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看见宁小成昏了过去,张健他们几个非常着急,拼命的往医院方向跑去……“血清,血清。”刚冲进医院里,张健就大声的叫了起来,陈伟更是急忙将他送到了外科那里,“医生,求求你,快救救这个孩子,他被巨毒蛇咬伤了!”……

野战医院,病房内。

阳光徐徐的从窗户外照了进来。

003战斗小组的士兵没有训练,许多士兵队不成队,行不成行的站在病房里,一个个耸拉着头的在那看着被张娜抱着躺在病床上的宁小成。

“啊!……”宁小成一睁开眼睛,就大声的喊了一声,“啊!”他接着又大喊了一声。然后他躺在那,泪水禁不住的就开始往下流着,“两天,我到这里只参加过两天的正式训练,我他妈的就差点死了三次了!”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听见他说的这话,站在病房里的士兵们都忍不住的,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张娜紧紧的抱着他,陈伟他们三个教官这次都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陈伟想过去安慰他几句,他将吊着的针水瓶一把从自己的身上扯下来就向他砸去,“为什么,告诉我,我们在这训练都是为了什么?”然后大声的呐喊道。

陈伟这次没有躲闪,那针水瓶砸到了他的头上,他的头上鲜血直流。他动也没动一下,几个士兵看见了,连忙去叫医生来为他包扎。剩下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副场面,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兄弟们,委屈大家了!”陈伟淡淡的说道,“没有将大家照顾好,这是我的失职。”然后检讨着自己说道,“小成,这是我哥的相片。”最后他走近宁小成的身边,递给他一张相片。

宁小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了。想着,他就伸出了手去接陈伟递给他的那张相片。

“眼镜!眼镜是你哥?”宁小成瞬间表情非常惊讶的看着陈伟问道。

“是的!他是我哥,我的亲大哥。他留在上战场前的遗书里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他发生了什么不幸的话,让我一定要还俗,去帮他完成他的心愿。他在战场上的时候表现很出色,指挥了许多场战斗,他自己甚至连伤都没有受。但是在战争结束以后,他在回营的路上却出车祸死了,肇事的是辆违章的大货车,他连个烈士都不算。”

“你说的是不是号称‘周瑜’的那个家伙?”宁小成打断了他的话。

“是的!就是他。”陈伟说到这有些悲伤,“所以后来为了完成他的心愿,我报名参了军,后来被选入特种部队,直到现在跟大家在一起搞这次训练。我直到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看见张娜对你那么好,我真羡慕。真的,这些年来,坦白说,许多时候我也会问自己,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但是我想,国家将我们召集到一起,一定是有特殊的任务,所以,我就义不容辞的来到了这。”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宁小成下了床,开始穿衣服,“靠!怎么把我的裤脚给剪开了?”

“你怎么爬起来了?”张娜着急的问道,“你还需要休息。”然后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好了。”宁小成笑了笑,“张健,麻烦你给我支烟还有打火机。”

张健递给了他一包烟与一个打火机。

宁小成摸出了一支香烟,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了那张被他用锡伯纸小心翼翼地包扎好的所谓的调令,他用它为自己的香烟点了火,“我想我不需要这个了!因为现在已经在国内最好的一所军事院校里学习着了。”说完一瘸一拐的站起来就要走。

大家这次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里正在燃烧着的那张纸——一张国防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你要去哪里?”张娜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我要跟我的哥们回去,”宁小成说,“教官,刚才对不起啊,要不要我来给你包扎一下?”说着就去撕自己的衣服要为陈伟包扎。

“臭小子,以后脾气别那么犟,有时候真是受不了你!”陈伟说,说着自己掏出了一块手帕去擦着脸上的血。

“我拜托你一件事情,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那么,我们走了!”宁小成转过了身,说着向张娜敬了一个军礼,说完自己就先走了……

“宁小成,我等你,不管多久,我希望你能够活着回来。”医院的走廊里,张娜的声音在久久的回响着……

“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那么好的机会,那么好的人,你怎么就能够说放弃就放弃了?你是不是疯了?”张健不解的问宁小成道。

“我也说不清楚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只是感觉,妈的,不能就这样放弃了。活下来多不容易啊!为什么要放弃在这里的这些挑战还有这些兄弟呢?”宁小成说。

在这里多好啊,能够受到专业人士的指导,比如张兵说的:

“中国士兵在徒手格斗中最危险的敌人就是精通忍术的日本高级军人:

忍者技艺超人,擅长使用剑、钩等各种兵器与飞镖等暗器;他们能飞檐走壁,在沙地上飞跑不发出一点声响;在水中屏息可长达五分钟,如用特殊器具可在水底待上一天一夜;他们善于在水面和水底搏斗,甚至能潜到船底,偷听船上人的对话......

忍者这种超人的本领是从小经过艰苦的特殊训练获得的。忍者家庭的小孩不论男女,都必须继承祖先的职业传统,一般从五岁开始就接受训练。训练的种类有五种,即平衡、灵敏、力量、持久及特殊技巧。

平衡训练从走竹竿开始,当能够在滚圆的竹竿上行走而不滑下,就将竹竿逐渐升高,最终要升到三四十尺高,达到奔跑跳跃如履平地的境界,这样就能在树上、屋顶及墙头上下攀援,行走如飞。

灵敏的训练也是如此跳过插着刀片的绳子,在布满利刃、枪尖的狭道中拐弯抹角急速穿行。

持久及力量的训练最为艰苦,如双手挂在树上,支持全身,下面放满暗器,不容你松手跳下,以恐惧来激发体内的潜能作长久的支持。长跑更是忍者的基本功,要求连续跑上五十公里路而不停下来休息,日行百里是家常便饭。

其次是在实战中能够将对手的骨头踢断,甚至直接打死在擂台上的精通泰拳的人。对我们的威胁不压于前者,排除这两项之外,还有“桑勃”、菲律宾刀术、巴西柔术等一些比较凶悍的其它国家的传统格斗术,对我国的以套路为主的传统武术等都是一些极大的挑战。当然,这里指的是在精通这些的基础上的人的对抗,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