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致一位凯迪朋友并现实的朋友

致一个凯迪社区并现实中的朋友

大概是2004年5月,我到中江去采访“红层打水”,是政府为中江特别干旱地区的农户免费打1000口井(一期工程),我们去的时候,刚好有一家农户的井弄好了,管口喷出清凉的地下水,我想走上前问问这家农户年龄最大的老人,让他说说感受,他一下拉着我的手,指着来看望他的市县国土局和政府的同志就要下跪感谢,不断说“政府好啊,党好啊,关心我们啊”。而且其中还有一点让我感触:采访初期,我也按照以前的想法,认为这1000口井很多只是为了做样子,真正为农民半实事的功效不会大于60%,然而在采访我才感觉到我错了。“红层打水”一般要打到地下30米以上才能打到水,我私下了解到,为了保证能打到水,施工队一般会打到35到40米。最主要的是,有几户农户住在一些山顶上,当地政府就没给这些农户打井,因为这些地方可能往下打50米60米也打不水,而成本却每10米就往上翻一翻,与其消耗巨大成本去做面子工程,还不如把有限的资金解决更多农户。而那些住在山顶上的农户,在接下来的二三期工程上有解决措施,这里也就不详细叙述了。

2006年,我做一期关于农村合作医疗的节目,在一家农户我也遇见了类似的感谢情况,原因是本来这户农户坚持不愿意每年花10元买农合医疗保险,在乡政府和卫生局和医疗站等同志前前后后跑了5次,每次都耐心劝说并晓之以理,最后这农户才勉强买了。结果,不到半年他家出了点事,当医疗保险偿还前后两次补到他家的时候,50多岁的他哭了,说要给党和政府跪下感谢。这样的事我遇见很多,什么修U型渠、挖沼气池、修乡村道路、修水库埋水管等事情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讲一晚上,而且有很多我用镜头真实地记录下来了。而你,当你一看见这句话的时候,居然马上就冒出说“我们的政府不配也受不起”。你有什么权利来评价人家自愿的感谢,你有什么权利来评价两方你情我愿的事?这明显透露着你的偏激,在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想当然地用自己的想法去判断别人的行为。举个例子:前几天我老婆不在家,你好几天都陪我度过孤独,我自愿向你鞠躬表示感谢,这时候跳出个人来跟我说,“郭陵这人不行,他不配受你鞠躬”。我只会对他说“关你屁事”,这种人明显就是别有用心嘛。

讲个故事:有一天,一艏外星飞船失控坠落在地球,地球人找到这艏失控飞船并发现了受了重伤的外星人,地球人马上用最好的手段去抢救外星人。抢救过程中外星人不断急切地说着一句话“いぇき…”,可地球的所有科学家、语言学家等都听不懂,外星人越说越急,最终抢救无效死了。过了几年,外星舰队来到地球,带来了翻译器,要求地球人交出凶手,说地球人蓄意谋杀了受伤的外星人,地球人一头雾水,并不断申明自己是在尽力挽救那个外星人。外星人为了让地球人服气,把那个死去的外星人临终前不断说的那句话翻译给地球人听:“请你们别给灌输我毒药,我自己能医好自己”,原来,地球人给外星人输的氧气,打的强心针这些,对外星人来说是毒药,可地球人根本不了解外星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医治别人,反而还害了人家。同样的,你敢说你就了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13亿人吗?没人敢说,除非他是疯子。而相比之下,由很多人组建起来的政府,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的中国,虽然不是全部,却远远比我们这些想当然的人要好得多。他们的方针、政策虽然不是全对,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正确性远比我们要强。所以我们看到了中国在不断进步,虽然现在还有很多缺点,但是我们的国家正在克服这些缺点:免除农业税,免除农村地区学费、开展农村合作医疗、扩大社保面、开放一定程度上的言论自由、提高激励机制,这些,都是我们国家在进步的表现。当然,思想偏激的人会马上说,人家某某国,人家某某地区,早就怎么样了,这些人是不会想的:中国现在已经在改变、在提高,要是改变超过了某种承受力,那就成了拔苗助长了,那会让我们的发展和前途面临更大的问题。

一个人在地上找暗淡的物品时候,他的眼里只愿意看到暗淡的,因为他的寻找就是暗淡的。一个人在地上找明亮的物品时候,他的眼里只愿意看到明亮的,因为他的寻找就是明亮的。这是人之常情,也是科学家证实过的,比如说在众多嘈杂的声音中让一个人选出他最喜爱的音乐他能找到,但是他不喜欢的,即使声音大了30%,他也没听出来。这就是注意力,铁血和凯迪两个社区在国家和民主上,就是注意力不一样罢了。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我关于民主自由的任何观点,我觉得我的经验和积淀还没达到评价一个国家政治体制的水平。我唯一的观点,我相信我们的政府能把这个国家搞好,并对此充满希望。


本文内容于 2008-3-1 14:50:43 被太虚神瑛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