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无奈!


她:我的同事,1米67的个头,苗条的身材,微卷的搭肩长发,脸上映出些许沧桑,不过单看她,真猜不出她刚过了40岁生日,而且还有个19岁的帅气的1.8个头的儿子,看来她是属于早婚早育型的了.

她是去年下半年来公司的,半年来大家眼中的她,是个认真不苟,不辞劳苦,坚持原则的人.性格比较开朗,也很会穿衣,也许是身材好又加之以前做过模特的原因吧,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蛮有味道的. 慢慢熟络起来,得知,老家是兰州的,年轻时随在那边做生意的老公来到他的家乡常州,她舍弃家人舍弃亲朋一心奔往的地方,她只有唯一的亲人及朋友---她的老公,随后,在南方生子过起日子来. 近一两年,辗转从常州来到南京工作.

十月份日,她觉身体不适,据单位其他女同事说下体流血不止,于是去医院检查,被告知子宫囊肿,需要治疗并随后动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术,当时无依无靠的她将电话打给老公,那"人"出现了,却不置可否,更没留得一分半分银两,转身回了常州,.欲哭无泪的她选择先输液看看疗效,于是此后的几天,她天天独自拖着虚弱的身体坐一小时的公车去看病. 当时我正在青海出差,其他同事回老家的回家,出游的出游.事后听她淡然讲起这些,心酸得不行.不过就是我们在南京,善良的她也不会忍心打扰我们.她总是这么为别人考虑.儿子她也没让陪同,让儿子做自己的事去.


后来说恢复的好些了,只是需要继续输液. 因不在同一办公室,大家又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几天没见到她了,突然有天晚上我加班后收拾东西要走时,见她红肿着眼睛颤颤巍巍得进了我们办公室,那时天已经黑了,她刚从外面回来(她住宿舍),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急忙问起,才知当天动手术了,说比生小孩的时候还痛,说着眼泪就不住的流.往往人生病时是最脆弱的时候,特别是女人,而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姐妹的她,可想而知,更需要亲人的安慰与关怀.在手术前后,她的电话不段拨给那位被她称为老公的"人",回应她的只有"无人接听"的冰冷声音.发出去的短消息,也如石沉大海.泪水留下来已没知觉,身体上的巨痛,也无法抵御心中的痛.回公司后,压抑许久的她,一吐为快,如下我断断续续转述一些,期间有些细节不是很清楚,因自己不是那种刨人隐私的人,再说女人之间的事,只是听她们女同事们人闲聊,细节我也不便细究.


......快乐幸福的日子很短,到常州后,老公即是另一幅面孔,不久她生下在老家时已孕育的儿子,做月子期间无人照管,老公婆婆形同陌路.20天未满月,她便忍不住抱着儿子坐长途火车回了兰州.后来幼小的儿子留在了兰州父母那里,她又回到了老公身边,勤勤恳恳维持着这个家,工作在做,田也舍不得丢弃,早起去田里忙活,忙过后去工作,下班后再去田里.老公没有体贴的话语,两人却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吵架,开吵就意味着她要挨打,经常被打得下不了床.她因畏惧挨打,不敢接外生枝,日子就这样一直过着.后来,儿子到了适学年龄,被接了回来,她开了自己的缝纫店,12年里,靠自己的一双手, 供儿子念完了高中,家里也盖起了2层(不记得是2层还是3层了)楼房并没装修完备. 那"人"呢,忙些什么呢, 在做家具啊或小工程啊之类的生意,不曾为家里操劳过什么,并且外遇不段,有次和一有夫之妇鬼混,被别人锁在屋子里。据说对方的老公还在医院里,对方老公家人不答应,半夜跑到同事家来闹乱砸东西,并将小孩关在门外不给进屋,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小孩上高二,此前一直是个品学兼优并拿奖学金的好学生, 此后学习一落千丈,并且住校,再也不肯回那个令他蒙羞的家。她也为避开这些烦心事,也为再也忍受不了的打骂,忍痛关掉了店铺,外出打工。一年后儿子高考失利,此时的她,已无多少积蓄,央求那"人”拿出些钱来供儿子继续学业,却被断然拒绝,并扬言儿子不是他亲生的。母子一致要求去做亲子鉴定,儿子为母报不平,说去做是为了证明妈妈的清白,他不会再认这个爸爸的。后来此事不了了之,那“人”仍未尽起他的义务。于是儿子高中毕业就中断了学业,随母来到了南京。她也很少回那个不知道还能否称为家的家. 那"人"也很少几乎没有跟他们母子联系过,未曾关心过他们的生活及经济状态.


我明白了平时节假日或周末,她为什么很少回近在咫尺的常州,有时出差在离常州很近的地方,她也不回家,大家问起来,她就说儿子也在南京,回家做什么呀. 其实她是被打怕了,不敢回家,再说那里已没有了她的亲情.


我不明白也无法理解,这样的生活,她怎么能一直忍受到现在???!!!! 也无法对别人的生活进行评论。有人说,夫妻关系的好坏,不是一个人的结果,是有双方原因存在的。这个谁对谁错我暂且不论也无法评论,但不管如何,这个“人”怎能这样弃妻弃子于不顾,就是对一个外人,普通人也无法表现的如此冷漠如此无情,而她还是他的家人啊,这还是个人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