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牌车开道 货车深夜组队闯南京长江大桥(图)

DFHWX 收藏 7 2696
导读:警牌车开道 货车深夜组队闯大桥 记者暗访发现,大桥上给禁行车辆带路的“黄牛”十分猖獗,甚至协勤保安也参与其中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1_65104_6965104.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1_65105_6965105.jpg[/img] ←   “该有人管一管了,再不管的话,长江大桥快被糟蹋坏了。”近

警牌车开道 货车深夜组队闯大桥

记者暗访发现,大桥上给禁行车辆带路的“黄牛”十分猖獗,甚至协勤保安也参与其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有人管一管了,再不管的话,长江大桥快被糟蹋坏了。”近日,市民张先生向快报反映,为保护南京长江大桥的使用寿命和安全,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早就发布了禁止外地货车和本地货车从大桥通行的通告令,可是许多“黄牛”不顾禁令,每天疯狂带货车过桥敛财,甚至还有在大桥协助执勤的保安参与其中,“闯”大桥的货车中,其中大部分是严重超载的货车,严重破坏了大桥的桥面。

快报记者 王夕


深夜,多辆大货车停在桥下等待“黄牛”带路


一位穿保安服的男子坐在警牌车内,数着司机给的带路费


报料


暗访


经过近半月的暗访,记者发现长江大桥不但存在“黄牛”带禁行车辆过桥的现象,而且“黄牛”中还有保安。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大桥北首,如有货车想过大桥,只要主动向桥头的执勤交警交纳50元“罚款”,便可畅通无阻。


禁行车过大桥


“黄牛”要价翻番


大货车深夜排队等“黄牛”带路


白天想过桥,找岗亭保安谈价格


张先生说,每夜12点过后,在南京长江大桥两头的“黄牛”便会带着货车过桥,而且带车收取的“好处费”比去年翻了一番还多。“去年,这些‘黄牛’要是带车,一般每辆货车只收取50元,现在却变成了本地车100元,外地车200元。”


张先生透露,他有位亲戚是货车司机,偶尔也要经过大桥,如果自己没有通过“黄牛”闯了大桥,被交警逮住后,不仅要被罚款还要被扣分,很不划算。只要交了钱给“黄牛”,便会一路安全通过大桥。


南京过长江有多条道路,除了长江大桥、二桥、三桥外,还有板桥汽渡。张先生说,“黄牛”之所以有市场,就是因为货车司机从板桥汽渡通过需要绕很远的路,且收费较高;而从二桥、三桥通过,如果查获超载、超限等会被交通部门罚款,少则3000元,多则上万元甚至数万元,而且还会被强行要求驳载。这样一来,许多司机打起了走大桥的主意。


每天天黑后,在长江大桥南首回龙桥下的幕府西路、建宁路和大桥北首下桥口附近的浦珠北路等处,就会停有许多车辆等待“黄牛”带过桥。


“黄牛”为何会如此神通广大?张先生称,那位亲戚告诉他,“黄牛”并不是光顾自己挣钱,“他们弄到钱之后,会把一部分钱给桥上保安,然后再把钱给……”后面的话,张先生不愿多说。


皖A02××挂、皖A 28××挂、皖N 48××挂、皖KB79××、皖N416××、苏A601××、苏A10××挂、赣C32××挂……2月27日晚9点多,记者再次来到长江大桥南首回龙桥上桥口的幕府西路。与多天来记者观察不同的是,当晚该路段停放的外地、本地牌号的大货车异常多,有的两辆并排停在一起,百余米道路的路面被挤占大半,致使公交车、轿车等其它车辆通行受阻,不得不缓慢行驶,刺耳的喇叭声不时响起。


在苏A554××大货车旁,记者看到有3辆加长大货车装载着重型机械,三个司机正在车旁聊天。听说记者要找“黄牛”带车,一位司机称,他们还没有看到“黄牛”过来,“我们是和桥上一名保安联系的,他负责开车带我们过桥。”


司机向记者透露,他已多次找过那名保安带车,保安让他在这里等,大概晚上10点至10点半过来上桥。“我下午4点多就和他联系了。”那位司机说,他和另外两辆大货车装的是重型机械,所以过桥价格高了一些,每车400元。


当晚10点多后,还不见那名带车的保安来,那位司机打电话催促起来。记者询问“好处费”是如何交给保安的,司机说,等保安给他们开了条子,他们才会给钱。10点半刚过,依然不见那保安到来,司机又打了一个电话催促后,高兴地说终于可以马上过桥了,“大家准备好钱,他马上就到。”


“来了,终于等来了。”当晚10点40分左右,一辆车牌号为苏0A2225的深色桑塔纳轿车驶到现场,看到该车出现,三名司机分别从身上掏出了一把钞票,赶紧跑了上去。只见一位20多岁身穿保安制服、戴眼镜的男子打开车窗,坐在车内拿出一本票据开了起来,记者只瞥见上面填写着1200元字样。收下一位司机递上的1200元钱,保安在车内数了起来。


“他数完钱就要走了,你快点和他商量一下,放你车过去。”此时,那名司机让记者直接和保安商量,随后也上车发动了车子。“半挂车?超宽了没有?”保安向记者询问。听记者说没有超宽,只是超载时,他连忙摆手拒绝带记者的车子,并称:“半挂车不能过桥。”


记者质疑为何别人的车子可以过桥,没想他说:“你给我一万块,我也不敢带你。”旁边一位司机告诉记者,该保安一般只和熟悉了的司机打交道,“你是生面孔,又没看见你的车,他轻易不会带你的。”


“快点,动作快点!”该保安从苏0A2225的轿车下来大喊,并打着手势,让司机们赶紧开车上桥,看到一辆车启动离开,他又打手势指挥剩余两大货车跟上。见3辆车排队陆续上了回龙桥,保安从副驾驶座部位拿出小警灯,放稳在车顶,迅速跑回车内关上车门,拉响警报向桥上驶去。


待记者乘车从回龙桥赶到大桥时,发现苏OA2225车停在了上桥口的交警值班岗亭前。3辆货车完全上桥后,该车又驶到三辆货车的前方开道,时而响起两声警报声。当晚11点10分左右,苏0A2225车将3辆货车送到大桥北首的桥北路上。


27日零点07分,记者步行到南回龙桥下桥口,此时,路边停着许多等着上桥的大货车。


“我的大货车也想过桥,怎么才能过去啊?”看着这些货车陆续启动准备上桥,记者连忙向一位司机打听情况,他让记者赶紧去前面找指挥车上桥的“老王”,“他是‘黄牛’,你给他钱就行了。”


或许因为超载的缘故,记者看到有两辆大货车行驶到回龙桥坡道时,却半天没能爬上去,其中一辆车不得不退行10多米,然后猛加油门慢慢爬了上去。


“老王”向记者开口要价200元,“年前150元就行,现在200元一分不能少。”其称,只要记者交钱给他,就保证记者的外地大货车经过大桥,“这个大桥有六大队、九大队几个交警大队在管,我们都和桥上打了招呼的,不打招呼根本走不掉。不能包你过,我就不会收你钱了。”


记者提出如果开车上桥被查到罚款怎么办,“老王”信誓旦旦地说这事由他出面解决,“在桥上面遇到有人罚款,我们马上开车上去给你摆平”。



2月24日晚9点多,在长江大桥北首上桥口的浦珠北路上,记者看到近百米的路段上停着10多辆大货车,大多装载钢材、重型工程机械等。这些车辆大多熄着车灯,司机躺在驾驶室睡觉。其中,两辆车牌号为苏A08××挂、苏A15××挂的超长大货车,车身中部被钢材压得严重下沉。


记者自称是外地司机想过大桥,喊醒苏A08XX挂大货车司机聊了起来。这位司机称,自己是在等“黄牛”带路过大桥的,他后面的那些车辆也是,“我已和‘黄牛’联系过了,需要等到夜里12点左右才能上桥。”


“黄牛”:只要给了钱,上桥保证没人查


警牌车拉着警报为货车开道


在长江大桥南北各上桥口,都悬挂着禁止外地、本地货车上桥的警示牌。昨天上午,记者在长江大桥上却发现不断有外地牌照或本地牌照货车过往。


昨天上午11点10分左右,记者来到长江大桥北首的交警九大队值班岗亭前,看到有两位保安在亭前执勤,一位交警坐在岗亭内。一位保安看到有辆本地牌照的货车由北向南驶近,连忙上前拦停,当其检查司机证照时,另一位保安跑上前去,和那位保安说了两句什么,该保安当即对该车放行。


“你车子呢?开过来交罚款就能过去。”记者找到刚刚拦车的那名保安,声称有货车想从浦口到市区,他随即说可以过,但必须开票。记者询问开什么票,他称:“罚款发票,正规的,有了这发票到了桥上,就不会有人查了。即使查到你车,看了发票也会放行的。”


该保安称,货车要过桥交的罚款并不多,只有50元,但他们不能直接收,需要车主到银行交,“你放心好了,就开罚单,不会扣分的。”


昨天中午12点10分左右,当记者再次来到桥北的交警九大队值班岗亭。


“外地货车不能过,本地货车可以。”一位保安得知记者有外地货车要过桥,一口回绝。此时,一辆满载货物的货车停在岗亭北侧路边,司机拿着证照直奔岗亭而来,保安见状说:“你看,本地车都是先交罚款,然后就能过大桥了。”


记者看到,坐在岗亭内的交警看了货车司机的证照后,随手从桌上拿起警务通开了罚单。司机接过罚单后,驾车驶上了大桥。采访车随后跟随这辆大货车上桥,果然,这辆货车一路畅通无阻,顺利过了大桥。


桥北交了罚单,就能上大桥


在采访中,一位司机告诉记者,禁行车辆不仅在夜间可以通过“黄牛”过长江大桥,而且白天也能过,“你可以试试找回龙桥或桥北首岗亭的保安,他们有办法让你过桥的,只要你能出钱就行。”


昨天上午10点半左右,记者以有货车要过桥的借口,来到长江大桥回龙桥岗亭。站在岗亭前的一位戴着墨镜的保安听说记者来意,询问道:“车子在哪?什么车子,是不是厢货?”记者称一辆是厢式货车,另一辆是“半挂”货车。


“你现在过不过桥?要是现在过桥,我给你想办法,让你的车过去。”记者借口车子要到下午才能过,他这时才开始和记者谈起“好处费”,“半挂车要走的话,你给多少钱?”


“400块钱,怎样?”记者想了一会才报了价格,该保安听到后竟笑说:“400块钱?你那半挂是什么半挂?你别像火车那样似的,那可没法过去。”


随后,该保安对记者说,等记者的车要过桥时,他会安排的。记者向其要了手机号码,声称到时要过桥就联系他。他给记者留了手机号码后,看到记者转身离开,突然说:“你光电话联系,那钱怎么弄?”记者说会在车子上桥前先把钱送给他,其这才满意地让记者赶紧去准备。


诉苦


大桥年年修年年坏


主要因为货车重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刚维修不久的大桥桥面又出现不少大坑小坑。对此,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党群办唐主任告诉记者,除了前段时间大雪中使用防滑链、融雪剂给桥面的伤害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超载货车上桥屡禁不绝,这导致大桥几乎每年都要修修补补。


“我们只管大桥的维护,无权管理那些货车。”唐主任希望“黄牛”带车上桥的问题,能引起有关管理部门的重视,共同来管理好、保护好大桥。


昨天,一辆交过罚单的货车就这样从桥北上了大桥。


本版图片


为视频截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