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哎!感觉时间过得太慢了,是不是?”陈伟看着一个个被吊得两眼目光呆滞、浑身颤抖的士兵问道。

“陈伟……我操你妈!”有人骂了一句,惹得一些人苦笑起来。

“都被吊成那个样子了,还有力气骂人呢,我真是佩服你那良好的教养啊!”陈伟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他并不生气,明显很幽默地说道,“我看还有些时间,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他接着说:1979年3月9日,一群跟你们的岁数差不多大的孩子扛着枪,被送上战场。在就要上战场的时候,首长问大家还有什么要求,有一个孩子说:‘我还没有见过女人的奶子!’接在一个去送行的女兵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由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有许多孩子在听见敌人的枪响之后,被吓得尿湿了裤子,许多人不懂得立即爬下躲避敌人的炮火,瞬间被打成了马蜂窝;当有一个连队攻上了一座山头之后发现上面架满了高射机枪——那些我们作为礼物送给越南的武器,有一个老头在四处奔跑着开枪,打完了一支枪里的子弹之后,他又跑去另外一支枪下爬着射击。据他说,当他看见山下密密麻麻的在拼命往上冲的士兵时,他不是害怕自己被他们冲上来杀了;而是用枪打他们都打得手软了。那高射机枪一响,那正在向上冲的士兵就倒下一片、枪一响,就倒下一片……到最后统计伤亡人数的时候发现,从3月9日至3月17日开战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军就牺牲了那么多人……”

听见他说的这些话,众士兵的眼里开始流露出一种生的希望,一种强烈的意念感——我们一定能够坚持住任何训练,因为我们是士兵;我们必须坚持住,这样我们的战斗力就会得到大大提高。

“后来敌人眼见自己的常规军打不过我解放军部队,就派遣了他们的特种部队参战。有一个野战医院里的300名军人,包括军官干部还有士兵——那些男人和女人——那些医生、护士,男的被全部残忍的杀害、女的被砍掉四肢后遭遇到他们的**,最后怀孕了,被他们泡在水缸里,只露出了一个头在外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等到我们的部队将她们解救出来之后,她们拼命的挣扎着用口去咬那些战友的枪口,请求他们将她们杀了!他们当时的那种复杂的心情,你们这些搞上一点训练就要死要活的士兵能够理解吗?你们是我们国家的士兵吗?这就是让老百姓寄托着希望的你们吗?”陈伟接着说。

这时,所有士兵的眼里都在往外冒火,那种强烈的责任心在支撑着他们,使他们开始忘记自己正在承受着的折磨,一个个开始振作了起来,挺起了自己的胸膛,抬起了头,拼命的,是拼命的,许多人开始拼命的在向上挣扎着要拉引体向上,虽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拉起来一个引体向上,但是所有正在被吊在单杠上的士兵,都在挣扎着要拉上去,哪怕只是拉起了一个引体向上……

“还有3分钟,2分钟,1分钟……警卫,解开他们的绳子”陈伟最后说道。

士兵们下杠以后迅速集合完毕,虽然一个个的手腕都被绳子勒破了皮,但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叫苦叫累;虽然他们现在肚子很饿,但是现在大家都站着笔挺的军姿,在等待着指挥员的下一个命令。

“都有了,”陈伟接着说道,“原地活动30秒!”

士兵们一个个比之前任何一天都更强烈的感觉到了自己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的价值!士兵就是一个国家生的希望,如果连士兵都害怕了,那么,老百姓还能指望谁来保卫我们的国家?

“都有了,唱支歌:你下你的海哟,预备唱!”陈伟接着命令着,起头唱到。

“你下你的海哟,我淌我的河,你坐你的车哟,我爬我的坡…….”士兵们洪亮的声音在沙滩上久久的回荡着,回荡着……

“原地开饭,时间10分钟!”陈伟命令道。

士兵们谁也没有说话,因为按照规定,士兵在吃饭的时候是不准说话的,所以不管他们心里再有多少话想要说,但是他们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说,他们蹲下就开始吃着早饭。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像是都心领神会了似的,只是默默的蹲在原地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