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


99年3月份,为从新打通金三角至中国的毒品通道,不知大难临头反而日益嚣张的张氏三雄中的老三张豹,亲自带领他的禁卫队,以‘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点’这一想法,经过长期的准备后,从离我绿剑丛林侦察连驻地十公里处穿越而过,等我们的巡逻小队返回时才发现他们留下的脚印,因为雨水的关系,时间可能过去了很久,但巡逻小队还是立即追踪而去。

3月13日下午,洪水来的快,退的更快,只四个小时,洪水就消退到涨水前的平面了,侦察连的战士正在帮清风镇的老百姓安置打扫淤泥,而我和高连长还有几个知情的人员却开始修复下游河堤,不是我们不让别人参加,而是我们怕别人乱动,把证据给弄没了。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垮掉的河堤终于被简略修复,我们调来大灯,把四周照射的宛如白昼,七八个人跟摸金元宝一样,一点一点的用手捧着泥水,然后一点一地的摸索。大家都很着急,既希望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又不愿意那种情况变为现实,就在这种彷徨中,高连长却突然站起来,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黑着脸,高举着一个物件:“大家快来看!”

我一个箭步就跑到他身边,只见他手里紧紧捏着一个东西,旁边早就有人拿来了水,清洗过后,一个拳头大小,有六根细线的物体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一眼就认出这是个简单的水下爆破引爆装置,我拿起来仔细的看着这个装置,它的形状保存的完好,我很不自觉的说:“这是个水下爆破装置,由人遥控,大家看,这个装置中心的红心点就是接收器,可采用无线遥控,一般来说,像这样的装置,采用的多是美国M3型爆破装药,它是一种塑性炸药,装药的成分为C2炸药或C3炸药。与梯恩梯炸药相比,C2 炸药或C3炸药的威力更大,感度与梯恩梯相似。由于具有良好的塑性和较高的威力,这种爆破装药适用于切割钢材和不规则形状材料。C2炸药或C3炸药不溶于水,如果将其密封在包装盒中或者用包皮包装以防流水冲蚀,可用于水下爆破作业。装药上不带雷管孔。在 -28.9~+51.7℃范围内,C2炸药或C3炸药的挠性较好,可以塑成所需的形状。装药爆炸时,炸药转变为压缩气体。压缩气体以冲击波的形式产生压力,从而完成切割、清障或炸坑爆破。爆破的方式取决于在目标区域安置炸药装药的位置。M3爆破装药一般用蜡光纸包装,包装纸中央有一个孔,以便于撕开。所以,大家可到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一种薄薄的胶纸。”

很快,一位战士就为我的话语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我手拿着他找到的那张薄薄地胶纸,对大家小声的说:“大家看到了吧,这次河堤决堤是人为的。”

高连长点点头,然后皱眉的说:“那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它到底是刚刚安装的还是以前就安装的了?”

“高连长,请看,这里有一个出厂日期,96年5月17日。”我指着这个水下爆破装置内部的某行小字说,别的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大家都能想的到。而高连长这么问,就是想获得一份最直接的证据。

高连长盯着那行小子看了很久,眼神越来越凌厉,终于,他冷冷地说:“把情况向上面汇报吧。”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我明白他的意思,由我们特种战士向上级汇报的话,速度不仅要快的多,而且受到的重视程度也会立即提高很多。

见我点头后,高连长对大家沉重的说:“这里的情况我命令大家保密,先不要对别的战士说,以免影响兄弟们改编时的情绪。”

“是!”

然后高连长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小金,你也知道,我们绿剑侦察连的驻地就要让给你们了,看来,我是没希望了,也不问别的,我只想求你件事,算我欠你个人情。”

“高连长,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一定会为方指导员报仇的,再怎么说,大家在一起也呆了这么久,方指导员也是我的指导员,你放心吧。”我很理解的说,然后又问:“高连长,方指导员情况怎么样了?”

高连长摇摇头,轻声的说:“我也不知道,你也一直在旁边看到的,通讯员只是说团部派了直升机把老方给接走了,现在还没有回音了,希望他吉人自有天象吧!”

就在我俩的感叹中,高连长的对讲机响了:“报告高连长,报告高连长!”

“什么事?”

“刚才第一巡逻对报告:在‘老鹰口’地点发现大量的鞋印,巡逻小队已经追了下去,上级要求他们立即前去支援。”

“什么?太好了,我立即回来。”高连长眼神一亮,可看了看周围正在忙碌中的侦察战士,又无奈的小声对我说:“小金,看来还是你们的体力好,这儿还没有彻底的安置完毕,我离不开,这次就麻烦你们了。真可惜啊!”

他知道上级口中所说的‘他们’就是指我们,所以他有些羡慕,同时也有些无奈。

“是!请连里的通讯员予以配合,我们需要情报;同时,请通知枪房,我们要武器。让第二、第三巡逻小队继续巡逻。(我虽然可以领取个别人的武器,但这样大规模的领取,是需要连长和指导员同时同意的,现在指导员不在,只能让连长同意了)。”我很直接也很平静的说。

“嘘~!嘘~!……”一长一短的竹哨声立即响起,这是特种战士紧急集合的暗号。

十二支特种小队飞快的就集合完毕,我冷冷地看着他们并没有多说,简捷的下达了命令:“目标:驻地。出发!”

没有任何犹豫,我们很快就向山上跑去,说实话,跑步对我们这些只休息一小会儿的特种战士来说就好像是放松,可一上山,刚跨入军事禁区,个别的兄弟就开始脱野战服(我们的野战服是特制的,和别的兵种野战服不同,比他们的重,当然,功能也多)扭汗水,接着,所有人都开始做同样的事了,扭完后再穿上,虽然我们不在乎苦,但我们都得在执行任务前尽量使身体保持凉爽,这样,我们在战斗过程中的反应将会更加敏捷。

赶到驻地门口,我大声的喊:“目标,枪房!快,快!”

看到我们跑来,管理枪房的两名战士立即就打开了房门,我们没有任何表示就跑了进去。这还要感谢那些前辈们,正是他们当年的努力,修建了一个武器弹药库和一个防空洞,才让我们这些后人有了很大的方便。

进门,进房,各人跑到各自的大包前,但我们并没有急于从柜子里拿出大包,而是仔细的看两眼,这是特种战士的习惯,先要观察下这个背包有没有人动过,确定没有后才拿下背包,打开,快速的拿出防弹背心、头盔、特制的野战鞋、伪装网、弹带、野战三角匕首(这三角匕首,有两个角跟别的匕首一样,但另一边却稍稍地薄了点,这有利于放血,也能当匕首用)、长短枪各一把、子弹、信号弹(队长拿着)、照明弹、多功能手表、黑水(驱赶狗的特制药水,可惜,它只能驱赶狗,要是能驱赶蚊子那多爽啊!)……。(请永远记住一句话:凡是自愿披露出来的武器,绝对不是最先进的,电视上所披露的也绝对不是最先进的,电视上所接触的永远都只能算是外围。这话可是一名真正的特种兵在和我一起看电视后,无意中向我感:中国和美国在对待武器上,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中国人总喜欢把最厉害的藏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暴露,而美国恰恰相反。现在电视上标明刚制造出来的很多武器,他在几年前就碰过了。最好的例子就是歼十战斗机,多少年前就已经制造出来并装备部队了。)

而我还要背电台,因为我们的人数有限,而电台一般都是由医务兵背负的,我们因为现在还是只执行境内任务,所以没有医务兵。

看到每个人面前的装备都摆好了,我立即说:“开始检查装备!”

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后,大家所用的时间都差不多,我这才点头说:“开始检查耳麦(近距离可以直接收发)!”

又是一阵小声的乱‘喂!’声,我又大声的说:“上弹!”

其实,我们的子弹都放在自己的包里,如果平时训练或战斗消耗掉了,可以立即向我反映,我则和他一起去到枪房去选取子弹,因为每个人对于自己枪的习惯不同,不会让别人选,而也不能让他一个人乱拿,所以就算他选,也得由两人陪着。

“报告!”门外突然有人喊报告。

“进来!”因为每枪房的房间不多,所以我们特种战士八十四人,只能三个小组一间了,还好房间大。

那名通讯兵一进来,猛地见到我们的装备,一愣,边走边羡慕的看了他们一眼,敬礼后,把一个本子和作战地图递给我:“报告班长(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班长。),我奉命前来讲解情况。”

我稍稍地举了下后算是还礼后,接过本子,他们还不错,首先就是这次任务通话的信号频率:“木锋!”

“到!”

“立即叫所有兄弟到外面集合,八排所有的班长都到这来开会,本次行动的信号频率是:A12B02。”

“是!”敬礼完毕后就跑出门口大喊起命令来了。

这可是我第一次指挥这么多精锐小队,我一定不能让自己有什么失误,所以命令下达完毕后,我也稍稍地放心了些。

很快,全副武装的十一名小队长都到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