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七情?“喜、怒、忧、惧、爱、憎、欲”;何谓六欲?“生欲、死欲、耳欲、目欲、口欲、鼻欲也。”

帝王也是人,人的一切帝王也有,特别是在情感方面,帝王一方面在自己的臣民面前努力地装神;一方面也在自己的世界里找寻自己做人的一面,也就是可以流露情感的一面。

做为高高在上的帝王会有什么忧?这个很难说,一时有一时的难处,一人有一人的难处。平民百姓可能会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而君临天下的帝王也许会从忧生到忧死一辈子不得安心,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在忧这个字上,富贵贫贱都是一视同仁的没有区别。

朱棣的童年可以说得上是幸福的童年,虽然身处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但身为朱元璋的四子,自然一切平平安安无忧无虑,这时的朱棣和普通的小孩子一样,玩耍和读书是唯一的消遣。

朱棣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忧是在他十七岁那一年。这一年的朱棣被朱元璋送回了老家安徽凤阳(时称中都)体验生活,在这里朱棣一待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间朱棣看遍了民间的疾苦尝遍了人生的百态,也就是在这里朱棣感到了忧,一种真挚的发自肺腑的对贫苦老百姓的忧,这忧伴随朱棣度过一生并转化成为对贫苦百姓的感同身受,这一点上朱棣和他的父亲朱元璋是有着相同的情感的,也正因如此朱棣才有可能成为大明朝仅次于朱元璋的最出色的帝王。

朱棣的第二忧是对建文帝下落之忧,对于一个抢了别人东西的人,最担心的当然就是东西的主人来再抢回去,朱棣的忧就来自与此,坐稳帝位的朱棣一直担心自己的这个侄子会突然间在什么地方再冒出来,这种忧伴随着朱棣度过了无数的辗转之夜也让郑和在大海上漂泊了好多年。朱棣对侄子的忧说到底是对自己的忧,是对可能失去权力的忧,这种忧是最致命和最令人难以摆脱的,为了去掉这忧,朱棣选择了杀,将所有建文帝的旧臣都杀光,只有这样才能略使朱棣安心,这忧的力量可见一斑。

朱棣的第三忧是对自己子孙后世的忧,做为帝王而言,能将江山百代前代的传下去是和得到江山一样重要的事情,每一朝每一代都对此无比的重视和慎重,特别是像朱棣这位靠篡位当上皇帝的人。朱棣一共有三个儿子长大成人,老大朱高炽、老二朱高煦、老三朱高燧。这三个儿子都可以算得上是顶顶人才各有强项,也正因如此朱棣才头痛要将自己的皇位传给谁,这决定可不是很容易就能下来的。这件事一直是朱棣心底的忧,而且因为都是自己的骨肉,以前那种快刀斩乱麻的做法根本不能使用,这让一直很有主见的朱棣也犯了难。这忧是国家之忧也是家庭之忧,若非如此,凭朱棣之才能岂不早早就化解开了。

朱棣的第四忧是对国家的忧,为了防止来自北方的威胁,彻底解除自己心中对北方的忧虑,朱棣大笔一挥,于是一座金壁辉煌的紫禁城在数年间拔地而起,从此朱棣可以在很靠近敌人的地方指挥自己的军队进行保卫国家的战斗,这就是朱棣对待忧的态度--不回避不退让。

朱棣极有魄力的迁都之举表明了朱棣是一个不光会忧而且还会解忧的人,朱棣在面对忧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退缩,顽强的抗争是朱棣对付忧的最好的方法,这也许是朱棣常年征战磨练出来的坚强意志所决定的吧,反正后代的那些大明帝王是没有这种魄力,或者虽然有但也差的太远了。

朱棣做为后世公认的大明朝仅有的几位明君之一,其心中是常怀忧满怀忧的,这忧是一种责任这忧是一种态度,这忧比后代的那些混蛋皇帝的所谓的风月之忧要高出了不知有多少倍,为了这些忧,朱棣几乎在马上度过了自己的大半生,风里来雨里去刀光剑影的生活使朱棣成为了一个整日和忧愁做斗争的帝王,但这忧决不是普通的忧,而是一种胸怀天下的忧,是一种在帝王中也很是少见的忧。

朱棣凭借着自己的忧使自己跻身于古代优秀帝王的行列,这是朱棣应该得到的荣誉,这是老天对一个忧国忧民的帝王的最大回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