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创新理论思想体系”必须建立

“创新理论思想体系”必须建立

“继承”与“运用”还是“继承与发展”

作者:李 傲 2007-11-2


有道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用这句话描写中国人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我们的理论工作者已经不在是深入细致的研究总结了,前面有的拿来烩一烩,拌一拌就脱口而出,人云亦云,轻松自在。把真理至于脑后,兴手写来,谁来说错,谁敢来说错?

早在1999年出版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一书写道“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邓小平同志在十三大前之前已确立此理论体系,其中包含四个相互关联的逻辑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实事求是的哲学基础,是最高的理论层次;第二个层次是四个理论基石和一系列基本观点;第三个层次是建立在基本理论之上的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第四个层次是理论的基本范畴。这四个层次概括起来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理论、基本纲领、基本路线、基本政策。全书从这一总的逻辑结构出发,分八章依次展开。各章之间环环相扣,层次分明,每个章节的观点、原理之间,紧密相联,层层深入。这本书内容丰富,涉及领域广泛,从马克思谈到邓小平,从科学社会主义谈到哲学和政治经济学,每一个理论观点的发展、演变、继承关系,都交待得清楚明了。比如关于理论基石与整个体系的关系的论述、改革是一场革命的论述等,都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且说理充分,可读性强。

中国社会科学院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按照十五大的要求,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及其科学体系”重点研究课题,并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研究所承担。最近,作为该项目的研究成果,由靳辉明主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已由海南出版社出版。《人民日报》 (1999年02月23日第9版)

今天的谈话主题因是如何“继承”、“运用”的问题,现在用创新、什么、什么的高度来装裱是不是太勉强,从我看来是彻头彻尾的“拿来主义”。昨天“科学发展”一统天下,今天“理论体系”至高无上。这样科学吗?

科学来源于社会实践,服务于社会实践。它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力量。它揭示了规律,应证了属性,寻求了方法。

理论体系的形成是在于理论的不断归纳、总结与完善。有着极强的系统性、完整性、科学性,不是要用就有和视而不见的。“理论体系”的不断丰富、壮大、凝聚就是“思想”的确立、诞生。“思想体系”的确立才是一个时期理论层革命的重要标志。“思想体系”的确立,又继续推动理论工作的不断深入。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重要思想都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首先是唯物史观的理论和方法与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

什么是新?新就是与旧的不一样,是超越旧的、脱胎而来的。中国人欢喜夸大过去,更欢喜站在巨人的肩上,认为在巨人的肩上不是比巨人还大?是的,中国的四大发明是灿烂的一页,而我们却始终停留在这一页不愿意翻过,而别人借鉴了“这一页”用新的火药与指南针敲破了我们的大门,别人借鉴了“这一页”用新的纸张与印刷术在传播天主的福音。新的就是新的,新的不是复制后的新的,那不成了照个葫芦画个瓢,新的是超越、脱胎、打破才是创新。

新时期需要新思想,新时期也必有新思想;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解放思想”是一种思想革命,是社会变革、进步、发展的强大精神动力,新时期“创新理论思想体系”必须建立,新时期“创新理论思想体系”已经建立。十七大报告中有“三个统一”。一是,党的十七大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面统一的旗帜。二是,党的十七大明确界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统一的内涵。三是,党的十七大还把始终不渝地高举这面伟大旗帜,同“四个坚定不移”,即坚定不移地继续解放思想,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坚定不移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为统一的主题。

李傲认为:只有以胡锦涛新时期“创新理论思想体系”的指引,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没有别的什么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富强中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时代的选择,正确的选择是我们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2007-11-2 于南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