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闻道 书海沉迷 看了小说乱说话(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9/


看了小说乱说话(二)


小说,都是作者的想象,更多的是根据真实故事或听说的故事改编或叙述出来的!英雄的故事很多都有自己相似的地方,坏人的凶残总是有他们共同点,写的人多了似乎开始影响到读者对于英雄和坏人的感想和思考,更可怕的是这些也开始影响到了一些作者的创作。一些作者被深深地摁在了前者走过的车辙里面,一些作者为了跳开这些前人走出来的路而脱离了现实……



鲁大爷曾经过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路上走的车多了,路上就有了深深的车辙,如果没有强劲的动力和底蕴,是很难走出这样的车辙的。进窄门的羔羊曾说:“特战题材文不好写啊 能挖的题材都挖遍了。”是呀,人多力量大,凡是能够想出来的都写出来了,但是我们又要看到生活是无法想象的,同样一个人,可以让你笑,可以让你哭,也可以让你无话可说。《兵王》完成了我们很多人的心愿,一个类似于高、大、全的精英在军队里面的成功,这个成功让大家兴奋是因为我们都幻想自己是这么一个高、大、全的人,这个奋斗的故事就是我们自己心中的一个梦。《兵王》的成功给了大家一个好的榜样,于是很多小说士兵的成长过程都和它相似。这样的相似其实又有很多种:一种是借用,一种是借鉴,还有一种是错觉。借用,是很多没有这样经历的人借用一些情节、道具等来填补自己小说的空白;借鉴,是一些作者从中吸取一些优点来修改自己的作品;错觉,这个是我个人的想法,《兵王》已经是一个绚烂的射灯,后来者如功率不够就无法发散出自己的光,因为他得光都是被前者所遮盖住了,现在很多作品都有自己的很多个性,只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没有突出自己,反而给人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就当大家对《兵王》揣摩不断的时候,一个傻子凭借着电视的威力横扫了整个电视荧屏,这就是《士兵突击》。《士兵》在铁血中连载好多年了,当时去很少有类似的版本出现,为什么?因为这个角度很难把握。有多少人会去注意军队里面一个傻的掉渣的假军人,而作者却通过一个傻子兵的成长过程给我们讲述了军营的故事,告诉我们军人的含义,阐述了男人之间的热血情感。这本书难在对傻子的把握,以及旁人对傻子的认识。军营是一个雄性的领地,是强者的天堂,有多少人会为一个傻子而牺牲自己呢?“不抛弃、不放弃”的含义还需要么?情感的熏陶和灵魂的把握成就了《士兵》。同样一个成长的过程,造就了两本不一样的书,却又有同样的成功。角度决定思路。因此虽然目前特战类的小说非常繁多,但是好的作品并不多,涉及到的内容也不完全。这有内容的原因,也有作者写作功底的原因。写作的原因可以不停的修改,角度和内容的因素则需要作者对生活和军人的体验。读者希望了解中国军人,但是读者更希望了解真实的中国军人生活。而且中国军人一向是以精神力量称雄世界,精神的强悍可以让军人在战时迸发出超人的力量,这些力量的源泉才是军人的灵魂。触及灵魂的东西,才是让人兴奋和感动的东西,而特种兵和他们的生存、战斗只是可以触及这个东西的一个方式和途径,这不是惟一的道路。


爱情这个东西是所有正常的成年人都想要的,但是军营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不是大学校园。浪漫而脱离现实的爱情不符合中国军人的生活,中国军人也没有那么自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泡妞。而且不是所有美丽的姑娘都是军长的女儿或者将军的孙女。军人的爱情很难,极端一点的说“爱情对我们来说是奢侈品”(《沉默的枪刺》)军人的爱情应该是感动得爱情,一个奉献给祖国,一个奉献给爱情,两个人都是伟大的!电影《遥望查里拉》就很好的阐述了军人和军属的情感错车。那个军人不为爱情和家庭而着急上火,那个军属不为爱情和家庭而柔肠千转、预走还留。对于小说来说不是什么书都需要爱情的,这个和小说作者写之前定下的思路和角度有关系,盲目的爱情碰撞出来的火花不一定是美丽的,也许会烧毁一本原本优秀的小说。



想象类现实中的军营生活如果没有类似的军人经历或体验生活,是很难写的。因为中国军人是神秘的,因为他神秘所以关注的多,这种小说也就更容易受到读者的“指点”,好的作品就可以更完美,不成熟的作品就会一蹶不振。于是有很好的个人文字功底的战友们开始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世界中奋战。几百年前的满清入关,造就了进20年中国电视剧的蓬勃发展,宫廷戏成为了一种时尚。70年前耻辱让我们痛苦,我们身上的伤疤也许好了,但是心灵的创伤永远存在,洗刷自己的耻辱甚至一些更伟大的想法开始充斥在我们的脑袋中。这种穿越拥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可以随意找到自己的地盘,可以随意构思战争,可以随意构思地图,可以想象一切……我个人也很喜欢看这种小说,这个可以弥补我心中的痛。只是不管这么样幻想,不要把日本人幻想的太傻了,不要把战争些的太简单了,不要把内部矛盾写的超过对日本人的仇恨了,不要把所有的女人都写成了美女。


随便写写,聊以自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