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帝不原谅红尘颠倒的人们


刘北约了好朋友鸽子到沙河桥下拍雪景,那天雪下的很大,据说是近50年一遇的大雪,久不见雪花的南方也被这皑皑白雪覆盖了道路和交通,连那高高的电揽线也给压断了,几个工人因此而光荣牺牲。这是题外话,没有任何说明的意义,不过确实的,那天的雪花一直都是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

鸽子很爽快的赴了约,不过她带了一个好朋友燕儿,燕儿眉清目秀的,生的娇气玲珑,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她手机有录象和摄影的功能。刘北也带了相机,她们都很愉快,在这样久不见阳光的天气,在这样漫天飘雪的日子里,能邀约三五好友尽情嬉戏玩耍,放松压抑的心情,岂不快哉乐哉?

鸽子是刘北的铁杆好友,刘北的秘密就是鸽子的秘密,鸽子是那种内敛温柔的女子,有思想有追求有朴实和真诚的个性,所以刘北就把她做最好的朋友对待,心里的秘密都是不隐瞒她的。她们就像俩妖精,整天有说不完的私房话儿。

刘北的秘密有点不可告人,因为她陷入了现代人的通病而不能自拔,那通病在现代的社会是很普通的,可是对刘北来说,却是十分痛苦的。刘北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子,安于现状,爱老公爱孩子,尊敬公婆,孝顺父母,和谐妯娌,可是自从一次偶然的邂逅,她遇到了此生不应该遇到的人,从此心里便有了那人的影子,那影子整天缠绕着刘北的心,她为他而笑而哭,为他而活着,如果一天有25小时,那25个小时里的每分每秒,刘北都在思念着他。他是刘北的上司,一次恶作剧的酒会让刘北和他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从此他们便顺其自然的聊天、约会,城市寂静的沿河小道、多彩迤俪的舞厅、热闹的电影院、乐音静磬的咖啡屋、乡下刚开发的植物园林里的曲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可是刘北却是不愉快的,她觉得她是那种慧质兰心的女子,是个书香女子,书香女子有着坚强和执着,有着通达和智慧,也有纯洁不染污泥的清香无雅。可是现在,红尘已经颠倒,就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的夜晚,她一个人迷失在空旷的野外,睁着亮亮的眼睛也全然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刘北把秘密和苦恼都告诉了鸽子,刘北是不瞒鸽子的,如果心中的压力太大了而没有倾诉的对象,不知道应该怎样来排解自己的忧愁和烦恼。

鸽子之所以是鸽子,就是她太善解人意了,就是她太理解人了。鸽子经常宽慰刘北的话就是,我理解你的痛苦,这感情很正常,没有必要为感情的事情伤心劳神,就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好。刘北把他发来的短信给鸽子看了,鸽子说,你把它给删掉,要不被你老公发现了可不好,男人对这些东西都十分敏感。刘北觉得鸽子简直就是上帝派来给她的使者一样,她有这么一个可以倾心交谈的闺中密友,有这么一个心肺都和自己联系在一起朋友,正所谓“知音一曲难觅”,可是刘北的知音,却是如此真实的存在于自己的生活当中。

那段时间,刘北很快乐的生活着,她没有觉察到她航线已经偏颇,已经游离了。

雪下的很大呵,六角型的雪花晶莹剔透,如精灵般飘飘遥遥,河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层,浪漫的人们都不顾危险的在冰面上嬉戏着,打闹着。刘北和鸽子忙着给孩子们照像,抓场景,做动作,青石板的路面覆盖了很深的雪,看似平坦的路,一脚踏下去,却摔了个仰马杈,孩子们天真的笑声和女人夸张的尖叫让人很兴奋,沿河路上游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燕儿却是一个人,她自顾自的用手机拍雪景,偶尔拍河面上溜冰的人们,她不说话,脸上没有很开心的笑容,一个人默默的机械的只是调那手机,默默的机械的跟着人们。刘北很纳闷,鸽子把刘北拉向一旁,悄悄的告诉她:“燕儿有心事,和你一样的。”“那你怎么不劝说她,要 她放掉呢?”刘北知道鸽子和燕儿是很好的朋友。

“可是你不是也没有放掉吗?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好!”鸽子有点得意。

“这样子不好的,做为朋友,就要为朋友着想,朋友做了错事,要及时开导的。”刘北突然很急,很气愤,她几乎是吼着在说。

鸽子不解的望着她:“北,我做错了吗?现代的人们不都在狂热的追求爱情吗?智者已经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又是每个人自己脚下穿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不合脚的鞋子为什么不把它脱下来束之高阁?”

“可是,智者同样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升华,又好比一坛老酒,存放愈久,就愈醇香可口,和谐的家庭才能创造和谐的社会呀。人们都把你做为自己的知心好友,把内心痛苦的事情和快乐的事情告诉你,是对你的信任,她们生活当中若是有了高兴和成功,你为她们举杯同庆,可是如果她们人生的航线偏离了轨道,你要义不容辞的批判。”刘北很痛苦的说。

看着燕儿那忧愁和失意的摸样,看着她郁郁寡欢的哀怨神情,刘北就仿佛看见了自己。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对爱情的迷茫无措,对灵魂的无奈拷问不是每天都有的吗?天地间有一道道圆圈,那圆圈圈住了每个人,却圈不住人们思想和灵魂,思想和灵魂是自己的,是自由的,可是人们生活的圈子始终是有连接点的,这个连接点连接着的是道义,是公德,是善恶和信念的标准。那个连接点,是用红丝带系着的,每一个行为正确的人,上帝都会送给她一个红丝带。如今,自己都已经快要失去这个连接点了,红尘已经颠倒,圆圈已经不圆,红丝带不属于自己,又怎能得到上帝的原谅呢?

六出的雪花依然在飘飘摇摇的下着,刘北拍了很多很多的雪景,原本,她要拍下自己生活点点滴滴的场景与他分享的,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此时雪地空旷而热闹的广场上,突然唱起了那首《牵手》之歌:也许牵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