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个专业投资者的至深感悟(四)

玩股者 收藏 9 428
导读:一个专业投资者的至深感悟(四)      第二节 投机——伟大的艺术      问题一:什么是股票?股票的本质是什么?   为了化繁为简,下面我在有些段落的论述将不得不采取直接给出结论的做法。因为做股有许多专业门类,方式方法不一而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犹如棋路之变化万千,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专业人士”跳出来“批评指正”,很抱歉那样的探讨恐怕不是一篇帖子能够胜任的,得一部大块头的书才行。大家记住这里说的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和认知,不符合您的思想观念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什么是股票?

一个专业投资者的至深感悟(四)


第二节 投机——伟大的艺术


问题一:什么是股票?股票的本质是什么?

为了化繁为简,下面我在有些段落的论述将不得不采取直接给出结论的做法。因为做股有许多专业门类,方式方法不一而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犹如棋路之变化万千,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专业人士”跳出来“批评指正”,很抱歉那样的探讨恐怕不是一篇帖子能够胜任的,得一部大块头的书才行。大家记住这里说的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和认知,不符合您的思想观念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什么是股票?股票的本质是什么?每一个问题看起来都是那样简单、基础,每一个问题又都是数百年来愈辩愈模糊,至今仍没搞清楚!

在投机客看来,管它什么股票、金属、农产品、大宗商品、石油、美元乃至股指期货,统统给它们取了个统一的名字,叫做“筹码”。“筹码”者,金钱魔术师之道具也!在电子交易的时代,你叫它们电子符号、游戏砝码也行。

同样是这些电子符号,这些投机客所谓的“筹码”,在“价值投资者”眼里,它们却具备了贵族的血统。在“价值投资者”看来,他们购买的这“一股”和投机客购买的那“一股”是完全不同的。他们这“一股”代表一个企业,代表这个企业的企业文化和行业地位、代表该企业董事长的个人魅力、代表该企业的投资价值和发展前景……总之被赋予了太多的神圣意义。当然,对投资者本人来讲,这“一股”也代表了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在无神论统治下的国度,“价值投资者”对他们购买的那“一股”所抱持的感情和期待与神的子民对神的崇拜有相似之处。

不用说也知道,“价值投资者”有一个共同的祖师爷,他就是美国的当代股神——沃伦.巴菲特。有人把巴菲特的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和费雪也归为价值投资者甚至是价值投资派的开山鼻祖。但是人们都知道巴菲特和他的两位老师并不完全相同,两位老师之间也有不同,但究竟如何不同,只有巴菲特本人才知道。

可以确定的是巴菲特的追随者和模仿者们通过研究归纳,已经发展出一套成形的评估企业投资价值的方法,世俗称之为“基本分析”法。基本分析的范畴后来有所拓展,涵盖了企业分析、行业分析以及评估国内、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和政策影响的“宏观分析”。最近几年来由于汇丰银行在香港和茅台酒业在中国大陆走出长牛走势,价值投资派的信奉者宣布价值投资法则已经占据了这两个市场投资思想的主流地位。

然而不幸的是,世界业绩突出的顶尖交易员没有几个是价值投资者,他们多数属于本文后面将要讨论的另一类人,他们是以维克多.斯波朗迪为代表的“专业投机者”。迄今为止,后者的队伍之庞大、业绩之出众,传统的价值投资者难以望其项背。换言之,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只剩下沃伦.巴菲特这么一个光杆司令——他固然取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辉煌成就——但他的徒子徒孙们却有集体沦为“伪价值投资者”的危险!

事实如此尴尬的原因在于:尽管价值投资也有一套成形的分析技术,但是不同的人用这套技术对同一个企业进行价值评估的误差太大了!现在巴菲特高居股神的圣坛高高在上,对徒子徒孙们的困惑语焉不详。迄今为止我们已经知道,由巴菲特本人来判断一家企业的价值并不困难,因为他是目前这个世界上活着的最年长的企业家、银行家和金融家。但是他一生的经验,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传授给任何人呢?这样的人500年未必能够出现一个,他是不可复制的!

但是以维克多.斯波朗迪为代表的“专业投机者”所取得的成就却是可以复制的,他们的分析方法也是能够通过培训来传授的(指初级的、基本的内容,高级的技术还是得靠自己领悟)!因此这时常争吵、争抢“正统”的两派哪个将来更有前途已经不言自明:专业投机,才是踏浪股海的王道!

专业投机优于价值投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专业投机者可以很快学会价值投资者所使用的分析方法,即基本分析法;但是如果反过来,价值投资者想要学会专业投机者所使用的方法——技术分析,他至少也要5~15年的时间!这就好比国内理工科的大学毕业生在就业时远比文科的大学毕业生占优势一样,其原因就是理工科毕业的学生可以很快自学文科的全部课程,但文科的毕业生想要自学理科的课程则几乎不可能!学习能力特别强的除外。

综上所述,得出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所谓的“价值投资者”可能是一些连做股票的门都没进入的一些人。他们中的部分人虽然赚到了钱甚至是大钱,但是他对自己所赚的钱很不自信,因为他不知道能否在下一次交易中复制自己的成功!所谓的长期持股的信心也经常因为盲目和缺乏方向感而倍受考验和煎熬,在做假成风的中国股市这种矛盾错乱的心情更为突出。他们是盲目的,更是懒惰的。因为对真正的投机艺术缺乏研究,他们会在接下来的熊市当中赔光自己在牛市中所取得的收益!


第二节 投机——伟大的艺术


问题一:什么是股票?股票的本质是什么?

问题二:投资还是投机?

广义上来讲,任何以低买高卖为手段,以获取差价为目的的行为,都是投机。投资仅是投机的一种,字面上通常用来指代那些风险较低、确定性高但同时收益也较低的投机行为。比如购买债券算得上是一种普通意义上的“投资”,但那种收益率在专业投机者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专业投机者通常也看到了这种获利的机会,但他往往不屑一顾,选择了放弃。当然,买卖债券也能获得超额利润或巨亏(指通过二级市场买卖,衍生债券尤然,但它不属于传统债券的范畴),前者是专业投机者的事,后者是外行或曰“搏傻者”干的事。任何一个市场或行业都不缺乏“搏傻者,下面将专门论述,这里仅是举例而已。

“价值投资者”可能会宣称他们投资企业的目的是获取分红,丝毫不关心股价的起起落落。这是不确实的。因为既然是一项投资行为,哪怕是以获取分红为目的,也必然会关心自己所得到的“红利率”,如果股价在某个时期迅速高企,而企业的利润和分红却相对稳定,那么“红利率”势必急速下降,甚至低于一年期银行利息,此时继续持有股票就是不智之举,理应选择卖出。巴菲特于2007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初,将手中持有的23.30404亿股(原为23.47761亿股,正式披露前已经减持1735万股)中石油悉数抛空,上述原因是可能的理由之一(按中石油每年派现0.3元左右,以巴老最低抛售价11.26元计,对应的最高红利率仅为2.7%,远低于银行利息)。

在这项投资案例中,巴老于2000年以低于1.2元的成本购入11.09169亿股,于2003年4月以低于1.67元的成本增仓12.38592亿股,总投入34亿元,平均持仓成本1.45元/股,累计套现超过300亿元,获利超过260亿元,持股七年获利率超过800%。应该说这是一笔极为成功的操作,有些人认为巴老“卖早了”(中石油最高见20.25港元),“少赚近百亿”的说法是不了解超大资金运作与中小资金运作的差别。从技术分析的角度看巴老的卖点也是很好的,当然他懂不懂技术分析我们不知道。

以上是超大资金成功“投机”的经典之作(说它是投机是因为它仍然不能脱离低买高卖获取差价这一模式,巴菲特持股中石油的这些年当中也收到了一些红利,但这些红利和通过差价赚取的利润相比微乎其微)。也许只有巴菲特的精湛功力和深邃眼光能够穿透历史的迷雾,从而捕捉到如此重大的获利机会。尽管中石油的走势仍然不能摆脱技术分析的框架,但伟人超凡的眼光和惊人的耐力不是凡夫俗子可以随便学到的。

但这不是我等妄自菲薄的理由。相反,不客气的讲,对中小资金而言,持股7年获利800%仅仅相当于每年翻番,连续三~四年的战绩而已!这样的成绩,想必许多人都可以做到,当然人家不说,你这辈子也甭想结识这样的人而已。令人称奇的是,股神增仓中石油的时机(2003年4月)恰逢香港市场见历史大底(恒生指数最低见8331点),许多蓝筹股都是这个时候见底,只是中石油的涨幅更大,表现更优异,也更适合容纳超大资金而已。问题是,股神是如何知道香港市场见底的?他的判断何以会与技术分析给出的结果一致甚至略有提前?这是一个谜!当然,真理只有一个,殊途同归也许是再自然不过的。

由此可见,“投机”本是一个中性名词,无所谓褒贬。换言之,“价值投资者”干的并不是比“投机客”更高尚的事,前者与后者相比不具备任何道德优势。关于投资和投机,英国有位成功的炒家是这么说的: “我年轻时人们称我是投机客,赚了钱后人们称我是投资专家,再后敬我是银行家,今天我被称为慈善家。但这几十年来,我从头到尾做的是同样的事”……时至今日,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地解释“投资”与“投机”的语句了。


第三节 三种人,三种投机


参与这个市场当中的人,大体上可以分成三类,就是“搏傻者”、“专业投机者”和“价值投资者”。严格讲只有这三种,没有第四种。如果说有,那也是其中两类人的交叉而已。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股票这行当,包括任何行业,永远都是老手赚新手的钱,内行赚外行的钱,专家赚大众的钱。当然成为专家仅仅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成功的充分条件是:1,找到正确的道路;2,在正确的道路上坚持足够久的时间。其中条件一“找到正确的道路”又需要考察一个人的四项素质:智力、勤奋度、专注度和持久度;加上一项能力:归纳总结客观事物内在规律的能力,或曰化繁为简不为假象迷惑的能力。

所谓“搏傻者”,有人说就是承担过量风险去追逐有限利润的人。这种说法太狭窄。大体上说,“搏傻者”就是拿自己的无知和市场搏斗的人,不管他这种行为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从效果上来说都是一样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所有的新手都可以被归类为“搏傻者”。当然,“搏傻期”过后新手会开始分化。少部分人转化为专业投机者,少部分人转化为“价值投资者”,但很不幸的,多数人会终生停留在搏傻阶段,直到被“洗白”退出市场为止。能否转化成功只有一个判断的标准:能否独立地、持续不断地、稳定地获利!这个过程,一般来讲,资质最佳的人,至少需要5~6年的时间;资质中等的人,大约需要10~12年的时间;资质最次的,需要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是行业共识,具体我不多讲)!这还仅是就勤奋钻研市场规律的参与者而言的。至少50%的参与者,由于不够勤奋和缺乏追求,他们将终生徘徊在市场的大门之外!

没有会做长线的“搏傻者”,因为耐心特别稀少的缘故,“搏傻者”永远只做短线和超短线。做波段更不可能。如果要做,一定是把顶底做反!下面我以直接给出结果的方式对余下两类游戏参与者进行轮廓性描述:

所谓“专业投机者”,就是一些一心探索市场规律、然后企图按规律办事的实事求是的交易参与者。这类人善于提炼事物内部的客观规律,看问题直奔核心,不容易被假象或虚假无用的漂亮理论所蒙蔽。他们以市场本身为分析对象和交易对象,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不容易被别人的意见所左右,不听信任何所谓的内幕消息。这类人通常操作中小资金,也可以操作超大资金,他们的获利能力在三类投资者中是最强的,普通的“价值投资者”所取得的成就根本无法和他们相比。他们主要使用技术分析工具,同时善于利用“价值投资者”的研究成果,把后者的目标个股作为跟踪对象,寻找最佳的时机出击。这类人以波段操作为主,兼顾短线和长线。

所谓“价值投资者”,就是一群巴菲特的模仿者和崇拜者。前面说过,由于对投机市场缺乏真正的了解,他们通过类似宗教信仰那样的虔诚来弥补自信心的不足,同时对锁定的投资标的倾注了太多情感,赋予其太多的神圣色彩。这类人把全部精力用于研究企业而不是市场本身,以“基本分析”为工具,“时机”观念淡漠,以喜欢长线持股著称。前面已经说过,只有他们的祖师爷巴菲特本人才有能力判断一个企业的价值,其他人都有从事“伪价值投资”的嫌疑。事实上“价值投资者”的队伍里面的确隐藏了大批不肯正视市场、研究市场自身规律的懒人,如果他们真的“伪”到家的同时也“懒”到家,不肯做一点点扎实的功课,只是口头上宣称自己信奉“价值投资”,那么他们在本质上恰恰就是前面讨论过的“搏傻者”!感觉是不是有些讽刺意味?

因此你不能根据一个人宣称他是哪一类投资者就直接相信了他。你要看他具体是如何做的,特别是在参与这个市场5~10年以后,那么基本上尘埃落定,是哪一类就是哪一类,没有含糊的余地。读者也可以按照上面的描述给自己归类。从现在开始,下面的讨论都是就参与这个市场5~10年,基本定型的投资者而言的。

前面说过,这个市场的参与者只有三种人,没有第四种。若有,也仅是其中两类人的交叉而已。例如,“搏傻者”和“专业投机者”之间会有交叉,“专业投机者”和“价值投资者”之间也会有交叉,但一个严肃的“价值投资者”和“搏傻者”之间绝少有交叉,当然前面提到的那种可以和“搏傻者”划等号的“伪”到家也“懒”到家的“价值投资者”是例外。

“搏傻者”有三种类型:

1、走错门的“搏傻者”。这类人在社会的其他部门或领域会取得相当好的成就,他们只是出于某种原因误入股市的门而已!不要紧,如果果断的走出去,仍能取得很好的成绩,如果长时间混迹股市的同时其他什么也没做,全都荒废了,一生很可惜的。

2、真正的庸者。我们说任何人做任何事时间久了都会出成绩,唯独这类人是个例外。因为这类人有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做事不能专注、不肯深入,不愿持久,没有学习兴趣,缺乏研究动力——总之一句话,不愿意动脑筋,也不愿意吃苦。这类人是真正的懒人,手脚懒不懒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脑筋懒,这一生基本就废了。观察这类人的一生,很容易会发现他们的一生都是在“尝试”——蜻蜓点水、浅尝辄止那样的“尝试”——和不停的“改行”中度过的。他们试验了一行一业,因为不能坚持,失败了,然后换另一个行业,当然,股市也是要试试的……他们终生都是在一连串的失败中度过,从来没有专心做过一件事,也没坚持过任何一件事,做任何事都不是全力以赴,精益求精,而是敷衍了事,应付差事,直到短促的生命勒令他们停止“试验”为止。最可悲的是,直到临死,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之所以重点分析这类人是因为这类人占据了世界人口的50%!他们是天然的失败者。这类人征战股海的唯一“利器”就是想象力和对自己“难以置信的好运”的期待!如果他还自负的认为自己具备“超绝的智慧”可以脱离于交易法则之外(当然他是不会费心去研究什么是交易法则的),再自信心爆棚或者赌念大发来点透支融资杠杆效应什么的,其死况之惨烈死相之难看就甭提了。

3、客串的专业投机者。因为所谓的“艺高人胆大”,专业投机者偶尔也会仅仅凭借对多空力道强弱的判断及其相互转化的可能性分析,在毫无内在价值的投机品种上搏傻一番,这种情况也是有的。


小结:

已经定型的“搏傻者”属于“浪漫主义者”,他们在骨子里不愿意付出,而将所有的成功期待建立在“出奇的好运”、“上天的垂青”和“超绝的智慧”基础上。他们不愿意正视现实,通常生活在想象之中。他们讨厌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但终生都不得不看别人的脸色过活。如果他们在现实中缺少一个领导那他们就必须看着配偶的脸色过活。因为他们的梦无法实现,他们是投资领域——不,是所有的生活领域——中的真正的弱者和失败者。“风”或“火”可以作为这类人的象征。这类人代表投资者中的“左派”。

已经定型的“专业投机者”属于“理想主义者”,他们喜欢自由——人身自由和财务自由,喜欢做自己命运的主宰和完全没有羁绊地发挥创造力。他们不愿意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他们是独行侠,不愿意领导别人,也拒绝接受领导。他们是“现实的浪漫主义者”或“浪漫的现实主义者”。他们不象真正的“浪漫主义者”那样脱离实际,但又不失理想。极不欣赏“现实主义者”过于谨慎小心、过于局促狭隘的生活。在他们看来,“现实主义者”们,无论他们本身还是他们的生活,甚至他们的投资理念——所谓的“价值投资”,都太乏味了。“水”可以作为这类人的象征。这类人代表投资者队伍中的中庸之道,他们通常既不偏左,也不偏右。当然,有时既能偏向左,也能偏向右。他们是最灵活的一群人。

已经定型的“价值投资者”属于“现实主义者”,顽固,坚守,执着是他们的特色。他们无疑是脚踏实地的,是令人钦佩的,一如耕耘的老牛。他们是好父亲、好丈夫、好兄长,唯独不是好情人!他们是有责任感的人,也是可以依靠的人。他们在生活中有良好的声誉,作息有规律,总是一步步坚实地迈向成功的目标。他们或许并不聪明,他们信仰的“价值投资”是否真的可行也非常可疑,但他们的精神力量感动了上帝,于是上帝允许他们获利!“土”可以作为这类人的象征。这类人代表投资者队伍中的右派。在这类人看来,“中间派”专业投机者的灵活如果还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话,那么热衷于搏傻的“左派”不仅是弱智的,在道德上也是可耻的,总之胸怀博大的他无法同情或原谅“左派”。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