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四章 回忆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十月初,龙行健和林小如搬下绛云楼,搬到里院的西厢房。龙行健明白崔家在他伤势基本痊愈后不可能让他再占据崔静一个未出阁闺女的绣楼了。果然,崔静原来的丫鬟阿凤姑娘在经过三个多月的“探亲”后回到了崔府,住进她原来的屋子,也就是龙行健和林小如住了三个多月的屋子。

但崔静仍然天天下来找林小如和龙行健,根本不管阿凤的劝告。

“好像哎,”崔静对着一幅龙行健刚画好的肖像画赞叹。画上面的少女歪着脑袋,露出半边脸庞,眼角眉梢酷似林小如。

林小如怔怔地看着画,“真的?我就是这个样子?不像,不像。这个女孩丑死了。”林小如显然不满意。

“画画要抓住特点,你看眼睛,就很像你,画出眼神最难哦。”崔静端详着,“不错,真不错。没想到你就用一支铅笔就画出这么逼真的素描。你的手真巧------”龙行健苦笑着看看自己因受刑而变形的手指。

林小如仍在研究这幅素描。“为什么不画正面?”林小如对画仍是不满意。“这是试验嘛,等我给你画一张全身的。”林小如高兴了,“这还差不多。”崔静小声逗她,“他要给你画那种不穿衣服的------”林小如是农村来的,根本没有听说过还有裸体模特。“哪有这种事,羞死人了。”崔静说,“傻丫头,等我带你去美术馆------”她知道美术馆常年举行各种画展,但崔府不可能让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看那种画展。

龙行健手里玩着铅笔,心里却在想着尽快离开帝都。他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了,除了左腿留下点残疾外,其余都不是问题了。当然,不能看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像是被一个蹩脚的刺绣艺术家纹过身一般。全身都是伤痕。他像是被人遗忘了一般住在崔家小姐的绣楼上,没人来过问他的一切。如何离开呢?他一直盘算着。

“你有心事。”崔静说。

“嗯,我想走。”龙行健没必要隐瞒。

“你能走到哪里?保安总局吗?”崔静看见林小如责备的眼光,“对不起。我是说,城里满是你的通缉令。”

“都四个月了,还没有撤销吗?”龙行健不太相信。

“我是听说的。”崔静咬着嘴唇,“我想,会有人管你的,对不对?所以,你要安心住着。只是,你的头发无论如何应该剪剪了。”

“没有关系。”龙行健想着把他送来的那些人。

“我来给你剪,”林小如说干就干,找快围巾给龙行健系在脖子里, “坐下,”她命令道。

“你会剪吗?”龙行健嘟囔。这一刻,崔静眼前完全是一个初涉人世的大男孩。

“剪不好还剪不坏?”林小如自己也咯咯的笑了。

一把梳子加一把剪刀,林小如尝试着当了一回理发师。崔静看着龙行健像个鸡窝般的头发笑得打跌。林小如则坚决不让龙行健照镜子,“你一个男人家照什么镜子嘛。”崔静好不容易止住笑,过来给龙行健做尽可能的弥补工作。“你这还不如不干。”林小如看不上崔静的手艺。

“你的胡子要不要刮一刮?”崔静忍住笑,将镜子递给龙行健,镜子里的他上唇长出不太浓密但很长的胡须,“哦,长胡子了------”龙行健注视着自己,额头的伤疤闪闪发亮。“男人不要看镜子。世上谁见男儿丑?好男儿靠的是本事,不是相貌。”林小如劈手夺掉镜子,“年轻轻长胡子不好,我给你剪掉。”她不等龙行健同意,开始细心地剪短胡须。

“崔小姐,你能不能问问,算了------”龙行健望着窗外飘落的叶子,“秋天到了------”

“帝都今天举行游行,庆祝英州战役的胜利------我父亲被召入太阳堡参加宴会了。”

“恭喜令尊了。”崔群因自己受到牵连一直让龙行健感到不安。

“也许只是参加宴会而已。”崔静内心非常渴望父亲官复原职,“你是想打听那边何时派人来接你吗?我想他们会来的。既然费了如此周折将你营救出来,绝不会不管你的。对吧?小如?”

“对。你不要着急。把身体养好才能重返前线啊。”

“龙司令,”这段时间里崔静很少这么称呼龙行健了,闻之不免有些陌生,“你宁死不吐露西边的情况,真是忠贞义士。如果回去,不知那边该如何奖赏你?”

龙行健盯着崔静看了好久,“我没有想过。我也不要什么奖赏。只要让我带兵就行。”

“那龙司令的愿望定然是做一名手握重兵杀伐不容异断的名将了?”崔静继续问。

“能不能成为名将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个人的成就和自己的努力从来就不是单一的对应关系。我只为自己的理想而战。”龙行健一脸庄重,“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和西边并无关系。自打我军校毕业就在红旗军当兵。当今皇帝两次提升我军衔,还授我二级龙骧。也许有人不理解我的选择,但我不后悔!轩辕寂无论如何不该签订‘箱根协定’。是这个该死的协定将我推向海军的。我觉得只要是神华国民就会痛恨那个将帝国南五州割让帝国的协定,就会惩罚那些卖国者!我可能看不到收复南五州的那天,我在彩云州负过重伤,是战友们将昏迷不醒的我送回了帝都。在保安总局,我也没想着能活下来。将来的事我不去想,军人死于保卫国家的战场死得其所。就像小如的哥哥,临死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这就是军人!谁侵略了我们国家,谁就是我的敌人,谁出卖了我的国家,谁就是我的敌人。如果崔小姐认为我是为自己的前程投机,那就小看我龙行健了。我龙家世代从军,自我而上五代祖先,没有一个是病死床榻的。我想我也不会例外。崔小姐,如果我说一个人最珍贵的东西是生命,我想你不会反对。但我既然连生命都无所谓,功名利禄又怎会放在心上呢?”龙行健脸上挂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的微笑。

“哥,”林小如的声音透着无助和绝望,“你除了国家和战场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小如,那是当然。他们男人从来不会把一个女孩子的牵挂放在心上的。这就是所谓的豪杰胸怀。”崔静搂住林小如的肩膀。

“你错了。”龙行健微笑着拉过林小如,小心的抹掉她脸上的一颗泪珠,“我又不是傻子。你看,你照顾我那么长时间,做了那么多我无法形容的事,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只有你这样照顾过我。我却没有对你说过一个谢字。为什么?因为我当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没有必要说谢谢。”林小如瞬间被幸福的潮水淹没了。龙行健继续说,“一些问题原来我想不通,现在想通了。小如,只要你不嫌我身有残疾,我就娶你为妻。崔小姐,我不是什么豪杰,但我一定尽力让我爱的人生活在幸福当中。”林小如没料到龙行健当面说出她一直渴望听到的话,幸福和随之而来的羞涩让她飞霞扑面。崔静忽然问,“龙司令,那位苏小姐呢?”龙行健微笑道,“感谢崔小姐的提醒。没错,我确实和苏洁有婚约。时间可以解决一切,我想这些就不要崔小姐操心了吧?”

“操心?我操的哪门子心?我是担心小如。”崔静一甩手走了,林小如顿时心事重重,没有了刚才的快乐。

这天的发生的事让三个本来快乐的青年男女间的关系沉闷了起来,崔静好几天没有过来,捅破那层窗户纸后,林小如在龙行健面前没有了原来的洒脱。虽然,她仍很精心地照顾着龙行健。龙行健暗自责备自己,为那天的莽撞后悔。直到这天崔群公爵意外地来到他们的屋子。

“看起来基本康复了。”崔群打量着龙行健。“谢谢你,崔部长。”龙行健和崔群有过一面之缘,是在太阳堡的授勋仪式上。“不必。我是受人之托而已。既然身体允许,我会安排将你安全送出帝都。你做好准备,随时出发。”林小如急忙问,“我呢?”崔群转身,“林姑娘,恐怕你不能和他一起走。”林小如大声问,“为什么?”崔群已经离去了。

“没关系,我一定带你走。”听完龙行健的保证后,林小如脸色稍霁。

日子在难熬的等待中一天天溜走,林小如在收拾着几件最简单的行李。包好,打开,再包好。几天没见的崔静终于露面了,大概她知道了龙行健将要离开帝都。

“可以为我画幅画吗?”崔静带来一个折叠的画架。

“当然。如果你不嫌我画的难看的话,”龙行健微笑着架起画架。“不要等了,我明天让小如给你送去。”

崔静已经准备坐在门前的光影里,闻言吃惊道,“你可以凭记忆作画吗?”龙行健点头,用手指指自己的心口,“你的样子都在这里了,”崔静脸红了,她没料到龙行健当着林小如说出如此暧昧的话,但龙行健脸上却一脸庄重,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你想要什么背景的?全身还是半身?”

“我想还是全身好------”

“嗯,知道了。”龙行健将一张八开白纸贴在画架上,站在画架前沉思着。崔静对林小如做了个手势,林小如便跟她来到院子里。“我有一件礼物送你,”崔静的手背在后面,“和你在一起让我感到原来所没有感受过的东西,谢谢你,小如姐。”崔静伸出的白中透红的手掌里是一个淡黄色的玉坠,“这是奶奶给我的,送给你。”崔静第一次称呼小如姐,让林小如很意外,“你叫我姐?”崔静拉起林小如的手,将玉坠塞在她手心,“你比我大嘛。这个玉坠是我的护身符,是奶奶在帝都最大的太阳神庙开光的。很灵验。希望能保佑你平安。”林小如握在手里觉得很温润,“太珍贵了,我不能要。”“你拿着吧,我还有好几个护身符呢。你跟着他,一定会经历很多危险的,我能感觉得到。戴在你身上比我有用。我听妈妈说,你们很快就走了。小如姐,我们以后会见面吗?”林小如握住崔静的手,“我们一定会见面的,一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