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一个参加过越战的老兵问他的儿子:“小成,累吗?”

“不累!”那个叫宁小成的孩子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一定能够坚持住。”

“你为什么能够坚持住,你确定你能够坚持住?”

“因为我的身上流的是军人的血,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我要做得比你更优秀。”

“好,不愧是老子的儿子。再将少林拳给我打一遍。”

“是!”……

一次很平常的家庭对话,一位很普通的父亲对儿子的殷切希望……

那一年,他14岁。

“宁小成,快过来。快喝口水!”一个女孩子说话间,递过一杯冷开水给这个叫宁小成的男孩子道。

“谢谢你!邓宛飞。”那个叫宁小成的男孩接过她递给他的水一饮而尽。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中国数以千万个家庭为单位的小群体,在那些共同在一个环境里成长的孩子中间,流传着无以计数的青梅竹马的故事……

“宁小成,上学去了。放学后在我们教室门口等我,我们一起回家”、“宁小成,我走不动了,过来背我。”、“宁小成,我喜欢看着你跟你父亲在那练拳的样子。”、“宁小成,大笨猪,你这么老是傻傻的看着我笑?”、“宁小成,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宁小成……”……

在那个遥远的县城的第一中学里的一次晚上停电的中间:“宁小成,邓宛飞说你是她的男朋友,是不是?”一个大个子同学问道。

“不是!”听见男朋友这个称呼,宁小成的心里很高兴,她说我是他的男朋友!呵呵。但是他惹不起这个大个子王强,这家伙跟他的名字一样——强,小强,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油条。经常欺负周围这些胆子比他小的同学。

王强想也没想就冲着宁小成的脸上打了一拳,“扯鸡巴蛋,你敢骗我?”他接着说道。

莫名其妙地挨了他的一拳,宁小成真想站起来去跟他拼命,但是碍着父亲的不准跟同学打架的教诲还有自己真的没有那种勇气去面对面前这个个头有他的两个那么大,整整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王强的威胁。

“王强,你给我住手。”刚才他要约去看电影的那个女孩子站起来大声的对着他说道,“不准打宁小成。”

“怎么,我打他你心痛了”说着,王强又冲着宁小成的脸上打了一拳,这一次,宁小成的鼻子被打出血了。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王强。

“王强,你这个狗杂种。”那个女孩子拿起自己的文具盒就向他的头上砸去,“我跟你拼了,”说着,就将她能够拿到的所有的东西,什么书包了,书本了,钢笔了等都向王强的头上砸去。

“我的妈呀,邓宛飞你还真砸啊!”王强一边用双手抵挡着她顺手拿过砸向他的东西,一边后退着惊讶的说道。

旁边,宁小成边在用右手捏着自己的那正在往外面冒着血的鼻子,边看着邓宛飞“不准打架,更不要跟这种流氓生气。”生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骂我是流氓?”那个叫王强的家伙气势汹汹的看着宁小成说道,说着,又要冲上前去打他。

“你他妈就是流氓一个,我说错了吗?”一瞬间,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勇气,或许是看见邓宛飞在帮他的缘故吧!他也壮着胆子斗胆顶撞了王强一句。

“宁小成,你平时天天跟着你爸爸在一起练拳,你是练着玩的啊?”邓宛飞见王强又要冲上前去打他,气愤的说了一句,“给我打,我们跟他拼了。”说着,就冲向正在往宁小成身边冲上前来的王强扑了上去。见她一个女孩子都能够有这样大的勇气,宁小成也跟着扑了上去。

一时间,三个人扭打成了一片。旁边围着的同学,竟然没有一个敢上来充当帮手的……

“王强,你给我住手。”听到这边的打闹声,一个老师走了进来制止道。

“顾老师,是他先动手的。”听到老师的制止声,三个人都停止了纠缠。邓宛飞首先指着王强说道。

“哼!宁小成你给我小心点,我跟你没完。”王强见是老师进来了,骂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了教室。

“宛飞,小成,快过来我看看。”那个叫顾老师的边说着,边着急的对这两个同学说道。现在站在大家的这两位同学,女的那个叫邓宛飞的到是没事,宁小成的身上却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快跟我来,”顾老师掏出自己的手帕帮宁小成按住他那正向外面流着鼻血的鼻子,边拉着他要去水池边,“用水洗一下。”她接着说道……

“谢谢你,怡然姐。我没事了。”水池边,宁小成诚恳的对刚才那个叫顾老师的,现在他称为怡然姐的人说道。

“傻孩子!疼吗?”说着,她扶着宁小成的肩膀,轻声的问道。

“不许你碰小成。”旁边,邓宛飞大声的骂道。说着,自己到是也跟上前来看着宁小成,“大猪头,疼不疼啊?”问道。

“呵呵。怎么了,连姐姐也不能碰啊?”顾老师被她逗笑了,微笑着看着她说道。

“哼,你不是我姐姐,小成,我们走。”说着,就又对着宁小成叫道。

“好,好,好,今天晚上你们两就不用上自习了。”顾老师接着说道,“宛飞,快送小成先回家去。”她看着邓宛飞。

“哼!”邓宛飞没理顾老师,拉着宁小成的手就走了……

两人顺着山间小道一起向山下走去……

“宛飞啊!你为什么那么恨顾老师啊?”刚才的烦恼一扫而过似的,这时宁小成微笑着好奇的问道。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我不想听,我不想听。”邓宛飞依然很生气地说道。

“好,好,好,我不提了还不行。每次一提到怡然姐你都这样生气。”宁小成忙说道。

“你又提?”邓宛飞抬起了手想打宁小成,“看你那熊样,痛吗?”接着看见了宁小成那塞着纸团的脸,又心痛的说道。

“不痛,有你在,怎么会痛呢!”宁小成红着脸,说了句心里话。

“那你喜欢我吗?”邓宛飞也满脸通红的突然问了一句。

“喜欢!”宁小成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心里甜蜜蜜的。

“你这个大猪头,走了!”说着,邓宛飞小跑着就先走了。

“等等我啊!”宁小成看见她跑了,也跟着追了上去。

“我就不等你,来追我啊!呵呵!”说笑间,她跑得更快了。

“宁小成,我喜欢你!我长大了,就等着你来娶我了……”月光下,山间小路上,一个女孩子,大声的边跑着,边对着正在其身后的男孩子说道。

“邓宛飞,我也喜欢你,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你。”宁小成大笑着,跟着说道……

从那天起,也许并不是从那天起,还要在更早以前,两代世交的他们的父亲又都是曾经的战友的两个孩子,每天一起手拉着手的去上学,每天一起作作业,放学一起回家,一起……

那一年,他15岁。

“小成,明天我就要走了。”邓宛飞哭着,说道。

“宛飞,你别哭啊!怎么了,你明天要去哪里?”宁小成好奇的问道。

“妈妈要带着我搬到昆明去!”她还是哭着,说道。

“那么你爸爸呢?”宁小成好奇的问道。

“我爸爸,我爸爸他不要我们了。”邓宛飞哭得更大声了,“小成,我爸爸他不要我们了。”接着扑到了宁小成的身上,说道。

“为什么?你爸爸为什么不要你们了?”宁小成傻傻的问道。

“小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很茫然的说道“你以后会来找我吗?你长大了还会来娶我吗?”接着说道。

“会的,我一定会的。我发誓!”宁小成听她那样一说,也跟着说道。

“小成,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这样关心我了。我爱你。”邓宛飞说着,紧紧的抱着宁小成,吻了他一下,说道。

“宛飞,我也爱你。”宁小成没敢吻她,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从那天以后,他和她,他一直没有再看见她……

从那天开始,每天宁小成独自背着书包去上学。独自面对着王强一次又一次的欺负,他学会坐在教室里发呆,也不跟谁说话。晚上独自练习他父亲教给他的所有军事技能。不同的是,他开始不再喊累,他觉得应该让自己变得强壮起来,永远不要再受到别人的欺负。将来我是要保护邓宛飞的,我应该学着像个男子汉一样的。男子汉是个什么样的,他却不知道了。至少,他想,他应该有副强壮的身体。

也是在那段时间,顾老师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发现顾老师的表情开始有了些许的变化,他想起了小时候,小时候的顾老师,也就是怡然姐给他们讲故事的情景,记得在小的时候,她总是会带着我们邻居家这些小孩子到处去玩,:看上去,怡然姐比这些孩子大五、六岁的样子,她每天都是笑容满面的出现,然后总是能够阳光般的讲解出一些美妙的故事,从唐老鸭到米老鼠,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三国演玉》里的驰骋风云,从《红楼梦》到“007”……从小,他跟邓宛飞就是一直听着怡然姐说的故事在长大的,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的味道,他一直记得那种特别的香味。邓宛飞的身上也有那种味道,但是要比怡然姐的更淡一些。

可是邓宛飞突然间怎么会变得那么恨顾老师呢?以前,她都是叫她姐姐的。而且比他叫得更甜。姐姐,姐姐的。每次都是这样。怎么突然间,关于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邓宛飞会突然那么恨顾老师。难道是因为怡然姐对我好,她在吃醋!哈哈哈哈!这个问题他在电话里问了邓宛飞好几次,邓宛飞都没有正面回答过他,每次邓宛飞都说,亏你想得出来,你这个大猪头!

后来有一天,在一次以别人的婚宴作为背景的舞台中,同为客人的他们同在一个饭店里吃饭。宁小成看着那个男的小心翼翼地正在将一块鱼肉的刺剔除,然后夹到了她的碗里。莫名其妙地,他竟然有了那种想法……他走了过去:“姐姐,将来我一定要娶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做老婆。”他走到她的面前对着她,喃喃地说。

“呵呵,傻孩子。小成,你应该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姐姐已经是他的老婆了。”她指着坐在她身旁为她夹菜的他,对他说道。

“如果有一天他不是了呢?”他继续追问道。

听他说完这话,那男的只是笑了笑。姐姐的表情却有些沉重:“小成,吃完饭,你应该回家写作业去了,姐姐不许你乱说话”严肃地对小成说道。

“姐姐,我会的”小成大声的说道,“我一定会的”转过身向饭店门外跑去的时候,他还是大声的说道......

是啊!莫名其妙的,我怎么会突然有了那样的想法?画面里,邓宛飞那刚毅的个性变成了怡然姐温柔地正在讲故事时的样子……然后邓宛飞变成了一个像怡然姐一样漂亮的大姑娘,他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走进……宁小成不敢再多往下想,他也想象不出接下去,那应该是什么。反正他只知道,邓宛飞是要嫁给他的,而怡然姐,是对他最好的……

那一年,那一年过得好快,转眼宁小成都已经满了16岁。

“你不是想去当兵吗?今年的征兵工作开始了哦。”刚放学回家的宁小成听见他父亲说道。



“当兵,来得太突然了吧!”宁小成看着他父亲,“这么说我才有16岁,我长大了,就算是大人了?爸,我岁数这样小,人家会要我吗?”好奇道。



“你去报名就是了,18岁到22岁的都要,但有相关条件,要挑选。再说了,没试过,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宁小成的父亲喝了口茶,“快去报名吧!再晚人家就下班了。”说完,他看着宁小成向镇武装部走去。



一来就让我去报名,这报名以后,如果真要是去成了,那不是就要一个人去面对陌生环境了......我又该怎么办?一路上宁小成很迷惑,这事要不要跟宛飞说。

邓宛飞,是宁小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现在他的还没有拉过一次手的准恋人。因为家庭搬迁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去,所以他们一直都只是打电话或写信联系着。



“叔叔,我是来报名去当兵的。”到了镇武装部,已经好几个人在里面,看着穿着制服的军人,宁小成心里挺害怕。胡乱对着其中一个,和声细语小心说道。



“哦,欢迎欢迎,又是一个热血青年啊!我们家乡就需要多点你们这样的青年去保家卫国。”那个大块头穿制服的叔叔给宁小成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人遇到开朗的人就特别容易开朗,快乐的时候办什么事情都很顺利。很快宁小成就填写好报名表交给他。



“恩!回去等通知吧,我们会再联系你的。”多干脆职业化,不拖泥带水,标准一副军人形象。



回到家里以后,宁小成把这事给写进日记里去了。将来我要像这个叔叔一样,做一个标准的军人。就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荣幸。



随后的日子显得特别无聊,漫长。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宁小成就在家等着镇武装部的通知,没事就打开录音机听着有关军营的歌曲。



“马上就要去当兵了,你还有什么没有处理好的事情就快点处理吧!不要将来又后悔了。”经过父亲的提醒,宁小成才注意起来。他这人经常做事不注意小节,老是马马虎虎。他一想,心里到是有了不少牵挂,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的关系都很好,有不少朋友呢,好几个好玩的朋友都相约在一起复习呢。

就是这个比他大两岁的老孔,初中时候在一起玩了两年多的好朋友,现在外面打工。宁小成给他打电话说就要去当兵,已经报名了,把他给激动得“好小子,有理想啊!好好干,将来在部队做了官我们哥几个就有得吃喝了。”他老是这样幽默,大家都很喜欢他呢。特别是他说话的时候慢吞吞的样子,加上那副强壮的身体、可爱的面容,那时他都已经破了处男。这事一直是几个好朋友笑话他的来缘。老孔啊!你可真不够兄弟,什么时候自己一个人就破了处啊!这样小的年纪就破了处,将来谁还要你啊?......呵呵!惹得大家一帮朋友笑了好几回。



“兄弟,以后就很少联系了!没有你们在,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要怎么面对啊!”一想起在学校里都是这些大哥照顾的,想到以后都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宁小成委屈地想哭了想哭。



不过老孔不愧是大哥,安慰了他小半天,“兄弟啊!这人都是要学会一个人成长的,要我说啊,到了部队不要和别人争执,你那脾气要改改。凡事不要一根直肠子,会吃亏的。不要学着得理不饶人,更不要和老兵顶嘴,老兵可是会欺负新兵的哦,你要做好这个思想准备。”老孔一口气说起了好多宁小成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事情。



“是啊!要是被别人欺负这可怎么办啊!他们这些好朋友都不在身边,自己又什么都不懂,这真要被别人欺负了,连哭的地方都没有,这可怎么是好啊。”宁小成迷茫起来,挂了电话。

接着又给邓宛飞打去了电话,那是那天晚上要睡觉前的事。



“怎么这样大声地喘气阿!你是不是生病了?”听到她拿着电话时传来得很大的呼吸音,宁小成就特别想知道她这段时间都是怎么过的,所以他关心道。



“没有了,我是听说你给我打电话,从三楼跑步下来的呢!本来人家都已经准备睡了。”邓宛飞喘着粗气,还没把呼吸调整过来,“最近你过的好吗?”她这人就是贴心,挺会关心人的。自从有了那次的约定,之后他们相互之间都是以书信来往的,那些信,宁小成都不好意思给他妈妈看,怕他妈妈会骂他,一直锁在自己的书柜里珍藏着。



他在想啊,要是毕业了,我们两就又在一快了那该多好啊!



“我过得很好啊!告诉你件事,我报名去当兵了呢?”激动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似乎马上就要走了一样,就等着她祝福了呢。



“好好的干嘛要去当兵啊!你现在不是在读高中的吗?你不考大学了?”她关切的问道。听着话筒里传来她急迫的声音,宁小成一时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原来以为她会祝福,没想她却着急起来了。

“哎呀,我最近脑子里好乱,晚上都睡不着觉,老想着和你在一起聊天时的快乐。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妈到是说了,要我好好看书去考大学,可我爸爸让我去报名,我自己也非常想去。去部队多好啊!去部队可以......”一想到梦想中的部队,反复看见自己在各种危险环境里神出鬼没地解救人质啊,学会多少功夫啊!那多好啊......宁小成有些激动起来。



“你真准备好去当兵了吗?读大学不好吗?我们还像以前那样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聊天、看书!”她一口气说了许多。

她今天好奇怪啊,这么会说这些话呢!宁小成很奇怪!“可是都已经报名了,再说了,我也很想去。”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会惹她生气,宁小成不敢再往下说了。



“那么,我只有祝福你了,现在很晚了......再见。”那天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在谈话中,不知应该要怎么继续说下去,很早就结束了谈话,谈得不像以往那样愉快的聊天。



是啊!如果我要是去当兵了,那不是就很久都看不到她了?我这样有信心,叔叔也还在部队里,要是我以后都不回来了,那她......放下电话,宁小成胡思乱想起来,想着、想着,最后都不想再往下想了。



到部队去,当一个军人啊!从小我就做了多少次梦啊,现在已经报名了,我会不会真的去啊!如果去了,一个人怎么面对啊!老兵还会欺负新兵。解放军叔叔拿枪的样子多威风啊......宁小成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慢慢的自然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亲戚们知道宁小成报名去参军的事情以后,家里就炸开锅了。“过得好好的,要去当什么兵啊?”“当兵很苦的,看你那样就不像吃苦的样子。人家当兵的都会这样那样的手艺,你会做什么?你不上大学了?将来还想不想要工作了”......



宁小成不想听这些,一个人跑出家门,徘徊在街上。他那个样子,在那时显得特别孤单。他们全家人就只有他爸爸一个人支持他去当兵,他妈妈是坚决不同意他去当兵的,说这是在浪费青春,也不为孩子的将来着想,说他爸爸这是在害他,自己年轻时没有去当成兵,要让他去受苦,当兵多苦啊!



宁小成的朋友刘蓝在那段时间给了他许多安慰。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从小什么事情大家在一起玩的就都很听他的话。记得那天他们去喝啤酒时的对话:“好好干,以后我们还在这喝酒,等着你的好消息,但愿是提干的好消息!”刘蓝说完一饮而尽。



“什么叫提干啊?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宁小成睁着天真的双眼,看着他道。



“就是让你当官,去领导许多人。”



“哦,这样啊!”哎,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哦。......



那天以后,宁小成开始每天很早起。然后就是听歌,他特别喜欢听军营民谣,特别是那首《阿弟就要去当兵》,阿弟就要去当兵,从此每天很早起......

不久后接到体检通知。体检那天人好多啊!有认识的同学、不认识的朋友,大家都是笑脸相迎。不时有谁因为什么方面的原因被淘汰了,大家就都很难过的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身影。



到了武装部换上军装等着第二天最后复查,在武装部的休息室里晚上的时候,大家都激动了激动。初中同学李军,那时刚从武术学校毕业,即兴给大家表演了他在武术学校学到的各种散打姿势:只见他一会儿跳啊、一会儿爬啊、一会又站着,然后身体直直的倒在地上......)“我的妈呀!这些都是些什么啊,这要是让我这样站着倒在地上,那不摔骨折啊!”宁小成坐在一起通过体检的准军人中,好奇道。



“哦哦……哦,想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旁边一个准军人也好奇起来。



“这些就是我们到了部队以后要学的武术基本功。”表演完,李军还不忘给大家做一番解说。

第三天,一大群通过政审,初检的青年,像劳改犯一样的排着队(那时还没有见过正规部队排队都是什么样的呢)在武装部进行最后的体检。



不就是要接受体检嘛,这有什么好怕的?自己又没有得什么病,就是最近感染上“沙眼”让人很担心,会不会因为这个把我淘汰了啊!不过接兵的干部都说好答应要我的了呢!宁小成一个人想着……



第四天,他们那帮人,终于要迎接到部队前最后的考验。就在武装部的大院里,楼上楼下的,许多房间的大门上都已经贴着体检科室的标志。大家心里那个好奇啊!有的人在贴着外科标志的房间外等待着接受体检,那几个外科的医生宁小成都认识;有的在贴着内科标志的房间外等着检查,这些医生他也都认识;测视力的董叔叔就更不用说了,以前两家就住在同一个大院里。



好几个科都检查完了,在等待着要测视力的时候,那里排起了很长的队。忽然,不知为什么突然换了一个人,宁小成看见董叔叔向厕所方向走去。



“下一个,宁小成。”另外一个老头念到宁小成的名字,让他感觉紧张了紧张。



“等一下、等一下”他急忙转身准备滴眼药水。

“干什么啊!小伙子家,给我利索一点,都要去当兵了,还滴什么眼药水?眼睛不好啊!过来我看看。”不知为什么,这老头跟他过不去似的,硬要叫他去他身边,不知他要做什么。



“都长这么大了,我就说看着眼熟,你是陈中华的儿子吧!我是你妈妈的同学,以前还经常去你家做客,你忘记了?你爸爸和我可是铁哥们!”他突然说的这番话,让宁小成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想这下应该不用担心了。他是我妈妈的同学,还是我爸爸的哥们,呵呵!他随便指了两排就叫下一个继续了。这时他很好奇这个视力表怎么看,就站在旁边,看别人都是怎么看的。



“下一个,张健。”



这名字好熟悉,听他读了才注意起来,这不是我的初中同学嘛。他不是搞什么吉他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

“嗨,宁小成向他招了招手。”



“早就看见你了,是你没有看见我而已”张健看着宁小成说道。

这小子,还是这样幽默。他剃了平头还挺好看的嘛!宁小成想起了读初中时他一直留着长头发时的样子。



“左边、右边、上边、下边......上边”只见他能看见那老头指的任何一排的字,老头才把小棍子指向视力表,他就利索的回答起来。



这小子视力这样好啊,宁小成在心里暗自惊讶起来。



“这个呢!”那老头把小棍子指到最下面一排的小字母上了。



“上边。”张健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那个字母的开口方向。

“好,不错,你的视力已经达到当飞行员的标准了。”老头说完,“下一个”继续补充道......

体检完,他们一群人站在操场上,等着接兵干部的命令。说真的,这个兵种都是怎么分类的啊?我们要去的这个武警部队发的制服和解放军稍微有点不同,难道我们真的是特种兵!小道消息早传遍了家乡的大街小巷,说我们这批兵是招的特警,那特警不就是特种兵嘛!



“我就要成为特种兵了!以后我就会开飞机了。我可以做许多事情,可以有好多好多钱,这有本事就是钱呢。”想起听到老头提到的飞行员,结合电视教育,宁小成没听清楚,以为他们真的是是又要去当飞行员了呢!



“嗨,你在那发什么呆啊!走了,我两分到一个班”这时有人在宁小成背后叫道。



“哦,这么说,我们真的可以去了!”



“是啊!我们已经成为别人刀下的肉了。走了,人家叫我们去那边割草了”张健说完递给宁小成一把扫把,“我们两负责把垃圾扫了拿去倒”他接着说道。



“哦!这样啊!可是我们是去当兵的,不是去打扫卫生的,不是要学习武术的啊!”。张健没有再理宁小成,只是一个人在前面边扫边擦汗。宁小成只好跟在他后面跟着比划。



“长这么大,今天还是第一次干劳动。累死我了,不行,我要请假回家洗澡去。晚上在武装部的大宿舍里,宁小成想到。



“宁小成,到你家里去帮我把包拿来,我昨天忘记在你家里的那个”接兵干部李干事这时分给宁小成一个差事。



“好啊!好啊!不过我一个人不敢下山去(镇武装部在半山腰上),天太黑了,我要张健陪我一块去。”从这里到我家还有500多米呢,晚上这样黑,真有些害怕,我还没有走过这条小路呢!”宁小成继续孩子气道。



“去吧,去吧!瞧你,到了部队可怎么过啊!”李干事说了他两句。



两人一路小跑着去到宁小成家里。其实哪是怕走夜路啊!这些山里人都是这样走夜路长大的,怕在路人被人抢才是真的。家里人知道我要去当兵的最后决定,这个给50、那个给100、妈妈给了我1500块钱,加到一块都有3200元了。要是都被人抢了去,这可怎么办啊!



路上才想起邓宛飞和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联系了,之前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马上去部队的最后消息,她都没有在,不知道传达室的阿姨有没有转告她啊!来得匆忙、走得也匆忙。就这样离别得也很匆忙......

第二天,一大早的,大家就排起了整齐的队伍,从武装部向县人民广场一路走去,到处是欢送大家的人群。

宁小成一直在这些人群中搜索着那些熟悉的身影。看见了,全家人都来了,二姑还给我买了一大袋零食。“去到部队上就要好好向别人学习,不能再和别人顶嘴了!”姑爹在旁边小心的交代着。

“妈妈你别哭啊!你怎么哭了?”妈妈哭成了个泪人,看见妈妈在旁边哭,宁小成就大声地说道。这样的时候她应该高兴才对啊!妈妈哭什么啊!



“好了,好了。以后就是军人了啊。要给你们送行了,请家人站到旁边,谢谢!”李干事扶着宁小成的妈妈走出了广场拥挤的人群。



随后,张健作为他们那批同年兵的代表,在广场前台正中央,当着家乡父老乡亲的面,拿着话筒,做了热烈的演说。虽然都是别人代写的讲话内容,但看得出来,他读得很坚强。



站在被穿着五颜六色的人群包围起来的一身绿的人群里,宁小成第一次感觉自己长大了,就要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了。想到这些,宁小成激动了激动,一直笑着。同学们都说他笑脸最好,没办法,这是天生的。他经常这样说。从来没有体会过痛苦和失败的人,哪有什么泪水哦!



大家迎着满街两边的鞭炮声,走向长途汽车站。接兵干事说,宁小成长得最子弟,笑脸又好,让他走在了这群人的第一个。



哇,不是吧!我们这样受欢迎啊。似乎做了多伟大的事情一样呢,大家都这样拥戴着我们,我们是最可爱的人。那条路不是很长,500多米的样子,但一直有人群在两边夹道欢送。我为自己有这样的荣幸感到兴奋。宁小成一路笑着走在第一个,直到上车以后......



这时,送行的亲戚把这车包围了起来,宁小成的妈妈最先挤上前来“儿子,听话啊!去到部队千万要听话啊!”哭泣着说道。



“妈妈,你放心吧!我一定要做最优秀的士兵,我不会给家里人丢脸的!”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坚定,宁小成是微笑着和妈妈说这番话的。即使旁边已经有许多战友哭成了泪人。



父亲呢,他一直在寻找着父亲的身影。可是没看到。汽车发动的时候,他才看到父亲直直得立正在车站拐弯正对着他们的地方,向他们那群人举着手敬礼。站在父亲旁边的是顾老师,怡然姐,她微笑着看着宁小成,眼里同时流露出淡淡的忧郁。



宁小成把当时的那些记忆写进了日记里: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那样做。但我知道,父亲是一位真正的男人。天杀的那些人,在对越还击作战那时指派父亲一个人去完成侦察任务,而父亲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就去了。今天,父亲就站在我的面前,虽然隔着车窗,但我还是把自己的手举了起来,向他敬了有生以来第一个军礼。



宁小成一直看着父亲,直到把身体转过身,使劲睁着双眼,家乡这片熟悉的天空,在我身后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已经到了树林深处,已经看不到家乡的任何熟悉的事物。车厢里还是哭成一片,这时他还才体会到他们为什么这样难过。但他还是没有哭。他睁着双眼,脑海里是一片关于未来的幻相......



她来这做什么?他看着我在微笑,但是其中那些悠闲眼神……宁小成很迷惑。宛飞啊!我会不会永远都见不到你了?不会的,我们只是分别三年。妈妈啊!以后都听不到你的唠叨了,我会不会不习惯!爸爸啊!部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啊!爷爷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都不去当兵呢?可还是要这样一辈子像个军人一样的要求自己。为什么啊!这些都是为什么啊!......



从边城通往省城的柏油公路上,一辆旧式大巴在急速行驶着。车上是45个刚穿上军衣的青年和二个接兵干部还有驾驶员。行李都整齐的并排码在最后两排坐位上。



‘我给大家起头,一起唱首部队上的歌吧!‘李干事为了活跃大家的气氛,微笑着看着大家,建议道。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却有人悄悄哼起了熟悉的旋律。“轻轻的,我将离开你......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



“宁小成,你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张健用手肘拐了宁小成一下,说道。



“我也不知道啊!全是我爸爸、妈妈给我收拾的。我自己就带了这个!”宁小成从贴身口带里掏出邓宛飞的相片要递给他看。



“嗨,都什么时候了,还带着这个,我瞧瞧。”张健说着拿过相片。



“千万不要整烂了(搞坏了),那可是我独独(唯一)有的一张她的相片,你可不要把它弄坏了哦!”



“还不错嘛,是那家姑娘?被你搞吃了?!”



“什么叫被我搞吃了!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同学,经常会在一快吹牛皮(聊天)。说真的,我还真喜欢她呢!”宁小成忙着解释道。



“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你还去当什么兵啊!你疯了?”张建好奇起来。

“妈的,你们在城市里生活的人可真好,都去当兵了,还有个牵挂的人。我们只带着自己的鸡巴一根,死活还不知道怎么整好!”“你们小逼娃娃知道什么,那是穷相思,不信我把话说这了,你当完兵回来,人家早不知嫁给那家儿子去了。”旁边,几个好奇的人也凑过头来议论开来。



“嗨,嗨,嗨!我说你们是搞啥子鸡巴,叫你们唱歌呢,没听到李干事在起头吗?全部给老子唱起,搞水完球了。就你们这样,到了部队,老兵不把你们撕了才怪!”一直板着个脸的另一个老一些的肩膀上抗着两杆一星的小老头声音在整个车厢里大声震撼起来。



从第一次看见这个人起,就感觉他的眼光冰冷,在家乡的人群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如果和他的眼神对视,感觉像被刀刺到一样。听到王干事这样说,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把目光全盯在李干事身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随时有被打的可能。听说部队上老兵会打新兵,今天第一次体会到快要发生的危险是这样残酷,来得非常突然。

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李干事清脆的声音在前面起头开始唱道。

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大家会唱不会唱的都跟着哼哼起来。我到是不会唱,小时候在家看电视的时候听过这首歌,不过都是陆续的几段,每次都没有机会看完一部完整的电视剧。一般到晚上的时间差不多要有22:00的时候,爸爸就会提醒我该去洗脚睡觉了。我从来不用热水洗,一直都是在手龙头上随便冲冲就睡了。宁小成在心里嘀咕着。



张健的声音最大,整个公牛一样在宁小成的耳边炸响。你别说,听着还像那么回事,这个气氛还是可以被人控制的,难道是大家都很想当兵的缘故?我敢说,这张(辆)车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第一次出远门。怎么不是?我在县城里生长起来的,要去什么成都,还是第一次的事情,他们应该不会比我好到哪去!这歌一开头,乱七八糟的就接上了一大堆音乐,就在这段时间比较流行点的音乐基本上快被大家唱完了的时候,车厢里开始出现东倒西歪的人群,不知真的假的,好多人都睡着了似的。宁小成继续在心里嘀咕着。



“喂,你给睡着了(你睡了没)?”宁小成抬手轻轻摇了一下啊健。他没有反应,估计也是睡着了。宛飞,我回来看你了。她高兴的跑过来就把我紧紧抱住。但是时间不会太久,我们还要去抓很多坏蛋,不过你别担心,瞧,我有枪呢!我在部队还学会了打架的技术,来上10个8个我也不怕,呵呵......睡不着,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会是怎么样的生活,如果这一去真能当上军官多好,想到将来自己就是军官了,高兴了高兴。宁小成一个人在那幻想起美好的未来。



到了开远火车站的时候,车厢里,只有宁小成和王老头一直在不时看着对方的眼睛,另外,还有驾驶员,其他人不知睡了没有,放眼望去,都没有睁着眼睛了。



“大家起来了,我们要换乘火车了。快,快,快,都拿好自己的行李,别搞丢了东西。”李干事在车刚停稳的当儿突然站起来,对着大家大声说着这些话。吓人一跳,刚才还闭着眼睛呢,怎么突然就醒了,我的妈呀!这两个当兵的不得了,能说睡就睡,说醒就醒。到了哪天我才能学会这本事,那多好!



听他这样说,大家陆续拿好了自己的行李,一个个排着队下了车。然后又是排成四排,最后跟着进了等(候)车的那个(大房子)大厅里。一路上我的心情起伏不定,胡思乱想起来。



昆明火车站门外广场上,到处是穿着不同军装的人。有人在最前面举着标有二炮、武警成都一支队、二支队......的标志牌,都是向宁小成他们一样的刚要去当兵的人,然后就是广播里传来的请某某部队的新兵同志做好登车准备的声音......使劲睁开双眼,在这些人群中寻找着熟悉的身影,同学们会不会来送我!我可是给他们都打过电话说今天要到昆明的呢!



“张健,我们这是什么地方的兵啊?不是说去成都的吗?怎么我们胸前是贴着cd字母的胸牌!”怕要来送自己的人因为看不清楚自己在哪里而找不到自己。而旁边就有个电话亭,他真想跑过去,给宛飞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就在这儿,快来见上一面,以后都不知多长时间才能再看见。宁小成开始慌了起来,向张健打听起这个胸牌标志的意思。



“不准说话,谁再说话,我踢他龟儿的一脚!”王干事可怕的眼神再次在头顶上方响起来。说是头顶上方,那是因为大家现在都坐在地上,而他和李干事站在大家的前后两边。许多人在向这群人走来。那是张健的朋友们,他们在旁边大声的叫着张健的名字,双手使劲的在空中摇晃着。张健像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



“那边有人在叫你了,你没有听见吗?”宁小成小声对张健说道。



“我早看到了,恩!”张健用手悄悄指了指王干事,示意宁小成别出声。



他这人可真是稳得起,装佯得像是真的一样。宁小成又在心里小声嘀咕起来。直到来到了火车站台前等着火车发车,也没见他对那些来送他的人群说一句话,只是不时的回头看那些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开往成都的......车次就要发动了,请大家做好发车准备!”广播里传来播音员好听的普通话声音。“哥,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宁小成看见他大哥在向大家这节车厢旁边四处张望,说完就快步跑到靠他身边车窗,从车窗上直接钻出跳了下去。



“哥,我害怕!”宁小成跑到他哥身边紧紧把他抱住(他大哥当时在省城读书,是特意去送他的)。



“你怕什么啊!怎么一个人跳下来了?来来来,哥给你买点零食,不要想这么多了,去到部队要好好干工作。”宁小成的哥哥在嘱咐着他,“在这等我!”说完他哥哥就去旁边的有人在张罗着的零售手推车摊上给他买东西!



“你这个龟儿子,要下车也从车门那边下嘛!谁也不是不让你下去,给你5分钟时间做最后的告别。”王干事从车窗里抬出头小声对宁小成说道。这时他的眼神却是比较温柔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他很亲切。

“我马上回来!”宁小成向他招了招手道,“宛飞怎么没来?我没看见她啊!老孔呢?他走去他大哥身边,向他问道。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这些熟悉的我很在乎的人,心里乱成一堆。旁边有10余只狼狗在冲他汪汪直叫,他能感觉到关在铁笼里的这些狼狗的野性,因为四周到处是一股腥臭味,不知这些人今天又有什么行动,车站四周到处是穿着制服,提着真枪的警察在四处走动。



“她们今天还要上课!我叫她们不要来的。你在看什么啊,人家在抓逃犯。我跟你说,你可别给我做逃兵啊!听说今天在抓的就是一个逃兵,因为对部队不满,杀了人跑出来的!这些是给你在路上吃的,来,快回车上去了。”宁小成他哥说这些话的时候让他倍感亲切。亲兄弟就是亲兄弟,第一次感觉这样亲切。没想,却是在要分别的当儿。



“哥,这是保佑平安的护身符,我一直带在身上,你看,还是热的呢!”宁小成解下带在脖子上很多年的一对狗牙齿递给他。不知为什么,一直带着这对狗牙齿,感觉自己特别幸运,许多次有危险的时候还真有用。再说,从两个接兵干事的交流中,也知道了部队上不让佩带饰物的规定,还不如就送给大哥。解下这对狗牙齿的时候,他心里顿时顿了一下,感觉解下了自己身体里的什么东西似的。



“嗨!宁小成!”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在向他跑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身上传来。



“邓宛飞!”他转身大步向她跑去。是她,绝对是她。因为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这是她最希望听见的,他最熟悉的声音。他好激动!她来了,她来送我了。一年多没见,她竟然,她既然长高了一大截,哇,她长得这么漂亮了?真是女大18变啊!宁小成跑到她身边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心里不再有任何烦恼。感觉好幸福!激动得都想哭了!就像要上战场的士兵跟亲人作最后的告别一样:““宛飞,等我,一定等我!”他激动地对她说道。



“小成,争取......留在部队!做最优秀的......军人,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她也紧紧把他抱住,他们两个人完全贴在了一起。她在流泪,她在流泪!宁小成感觉到在她颤抖的声音里她在流泪。



“走了,火车要起动了,再不走就不要你去了!”王干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的身旁,亲切的看着他们说道。“这小子不错,很有性格!姑娘你就放心吧!把他交给我好了”王干事接着把他们两拉开,微笑道。然后带着宁小成又重新上了火车。第一次见他笑,宁小成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骂他,他出现得真不是时候!



“我一定会争取做一个最优秀的军人!”宁小成不知道这会该说什么,对着邓宛飞站着的人群方向大声呐喊道。



“开往......成都......”播音员好听的声音又在广播里传来。宁小成把头一直伸向窗外,一直看着这些熟悉的人影慢慢远去,慢慢远去......

火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站台上的人离火车也越来越远。



“行了,行了!走了还想这么多做什么!到了部队你有什么打算?”张健把宁小成拉回坐位上,认真地对他说道。



“什么打算!我们不是去当兵的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算!”宁小成被他问得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怎么回答,转身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唱了几句齐秦的《大约在冬季》,突然觉得心里酸得难受。火车慢慢加快的步伐,将我带向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为什么要去当兵?我不知道自己去到部队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才刚离开,心里就已经留下了很多的迷惑!部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们的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第一次,从小长这样大,宁小成第一次有了对自己的想法表示深深迷惑的烦恼。这一去就会很久都见不到家乡的亲人了,说不定,会是一辈子,宁小成甚至幻想起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在战场上的战斗情景。妈妈的笑容在他眼前出现、爸爸和蔼的面容在他眼前出现、邓宛飞娇好多面容和她苗条的身才、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她的温度......大哥买的一大堆零食被他提在手里,大哥的笑容不断在他眼前出现......爷爷地严肃。每次一去他家就给宁小成讲做人的道理、奶奶温柔的笑容......宁小成掏出了根家乡的烟点燃,吸了起来!“咳、咳、咳!”他被那苦涩的烟味呛得真咳嗽。



“不会抽烟就不要学人家抽嘛!你看你,被呛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多难受!”张健叼着根烟对他说道。



“谁说我不会抽烟的,我会抽!”感觉不会抽烟就不像大人的样子,宁小成又吸了一口给他看。“咳、咳、咳!”这次直接呛得吐了大堆口水。张健从他手里把他抽着的那根烟抢了过去,向窗外扔了出去。



“谁让你们坐在这里抽烟的?都给我把烟扔了。要抽,到厕所那边抽去!”王干事冷漠的眼神再次在整个车厢炸开。



“嗨!走,那边抽去!”这时一个老乡微笑着对他们说到,然后在前边带头向厕所那边走去。



“走,走,走!”接着好几个老乡说着同样的话也向厕所边走去。走的人越来越多,一大排身影向厕所那边走去。宁小成和张健也跟着站起身来向他们走去。



“嗨,我见过你!还记得我吗?”一个黑黑的,一看就知道是哈尼族的人向宁小笑着说道。以前在家乡,宁小成可是从来不和这些少数民族多去少来的,平日里玩的也就是那几个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张健和他这时能走到一快,还因为他们是老同学呢!以后又是去一个地方当兵,他们班就他们两个同时验上这年这批兵。他们这个学校里也就他们两在这年会同时验上,因为他在车上再也找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李军呢!他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他?”宁小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他道。



“哦!是哦,怎么没有看见他,昨晚他还在给大家表演武术节目的嘛!”张健也奇怪道。是啊!怎么没有看见他!不说不知道,一提起来大家都很奇怪。这群老乡中,就数他最活跃,从在医院那天开始,他就非常活跃在大家中间。



“我哥不去了!”一个大黑个子在旁边插道。



“什么你哥不去了,谁是你哥?”宁小成好奇的问道。



“李军啊!就是你们那个同学李军,他是我表哥。”大黑个子忙着解释。说他是大黑个子,是因为他特别的黑,身体很胖那种,咋一看,像个打手一样。“大家相互介绍一下自己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要一起感受欢乐和痛苦的兄弟呢!”张健对大家建议道。



我叫陈伟、我叫宁小成、我叫李光、我叫陶红春、我叫张健、我叫刀明力、我叫普建勇......哗啦一下子,10几个老乡在一起,瞬间像多熟悉的人似的,一下子就感觉都特别亲近起来。“走、走、走,我请大家喝酒,走,走,走!难得大家会遇到一快!”刀明力大声嚷嚷起来。家乡这些人就是特别容易亲近,大家都喜欢喝酒,这在边疆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有事需要帮助要请喝酒,遇到高兴的人和事要喝酒,初次认识要用酒来加深感情......没有什么事能离得开酒,这就是我们少数民族的习惯,虽然我只是一个不会说着本族语言的少数民族——彝族。在这一点上,我们彝族还是比较能够接受的。宁小成这样想道。特别是在这样的日子,大家又都和所有亲戚朋友都分开了,大家将要和现在眼前还是有些陌生的这些、将来会熟悉起来的家乡人一起去面对一个相同的环境生活的人。



“王干事,我们去餐车那边吃点东西!”刀明力还真说干就干,一个人跑了过去,要跟干事请假呢。之所以要去请教,是因为现在大家已经没有了自由,大家想做什么事情必须要先经过他的批准。连李干事也没有权利干涉,因为他的官最大,他之前已经明确提醒大家记住这一点,至少在去到部队以前我们都要记住这些。不然,不然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

“去吧!别和别人发生争执,你们以后就是军人了,给我拿出个当兵的样来。”说完自己拿着块压缩干粮啃了起来。“不是吧!王干事,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啊!别一个人在这啃压缩干粮了!”宁小成对他笑着说道。



“算了,算了,算了,你们边疆这些人还真是能喝酒,我算是怕了你们这群边疆老表了!我知道你们想去喝酒,去吧!最后一次了,一个个都别给我喝醉了回来就好。给你们提两点要求:第一,不许喝醉;第二,别在车厢里给我惹事。都听明白没有?”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



“知道了!”大家也跟着大声和声道。



“明白了没有?”他再次大声说道。



“明白了!”大家这次又都改口回答道。



“去到部队别给我回答没有提问你们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如果你们记不住这点,要吃大亏的!去吧去吧!”王干事再次对大家说道。



“这人怎么这么罗嗦!”“这些当兵的就是这样,说起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干什么都有自己的规矩。以后我们少不了要吃他们的苦头。”“我们不就是当兵的了嘛?以后!”“这不同,我们是去当兵的,但我们还是家乡的兄弟嘛!大家可不要忘记这一点啊!以后要是谁被老兵欺负了,就相互说一声,大家一起收拾他狗日的。”“行了行了!大家都别说了,喝酒去!想这样多干什么?”“我们他m的还怕了这些城里娃子不成。?”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嚷嚷着向车厢走去。



一路上,到处是盯着他们好奇的眼神。他们都爱理不理地径直向车厢走去。宁小成也把胸脯挺得高高的跟在中间,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军人一样。四打啤酒,8个小菜。刀明力可还真是舍得。只见他拿出一打(叠)钱抽了几张百元大票先付了钱。张健拿出烟向大家一一发起,然后掏出打火机把烟点起,但是他没有发我,我也不需要。“怎么不给宁小成发一支啊!来来来”刀明力丢过一支“红塔山”给宁小成。



“他不会抽烟,就不要给他发了,刚才在那边还呛得满脸通红的呢!”张健向大家解释道。“靠!我们边疆男人不会抽烟,这说出去了还不给人笑话?来来来,我给你点上,看你这小孩子......”刀明力亲自给宁小成点上,从他那点烟的熟练动作上看,一看就知道已经是老江湖,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了呢。惹得大家一阵大笑。张健这时拿着烟,到不知该怎么继续下面的动作了,闭嘴吸了一口,还没有到喉咙就又吐了出来。



“宁小成你这个笨蛋,这样,看着......”陈伟深深吸了一大口,然后把烟全向我吐过来。咳、咳、咳!呛得直咳嗽。“哈哈哈,别闹了,你看把他逗得,大家喝酒,大家喝酒。”也不见他用酒杯,刀明力拿过一瓶酒,用牙一咬开来,自顾自的就喝了起来。这时大家手里也都有酒了,一一用牙在咬着啤酒瓶盖。



宁小成却傻傻的看着大家。张健接过他的酒瓶“哧’的一声就咬开了,然后又递给他。



“我跟你们说啊!我以前在家的时候是跟陈老8开车的,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更爽的就是经常可以玩不同的小姐。这一去当兵啊!非得把我给憋死不成”这酒一下肚,大家就都是自家人了,什么话都可以放开来说。这也是在边疆不成文的规矩。这个陈家是他们边城县最大的一个家族,兄弟八个,个个有车有房,号称最大集团家族。刀明力这一亮自己过去的底牌,大家就都很好奇的向他看去。



只有陈伟对他投去不屑的眼神“老子在家什么车没开过,我爹还是给县长开车的呢!这次去当兵,我爹都跟接兵干部说好了,一起就让我去汽车连,然后当个干部,将来大家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大家都是兄弟,你们别跟我客气”。



刀明力被他这一说,更深得喝了一大口,直接把剩下酒瓶里他自己那一瓶一口气干完了。“牛皮不要吹太神了,说的像是真的一样。老子这一去不知道会被分去做什么,我听说到了部队要分开的,很少有家乡人能在一块当兵的!他妈的可别把我往深山里送,老子在山里待怕了,想寻个更好的出路,这才通过关系来当兵的!”他的眼里开始出现迷茫眼神。



“来,为我们明天更好的未来干杯”张健见刀明力已经先干完了第一瓶,建议大家道。



“干杯!干杯!”许多人也跟着干完了第一瓶。只有宁小成拿着那酒,要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学着他们的样,闭住气来,竟然也一次就喝完了那瓶酒。不过,接着打了半天饱隔。这酒就是好啊!一喝下去,想要什么都出来了。



感觉自己被一群人拥着走向庆功晚会上舞台的正中:



感谢宁小成同志为我党、我部队竖立了光辉形象,他独自一个人深入敌后完成了侦察任务,并且活捉敌特工五人,缴获大量敌方部队内部资料,为我们消灭敌反动派立下大功,今天,我们很荣幸地把他请到这里,为他的英勇行为颁发小小的军功章。下面,请宁小成同志为大家说几句话.....



看,刚才你在台上讲话的时候好威风啊!把人家都给逗得乐得,真替你感到高兴。你可以选择去任何一所大学读书,我考上了北医大,我们一起去吧!去到那我们又可以一起谈天说地了,邓宛飞笑成了一个小丑,说笑间好象已经是在天堂里了一样......爸,我没给你丢脸吧!我现在可是国家干部,部队领导了呢!你想喝什么酒,我叫他们给你拿去......妈,我没骗你吧!我就说宛飞这人好,人家这样漂亮还不嫌弃我是乡下人,我准备就和她一起去北医大读书,等着我的好消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