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龚破夭闻到了田欣身上一股百合花的清幽,心坎顿如春风抚慰,无比舒曼。正欲低头吻田欣的芳唇,寨里突然传来了枪声……

一听枪声,龚破夭的心头一颤,就感到不对路。桃源寨虽然有不少猎户,拥有不下数十条枪,但那都是火药枪,发出的都是“篷叭、篷叭”的浊声,绝对不是这么清脆的声响。

这么清脆的枪声,只有是正规枪支才能发出来。

说声“不好”,龚破夭拉起田欣就往寨子里跑。边跑就边想:是什么人进村了呢?

土匪?

不可能。

这邛崃山只有小股的土匪,知道他们桃源寨猎人多,有数十杆枪,从来也不敢来招惹。

那就只有是外敌了。

但想想也不可能。日本鬼子还没入川,更不可能来到这么偏僻的邛崃山脉。

世事难料。

龚破夭不由问田欣,“这两天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吗?”

田欣想了一想,答道,“前天晚上,就是你回来的前一天,听到天上有轰隆隆的声音。”

飞机。

龚破夭心下又一颤。

在陆军讲武堂读书,老师就专门说了特工潜入敌后的重要性。因此正规的部队建制,都设有特务连,负责执行侦察、搜集情报、策反等特别任务。

如果是飞机空降下来的日本特工,桃源寨就大难临头了。对日本特工凶狠、残酷、冷血,他龚破夭去年底在南京就领教过了。

快跑到寨口的时候,正迎上从寨里逃出来的人。

一见到龚破夭和田欣,都惊惶地道,“日本人来了,快逃、快逃。”

“有多少人?”龚破夭拦住一个堂叔问。

“不知道。反正很多。寨里十几个猎手都被打死了。”堂叔答罢,抬腿就要跑。龚破夭马上对他道,“别走出寨的路,往山林里钻。”

“好的,好的。”堂叔答道,拔腿就跑。

“夭哥,我要回家去看看。”田欣忧心地道。

龚破夭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叮嘱道,“小心一点。”

田欣点了点头,风一样飘走了。

寨人不断涌出。

龚破夭高声地冲他们喊,“不要走出寨子的路,往山林里躲。”

话音刚落,寨下的一道山坳,便传来猛烈的机枪声,“哒哒哒”的声中,跑在前面的寨人纷纷中弹倒地。惨叫声不断。

龚破夭痛苦地闭上双眼。

他猜得没错,出寨的路已经被日鬼特工封锁住了。

妈的小日本,我跟你们拼了。

心里怒吼一声,龚破夭身子一晃,蹬蹬蹬几下,就飘上了巷边的屋顶,从一座房子飞过一座房子,迅速往自己家里急驰。他要回去取枪、取袖箭。

在屋顶上,他就发现,寨子的东南面,枪声特别猛烈。

从“篷叭、篷叭”的枪声里,他知道寨里的猎手正在与小日本交火。

但“哒哒哒”的机枪声,却令他感到心寒——

这是十八世纪的火药枪与二十世纪的机枪对抗。

不言而喻,吃亏的肯定他们寨里的猎手了。

除了火药枪、机枪的声响,还有手枪的枪声。

没有步枪枪声。

说明不是小日本的部队进寨,而是特工。

听声辩音,他龚破夭已大致推测出对方有几十个人。

飞回到家里,家里已空无一人。

想娘亲和妹妹月媚已经撤离,龚破夭的心才安了一些。月媚虽然和田欣一样的年纪,但功夫却比田欣略胜一筹。有月媚在娘亲身边,他就不用担太多的心。

父亲呢?

他绝对是去迎敌了。他是寨里的猎王,自然是个领头人。

走入自己的房间,龚破夭从墙上取下猎枪,背上鹿皮猎袋就要出门,走了两步,他马上停下,转身回到柜子前。

打开柜子,他就看到了他心爱的两排袖箭。袖箭极短,只有五寸长,但都是精钢打造,精光闪闪的。二十支插在袖筒,六十四支插在腰带上。套上袖筒,扎上箭腰带,龚破夭这才飞出门。

出了家门,他就直奔寨东南。那边,枪声剧烈,每一声都在撞着他龚破夭的心弦。快点,快点赶过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