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血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对于应付敌人第一波攻击,老甘和四班兄弟们依然很有信心,但李秋棠却只有龟缩在短墙里的黑暗中两眼滚着泪,哽咽着;之前任凭他如何哭求着战友们趁着敌人还没全面发动撤回去单依然没有用。

只因先前周幼平劝慰道的:“什么都别说,兄弟。梅子正等着你回家呢……兄弟们为你拼拼,应该的!不到万不得以,就在里面千万别开枪暴露自己。就是再危险,也得由咱们顶着!”

面对敌人凶猛的火力如果李秋棠开枪暴露自己,毫无疑问没有丝毫机动空间将难逃阵亡的噩运。没了自己,7个人要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面对敌人优势火力情况下1个营的冲击,守住阵地,守住他,这需要怎样的勇气与决心?就只因为两个字‘战友’!什么是战友?战友是在你生死存亡之际可以用自己生命守护你的人,今天李秋棠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住了老甘三个人的生命,老甘责无旁贷,而作为同班的4班战友们更责无旁贷。红1团没有俘虏,这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这是红1团的战场纪律;如果4班撤退,李秋棠将不得不痛苦面对自己人的枪口,这对于六连的兄弟们,对于老甘这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在敌人如一群群蚂蚁似的爬上来时,在一线悄悄紧盯敌人的老甘顺着堑壕顶着敌人时不时的一阵高射机枪子弹,迅速潜回了二线战壕。一见老甘过来了,躲在二线堑壕里的4班兄弟们立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敌人上来了!

看着正要发声询问的四班战友,老甘立刻把食指竖在嘴旁作了个禁声的手势。迅速绕过守在堑壕拐角处的四班战士段炜和林海鹰到了四班长周幼平身旁。让周幼平侧过耳朵,故作轻松道:“小意思,两个排……再等等,一根手指就搞定!”

周幼平竖起了大拇指,冷笑着。就这一回,4班就能赚够本。因为老奸巨猾的老甘就在回来的时候,执意没有拆了敌人用一个营兵力换来架设好的拉力器。在老甘指使下,林海鹰在拉力器附近设了个局,足够再给爬上来的敌人心开再撒把盐的。但面对敌人的直射榴弹炮可就艰难了……

因为先头敌人布设的拉力器,敌人在探了探后放下了心,以先头几个尖兵为先导,两个排敌人便准备爬了上来但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拉力器侧的下面埋着林海鹰布置的炸点;而一但通电,除了这,密集在一线堑壕里的50余枚ПMP16也将随之将一线堑壕内以及距离陡坡沿边的30米左右的缓坡交织成一片看不见的死亡陷阱。

“周班长,敌人尖兵一上来,等我枪响,大家一齐开火;千万记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能让敌人的直射炮给逮着。两个人一人一边守竖形堑壕,除了小林其余人的控制地面上的敌人。明白?”老甘道。

“行!”周幼平点点头,领着刘俊和王明荃到了二线堑壕南侧,大家准备战斗。

不多时,正对着拉力器,敌人的尖兵先一步爬了上来,透过代表死亡的十字架,老甘可以清晰把握到那三个敌人的焦虑和紧张。老甘深吸了口气,就在那三个敌人分别小心观察静悄悄的阵地时,“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战场死一般的静寂。一个敌人应声倒地,侧摔下了陡坡,没了声息。随即剩下的两个敌人飞快匍匐,大惊呼声——

“打!”随着堑壕南侧四班长周幼平一声高喊,67重机、56轻机喷射出的子弹3条火线霎时就将匍匐下来的两个敌人打成了蜂窝。

但紧随而来的是敌人的直射榴弹炮骇人的声浪;“轰……”似乎预料到了潜在威胁的敌人早把对我外围阵地上坚守的兄弟们威胁最大的M43 120mm直射榴弹炮对准了二线,伴着八声冲天巨响,土削、碎石和着挂着火心的弹片四射开来,生生将一线堑壕和二线堑壕撕开了个大口子。蓦地,平地里好似炸响了数道惊雷,迫击炮弹同样随之似冰炮,持续密集向着面积不到400平米的外线阵地倾向下百余记82mm迫击炮弹雨;急喘似的高射机枪声,炒豆似的重机枪声和着120mm榴弹炮弹的炸响同时向成了一团。满天火雨似纷飞的火星似的疾射向二线火力阵地。刹那,颤抖着,抽搐着的地面那声音就好像是爆米花的随着不断悚人听闻,雨点落地似的‘噗、噗’声中,腾升起一股股刺鼻的硝烟,一粒粒爆炸四射的泥土和碎石头形成的厚厚一层灰蒙蒙的烟。后继而来的赤灼子弹就在这厚厚的灰烟里,肆无忌惮,横冲直撞起来,战友们匐在二线堑壕地面上,一时暴露在敌人骤雨般的攻似中,便好像是怒海狂潮,风口浪尖,起伏不定的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虽然这是九死一生,但他们不能退缩,因为趁着一通通间歇不到3秒的三秒的齐射,在敌人绝对优势的火力掩护下,二个排的敌人已经勇敢顶着自己人的射击,飞快冲向了一线堑壕。也许他们以为只要冲进了堑壕,面对兵力、火力单薄的我们,就是胜利!但六连用它特有的狠辣与坚韧狠狠扇了敌人一耳光!

没有停息,没有退避,六连4班的5名战友和老甘持续射击,交替转移,凭着短短的300多米的横向二线堑壕持续向着怒吼着飞快冲上来的敌人射击着。火网在耀眼的艳阳下交错;炮弹在刺耳的尖啸声中狂鸣。

一声声120mm直射榴弹炮准确轰击在二线堑壕上,火星四溅,土石飞扬,气浪汹涌,一处又一处触目惊心的大口子,在已被炮弹轰得发褐的红土上生生撕裂开来。一簇簇高射机枪、重机枪喷薄出岩流似的火雨,散发着比阳光更刺眼的交织成一片厚实密集的火网,灼热在尖啸,在弹跳,在嘶叫,却动摇不得兄弟们战斗决心分毫。

堑壕,卧倒,避弹坑,王八壳子,快速转移,成了兄弟们制胜的法宝。2挺56班机,2挺67轻重两用机枪,在堑壕里迅速不断变换射击位置迅猛向着那段不到40米宽,200米长的陡坡上急促横扫,不断有敌人惨叫着摔落下来,更多的敌人却愤怒嘶吼着冲了上来。不顾自己人的流弹,不顾四射的弹片和石雨,剽悍的敌人在付出惨痛伤亡后冲了上来。而由于敌人一发发直射榴弹炮的轰击,可供老甘和四班兄弟们活动的安全空间却越来越窄,就在疯狂的敌人顶着自己前面战友的尸体冲了到一线堑壕前的缓坡时,为了不误伤自己人,疯狂的敌人重火力终是暂停了。也许他们认为大局将定……

“去你妈的!”杀红眼的老甘一声怒喝,顶着敌人AK的攒射,两臂开动,霎时弹如雨下,十数颗无柄手雷被这煞星轮了出6、70米,滚到下面轰然炸响,一蓬蓬血粘着细碎的肉末,四散激扬,又十数个敌人被老甘下了饺子,惊呼声、惨叫声再次恫吓天地,在200多米长的光秃秃的陡坡上拖出一条条血路。看得一旁为他拉环儿的巫刚瞪大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