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乡村文化的冲撞与融合

——电视剧《新结婚时代》解析


摘要:

长期以来,中国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是对立的。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随着农民进城与文化下乡,两种文化不断冲撞,并在经历冲撞的阵痛之后,逐渐融合共生。电视剧《新结婚时代》就是这两种文化不断冲撞、融合的精确反映。文章就此做了精细的分析和切中要害的点评。


关键词:城市文化 乡村文化 婚姻 冲撞 融合


城市文化主要来自于西方,其提倡工具理性。以儒家“耕读”传统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则强调人文精神和伦理本位,倡导人与自然的统一和对话, 崇尚天然和返璞归真,追求和谐和宽舒。乡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积淀地和保留地, 长期的城乡分离使乡村文化尤其是偏远地区的乡村文化几乎未受外来文化的冲击, 仍昭示着浓厚的民族性和传统文化特质。如果说城市是西方工业文化的集结地, 那么乡村文化是与城市文化截然对立的。


自1949年一个社会主义新中国成立以来,以“革命”为明显表征的文化对整个中国数千年积累起来的以乡土社会为本源的儒家传统文化曾经试图进行彻底的颠覆。八十年代以后的“再启蒙”与延至九十年代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西方文化与物质主义不断冲击,将民主与自由的思想观念源源不断地传输给中国,尤其是原本居于信息接受最底层的中国农村。其中婚姻观念、家族观念与人伦纲常等这些原本对于中国传统社会最为稳固的观念,也陆续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源于乡村文化观念的草根性以及千百年来的淤积沉淀,而且文化这种类似于血液般的根性,绝难在数十年或百年即被完全更改。尤其是对于最偏远的农村而言,乡村文化的主要观念仍然是稳固如磐的。尽管“革命文化”和八九十年代西方文化思潮曾经并正在不断冲击这些乡村文化传统,但是乡村文化的基本观念仍然难以一时改变,并且在长者身上体现得愈益明显。


在当下的中国,“乡村\ 城市”的基本社会模式不再是简单的二元结构,都市与乡村之间的双向的流动创造了当下中国最复杂而又丰富多姿的生活景观。乡下人进城的移民生活是都市召唤的结果,进城后的乡下人生活的多样可能,使折返于乡村和城市之间的人的精神行为的叙述极富张力。传统的对于城市渴望就是读书取得功名留在城市工作。高考是一个进入城里精英行列的公正渠道,读书留在城市工作,是传统文化中认可的求取功名之路,是出人头地的重要一役。这既是中国多年城乡差别的显因所致,也是中国在城市化浪潮中的电视电影对于城市生活浓墨重彩的描摹有关。这个问题在过去的农耕社会不会显得冲突激烈,因为乡土本性的社会中,乡村传统必然是根本的,进城的也只是少数,乡村社会结构也是极为稳定的。但是九十年代之后,城市化浪潮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日益将越来越多的中国农民及其后代推到城市里来。这样在通过高考等途径进入城市精英阶层并组成的家庭与原来乡村传统之下的父辈家庭之间产生了冲突,主要的表现就是城市文明与乡村道统之间的冲撞和不断融合。


《新结婚时代》从电视艺术的角度解析和回答了这样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在整个剧作中,始终将乡村这个大背景潜隐与角落里,整个剧作的中心是城市话语和场景。剧本将乡村呈现于一个农村之子和城市女子的婚姻中,这种呈现方式十分讨巧。婚姻在中国社会中具有十分丰富的意味,众多社会问题往往会一起集合在婚姻问题上。所以该剧尽管写的是婚姻问题,但依然回避不了乡村问题,回避不了乡村传统文化观念遭遇城市文明之后出现的两种文明间的隔离问题。所以那个潜隐的乡村也始终在观众的眼帘中晃悠着。


顾小西和何建国的结合是乡村与城市两种文化的相遇,顾小西与何建国两个家庭集中呈现的是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不断冲撞融合的过程。在何建国身上集合了许多乡村传统文化的精神。他来自于乡村,对于中国而言,乡村文化立足于农业生产传统, 守四时之变, 信万物有律, 深得“天人和谐”的传统之精义, 顺天应物, 勤俭克己, 安心守分。同时乡村深受以和为贵以及重义轻利思想影响, 做事求和、求稳, 不易冒险,因而气氛平和, 民风淳朴, 情感单纯, 人生观念质朴, 交际方式憨厚, 邻里关系融洽。受这些乡村文化的不自觉的习染,何建国在单位一直是个好员工,在较短时间里赢得了上级的认可。何的这些品德就是传统乡村文化赋予的精魂。但是何建国又深受乡村文化重要的精魂——儒家传统文化的熏陶,即儒家“父为子纲”的人伦纲常规约。他顺从父亲、以父母长兄为尊、十分重视自己的血缘,自己的婚姻大事上听从父亲、在一些明显是父亲观念作祟的小事上也不敢或者很少忤逆父亲。


顾小西则一直受城市文化的影响,集城市文化的精魂于一身。城市文化重人为, 尚人力, 表现出人类对自然的统治与征服。城市文化主要讲究实惠实利, 带有明显的功利主义倾向, 人际关系复杂。在顾家母亲吕大夫是家中的权威,但又是比较民主的。在单位吕大夫一直处于繁忙状态,对于自己单位人员不轻易言辞什么,无疑她是处于城市文化中人际关系复杂的状态中的。作为母亲吕大夫告诫顾小西,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也是两个家庭的事。吕大夫不看好其女顾小西与农村出身的何建国结婚。但是顾小西仍然在爱情女神的指引下嫁给了何建国,也就嫁给了一种乡村文化,并在这种文化中不断与之产生碰撞。全剧始终以何顾两家为主线,通过家庭与婚姻折射两种文明的碰撞,交织着当下乡村与城市的诸多阵痛。


从20 世纪50 年代开始,“城市—工业、农村—农业”的政策导向陆续造成了一系列的城乡隔离制度, 在重工轻农的思想指引下, 中国的乡村遭受了不平等的制度剥削, 农民与市民也形成了两种身份两种待遇。城乡分割为两种社会形态和两大利益集团。长期以来重城轻乡,铸就了城市与乡村的巨大反差。同时城市居民的社会结构是由职业、级别、职称、文化水平、身份地位等因素决定的, 社会行为受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及公共道德约束, 乡村居民由于血缘宗族意识较强, 社会结构多呈家族式, 有既定的谱系和辈份, 宗法和某地约定俗成的非正式制度对其行为有较大影响, 传统伦理习惯规范势力较大。


何建国的父亲在剧中扮演着地道的乡村文化代言人的角色。对于大多数中国乡村而言,人缘关系较为固定, 与外界联系较少, 处于相对封闭状态,而何父这样的乡村老者大多心态保守, 对新生事物和新的生活方式不易接受, 安于一成不变的生活, 稳定, 守旧。作为来自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民,何父未曾受过多少知识教育,或者也没有见过多少世面,而在乡村世界里,注重等级地位。在儿子留在北京工作并娶了一个北京媳妇以后,他想象北京人是权力或者能力非凡的,尤其是亲家母还是北京大医院的主任。于是碰到什么事情都来找亲家,自己和乡邻看病、表姑父家迁坟等诸多事情一干来找城市里的亲家。亲家如同一家,他只是按照乡村的观念去想象北京并在实践着。在这里,他的“找亲戚办事”的意识无疑既是数千年的传统乡村伦理中的亲缘意识的直接作用。他认为“亲家母在医院是主任”,主任手下的人当然得听从主任得亲家使唤。于是便闹出了一系列笑话,也让城市文明濡染下的亲家母吕大夫产生了厌烦以至厌恶,不敢见何建国的父亲,并拒绝见他。也就是说,乡村传统文化在城市文化面前起初多数是处于劣势的,在进城之后首先是要经历阵痛的。那些乡村传统文化观念必然要被城市文明这种先进文明所冲击,之后被改造或是遭受遗弃。至于何建国的父亲把儿媳妇、儿子的衣服都泡在浴缸里洗掉、随处吸旱烟袋、说话嗓门大等等均是乡下人进城之后普遍遭遇,这一点与陈奂生上城一样,必然会闹出无数让人暗含着心酸的泪发笑的笑话。我们看到这些现象既是中国农村现实的存在,也是城市文明对乡村文明的蔑视和不屑,城市文化很难站在乡村文化角度考虑问题,不会主动俯下身躯来和乡村平等对话,只有乡村去自省自觉。这也是中国当下新农村建设中普遍问题,没有人在乡村来讲授或传播这些先进文明,只有乡村人在城市中一个个撞得头破血流才能去反思和改正。


婚姻是中国人最为关注问题之一,由婚姻衍生出众多家庭、家族关系更是现代前的中国社会最紧密和稳固的社会基础,所以不仅仅乡村文化中重视婚姻门第,城市也同样重视。否则顾小西的母亲也不会阻止顾、何婚姻。而顾小西的母亲其实也是矛盾的,她似乎是城市文化的集中代表,但又不彻底。她仅仅因为简佳那段不堪的爱情经历便阻止了顾小航与其的恋爱,所以以顾家为代表的城市文化只能是中国式的城市文明。在顾何两家身上其实又共同凝集了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家族伦理的问题。尤其是何建国的父亲将家族事务看的十分重要,这显然与乡村文化系统没有被城市文化同化或者浸染有关。


当顾小西与何建国的离婚让两种文明共同转身思考各自的问题,在独自面对自身时,顾小西与何建国均有了自身的发现。顾小西也逐渐检讨自身,对自己的一些行为做了反思。同时何建国的父亲在这一段时间里悄悄发生了转变(但是这种转变在剧情中有些突兀,剧情和人物性格显得不是十分圆润)。尽管顾小西很可能不会再生育,何父最终还是同意两人复婚,并亲自带着治疗习惯性流产的偏方给了顾小西。这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经过冲撞之后的协调发展,也是乡村文化自身的超越和改变。


目前中国城市化的过程应该是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相互影响、共同进步的过程, 城市文化和乡村文化接触融合而使更富感情色彩的城市文化和更具现代格调的乡村文化共生共存共荣的过程, 也就是城乡文化整合的过程。城乡动态的文化有消散, 也将有新生, 碰撞、冲突、交流、融合, 各取所需, 各去其弊, 消弥差距, 形成互补。乡下人进城使城乡两种文化之间的交融不断加强, 使以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城市文化和以传统乡土文明为代表的乡村文化开始了其撞击、磨擦和交融, 出现了程度不同的整合, 城乡文化各自得以丰富和发扬, 既保持传统文化的底蕴, 又富含现代文明的精华。


电视剧结尾安排了顾父与小夏结婚,则可以看作新结婚时代的另外一种隐喻,话题触及老年人再婚问题,对现实有些警示与教育导向作用。这种结合也可以理解为乡村在另外一种意义上城市与农村两种文化的融合。


在当前农村问题日益被关注的情况下看这部电视剧会有许多可以深入思考的东西。在乡村文化与城市文化不断冲撞融合的情况下,何建国与顾小西的婚姻背后的乡村与城市两个家庭能否真正融合并和谐共生呢?如果可以,又会经历多少阵痛呢?何建国们能否象剧中那样恪守孝义等乡村文化传统呢?顾小西这个理想化的人物形象在复婚之后还会再次遭遇其它问题么?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解决定然会对当下的和谐社会建设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剧中那个隐在的乡村是中国当下整个社会的问题和症结所在,而纠缠与其中的两种文化冲突在婚姻问题上凸显出来,最终城市文化与乡村文化两者究竟能否真正融合共生?有待更多的思考。就这部电视剧而言,给予观众的思考无疑是颇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