仆从军队伍还勉强能够维持其残酷殖民统治的基层需要,而在法国人眼睛里桂系就是法国在中国的仆从军,所以法国印度支那地面部队对越南和广西交界的防备近乎于零,如果桂军真的进攻那么对法国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灾难,但是除了有确切情报的人以外没有人会这么想。

拜廷也是很清楚其中的危险的,地面部队的司令刚刚更换,大部分的军官都会在这样的霉雨季节到大城市去生活,毕竟在这样的天气里“就算是暴动也很容易被大雨浇灭”,而且也没有骄纵的法国军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执行任务,自然也就不会有所谓抗税暴动的事情发生。

所以拜廷开始的凝重就是在担心桂系可能的突然发难,这种担心其实大部分并不是来自有价值的情报,而是对于自身军队过分松懈的一种担忧,而李将军的话只是让这一切成为拜廷的一种短暂担心而已。

现在听了总督的话,拜廷也觉得好笑,只是一个政治作秀的声明而已,桂系列进攻越南能有什么目的?

就这样法国人失去了最后的准备机会,而在这之后晚上19点30是法国人在西贡正式回答了李将军,拜廷用了四个中国字“无理取闹!”,法国人一如既往地用一种教训奴才的心态来对待自己在曾经中国的代言人,只不过李将军心里很清楚,他们进攻越南的目的从大了说那是第一次维护国家尊严的尝试;从小了说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手下跟随自己多年的弟兄,让这些军阀能在中国以外的土地上继续成为这套体制的特权阶层和受益者。

远在广西和越南交界处的白将军就在刚才决定让桂系军队的空军飞机开始准备专场,准备明天开始动用空军的力量来对付法国人,而桂系空军比较实际的行动就是将航空油料通过或者运输到昆仑关以南的机场,因为在他的眼里拿下海防已经成为了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如果用反向思维,立刻就能明白海防如果不能掌握在手里对整个战局将有多大的压力,如果让法军主力退守海防对河内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也正因为这个威胁在南线原本选定的两河防线将失去价值,如果那样的话河内将成为战场和争夺的焦点,这也意味着桂军必须在红河平原和摩托化的法国军队作战,这显然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其实白将军之所以会这么担心完全是因为对这类作战的陌生而导致的,因为他很清楚在未来的中国没有军阀的土壤,而从法国人手里抢来的地盘将是桂系的财产,这关系到他们的生存。所以白将军在下意识中很作战计划中的每一个环节,将敌人的任何可能性都假想成最佳状态来思考对策,而处于巅峰状态的法国军队在这样的条件下桂系想要取得众多胜利他们实在缺乏有效的资源,所以动用原本不想使用的空军就成了必然的事情。

常白山的第而师所派出的穿插支队以第6团为主体,自然也就以第6团中校团长齐善为支队的指挥官。这支支队整个夜间都在船上度过,由于支队仓促成行所以用的船只大部分都是从民间征集的小船,李将军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其霸道的一面,桂军兵士只要在海边看见船就征用,所有者没有上诉和争辩的机会,当然这次进攻的背后有浓重的南华共和国色彩,这些船主得到适当的补偿也是肯定的。

整个夜间桂军的船队没有遇见任何麻烦,法国人由于在南中国海招惹了南华共和国,又在事件中处处理亏,而且在事件的处理中又处决的必须要死但是在印度支那深有影响力的索斯塔,所以驻印度支那舰队绝大多数的军舰都停止了封锁任务,水兵也开始了久违的假期。在法国人看来对付南华共和国不依不饶的人权攻势保持法国的良好形象显然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而且就算是在法国封锁中国南部沿海的最高峰时期,法国军舰在北部湾的巡逻也是几乎没有,首先任何和德国交易的商船都必须出北部湾南下,其次在北部湾内进行的交易除了广西和海南的就肯定和越南有关系,在这样的雨季到陆地上排查货物实际上要轻松得多,最后从中越交接处的沿海来说靠近越南的一段海岸线外星罗密部着众多的小岛,任何军舰都不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中巡逻。

当第二天清晨南华桂军的舰队到达海防港口外的时候,法国军舰上甚至只有少量值勤的士兵,大部分的水兵都在海防基地的营房中养好精神准备开始丰富的假期,或者和索斯塔事件有牵连的人正在四处活动、上下打点,而那些军官这依仗着军车的便利到河内去狂欢了一夜晚。而就在这个时候战争来临了,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法国在海防基地除了几艘驱逐舰之外就是炮艇,而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军舰上装备雷达,其实就算装备了雷达在这样雨雾蒙蒙的天气中也几乎没有作用。

法国人的军舰完全成为了桂军舰队的把子,海战根本上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南华共和国的“白鲨号”带领这“首阳号护卫舰”和“冲阳号护卫舰”成为了整个海战的明星,三艘军舰上发射的鱼雷和“白鲨号驱逐舰”的火炮都极其具有穿透力,成为了整个战斗迅速完成的关键力量。

但是如果桂军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登陆那就错了,理由在于法国新上任的印度支那陆军司令,那个喜欢用武器说话的格朗布。

格朗布原本在做天就在河内视察,由于他的前任在对待华人问题上的失策以及其中表现出的法国派遣军在军纪方面的缺陷,格朗布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尚且还滞留有部分没能北进回国的华人的河内整顿军纪,也正是这样在海防方面的岸防炮兵部队尽管在编制上隶属于海军,却因为是以陆军为主的海防城市防御体系的一部分而难得地派出了为数不少的值勤人员,也正是因为这样桂军在希望在几乎不设防的海防港登陆的企图完全破灭了,反应过来的法国海防防御部队体现出了一个列强国家职业军队的实力在第一时间进入了防御状态。

同时在河内刚刚被从梦中唤醒的格郎布在得到战报之后首先做的就是摔东西和骂娘。

跨海作战部队迅速有效的动作不同,本次陆地作战的主力,在中越边境的三个师至尽还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仅仅是派出了大量的小分队潜入越南袭取桥梁和交通枢纽。

白将军在清晨的时候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北面攻得太凶法国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打算跑路,因为在之前得到的情报确认驻守河内的法军指挥官是一个保守的人,在力不能敌的情况下很可能先行撤到海防以依托那里的防御工事,不过现在在河内的实际领导者却是在法国军中以大法凶悍勇猛著称的格郎布。

白将军放慢动作的目的就在意齐善率领的小支队,在海防港战斗打响之前两个小时部队就已经到达了海防东北不足20公里的地区,除了修建简易小码头没有松懈之外留下了一个营在这里驻守,其他两个营外带一个团部、一个师特种大队,一个侦察大队的兵力全部都向西绕过海防直接扑向了自北向南流向的禁江,他们的任务是务必将可能从河内撤退的法军阻截在禁江一线。

而海防的驻守法军之所以没有发现齐善的支队其原因在于海防东面是海,南北两面都是山丛,只有西面有道路通向河内,也正因为如此海防虽然有良好的沙滩作为登陆场,不过从两侧高地打来的岸防炮将是登陆部队的噩梦。

所以从海防的地形来看实际上和帝力有几分相似,也正因为如此桂军在海防以被的动作根本就没有被发现,当白将军指挥部墙上的时钟指使在早上8点的时候经过几个小时雨中行军的齐善支队攻占了禁江大桥,随后就在大桥上安放了黄色炸药开始布防。

而在这中间的几个小时中格朗布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海防外的海战和中越边境发现的桂军上,对突如其来的战事格朗布要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禁江实际上只是一条百多公里的河流又由于地势平坦整体落差不大,所以在大部分的时候就算是没有桥部队多花点时间也能轻松过河,当然这里能过河的只是人员因为禁江无论是源头还是整个流域都没有山脉,所以河的底部完全是淤泥,机械化的部队是无法过河的,而且现在是雨季禁江对于全副武装的法国大兵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征服的。

在这几个小时中桂军跨海作战部队除了将大部分的军舰都部署在了海防岸炮射程之外阻截可能在先前的攻击中幸存的小型作战船只之外将大部分的运输船都派到了齐善支队的登陆点在那里非常没有效率地将人员和物资卸到小船上再登陆,当然由于早有准备整个过程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人员从覆盖在运兵船的的网上爬到船舷的接水高度再上小船,火炮和弹药也可以用人力绞轮起重机搬运,而唯一没有办法搬运的就是船上的装甲部队,这支部队从目前来看已经不可能参与到对海防的作战了,因为只有在海防的港口才能将笨重的装甲车卸下。

战争的突然爆发对于法国人来说是史料未及的,同样也让还在宁明的白将军和在桂林的李将军坐立不安,显然接下来的战斗才是真刀真枪的较量,法国人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训练有素的法国军人也已经仓促了准备了起来。

------------------------------------------------------------

PS:让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实在抱歉,多的不说了,蛟龙开始恢复更新,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