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食堂在这边,大家先过来吃饭吧!”刘教官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他们这群躺倒在地上的人的面前,说道。

旁边,那些心爱的姑娘在小声叫道:“少吃点!少吃点,吃多了待会你们就跑不回去了!”

妇人之见,饱汉不知饿汉饥。这群女孩子,她们又怎么知道我们现在肚子正有多饿呢?宁小成他们那群孩子,现在也顾不上看这些心爱的姑娘了。听见食堂就在旁边,一个个立即又像老虎见到羊一样的冲了过去……

“我操!怎么全是稀饭跟馒头?”见了食堂一看是这两样东西,众人全傻眼了!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有得吃总比饿着肚子好吧?他们一个个拼命的开始抢夺起那些食物来。有几个家伙,竟然因为要想先抢到这些食物而大打了起来。宁小成跟张健一人抢到两个馒头,那稀饭太烫了,他们都没有要,坐在那光滑的全部都是被油覆盖过一层的地上就吃了起来。

刘教官走进来看见那些人在打架他也不劝,他竟然不知还从什么地方搬了个椅子进来,自己端着碗稀饭,拿了两个馒头,坐在那里边吃着边看着那几个新兵蛋子在打架,“打,你们慢慢打,一会我们吃饱了拿了行李就走了,你们打够了自己摸着黑回去。”然后边说道。

我估计,那几个家伙这会脸上是挂不住彩了。一个个害羞得将红红的脸都低下了,不好意思的走到后面去排队去了。有几个不要脸的,“大不了不吃了!”在那说着,还想打。但是看见大家对他们的这些行为一点反应都没有,又明显显得不好意思的站在那。

宁小成跟张健边聊着,边在那看着他们。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又不是没得吃,这里准备好了你们所有人的食物。”看见他们自己停止了打架,刘教官才说道,“十分钟后,我们在外面的操场上集合,原路返回。”说完,放下碗,“靠!他竟然已经喝完了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稀饭。宁小成看到,在刘教官转身向食堂外面走去的时候。

“快!跟着他去拿行李。”张健对宁小成边说着,边又去抓了几个馒头,然后拉着宁小成就也跟着走了出去。在他们身后,刚才还在打架的那几个人看见大家都陆续的走出了食堂,也迫不及待的胡乱着抓了几个馒头,就跟了出去。

他们的行李这时已经被堆在了一块空地上,由于全部都是乱丢在那里,所以谁是谁的也分不清楚。宁小成跟张健一人乱拿了一个背包还有一个罐满了水的水壶后就跟在了刘教官的屁股后面……

十分钟以后,有些人还在到处翻找着自己的行李。“出发!”这边,刘教官已经下达了回去的命令。

接下去的一路,他们几乎是爬着回去的。因为,接下去的一路,整个森林里已经只剩下了天上的那些一闪一闪的星星在发着光了。

还好,后面有专门负责接应的警卫连的士兵在跟着,不然,刚才那些忙着寻找自己的行李的士兵中的许多人,应该真的要被野兽吃了,要不就是饿死在老林里。因为这个老林里只有一条路,还都是一条模糊不清的山路,一条人踩出来的路。这条路,依稀的埋藏在之下的腐叶上,不注意看,你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一条路……

“不是吧你们!”来回二十公里的山路竟然给我用了三个多小时才跑回来?”等宁小成他们在前面的几个人爬到帐篷前的时候,张兵正站在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们……

张兵接着拿出一个秒表在那计着时间。

“你们全部都给我听好了!”等最后几个士兵爬回到帐篷前的时候,“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实在不行的明天就给我滚回你们应该去的连队去!”张兵愤怒的声音又从喇叭里传来,“你们,”他停顿了一下,“拿着自己的水壶,”他接着说“都给我从这爬到你们上岸时的地方去,然后再给我跑回来,记住,是跑步回来,我不想再看见谁爬着回来。”他大声的说道,“不想去的就留在原地,一小时后我让警卫送你们回到你们该到的地方去。天亮前还没有回来的也不用再回来了,岸边有等待接待懦夫的橡皮艇。”说完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在他身后的那些老兵,“士兵,给我严格监督他们的训练。”说完,他就自己钻进了一个帐篷里去了。

沉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无表情,一个看着一个,谁也没有再接得上一句话来,看着张兵那非常严肃的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转身消失了之后留在记忆里的表情……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张健将背包放下,只带着一个罐满了水的水壶第一个爬到了地上,开始向上岸时的方向爬去……

宁小成接着也跟了上去,“我不能丢了我们家里三代军人的脸!”他想着,“信念,信念!”他的脑海里又闪现出那个词语来。

才爬出不到200米,宁小成的衣服就被已经地上的石头还有树枝,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刮得千疮百孔……

“小成!”宁小成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对他的爱称、“到了部队就好好锻炼一下。”他想起了父亲对他说过的话、“宁小成,每年退伍的士兵成千上万,像军人一样的越来越少。”他想起了就在三天前还是他的班长的新兵连班长的话、“小成、小成、小成、小成……我是宁小成,我是宁小成,我是一个男人!”他的心在滴血,他不想辜负任何人对他的期望……

他看着身边的战友,倒下了一个,又一个,许多人倒下后累得再也没有力气向前爬了,然后那些老兵就走上前来微笑着对你说:“兄弟,是不是累了,如果累了的话,哥哥扶你。岸边有水,有食物,还有香烟,你想要什么,那儿都有!”躺在那泪流满面的样子宁小成永远也不会忘记。所以,每一次听见这样的诱惑,宁小成都是用一句话来回答,“我操你妈的!给我滚一边去!”然后他们就想打他,又不敢打他,不舍得打他……他们,宁小成说,那些战友并不是不能坚持到最后,只是时间不允许,这是一个人的命!这是命!

有一瞬间,不,是有好几个片刻的时间,甚至更长,“我……感觉……我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宁小成断断续续地对跟他一起正在向前爬去的张健说。

“操!……老子……就是被你……拉……下水……才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我……都……没有……叫苦,你还……好意思说!”张健一直在鼓励他,虽然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全被泥土给覆盖着的了,但是那并不影响他所说的这些话对宁小成来说的重要性。

“我听我……爸爸说,你父亲以前也是这样说的,怎么现在你也这样说了?老油条啊你,张健!难道你不明白我们这次任务对我们的一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他们相互鼓励,一个接着一个,相互的,在鼓励着对方。

一个人的体能到了极限的时候,还有一样东西比体能更重要,那就是,你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信念。坦白说,张健后来讲,当我在身体极度虚弱之时但因为必须所以又再爬到地上去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个东西,“信念!必胜的信念!”他说;“如果时间一分一分的过来得太过漫长了的话,那就让它一秒一秒的来过。”宁小成后来总结时说。宁小成咬着牙,直到将嘴唇都咬出了血,他硬是坚持着第一个爬到了来时的岸边,又第一个跑回到了终点……

大概是在早晨六点过些的时候吧,根据统计资料表明,从一开始的三百多个从各个部队里挑选出来的在张兵跟刘军,这两个前解放军王牌特种部队里的从战场的硝烟中爬着回到祖国的在中国军队里有着“高矮绝配”第一搭档教官之称的王牌教官看来所谓有血性的男人只剩下宁小成跟张健以及最终坚持到了终点的六十八人躺在帐篷边吸着张兵亲自为他们递上的香烟,感受“活着的感觉真好,等待太阳出来的瞬间真棒的时候!”他们说!在感悟这些的时候,在他们的身边,一边是正在为他们检查身体的护士,一边是正在为他们包扎伤口的医生,他们脸上挂满了胜利的微笑。在他们的身后,后左手边,是30几个坚持着一定要看到有人能够跑着回来的昨天还是他们的同行的战友,在泪流满面的看着他们;后右手边,大约有十几个后来赶到的军官,在那商量着下一步要怎么修理他们的计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