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张兵走进帐篷以后才发现,原来陈伟跟刘军与他一样,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张兵问。

“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个小礼物,你自己看看吧!”陈伟丢过一份资料袋上印着“绝密”的资料给他看。打开来,是关于96年北京市连续发生的袭击解放军哨兵、袭击人民警察的恶性案件,震惊了北京市公安局,震惊了国家公安部,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的高度重视的系列枪案。开始,张兵对这样的文件并没有多少兴趣,不过看着看着,他就开始皱起眉头来了。只见,资料上显示:

案犯可能是复员军人;

案犯可能是复员军人中的特种兵;

案犯可能是特种兵中的特等射手;

案犯可能是符合上述条件的参加过越战的人员……

张兵看见资料之后,久久的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连着抽了十支香烟……

“这个案子一直没破,你有什么看法?”陈伟接着问。

“见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我有什么看法?”张兵反问:“这是我们军人的耻辱,如果他真的是个军人的话。”他接着非常气愤地说道。

“我问你的不是这个!”陈伟强调了一下:“我指的是,你对这个判断有没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我有什么看法,让我的士兵去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吧!”张兵辩驳道。

这个张兵与陈伟,之前都是在一块当兵的,因为都是武官,之前有过争执,所以双方的接触一直都很少,每次一交流起什么问题来,经常都会搞得彼此不愉快。再加上有重任在身,他不想跟陈伟在这里讨论这些跟训练无关的内容,他想到了一些比这更重要的东西,不,他们不是东西,他们是他的孩子,是他的士兵……

出了帐篷,四处传来的都是在呻吟着的士兵的声音,他的脑海里又闪现出刚才看见那些文件时的迷惑的复杂的心情来:我们有必要这样折磨这些孩子吗?经过这样折磨的孩子将来真的有可能会去犯罪吗?可是不这样,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被训练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一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他反复拷问着自己的灵魂,向这些士兵走了过去……

地上,到处都是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跟泥土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混杂起来了的,看上去就像是穿着一件特制的湿淋淋的“垃圾”装的乞丐。不,他们又不是乞丐,因为他们的眼睛里都在闪烁着相同的目光,一只只血红的双眼里却步满了血丝正在向外冒着火,木桩上的老兵,一个个就像是一尊尊雕像一般。但是这些雕像的身上却正在向下流着什么东西——那是浑浊的污水?不,那不是污水,那是他们的血水、汗水……看着这些,张兵想起了自己当兵时候吃过的苦……想起了自己差点将这条小命丢在异乡。死了,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然后,孤零零的一个亡魂,就那样永远的盘旋在那,成为一种被人们称为“鬼火”的东西……然后是爬在地上,在拼命的超越极限的那些新兵——那些平均年龄还不满18岁的孩子,他们的长辈,许多是跟自己一样的,甚至更多是比自己吃过更多的战争的苦头的军人。可是他们的长辈们却义无返顾地要将他们再送到部队里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张兵不忍心去描述他看见的这些孩子正在承受这些东西时候的心情。他们在打仗!他们在打仗!他们在和平年代里,在跟自己打仗!可是,那又是为了什么?为了那种叫做理想的东西?还是一种被称为荣誉的骄傲?为了身为一个男人的骄傲?可是,他们总有一天还是会脱下这身军装,那之后,他们又算什么?那些至今还躺在异乡的战友又算什么?……

张兵一个挨着一个的看着这些士兵,这些他最喜欢的孩子,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宁小成,这时的宁小成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可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往那个木桩上——那个张兵为他设置的障碍上爬去,倒下了,又挣扎着爬起来,一次,又一次,他的脸上,张兵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全部都是那种被压力硼胀开来了的伤口,那些伤口一直在向外流着污血,还有汗水。看上去,他对这一切已经变得很麻木,因为他的脸上还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刚毅的表情,对,这就是军人的样子!张兵想,或许吧,谁知道呢;然后是张健、杨军、还有今天早晨被自己刚飞起踢过一脚的廖云龙、那些他甚至还叫不出名字来的孩子,他们所有人都在重复着跟宁小成一样的相同的动作……

我们做的这一切,究竟都是为了什么?是的,连他不知道他正在做的是什么事情。他只是接到命令,跟刘军一起到各军区去挑人,然后再将他们带到这里,将自己会的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他们,教给他们之后他们又要去做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上级的命令,这是军事机密,他只知道。上级还特别交代,训练这群孩子,一定要拿出最诚恳的态度跟最热烈的热情,还有不断超越极限的负荷;上级要求他跟刘军一起,必须将这些士兵训练成世界上最优秀的士兵,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他们还没有死,就给我拼命的让他们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

“为什么一定要挑选军人的后代来完成这次任务?”张兵在接受这个任务时曾经对此提出过疑问。

“因为,只有军人的后代才会理解这次行动的重大意义;只有军人的后代中,那些最能吃苦,最有血性的现在还是孩子,将来就是最优秀的士兵的他们才能挑起这个重任。这是对一个国家,这是对这个国家里所有的人的一个希望。即使他们在训练中死去了,但是他们的军魂会永远飘扬在我们的这片国土上。”上级一口气说出了一大堆令张兵目瞪口呆的理由来。

“停!”张兵突然大叫道,所有士兵都停了下来,“孩子们?不,士兵们,不,男人们?”他一直改变着称呼,最后觉得只有男人是最配得上是对他们的称呼,“你们辛苦了!”他在说话间,向他们敬了一个礼。

“饭都吃不饱!”看见他这样,不知是谁在人群里带头喊道,“饭都吃不饱!”接着,震耳欲聋的声音从他们的口中传出,这突然的变故惹得刘军跟陈伟都接着从帐篷里跑了出来:“你们……”陈伟刚想说句什么,但是,当他看见在他面前的这些身高跟所有的造型都是一样的男人时,他也情不自禁的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刘军也久久的将手向他们抬着,做着相同的动作。

“警卫,给我们的男人将好酒好菜全部都抬上来,”张兵突然大叫道。

“这么说,我们可以休息了?”不知谁轻声的问了一句,队列里,听到他这一声喊叫声,所有的人“蹦……”的一声都直接向地上倒了下去……

“医生,护士!”张兵又在大声的喊叫着。旁边,黑压压的数十个医生跟护士立即向这些刚才还是男人的现在倒在地上的孩子跑去……

他们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那些最可爱的军人,小护士们看着他们那极度疲倦的样子,一个个都忍不住流下了心疼的眼泪。许多护士跟医生都是边流着泪水,边在给这些士兵检查着身体;旁边的警卫,他们的大哥,一个个心疼得在给他们喂着饭。可是,他们一个个都实在是太累了,许多人这时已经睡着了,对他们做的这一切毫无反应。

这还是一群按理应该才刚分老连队的新兵蛋子啊!没想却被送到了这个世界上最艰苦的地方来!

他们在前一天已经是极度疲倦的情况下,平均只睡了四个小时,接着就又冲刺着跑了十几公里,然后在水里泡了两个小时,接着上岸做了1000个俯卧撑,刚吃了点东西,接着又背着35公斤重的装备在老林里走了20多公里,途中许多人都还被暴打了一顿,接着又冲刺着,不,是爬了十公里的山路,他们是爬着回来的,然后,我又让他们在那扎马步,爬在地上做俯卧撑……张兵傻傻的站在那看着他们,看着他们……

“宁小成,宁小成你醒醒!”昨天刚被宁小成调戏过的那个护士,那个小姑娘,这时爬在宁小成的身边,在小心翼翼地帮他清洗着脸上的伤口,她甚至忍不住还吻了他,他轻声的对他呼唤道:“宁小成,宁小成”她帮宁小成脱下了他的上衣、裤子,她帮她清洗着他那全身上下到处都在往外渗着血和汗的伤口,她用她那瘦弱的身体,将宁小成背回到帐篷里,将他抱到旁边的防水布上,她为宁小成取着暖,接着又为他盖上了被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