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喂!醒醒,喂!”张建使劲摇晃着宁小成。



“干什么啊!等着我的好消息。”谁啊,这样讨厌,我还在领奖呢。



“喂!走了。瞧你那得性。”张健一把将宁小成拉起来。



“干什么啊”站起来,宁小成有点不知所措。



“小酒量,小酒量,老子们在这喝酒,你一个人在那打憨(呼噜),还说梦话,你怕是......:”陈伟满嘴酒气向宁小成喷来。



“算了,算了!小孩子不会喝酒,这很正常。走了!”刀明力说完后带头起身就走。害羞死了。刚才我竟然在那睡着了。呵呵!当兵,我怎么会想着来当兵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下侦察连!我的大好前途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强壮的身体......穿过人群的我们的这些身影,显得有些单薄和迷梦,我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只知道,自己是来当兵的。宁小成突然从梦里醒来,有点接受不了眼前的现实。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只有16岁多一些的个子很瘦的孩子。



“刚才听你说了几句梦话,你从小就喜欢当兵的吗?”张健好奇的问道。



“是啊,从小就喜欢。这不,从小都每天早晨起来跑步的嘛!我还从小洗冷水澡呢。可是不知为什么,老是这样瘦,不知到了部队会不会好点”和张健说话的时候,给宁小成的感觉总有点像是在家和亲人说话。因为,你不需要防备他什么,他总是会为你着想。不知道这个年纪里有几个人能做到像他那样。只感觉,他那个人不得了,将来一定比自己有出息。



“其实你这样的还好,我也说不上为什么自己就想着来当兵,只知道在外面跑场不是回事。做了几年流浪歌手,感觉好累。真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上一会,没有世俗的烦恼,没有牵挂的感觉,只需要听别人的命令去做什么,然后我就可以学会做许多事情。我想部队正好是平衡这些需要的起点,然后才是实现自己的理想。这两年,我们就别想做有什么自由的人了。”张健似乎是喝多了呢!说出来的这些话,宁小成都听不明白。



火车在加速行驶,他看见车窗外那些看不清楚的夜色在蔓延开来,还有那些想不到的未来在将他们包围。部队究竟是什么样的,好想立刻就感受当兵的滋味,然后是......



“我们到了,全部列队下车,然后在站台集合!”王干事那破公牛似的嗓音又在头顶上方炸开。震得整个车厢一阵骚动。



“我们到了,我们到四川了!这里好大啊!大家快看,那是站台,以后我们就在这生活啊!哇!真是爽死了!”大家激动的声音瞬间把王干事的声音淹没。



“警卫,给我把这群小屁孩全部带下去”王干事指着不知什么时候上来的几个黑大个子,个个手里都提着一根棍子。



“走,给我老实点,全部排队下车。”这些黑大个的,帽檐都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一听到命令,立马就向宁小成他们压去。



宁小成好奇的看着他们,他仔细看了一下,那些警卫,最矮的一个身高都在185以上。我的妈呀!这是干嘛啊!大家顿时大气也不敢出,跟着这几个黑大个子去到他们指定的候车大厅。经过昨晚和许多人一夜的相处长了见识,现在终于知道这样的大房子原来是叫候车大厅,专门用来给行人提供休息的地方呢。要是家乡有这样大的房子给大家休息,肯定暴满,难说会被挤垮。这时宁小成又悄悄地转身向四周环视,这个大厅前后左右除了是像他这样迷茫不知所措的穿着同样军装的人以外,就是三步一个的黑大个子,个个手里提着根橡胶棍子,有些人手里还拿着对讲机,眼神清一色的冷漠,让人一看就毛骨悚然......



这样待了大约一小时,他们陆续的去到车站大门口。这个广场好大,足足有10个家乡的民族广场那样大,家乡的民族广场才多大啊!还不到一个足球场那样大。门口停着几百辆大卡车,他们那些小不点,全部都上了同一辆车。接车的人清点完人数车就将车发动了。

这个城市好大、好漂亮啊!,这里就是成都,长这样大,第一次看见这样大的城市,这就是大城市!以后我一定要留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看着窗外五颜六色的繁华市区,宁小成心里突然生出这样奇怪的想法。汽车一直在行驶,穿过了城市又走上了乡村,然后就是笔直的大路,周围没有任何一点建筑物......陈伟也像他一样的呆呆的看着窗外发呆,张健他在发呆、刀明力也在发呆......除了接兵干事和专心开车的驾驶员,我们全部人都在发呆。



他们是大清早就到的成都,这车估计开了5,6个小时,然后穿越一片果园。“苹果,苹果.....”、“大家快看啊!外面全是苹果”......我们究竟要去那里,随着再次骚动起来的人群,宁小成看见一望无际的苹果数,而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告诉他,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车终于停了,第一次坐这样长时间的车,直想吐,胃里咕咕响成一片。



“下车,到操场集合”王干事这时又露出了笑容,“终于到家了,妈拉巴子,这个云南好远哦,给老子!”王干事这会第一个跳下了车,也不管大家是否集合,自己就跑去前面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也用不上他再干预大家,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二个足球场那样大的一块空地上,除了穿军装的一群人以外就是一栋栋破房子,不时走过几个农民模样的人,人家头也不抬,走过来路过就走开了。

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成都市支队新兵训练基地,我代表......”一个看上去不怎么严肃的人在拿着个小本子,说着一些不知是什么意思的话。大家谁也顾不上听他在说什么,都在四处张望,“下面,大家注意了,听见念到自己名字的,请出列!”这句话似乎才是主要的,可他现在才说,不知他要做什么,“刀明力,三中队”第一个念到的是刀明力的名字。他随着声音停止,然后像个傻子一样的就走了出去,随后被一个当兵的带到一边站着,说他们是当兵的,是因为他们肩膀上都有红红的步条,可他们这些人没有。“张三,三只队、李四,四中队、王麻子,一中队......”随着他的点名次数的增加,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走了出去,张健也走了出去。



“宁小成,二中队”终于念到我的名字了,还好,和张健在一个中队。宁小成小跑着跑到他的后边站着。分好人以后,大家就向不同的方向走去,一个很瘦的当兵的在前面喊着一二一把他们带到最后面一个院子,说这里是最后,是因为宁小成看见其他人都在他们前面,或者左边向前一点,右边向前一点的院子走去。



说那是院子,它还真是个院子,一栋三层旧平房和一栋一层楼的破瓦房是这里所有的建筑,旁边有三个双杆三个单杆被埋在一些被翻新过的土堆里,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埋在土里。一阵破铜烂铁被10几个穿着有红条军装的人拿在手里不停的敲打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他们大声的呐喊着,说着一些欢迎我们到来的话。我的妈呀!吓死人了,看着就像一群狼在向我们嚎叫,宁小成他们一个个一动也不敢动。



有个身高足有1米9以上的黑大个子,跳上来一把就将在他们中间的一个人像提小鸡一样的提了出去,这个是我的。我的妈呀!抢人啊!见黑大个子带头跳上来抢人,其他的那几个人就像电视中的土匪一样跳了上来:这个是我的,这个是我的......嘴里说着,双手在大家的行李上按来捏去。



“这个是我的!”黑大个子又去到宁小成身边准备把他提走。



“这个留下,这个我要了。”刚才那小个子冷冷一声命令似的,黑大个子一下子就瘪了气!



“好,好,好,这个给你。”黑大个顿时心里没了底气似的。



心里感觉很害怕,因为这些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最恐怖的是站在杨军面前这个小个子当兵的,冷冷一句话,那个大个子都不敢不听。张健被人带了上前,不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上楼后就没有看见过他。小个子把宁小成带上楼的时候,嘴里咕咚着说了些话“我们把你们训练成魔鬼,以后出去被人欺负了就说是我的兵,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们了......这就是我们班了”小个子指着二楼最里面倒数第二间,一个破门上用白纸条贴着一个大红标志——003。什么意思,宁小成看见这里阴森森的,楼里静得出奇,楼道、走廊两边墙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



“你是哪的人?”小个子这时边走着边微笑着问他。



“云南的”他小声答道。



“哦!云南的,不错!你去那边。”他指着左边一屋说道。这时宁小成才看清,这是门对面的两屋,连在一层楼里有10几间这样的对门屋。说完,他带着另外三个像挑宁小成一样挑出来的人到了另外那屋。



宁小成自己推开半开着的门走了进去,哇,好漂亮!他看到这个1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里几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面还放着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小柜子,然后是几个像他一样,穿在身上的军装上的肩膀处还没有红线的人在地上用个小板凳在推着被子。



“你好,你好......”五种声音向他传来,有些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语言,没听懂。“你们好,你们好!”他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说着自己那些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见他说话,他们也放下了手里的活。



“我跟你说,刚才那个就是我们在新兵连的班长,以后我们都得跟着他混,所以呢,和他的关系要搞好一点。我叫曾健,重庆的,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班的兄弟了,大家相互照应些,是嘛!哥子?”一个清秀的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来到他身边坐下介绍了起来。



“抽烟,抽烟!”他忙掏出烟要发给大家。还在家的时候就听那些退伍军人说,去到部队上,不管你会不会抽烟,自己身上都要随时装着包烟,这是一种人际交往需要。当然,也是必要的,毕竟你要去面对的是一个集体。



见他发烟,另外三个也都过来坐下了。“你好,我是安徽的!我叫白勇”一个看上去身体比较结实的也是他们这个年纪里的人也走了过来坐下,接过烟就点了起来。“我叫宁小成,云南金平的!”他也忙着向他们介绍自己。



“这个也是你们老乡嘛!”这时曾健指着坐在一边不说话的,看上去就知道和宁小成一样,被吓傻了的给人感觉很老实的一个人。“你好,我叫屈华,思茅的。”他慢吞吞的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自我介绍道。



“你们在忙什么呢!挺热闹的啊”小个子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我看你们在自我介绍,我也听到了,我也说说我自己吧!记住,我只说一次。我叫周海根,‘周’总理的‘周’、大‘海’的‘海’、树‘根’的‘根’!”这小子一口气说完,听上去像是在演说一样。看得出来,他的口才很好。宁小成忙站起来给他递上一支烟。“我这里有些水果,都是家人在来时给我买的,我平时也不爱吃零食。要不,大家就着这些小吃聊聊吧!”他把水果打开来向大家面前推去,建议道。“来!来!来!”小个子也不客气,坐下来就撕开一包多味瓜子嗑了起来。见他动手,我们几个也不客气!你撕一袋瓜子、他咬一口苹果的就吃了开来......



不多时,只见小个子站起来就走了,“把这些垃圾处理一下,和他们一起推你的被子”边走边还命令着,却是头也不回。



我日你妈的,就知道吃,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请你吃!吃完还要我打扫卫生。宁小成在心里小声骂到。不过还是站起身“扫把在哪里啊?”问周围这几个人道。



“对门班长宿舍,自己过去拿,记得进门要打报告!”曾健提醒他道。



进见还要打报告?一听这话,宁小成心里更恼火了,我是来当兵的,我不是犯人。这样想着就直接走了进去对门找扫把。

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不知道进门要打报告吗?......曾健!”小个子瞬间麻木的表情告诉大家,这家伙发火了!不好!宁小成在心里暗叫。



“到!”一声大喝,曾健小跑着来到对门这边。“我交代你来了新人要交他们礼节礼貌的你忘记了吗?”小个子把嗓子完全扯开怒喝到。“报告班长,我......我......‘曾健一时估计也是吓傻了,没有反应过来,结巴着吞吞吐吐。“班长”见曾健这样喊他,宁小成也学着他的样子喊到。“班长,刚才曾健是......”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身体飘了起来,重重砸在后面的墙上,然后又弹了回来,摔在地上。



“说话要打报告,进门要喊报告,见到老兵班长要敬礼!”他爬在地上,听着小个子在旁边数落着他。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可是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挨了打。长这样大,被人这样莫名其妙地打了还是第一次,最痛苦的就是还不知道他怎么打的我。宁小成浑身上下直冒冷汗,真想把他杀了!“对不起!”虽然心里这样想,他还是爬了起来,低着头小声说道。



“给我把头抬起来,你们以后就是军人了,别给我婆婆妈妈的,说话办事给我干脆利索点。过去,把卫生打扫干净,晚饭以前把自己的被子推平,晚上我过来检查”说完后,那个叫班长的人就一个人自己走过去,在地铺上躺下,打开收音机听了起来。另外几个人在地上推着被子,刚才听见他说话就都站了起来,现在听见他说完了又全都跪在地铺上,用个小板凳推着自己的被子。



曾健见他们都在忙活了,拉起宁小成的手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顺手还把门关上。“把门开着,不准关门”小个子突然又大喝了一声。



“是!”曾健忙又回头直直的站着回答,然后又进门,重复刚才那些机械动作。宁小成也跟着学习这些动作。他不明白,推被子和当兵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来到部队就要做这些小事,我们是来保家卫国的,我希望自己马上就进入战斗状态。



“想啥子哦(想什么哦)!部队就是这个球样子,管他妈卖p。想开点,兄弟!”曾健腾出一只忙活着的手,小声对我咕咚道。“推吧!想有什么用!”我把头垂下,用小板凳使劲推着被子。“把你的大衣拿出来,我帮你叠起,不然呆会又要挨骂!”曾健说完就把宁小成的行李卸开来,整理着凌乱的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就一床被子,一件大衣,两个手提包里一件秋衣、秋裤外就是零食。“你带这样多东西做啥子哟!”他边说边迅速得整理好我的被子和大衣。“大衣是这样叠的吗?”小个子男人,据说以后就是我们的班长的他在旁边那屋大声说道。“叠大衣讲究的是细心,你们这些新兵蛋子,真他妈笨,什么都要人教。”边骂着边过来迅速把曾健叠好的被子和大衣扯开来又迅速叠好。“哇!真快”宁小成在心里小声叫道。刚才我还以为被子上面是用来给我们装生活用品的小木箱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一件件叠好的大衣。突然来了兴趣,像小孩子一样,刚才还在心里恨着这个莫名其妙就打我的人,现在竟然有点佩服他的表情,才一会,就出现在脸上了呢!也许刚才真的是我做错了。“班长,你叠得真好,四四方方、有菱有角的!”禁不住发出了自内心里的真诚赞美。“学着点,这些是在部队生存,要学会的最基本的!这里是部队,以后给我把你们在家里哪些臭毛病全部改掉,别在外面给我丢人,我带出来的兵,我要你们出去能也一当十,不为这个,我也不来这里带什么球的新兵了。我在老连队生活多舒服,老子是三年老鬼了,今年就要退伍回家种田去的,来这里为的什么?不就是想把自己以前在新兵连留下的遗憾补偿回来!”



“俺班长就是厉害,以后我们安徽这些兄弟就全都跟你混,靠你照应了。”叫白勇的那个安徽人说出这几句话真他妈没有水平,拍马屁也不用这样吧!宁小成在心里暗自骂道。“推被子,少给老子来这套,在部队里别给我拉什么关系,套进乎,你做不好,老子一样收拾你!你们几个动作快点。宁小成你们几个新来的跟我出去领生活用品。其他人在晚饭前给我把被子推好、推平。”说着就又站了起来转身要往外走。“是!班长。”宁小成激动得站起来,将身体保持着立直状态后把右手抬了起来,急忙敬了个礼!似乎马上就要上战场一样,部队会给我们发什么东西啊!不会现在就把枪给我们发了吧!



事实出乎宁小成的意料。他们几个像犯人一样傻傻地跟着他去一间破房子里买了生活用品,还得给他买烟,这家伙,要抽17块一包的“娇子”牌香烟。他爹不会是县长吧!什么坏习惯,还得我们付钱。晚饭宁小成就随便吃了几口,什么鸡巴馊饭馊菜,简直就是一盆猪食。就是吃这样的猪食,还得排队,唱歌,然后蹲着吃。哪些看着像当管模样的人到是好,全都坐着吃,菜盘里全是大鱼大肉。



累!真累。这才第一天到部队呢,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想起今天一路上的这些遭遇,心里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发了一双筷子,要收一元钱。牙刷、毛巾什么的,全部要用钱买,不是说部队里什么都发的吗?哎!命苦啊!早知道当兵是这个样子,他妈打死我也不来当兵。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在家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日子,想到了小时候看见的那幅幸福的画面,还有宛飞,我对不起她,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想着、想着,宁小成就把她的相片拿出来用双手抱着胸前,一下子回到了在学校里的快乐学习生活,回到了和她在操场上散步聊天的愉快往事......冷,四川真他妈冷,哪个狗日的竟然还把宿舍里唯一通风的窗户玻璃打破了一个洞?这会,冷风正飕飕的吹进来,盖着床被子外加一件大衣在身上,感觉还是像什么也没有盖着睡觉一样。



“不如我们抱着睡吧!那样会热和(温暖)一些的!”宁小成对着睡在他右手边的屈华小声说道。说完也不管他是否答应,就硬钻进了他的被窝里和他抱成一团。“这四川的冬天可真冷!睡吧!兄弟。”他知道,这时屈华也在冷得发逗,他们抱得紧紧地,生怕彼此身体刚一离开对方身体就会被冻死!屈华轻轻说了句话,然后就闭上眼睛了。哦!真累!连续坐了几天的车,又遭遇这些折磨,不知道明天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管不了这么多了,睡吧!......

还没睡着,宁小成就感觉到有人走进宿舍里来了。一个穿着大衣的黑影,蹲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却不说话。那要说是床,其实也就是一地通铺,几床褥子连接起来铺在一起的那种。在这个10平米的空间里,这显得很像是在号子里。几个睡在号子里的人,被人突然的这样惊动,没醒过来的,到是心里太踏实了;醒过来的,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

可不是,见有个黑影蹲在自己的床边,宁小成着实给吓了一跳,随既,才跳起来:“你是?”这时他才看清楚,原来是小个子班长蹲在哪里,眼神到是温柔了许多,就像大哥担心自己的兄弟夜里会睡不好觉,在关心着自己的兄弟那样。“虚!”见宁小成跳了起来,小个子示意他安静点,“跟我来。”班长说完,悄悄地转身走出了宿舍门。宁小成迅速穿好了衣服,衣着严整的跟了出去。



“中午踢了你一下,你不会生气了吧?疼吗?”班长看着宁小成说道。



“不疼,就是心里感觉很委屈。”无缘无故打了别人,这会到像是很关心人似的,来安抚起被打的人来了。宁小成听他这样一说,顿时感觉特别委屈,面无表情的说道。



“嗨!抽根烟?”班长到不跟他计较,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支中午买的“轿子”牌香烟,自己先点了一支,然后递给宁小成一支。



“不抽。”这烟还是自己买的呢,怎么这会感觉,到像是要接受别人的馈赠一样的。看着他那小样,宁小成爱理不理的答道。



“为什么会想到要来当兵?”班长也不继续跟他纠缠,转换了话题,说道。



“我们家从我爷爷到我这代三代人都是当兵出身,这是我从小的理想。”听班长问到自己的理想问题,宁小成也不含糊,实事求是的回答道。



“恩!有理想,我看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特别,知道吗?”班长吸了一口烟,打趣道。



“有什么不一样了?”宁小成很奇怪,“不都是为了理想而来当兵的嘛?”自然道。



“来部队当兵的人形形色色,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坚定。”班长竟然开始像个老朋友样的,整个脸上表情都放松开来,完整地将笑容绽放了出来。



“我的眼神?”宁小成好迷惑,“班长,你真会说笑。”被人夸奖了,宁小成还是很高兴的,也微笑了起来,说道。



“我曾经有一个理想,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培养出一些兵,完全的将我在部队学到的一切,都传播下去。”班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如电一样的刺着宁小成。



见他出动作时,嘴里刁着香烟;出完了动作,又安静的站在了宁小成的面前,面不改色,呼吸均匀。’士兵”班长亲自给宁小成示范起来,“每年退伍的士兵成千上完,像军人一样的人越来越少。”很感慨的一句话,宁小成一时听不明白,傻傻“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士兵,拥有完整的军人气质那种,不怕苦,不怕累,能抓坏人,也能帮助别人那样的士兵。”这些话还在宁小成小时候看到电影、电视上的军人的时候,就深深地植根在他心里。



“我会将我们班上的兵,都训练成这种——‘乎、乎、乎、乎……拳风四射,到是看不清楚他都出了几下手脚,只地看着班长。



“哈、哈、哈”宁小成学着班长的样子,也比划了起来。



“别逗了,哪有那样出拳的,你那完全就是婆娘拳,腰来腿不来的。”说着,班长把大衣披到了宁小成身上。



“班长!,”宁小成顿时感动得眼含泪水。“我不冷。”



“披上了,不然该要感冒了,”班长关切道“快去睡了吧!刚才我在站哨,心里闷得慌,就去看了你们几个有没有睡着。”



“班长,我不困,”见班长这样真诚,像对待老朋友一样的跟自己说话,宁小成心里顿时充满了回到家里一样,暖暖的感觉。哪怕这是在一个冬天的夜晚,一个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严寒的夜晚。“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

“带完你们这批兵,我应该也要退伍了,当了三年兵,就要回去了,心里怪不是个滋味的。”班长发起愁来。



“可是,”宁小成看着他。



“没有可是,马上回去睡觉,从明天开始,用行动证明给我看,你是我带出来的兵。”班长如电的眼神,又直直的盯着宁小成,声音不大,但是,毫无商量的余地,命令他道。



“是!,”宁小成回答得很干脆。“可是你还是把大衣披上吧!我已经有大衣的。”说完,把班长的大衣亲自给他披上,开心的回到宿舍里,脱了衣服,上床睡觉。



“ok”,班长向宁小成比了一个手势,顺手帮他把宿舍大门关上了。



保佑我,带着你深深的爱,我将全力以赴,战胜一切挑战,做一个最优秀的士兵。宁小成从上衣贴身口袋里拿出了步婉飞的相片抱在胸前,也不再感觉到寒冷,心里暖暖得,合上了睁着的双眼。

荒野外,武警四川总队成都市支队新训大队二大队二中队三班。日出来临,寒风不断。寒风把宿舍里的人一个个都吹醒了。寒风还在一阵阵地吹着,整个宿舍里的人都没有说话,盖了一夜的被子和大衣,才打开来,不到一分钟,竟然就像是没盖过时一样的冰凉。

“冷,真他妈冷,这四川真他妈冷。”宁小成的家乡四季如春,最冷的日子也就是下雨的时候。他哪曾在这样寒冷的夜晚里睡着过!宁小成醒来,一个人坐在那发呆,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边在心里发着牢骚,边看着周围几个忙碌着的人。曾建、白勇、屈华都在地铺上推着被子,另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和他一样在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醒了?”曾建看着宁小成,“醒了就快推被子吧!把被子推平了才好叠,这被子要是叠不好,不晓得一会班长看见了会怎么样?”见宁小成没有反应,他说话的声音细如蚊语,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我是来当兵学习打仗的技术的,又不是来叠被子的。那被子叠得再怎么好,有个屁用!到打仗时,能挡子弹吗?”宁小成在心里藐视的想着,一个人站起来,向卫生间走去。放了一夜的解放鞋,穿起来,也是这样的冷,像是没有穿着鞋的感觉。“这才几点啊!哇,5:30!……这会就不让人睡觉了,休息不好,又要怎么去参加训练?”宁小成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对这部队越来越困惑了。这完全就不像是自己想象中的部队的样子嘛!那想象中的部队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关于这点,他到是从来没有想象过,也想象不到。至少,应该不是这样的吧!他边想着边向卫生间走去。这两米来宽,显得很长的走廊的卫生间,就在上下楼梯口对面一个没有大门的房间里,离他们的宿舍也就10余米远的距离,中间要穿过一间宿舍,那是另外一个班的宿舍。

走到卫生间门口,宁小成顿时傻眼了。原来,在卫生间里的洗漱台,两边五米余长的平台上,整齐得放着数十个放得整整齐齐的口缸,口缸里放着牙刷,牙刷被一块块也是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挤到边缘。我的口缸呢?坏了,记得,昨天晚上要睡觉之前,班上的大家的洗漱用品都是统一交给曾建拿过来放着的。拿到这里来放着的时候,也没有做什么记号。“曾建……”一时没反应过来,宁小成张开嘴巴就是一口方言。

“操!”一个身和宁小成肩膀齐高的小个子军人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叽里呱啦在说些什么啊!见到班长,也不知道要给让路,要喊班长好吗?”小个子军人边说边把衣袖向手肘上掳,看得出来,他很生气,马上就要开打的样子。

“对不起,班长好!”宁小成慌忙站正了,把右手五指并拢,向头上太阳穴上放去。

“切,你这是干什么?”小个子军人不明白,“为什么要给我敬礼,你应该说‘班长好’的,你们班长没有教过你这些吗?”小个子军人说着,一巴掌将宁小成抬起的手给打落了下来。

“班长,我,我……”宁小成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声音颤抖起来,似哭泣道。

“你,你,你,你什么你。”小个子被他这表情逗乐了,看着他,“这是第一次,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样,看我不”“啪”的一声炸响,小个子军人将拳头向宁小成的头顶后方墙壁上挥去,“明白了吗?”他继续说道。

“哦!知道了。”宁小成顿时接上话道。

“要说‘是’,这里没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只有是或不是。”小个子像是被宁小成搞糊涂了,说完自己进了卫生间。

见小个子军人进了卫生间,宁小成松了一口气,转身也迅速向自己班的宿舍跑去。

“呵!刚才吓死我了,外面真恐怖,到处都是老兵、班长。”这时他也顾不上再去想要洗淑的事了,大难不死才回来似的,顺手把门关上了,对着同宿舍的4个人,小声说道。

“哪么了嘛!有啥着好大惊小怪的哦!“曾建头也不抬,边继续用小板凳推着自己的被子,边接上宁小成的话。

“哦、哦、哦!”宁小成看着他,“没事,没事,推被子。”看到大家都在推着被子,他也不敢再多说话了。害怕一会班长要是来检查,自己的被子没叠好,会被批评,甚至因此挨打,宁小成也学着他们的样子,用个小板凳,半跪在床边,推起自己的被子来。

左推推,右推推。很奇怪,不管宁小成怎么推,那床被子就都还是皱成一团团的。推啊推,推得满头大汗,那被子还是推不平。“我上辈子遭了什么罪啊!这辈子会想到要来当兵,这都当的什么鸡巴的兵嘛!一来就要推被子,我他妈就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要推被子。”宁小成边在心里骂着,边继续推着被子……

“嘘……哦……嘘”一阵非常精锐的哨子声,瞬间打破大家的忙碌,“集合,早操。”只听见一个声音,在大清早的天空里炸响,“蹦蹦蹦蹦……蹦蹦蹦蹦”接着,是一阵持续地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从宿舍外传来,“集合了,大家快跑啊!”曾建第一个反应过来,随既,向宿舍门外、楼下跑去。“蹦蹦蹦蹦……蹦蹦蹦蹦”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脚步声,整个房间里的大家这才反应过来,跟着向宿舍外、楼下跑去……

“我的鞋!他妈的,鞋带怎么松了?”宁小成大声地在走廊里骂了起来,接着慌慌张张的把鞋带一拉直,又一紧,再拉直,最后打了一个死结。跟着向宿舍外、楼下跑去……

“向右看……齐”跑到楼下,宁小成只见一个军人站在一堆人前,大声在叫着,“4分30秒、4分31秒……5分40秒”那个人大声在边看着表,边说到。这时,还有几个人在慌张地向楼下跑来,“站住,搞个鸡巴!”那个军人大声喝住最后下来的5个人,大声骂道,“蹦、蹦、蹦、蹦、蹦”只听见几声闷响,那几个人瞬间都飞了出去,摔在数米开外。

人群里,到处是惊讶表情。很恐怖啊,怎么就打人了呢?还当着大家的面。

“都有了,听我的口令”这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站到了大家前面,说他是军官,那是因为他穿的衣服和大家的都不一样,大家穿着的都是步料,他穿着的是毛料衣服,“向右看……齐”他大声呐喊道。

“蹦蹦蹦蹦……蹦蹦蹦蹦”随着他的呐喊声,大家手忙脚乱的在对齐前一个人——本班班长,每个班的第一个人,也就是排头兵,都是本班班长。

“稍息……立正”军官说道,“七班长,出列。”他接着道。“啪!”他对着那个叫七班长的人就是一脚直射,那人瞬间也学着刚才被他踢到的人一样,飞了出去,“你搞个锤子,第一次集合,你就敢打我的兵,这些兵要是被吓跑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军官也不管七班长倒在了地上,当着大家的面,教训他道,“入列。”教训完,他看也不看七班长,说道。“是!”七班长听到这话,爬起来立马就跑到了后面第七排的第一个人的位置。

瞬间,人群已经安静下来,宁小成听到了旁边站着的曾建发出得紧迫的呼吸声。“妈的,我们真像一群土匪。我们是新土匪,他们是老土匪。更老的土匪可以随意打、骂新土匪。”宁小成在心里小声骂道。

“今天,是大家来到部队的第一天,很高兴大家来到我们的部队,我们是新训二大队二中队。我叫李小荣,是你们的大队长。”他顿了顿,“李兵,是你们的指导员。”“到!”一个声音懒懒地从他身边传来,回答完,站到了整个队列的右前方五米处,“李小江,是你们的二排长,”“到!”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一个干脆、利落的声音回答到,回答完后,从这群人群的第一排的第一个的位置里,他说的队列里,也站到了队列前面,“一班长……”他随后一个个的顺着将站在每一个排的第一个人都点了出去,宁小成没有一一听清楚,就听明白了他们班长的名字——周海根,那还是因为之前有个相互介绍过程的原因。

“都有了,向……右看……齐,现在,我带着大家一起出第一次早操”他和蔼可亲地对大家说道。当然,也包括刚才他点到名字哪些人在内,“向右......转”随着他的命令,大家都向右转过身,当然,也有少数几个向左边转过身,但看到大部分都是向着右边转,马上也改变了转变身体的方向,“跑步……走”啪啪啪……凌乱的脚步声一阵阵地传来,“一……二……三……四……”他大声喊起了数字。

“一……二……三……四……”大家见班长们都跟着他喊的数字在大声的呐喊,也都跟着呐喊起来,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一片片。

“跟着我的出脚方向跑”班长小声对大家说道。“一……二……三……四……”跑步就跑步嘛,还喊什么数字。宁小成似乎对部队里的一切都感觉是这样的无法接受。心里胡乱想着,跟着大家的脚步,在一、二、三、四的重复声中,向远方跑去。10、“今天会要跑多远呢?”宁小成从小都一直在练习着长跑,跟着队列不紧不慢的步伐,他很好奇。不到2公里,也就是顺着操场大院跑了出去,跑到大门处,又折了回来。“这里好大,这是什么地方啊?”宁小成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转过头问身后的曾建。

“我榔个知道嘛!老子还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曾建的四川方言很浓,但是,因为他是笑着说的这话,所以听起来,也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妥。

只是宁小成还听不大明白他的四川话“你说什么?可不可以说普通话?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宁小成一脸无奈状。

“跟老子装啥子?你不是四川的,是哪儿的嘛?昨天还骗老子说是云南的说。哥子,太不够意思了哈?”曾建还是笑着,一口标准的四川方言。

什么鸡巴四川的,老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四川耗子,全国到处都是,烦死人了。杨军想起了在家乡见过的一些在外打工的,素质不高的四川人“我是云南的。”想着,他又重复了一遍。

“不准在队列中说话,谁再说话,回去,我弄死他。”班长一脸凶像,回头对宁小成和曾建说道。

曾建趁这当儿,轻轻的捅了宁小成后背一拳。他猛得一挥右手,将曾建的手挡了一下。

跑啊跑,终于又跑回到了他们的营房区。

“一、二、一……一、二、一……”李小荣队长在队列前方喊起了口令,“把腿抬高一点,大清早的,一个个就都没有精神啊?”他怒喝起来。“蹦蹦蹦蹦……蹦蹦蹦蹦”随着他的话音落地,队列中的士兵的脚步声更大了起来。

“停,什么乱七八糟的?看看你们跑的步伐,真像一群婆娘似的。”他喝令,让队列停止动作,“今天,是你们第一天出操,我不跟你们计较,“他的声音非常大,“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带的兵没有孬种,不管你们会怎么想,从明天开始,都给我拿出个当兵的样来!”他继续训话。

“当兵的都是什么样儿的啊?”宁小成是真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独自在心里惊讶!

“各班班长听好,在早饭前,都给我将部队的规矩给这些新同志说一说,我们搞竞争制,开饭前,哪个班的声音最大,就让哪个班先开饭。拖泥带水的班,就给我饿着,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李队长一口气说完,“解散”又大声吆喝了一句。

“散”稀稀落落的几个声音从队列中传出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发出这些声音的人。原来,是只有班长回答了这一声。

李队长和几个军官看也没看大家,回头就向楼上走去。

“全部给我回到班上。”几个班长同时大声对着队列里吆喝起来。队列顿时解散开来,三三两两向着楼上走去。“给老子跑起来,一分钟之内全部回到班上去。”七班长大声的呐喊道。“蹦蹦蹦蹦……蹦蹦蹦蹦”……

宁小成和曾建跑得最快,最先跑回到班上。“累死老子了。“曾建笑着,大喘着粗气,说道。“干你家妈b,之些狗日的。”宁小成也用方言说了句,“哇,这被子都是什么时候叠好的?谁帮我们叠的?”宁小成发牢骚的当儿,看见了班上都已经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好奇道。

“小值日叠的嘛,你妈卖p,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曾建习以为常的说道。

“我......”宁小成想说着什么。

“你们两在这搞什么?还不快去洗漱去。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洗漱,然后所有人在班上集合。”班长这时回到班上,大声对还在宿舍门外的,在宿舍里的,本班里的这些人说道。

“蹦蹦蹦蹦……蹦蹦蹦蹦”大家又都向卫生间方向跑去。

“我的妈呀,这怎么洗漱嘛?”宁小成小声说道。班上的几个人又是同样的,睁着好奇的双眼。只见,10平米左右的卫生间里,已经挤满了人。有的人在洗脸,有的人在漱口。最夸张的是,之前想要打宁小成的那个人,竟然在那擦澡。见宁小成他们几个出现在卫生间门口,他一边用毛巾拉擦着身子,一边睁着个牛眼睛,恶恨恨得看着他们几个。

“哇,他的身体好棒啊!这大冷的天,他竟然在用冷水擦澡。”宁小成又在心里嘀咕起来。

“刷刷刷……”这一瞬间,一个声音在宁小成前面传来。那是曾建已经挤到一个位置,直接用手往脸上捧着摔着冷水,水和皮肤的摩擦音。

“让我也洗一洗。”宁小成笑着跑到曾建身边,笑道。“刷刷刷……”他也学着曾建的样子,洗了脸。“走……”随后,笑着叫曾建道。“你看,你的眼屎还没有洗掉。”曾建打趣道……

这些地方青年刚到部队,大家在好奇的同时,也都还保持着很高的热枕。青春有许多种活法,但在部队的生活,真的很特别,特别、特别的璀璨。因为,他们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我想,这也是许多人想来当兵的原因吧!不过一天的交往,宁小成和曾建这时已经成为好朋友,他们无话不谈的样子,真的好纯真,好可爱。

大家这时已经不再那么想念故乡,和其他的伙伴们一样,已经融入到部队里了。

“见到老兵、班长要立刻停止你正在进行的所有动作,立正站好,说‘班长好!’见到干部,也要立正,说‘首长好!’”大家都回到班上后,班长向大家讲解了部队的规矩,“早晨起床要先把自己的被子叠好,就像这样。”只见他边说,边把一床被子拉开来,瞬间又把它叠好。大家看到,那是一床被套洗得白里发黄的被子,但是,非常干净,“然后大扫本班卫生,做好出操前准备。听到哨音,也是一样的,不管你正在做着什么,马上立正,然后听指挥员的口令,我们接着又要做什么,又该怎么做呢?宁小成跑是跑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可是看着已经叠好的被子和已经打扫完的宿舍卫生,他到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呢。

“怎么了,又在发什么呆嘛?”曾建见他一个人在宿舍里发呆,关心的走过来问他。

“没什么,只是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宁小成很无奈的看着他说道。

“像我这样”曾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然后飞快的跑到对门班长身边,给他发了一支,然后一一给在对门宿舍里的伙伴们发了一支,最后又回到他们这间宿舍,一人给发了一支。“哈哈哈哈……”大家都被他这举动逗得大笑起来。班长也没有表示异意,看着他,也笑起来。“我们是战士,我们是战士,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光,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光”边唱,他拿出打火机,自己把烟给点上了。“哈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宁小成没有把烟点上,一个人坐到角落里。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步宛飞送给他的相片,一个人在那小心翼翼地抚摩着,看了起来。

“怎么,才来了一天,就想起女朋友来了?”白勇早晨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对着宁小成吹过去一阵烟雾,笑着问起他道。

“没有,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是同学,只是很聊得来,关系还不错。呵呵!”宁小成有点害羞,慌忙解释着。

“过来”班长在那边叫着大家,大家迅速得都围了过去,“刚才都忘记了,你们之间应该来个自我介绍啊!快,都一个一个的给大家说说。”班长这时脸上的表情很自然,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

“是!”曾建第一个回答到,“我叫曾建,重庆人,今年18岁,高中毕业。”然后自我介绍到。“我叫白勇,安徽人,今年19岁,初中毕业。”白勇第二个跟着作了自我介绍。“我叫屈华,云南人,今年19岁,高中毕业”“我叫宁小成,云南人,今年16岁,高中未毕业”“我叫李建,云南人,今年18岁,初中毕业”“我叫刘光勇,重庆人,今年17岁,高中毕业”“我叫徐文兵,安徽人,今年18岁,高中毕业”“我叫余伟,重庆人,今年18岁,高中毕业”“我叫李亮,今年14岁,初中没有毕业,安徽人”随后大家相互一一作了自我介绍。

“李亮,你小子这些小就来当兵了,关系大嘛!呵呵”班长看着李亮,说起了笑。大家也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小不点,身高大概就1米6左右,很瘦的样子。

“班长,我……”听班长这样说,他不知要怎么回答,满脸通红的站在那,结巴起来。

“嘘……哦嘘……”精锐的哨音突然又响起来,“集合,准备早饭”随后,又是那个破嗓门,在大院里嚎叫起来。大家随着哨音,顿时都立正,站了起来,接着,又是“蹦蹦蹦蹦……蹦蹦蹦蹦”的向着楼下跑去,“我的鞋”宁小成一个人又停了下来,他的脚跟又脱出在鞋外。听到他在叫,也没有人理他。“这该死的鞋。”宁小成怕耽搁时间,干脆把鞋脱了下来,拿着鞋,就向楼下跑去……

“搞个锤子?”七班长又站在队列前面,大声在教训着集合时迟到的人,“都有了!唱首歌,准备开饭。”他接着说,“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他放慢嗓音,大声的起头唱道。

宁小成在集合时最后一个入列,自然少不了要被骂。幸运的是,刚才竟然没有被这个班长踢上一脚。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也感觉很好奇。听到七班长起头唱歌,他借机打量起这个队列里周围的人群。说是队列,其实它不算是队列。因为在电视上看到的队列在列队时都是排得整整齐齐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堆,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队列。不过,至少还是有些队列的样子.毕竟,这堆人都排起了一个看上去就像是队列的队形。“说句心里话?”宁小成在心里迷惑到,这歌以前到是听过,不过都是断断续续的听过别人唱,都没有完整的听过一遍。虽然前些天在家里时一直都有在听军营民谣。“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他看见队列里许多人都不会唱,也学着许多人的样子,跟着哼哼起来。几个班长和干部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冷漠,不知道他们听到大家唱的这些离谱的军营民谣会是什么感受。反正他自己已经快接受不了这些被大家唱得完全变了调的音乐了。

“停!”李小荣队长可能是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噪音,走向前来,命令七班长回到队列里,然后示意大家停止不断在重复唱着的乱七八糟的“说句心里话”,“说句心里话”他接着说,“都是因为不熟悉惹的祸!呵呵……”大家被他的幽默逗乐了,许多人都想笑,而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一个个在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来,“但是,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学习的嘛!”他继续说道,“好的,今天这歌就数六班的唱得最大声,六班,先开饭。”他最后命令道。

六班的人排着“队形”,一个挨着一个的背跟着背的走进了食堂。“七班!”他看见六班的人都走进食堂了,又命令道,“八班、九班……”他接着一一命令道。宁小成所在的三班是最后走进食堂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哇!”才进门,宁小成心里就犯迷糊了,“蹲着吃饭?”他简直不敢想象那将又如何消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又很无奈。只见,整个食堂里,到处蹲满了等待开饭的人。一个个像等待发落的囚犯一样蹲在地上,半抬着头,眼里满是迷惑眼神,半张着的一张张嘴,已经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看起来,不只是宁小成心里有着一百个不愿意,大家都是这样,却又都很无奈。因为,人在肚子饿的时候,是有可能要接受许多不愿意的这种“无奈”的进食方式的。

也就是这样的方式,宁小成也是在等待了小半天,才挤进打饭的队伍里抢到一碗饭。人实在是太多了,而饭实在是太少了。只见,摆在地上的一盘盘大白菜、芹菜、萝卜顿肉、回锅肉,清汤寡水的。盘子也就是两个巴掌样大,而这竟然他们一个班就是十个人的菜!宁小成是肚子又饿,又不想吃,他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吃下这些“饭菜”。

“开饭!”随着声音望去,只见,是李小荣队长在准备就餐。整个食堂里就只有一套桌椅,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坐在他的旁边,李小荣队长坐在椅子上,冷着个眼睛向大家发布命令道。“真他妈黑,他们坐着吃,却让大家蹲着吃。”听到命令,宁小成在心里比较着骂道。

“也罢,也罢,吃饭!”宁小成左手端着饭,右手拿着筷,也准备开饭。谁还等他开饭,等他回过神来,只见那本来就不多的回锅肉已经能够看见盘底了!“这肉味道不错,好吃啊!”曾建半闪着只眼睛,看着他说道。“吃!”宁小成也管不了这样多了,抬起筷子就向碗里下手了。“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这时,班长命令道。

听到指示,大家就都低下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等到大家都吃抱了的样子,因为许多人都站起来起身离去了,宁小成还没有吃完盛在他碗里的那碗饭。“吃根鸡巴吃!”他对着面前几个盘底骂道,直想甩筷子摔碗。

“吃好了没有嘛?”见他还在吃,曾建问他道。

“吃好了!”听到曾建这样问,宁小成也没功夫再继续吃饭。将剩下的饭都倒进一个盘子里,拿着自己的碗筷,站起身来就向食堂门外走了。

回宿舍的路上到处都是像他这样,板着个脸,没有丝毫笑容的准军人。沉重的无形压力压在人的身上的时候,又怎么会有人能够想到笑容?特别是在那个平均起来也就18岁左右的年纪,没有接受过学校的良好教育,都是随着所跟随的班长的情感起付在成长的士兵,又怎么能够会想到要去微笑呢?更幽默的是,即使你想笑,也要找一个人不多的地方,要不就是班长们心情还不错的时候。不然,你的笑容可能就会是招引来无奈委屈的导火线。

出了食堂大门,扫眼过去可以看见,距离食堂不到20米的左前方就是这个大院的大门处。那里有个兵在守着门,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将身体完全没有姿势的摆在进门靠右边的一个小木屋里,一张同样表情冷漠的脸,从他高出木屋窗口处的地方现在宁小成的眼里。

自由。宁小成顿时感受到它的可贵之处。自由不是你一定要拥有多少物质上的东西,但至少在精神上,你不必承受太大的压力。显然,这时的他和监狱里的犯人没有多少区别。他甚至回忆起了老孔之前说过的一些关于囚犯在放风的时候,对高墙之外的世界的幻想。

吃过午饭,应该要做什么。他站在哪里,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应该要去什么地方,去做什么。回班上?很显得,那又得增加和班长见面的时间。就像被软禁起来,要接受监视一样的见面,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应该是比较沉重的负担。能在这里多呆一分钟算一分钟。呆在院子里,至少不用去考虑回到班上遇到压力时自己要去怎么面对的问题。能逃就逃。宁小成心里只有这个感觉。

“嗨,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啊?”一个熟悉的乡音从他身旁传来。

“放风啊!”看到是老乡张建在向自己打招呼,宁小成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小声对他说道。

“走、走、走,别站在这里,一会挡到班长些的路就不好了。”张建边说,边掏出了香烟,随势向靠近宿舍楼的院子角落移动起来。

“我日,这里还埋得有两根单杆和双杆呢!你给会做?”随着张建移动的方向,宁小成看到呈现在眼前的这块空地,这也是这个大院里唯一的一块显得有些宽广的空地,40平米左右的样子。

“我日,这样高,哪个跳得上去了们(谁能跳得上去啊)”张建叼着烟说道。

“呵呵!这可比我们学校里的那两根单双杆高许多啊!”他们是初中同学,看着单双杆,宁小成的脑海里又呈现出还在读初中时候家乡的校园里读书时那些幸福的景象。

“你分在几班?”张建接着问到。

“我被抢到三班。”宁小成笑道。

“呵呵!说小声点,不要被班长些听见了。”张建小心翼翼地对他说道。

“哎!当那样鸡吧呢兵哦。我们像些犯人一样的被囚禁在这里,感觉老实呢鬼火呢!”提起眼前的部队,宁小成止不住气就打一处来。

“早知道以前好好的读书就好了!”

“是啊!早……”

“你们两个搞水完球了!几班的?竟然敢在这里吸烟!”宁小成刚想说什么,就见一个人气势汹汹的向他们走来,大声骂道。

“班长好!”他和张建几乎是同样立正站好,向这位班长问好,“我是7班的。”张建开口说道,同时,将还在燃着的烟一把捏在手心里,看得出来,他应该会感觉到很痛,但是他的表情还是很自然,仿佛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拿着烟一样的呢。

“好个鸡巴好。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那班长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脱口就问。

“报告班长,我错了,刚才我在这抽烟。”张建连忙解释道。

“立刻给我滚回你们的班上去,再让我看到你们在院子里抽烟,我就让你把这包烟生吞了。”他边在教训着张建,自己到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来,摸出一颗准备要抽起。

“是!”张建和宁小成再次几乎是同时答到。瞬间,又转过身,就跑动起来。

“我日,下次见面要小心点了。”张建边跑,边对宁小成说道。

“认得啊(知道了)!”宁小成也回答着。

“我们三班在这边,你小心点噶!我先回去了。”跑到二楼,见张建还要上楼去,宁小成对他说道。

“恩!”张建说完,又快速的向楼上跑去。

士兵,大家看到的都是他们威武的样子,又有谁看见过,他们的委屈?宁小成边向班上跑着,边想到。经过刚才那一惊吓和之后的百米冲刺般的跑动速度。他感觉很累。

回到班上,推开门,只见烟雾缭绕中,同班上同宿舍的几个兄弟都很老实的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吸着烟。这是新来的士兵唯一可以感觉到压力很小的窝,也是他们唯一的安生之处。

“你回来了说?来抽根烟嘛。”见他进了宿舍的门,曾建笑着向他打起招呼,并热情的给他递过一支烟来。

“谢谢!”那一刻,宁小成也不想再去拒绝别人的好意。接过曾建递过的香烟,拿在手里,却要把它点燃也不是,要扔了也不是,就那样看着。刚才要不是张建反应快,准得要挨那班长的打。他心里这样想到。你说这抽烟有什么好的,大家都去吸它,它的好处究竟在什么地方呢!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也听说过部队上,老兵会欺负新兵。没想到竟然这样霸道,简直就不把新兵当人看。想到这里,他开始后悔觉得他们班长会是个好人。这些杂种,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在心里又骂道。

“哎!看你那愁眉苦脸的样。又在想些什么了嘛?”曾建见他一个人傻坐着,关心他道。

“没有,就是觉得部……”

“嘘!最好不要说出来。”曾建指了指对面宿舍,悄声说道。

屈华跟白勇也是这个意思,因为他们的眼神都在关注得看着宁小成。只有李建一个人坐在旁边,脸上满是一种惊恐万状的表情。

“呵呵!好、好、好,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们看这个。”宁小成见大家都和他一样的茫然,又得意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步宛然的相片端详起来。

“我也要看!”曾建也跟着乐起来。屈华、白勇也向他围了过来,李建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放松了,不过还是不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一个人坐在那里,向大家投来友好的目光。

“你们那边天气好的嘛,这相片上有蓝天,还有白云,特别是这个女孩子,个子真高啊!应该有你高了吧!长得挺漂亮的嘛!”曾建边看,边说道。

“哪会有我高啊,她只有1米68而已。不过,追她的人确实很多。”宁小成得意的说道。

“那你跑来当兵了,她不是要被别人泡去了?”白勇忽然从嘴里冒了一句。

“去、去、去,你这个乌鸦嘴。”曾建看着白勇,打趣道。

“呵呵……”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连李建也跟着露出了完整的笑容了呢!……

“嘘……哦嘘”这时,一阵精锐的哨音响了起来,大家立马跳了起来,立正站好,听候命令,“所有人员,午休。”破嗓门大声命令道。

“睡觉,睡觉!下午不知道又要做什么。”曾建的反应总是最快,接着说道。

“把门关了!”宁小成说道。

“不能关,班长说过的。”白勇提醒大家道。

“班长,班长,我去你妈的班长,老子睡觉还要受他监视呢?”宁小成现在是一听到班长这两个字,就想骂人。不过心里这样想着,还是跟着大家一起,躺倒在了地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