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怎么样,这饭菜还香吗?”张兵看着一个个抬着饭碗正在边跑着边吃饭的士兵,面无表情地说道。

“香!”宁小成固执地大声说道。

“很香!”见宁小成也不怕,张健跟着说道。

“这饭菜非常香!”陆续有人说边跑着边说道。

“好!”张兵听了似乎很高兴:“20分钟竟然跑不完一次五公里,我知道你们都非常有个性。从今天起,你们吃饭就都给我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吧!”他愉快地看着大家说道。

“不好!”宁小成又叫道。

“宁小成!”张兵大声叫道。

“到!”宁小成听见叫声,停止了跑动,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俯卧撑,爬下。”

宁小成将碗放到地上,听话的爬在了地上。

“唱支歌,准备开饭。”张兵命令道。

“是!”宁小成也不示弱:“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还没有做到100个,宁小成再也坚持不住了:“哇!”的一声,将刚才吃下的饭菜全部都吐了出来。他的这个举动,被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但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因为张兵实在是太特别了。宁小成总感觉,张兵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什么机器。因为他没有情感,有的只是程序式的发布命令,然后监督你执行完毕。

“你这是搞什么名堂?体能这么差,将来怎么去执行任务啊!是不是坚持不住了?坚持不住就打报告。”张兵却不管这些,怒吼道。

“呕……”宁小成回答他的,是又一阵吐声。

“混蛋,给我将你的上衣脱下来,把地上你的呕吐物通通擦干净。”张兵简直忍无可忍般的说道。

“呕!”宁小成吐个没完没了,直到将自己吃下去的连着之前肚子里还有的,所有的内容物都吐了出来:“张兵我操你妈的,你这是在训练士兵吗?你这简直就是在折磨我们。”宁小成吐完后第一句话,就是站着连带着责问骂了张兵一句。

“混蛋,我给你下达的命令是将你的上衣脱下来,把这地上你的呕吐物通通擦干净。没给你骂人的权利。”张兵又继续教训道。

“我操你妈的,老子跟你拼了。”宁小成骂着向张兵扑了上去。

回答宁小成的是皮肉之苦,他根本就不是张兵的对手,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张兵打得爬在了地下。

“我操你妈的!”见宁小成被张兵打爬下了,杨军跟李威还有张健都大骂着向张兵扑了上去。

“劈里啪啦”只见在他们周围传来这样一阵响声,接着几个都给打爬在地上躺着了。“就凭你们几个这些小样,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去保护别人?”张兵毫无同情心的教训道:“宁小成,给我将地上你的呕吐物全部擦了。”教训玩,张兵又命令道。

“I服了you!”宁小成没办法,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赢,跑也跑不掉。只能自认倒霉了。这次,他就像一只很乖的小绵羊一样的,可是,却带着人的情感的,边流着委屈的泪水,边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将地上那些呕吐物全部都擦了。

“你哭什么哭?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觉得敌人会给你哭的机会吗?就算你哭了,谁又会同情你吗?给我将眼泪擦了。”张兵除了教训,还是教训。

“是!”宁小成这次大声的回答道。所有道德上的意义在这里全他妈的是瞎扯蛋,我们这些士兵在这里,除了服从命令,就是听从指挥。这里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情感存在。宁小成似乎发现了什么,所以在接受命令跟着操作命令的时候,显得就跟张兵似的,开始机器的操作着不同的命令……

“为了节约用水,给国家节约军费开支,凡是刚才没有将自己碗里的饭菜吃完的同志的碗筷都不用洗了,明天给我接着用。十分种以后开始课外活动,请大家将着训服换成夏常服。解散!”张兵大声命令道。

“散!”队列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像一窝蜂似的,全部散开了……

作为一种全新的挑战,尝试,面对国内外日益加重的国际矛盾冲突,国内社会次序的不稳定性,特别是台海随时可能发生的战争,坦白说,谁都没有把握去预见未来的形式会怎么发展下去,但是作为军人,我们就有责任要尽好这种本份,坚决完成任务,在那之前,将所有可能遇到的新、老问题都通过实践,确实找出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他不能有个人感情,更不能因为看见士兵们在经受着特殊的折磨训练而手软。那台湾有的部队里还要求受训的士兵去吃屎呢,他们吃的这点苦算得了什么?给我从难,从严的要求,训练他们。张兵在士兵们去换衣服的时间里,大声的教训着几个组长道。

“同志们,今天上午跟中午大家也都辛苦了,现在是晚上了,大家刚吃过饭,我带大家去散散步去。”张兵天方夜谈般站在队列前面,微笑着对大家说道。

“我是不是听错或者是看错了?”宁小成在队列里本来想用手去摸摸自己的耳朵,但是他不敢那样做,因为没有得到张兵的命令许可,于是他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张兵。

“呵呵!”队列里有些个士兵,甚至因为听到这个好消息,激动得笑了起来。

“呵呵!”张兵也跟着笑了起来:“都有了,”既而转变语气道:“鸭子步,蹲下。”接着大声的下着命令。

听见这个命令,宁小成差点没急昏死过去。张兵的这个语气变化也太快了,刚给人看见了一丁点什么希望似的,接着又将你的幻想无情的抛弃到无穷的深渊里去,让你不敢幻想什么,真的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宁小成不再对这里幻想什么,他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跟所有的情感,至少在训练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听话的跟着旁边一个个跟他一样惊讶的,甚至比他还要激动的人一样的,乖乖的蹲了下去。

“这夜一会就会黑下来,风也会比较大,我看大家也不用到外面去散步了,就跟在这里走走得了。”张兵开玩笑似的,他永远是这样的解释,在就要开始折磨你之前的训练前动员的演说中……

等大家都散步结束,搞完了当天的训练之后,宁小成他们一个个已经走不动了,他们一共走了大约3千米鸭子步,跳了3千米次蛙跳,接着又做了一千个下蹲跟一个个俯卧撑,回帐篷休息的时候,大家都是一点一点的爬回那一个个帐篷里的。刚回到帐篷,也不管哪里床哪里是地了,一个个累得躺到了地上……

“都有了!”大半夜的,可能是小半夜的,谁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的,反正天是黑的,哨子声音是又响了起来的:“着轻装,到枪械库领武器,二分钟后,在帐篷外紧急集合。”张兵的声音在夜空里分外的嘹亮,震得整个大地都要塌了似的。

听见集合哨音,宁小成他们一个个的条件反射般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跟着就冲向了枪械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