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 第一次修改稿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第二天没出早操,所有新兵一大早就将自己的背包打好,到连队储藏室里清点、拿完个人寄存在那的物质后,步行着向训练场走去。

“今日一别,可能也就是今生的永别了。”班长边在前面带着路,边转身对他们班的排头兵宁小成说道。

“恩!祝你一生平安。”宁小成将邓宛飞送给他的这句话转送给了班长。

“要说的话也都说得差不多了,这是我家的地址,退伍以后要是想我了,可以到这个地方来找我。”他边转身递给宁小成一张小纸条,边小声说道。

“恩!”宁小成就像是个木头一样,点着头回了一句。

“你最想被分到哪个连队?”班长接着说道。

“嗨,分到在哪还不都是一样的值勤、站哨、吃饭,搞训练。这有什么区别?”他反问了班长一句。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不管分到任何一个地方,他都是没有机会去找邓宛飞的,所以他变得有些麻木的说道。

“不,不,不,你错了,还是有一些区别的!”班长说,“比如像我们这些被分到山里去的,见的世面就会比分在城市里的少一些。而分到城市里面的那些呢,又可能比我们在艰苦地方生活过的这些浮噪一点。”他比较道。

“不会吧!哎,不知道了,无所谓了。”宁小成说道,“我现在只想快点服完这该死的兵役,然后回家,我什么也不想,现在。”他接着说。

“为了女人?”班长打趣道。

“呵呵,”宁小成微笑着,“那她一定不是一般的女人,因为她是我的女人。”幽默道。

“我操,那她还不就是一个女人嘛!”班长又说了一句。

“呵呵!”……

在等待着分配的时候,所有士兵都按命令坐在地上,听着首长在队列前面抬着本花名册在点名,点到一个,出例一个。旁边是各个新连队的接兵干部还有接兵车辆,被点到名字分配到同一个连队里的人,最后都会乘坐上一些相同的军用卡车上,然后再去新的地方为国家卖命。宁小成想,他妈的,话虽这样说,可千万不要分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可又一想,我的命运不至于会这样悲惨吧!睁着好奇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队列前面正在点名的那个干部看。他的心情与在这里的所有新兵一样,他相信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都希望被分配到自己最渴望分到的连队里去。

其实在宁小成的理想里,因为他父亲的原因,他对部队的理解一直都只是停留在一个观念上:那就是,你要去当兵,你就去当侦察兵。因为能够当上一个侦察兵,那是一个士兵的最高荣誉。本来宁小成的一位叔叔就是他们家乡的一个陆军部队的副司令员,他要当兵前,他曾建议宁小成再多等一年,然后到陆军部队里去,接着让他到侦察连里去当兵的。可是,宁小成的父亲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从四岁开始就在希望着的他的这个宝贝儿子,他要送他到部队里去,不管是什么部队,只要他长成大小伙子,像个大人了似的时候,他就要送他去当兵。他建议宁小成到部队里去锻炼一下,然后将来再到大学里去学习文化知识,做一个儒商。那多自由,他从小就这样对宁小成教导着。

所以在听到宁小成跑到武警部队当兵的消息后,他的那个叔叔,他父亲的亲兄弟气得有一个月没跟宁小成的爸爸,他大哥说话。他对他大哥说:你这样做直接就是害了小成,这小子从小就像你一样的想去当兵,而我在这边,你为什么不让我来教育和帮助一下我的侄子呢?

他是你的儿子还是我的儿子?这个家里老子说了算。你一个新兵蛋子少在老子面前摆你的臭架子!几句话,骂得宁小成他叔叔再也不敢吭气。这事是宁小成在跟他老爸通电话的时候知道的,当时逗得宁小成笑了老半天呢,他对他父亲说:爸,你真幽默。

自由,这时在宁小成看来,那是多么的宝贵。经过到部队四个月的生活,他开始对这个词深有体会。特别是在失去了邓宛飞的消息后,宁小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得想个办法,回家去一趟,他得问清楚邓宛飞现在到底在哪里,这样他才能安下心来在部队好好的干。班长说,如果在部队里表现好,可能会有探亲假,那样不就能够见到我的梦中情人了?他想……

宁小成的名字一直没有被正在前面点名的那个干部念到,这让他怀疑,是不是前面正在点名的干部忘记了他的存在?坐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张健?我靠,他怎么也还一个人坐在那里?在剩下的稀稀拉拉的几十个人里,宁小成看见了和他一起来当兵的老乡、老同学张健也跟他一样,一个人坐在那正发着呆在想着什么事情。

这个张健,跟宁小成有几个特别相似的地方,他们的身高是一样的。报名参军时,在医院里体检,他们一前一后的在那量着身高时,他就发现了这个相同的地方,他们的身高都是1米75,两个人都长得比较帅,而且特别聊得来。这些相同的地方,在读初中的时候,他以前可是一直都没有发现哦。特别是在新兵连的时候,又跟他学会了一些音乐知识之后,宁小成开始将这个前流浪歌手当作自己的知己。而且他的吃苦精神特别强,这一直是宁小成最佩服的地方。前些日子,由于他们没有分在一个班,所以先后有几次在路上遇到,他发现张健竟然都没有洗脸、刷牙。问他那是为什么,他说忙得没有时间。有这样忙呢,在忙些什么?宁小成不得而知。他只看见,现在坐在距离他20米开外的地方的张健,跟他一样,脸被晒得黑黑的,像个傻子似的坐在那里发呆。

是不是因为我们的表现不够好,要让我们提前退伍回家了?宁小成幻想道。靠,那多好,老子就自由了。他想。

“剩下的人,”宁小成突然听到那个正在点名的干部说了一句,“都有了,”他立即跟着站了起来,“到前面来。”他马上跟着小跑了到干部的前面。

他们剩下的站在一起一共还有30个人,排在一起刚好够三个班。这时宁小成注意道。

“跑步……走”那干部突然命令道。

什么?跑步走?这是要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心里想着,宁小成还是跟着队列跑了起来,这时他又注意到,他们剩下的这些人,个子都差不多高,样子看上去也都还挺顺眼的。

“就围着训练场转着圆圈跑!”他干部指着正在将他们带着向训练场外跑去的排头兵道。

他们又继续在那跑着,跑啊跑,一直跑……

“我操你妈的,这样折腾我们,以为我们累不死啊?”宁小成不知跟着跑了多少圈,边跑着,边在心里骂道。正在他骂着的时候他注意到,他们这些人在跑步的时候,剩下的干部都在盯着他们看,其中有两个一高一矮的干部还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在相互说着什么。

“蹦!”有一个士兵跑不动了,摔倒在了地上。他们接着跑,“蹦”又摔倒了一个……宁小成的背包松了,他没有办法,只能抱着背包继续跑……“蹦、蹦、蹦……”还剩下10个人在跑着,9个、8个、7个、6个……“蹦”的又是一声,宁小成看见张健都坚持不住摔倒在了地上,他也跟着倒了下去,“我操你妈的,老子不跑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跑什么跑?”宁小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吧!”他心里想到。

“都有了,起立!”这时,喊口令的换成了另外那个刚才一直在跟站在他旁边在说话的矮个子军官在命令道。

宁小成他们像一群傻子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

“下面一个节目,”小个子军人说道,“我要看看你们在累到极限时候的承受能力!”他接着说。

“承受能力?”宁小成大张着嘴,在心里悲哀道,“惨了!”他的脑海里立即回放出从小到大他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将要遭遇的一切,“惨了!”看着小个子军人,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只是突然意识到……

“将你们的看家本领都拿出来吧!我要看看你们这些新兵蛋子在新兵连里都学会了什么?”小个子军人接着对大家说道。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看着,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见大家没有动静,小个子军人也不说话,上来往每人的前胸就是一拳。大半数的人捂着胸口痛苦的将两眼睁到了最大的看着他。

“你们都不动手是不是?”小个子军人大骂对大家说道,“你们要是不还手,别怪我跟你不客气了啊!”说着,他又跳了上来。

这一次,陆续有六、七个新兵蛋子跳了上去打他。他们几个瞬间就被小个子军人打得爬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操你妈的!”宁小成大骂着跟张健也跳了上去,不过瞬间,他们两还是被打得爬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说话给我文明些!”小个子军人指着宁小成说道,“不过,士兵,过来!”小个子军人转身对他身后的士兵说到,“将他们两带走,这两小子有点血性,我要了。”然后微笑着看着宁小成和张健说道。说完就将他们两带上了一辆越野车。高个子军人也不说话,走过来上了车,开着车就走了。越野车向新训基地外奔驰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