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蛟龙:解放军第一支潜艇部队诞生内幕

smallbee 收藏 3 78
导读: 肖劲光:宁可叫几条军舰开不动,解散几个学习单位,也要满足这次调潜艇学员的需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毛泽东主席下决心要结束中华民族有海无防的历史,把建设强大海军的重担压到海军司令员肖劲光的肩头。1950年4月14日,肖劲光在人民海军司令部成立大会上,提出了建设包括潜艇在内的轻型舰队的思想。8月,人民海军为确定建设海军方针召开了一次核心领导会议。大连海军学校副校长张学思(张学良将军的胞弟)在会上说:“ 潜艇部队十分重要。潜艇攻防均可使用,但不易掌握。我们必须

肖劲光:宁可叫几条军舰开不动,解散几个学习单位,也要满足这次调潜艇学员的需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毛泽东主席下决心要结束中华民族有海无防的历史,把建设强大海军的重担压到海军司令员肖劲光的肩头。1950年4月14日,肖劲光在人民海军司令部成立大会上,提出了建设包括潜艇在内的轻型舰队的思想。8月,人民海军为确定建设海军方针召开了一次核心领导会议。大连海军学校副校长张学思(张学良将军的胞弟)在会上说:“


潜艇部队十分重要。潜艇攻防均可使用,但不易掌握。我们必须设专门潜艇学校培养艇员,并设潜艇基地和专门训练潜艇之机构。”


10月8日,毛泽东主席亲自给斯大林发电报,寻求苏联在中国海军潜艇艇员的训练上给予援助。不久,中国派军事代表团赴苏联考察。肖劲光司令随团专门考察苏联潜艇部队建设现状,特意拜访了苏联潜艇部队负责人巴尔图诺夫海军少将,着重谈了培训潜艇干部和技术人员的问题。当代表团回国后,中国政府正式致函苏联政府。


11月,肖劲光在上海24层的百老汇大厦召见了当年刚34岁的华东海军第6舰队参谋长傅继泽,告诉他,中国要筹建潜艇学习队,海军党委研究决定,由他担任领队。


1951年2月7日,苏联政府正式答复,同意为中国培训潜艇艇员和必要的指挥人员、基地人员,并提供训练用潜艇,培训地点在海参崴(后改在旅顺口)。


海军当时把组建潜艇学习队当作头等大事。肖劲光司令下了狠心:“宁可叫几条军舰开不动,解散几个学习单位,也要满足这次调潜艇学员的需要。”选调潜艇学员条件很高,首先是政治素质好,其次是年轻,有文化,体质强。4月,海军上下经过严挑精选,从各舰队、各海校、炮校和海直机关共抽调200多人组成潜艇学习队,派往苏联驻旅顺海军基地学习。


周恩来总理两次视察潜艇学习队,队员们在苏联海军军营中饱尝酸甜苦辣


1951年3月上旬,军委副主席周恩来通知海军,苏方已同意帮我们培训4艘潜艇艇员,全部人员4月20日到达旅顺口。


在4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新组建的潜艇学习队全体官兵及25名俄语翻译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草坪上集中,宣布组建命令,进行出发前动员与欢送。海军副政委刘道生说:“建设中国潜艇部队,就靠你们了。作为新中国第一批潜艇学员,你们只能学好不能学坏……”


一列特殊军列从北京出发,驶出山海关,北上沈阳、南下大连,车厢里一片欢歌笑语。到了大连没进市区,官兵们就换乘了严遮密盖的大篷车,夹着春的寒意奔向旅顺口。这时,一路的欢歌笑语没了,大家脑子里只有军事要塞、保密、戒备……


车开到苏联驻旅顺海军基地司令部所在地。下了车,中国潜艇学习队的小伙子们就被带到一个大院里的大房子前,外面站着几位苏军军官。我方翻译前去交谈后回来对大家说:“脱光衣服。”中国学员有些莫名奇妙,又不敢问,顺从地脱光所有衣裤。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是个澡堂。外间的苏军士兵拿着一个瓶子,给进来洗澡的每个学员手上倒了一些又黄又油的黏液,示意凡是长毛的地方都要涂抹到。这是一种浓消毒液,说能防治皮肤传染病。


跳进热腾腾的大水池,学员们才感到闯关过卡后的舒解。这种特殊的“入伍”方式让中国学员初尝了苏军管理的严格。

3年多苏联军营的学习生活,队员们学到了潜艇技术,也饱尝了酸甜苦辣。让队员们最难忘的是周恩来总理的两次视察。1952年10月,周总理来到潜艇学习队,与队员们拉起家常。接着,总理又关切地询问队员们的学习、工作、生活情况,临别前再三叮嘱大家要尽快学好本领,报效祖国。1953年2月,周总理再一次来到潜艇学习队看望,并登上潜艇,视察了每个舱室。短短几个月,周总理就看望学员两次,可见他对人民海军建设的重视和关心。

当时的潜艇学习队也就是一个模拟的潜艇支队,按编制配了4条艇的舰员,每条艇都有自己的艇长、副艇长、部门长,一直到水兵,由苏军“一对一”进行岗位对口教学。在这里虽然学习任务非常繁重,但学习队队员们克服了语言不通等各种困难,在学习结束时,全部通过国家考试,为顺利组建我国的潜艇部队作好了准备。


我军第一代潜艇是两艘苏联M级老式小型潜艇,新组建的潜艇部队首次出击便发发命中


1954年6月19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领导下,人民海军的第一支潜艇部队——海军独立潜艇大队宣告成立。


6月24日,中国潜艇学习队结业。这天,从苏联购买的两艘M级老式小型潜艇正式移交中国。


上午10时,新任海军独立潜艇大队长傅继泽身穿上白下蓝的中国毛料军服,陪同中方海军参谋长周希汉和苏方东北驻军最高司令官史维佐夫中将,在旅顺老虎尾码头临时主席台就座。


随后,中苏潜艇交接签字和升降旗仪式开始。傅继泽和苏军驻旅顺潜艇部队司令哥洛瓦乔夫少将分别代表本国在交接协议书上签字。乐队奏中苏两国国歌。在乐曲声中,两艘潜艇上的苏联国旗和军旗徐徐降下,中国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冉冉升起。此情此景让潜艇学习队队员们热泪盈眶。


随后海军参谋长周希汉表彰了学习队的优秀学员,并把海司特制的银色潜艇徽章颁发给傅继泽、张虎臣等潜艇大队领导,还给潜艇专业部门的军士和水兵颁发了特制的技术标志。周希汉参谋长代表海军,将已接收的两艘潜艇分别命名为“新中国”11号、“新中国”12号,将计划购买接收的两艘“斯大林”级中型潜艇分别命名为“国防”21号、“国防”22号。


6月28日,由中国人自己驾驶的“新中国”11号、“新中国”12号在苏联驱逐舰护航下,从旅顺老虎尾码头起航,驶向中国海军的第一座潜艇基地。7月,人民海军又从苏联接收了“国防”21号和“国防”22号,潜艇总吨位超过2000吨。


1955年9月,海军独立潜艇大队改编为潜艇第1支队,后又陆续从苏联接收了4艘潜艇,潜艇数达到8艘。11月,潜艇第1支队参加了总参谋部组织的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


“战斗”开始后,潜艇声呐报告,发现“敌”编队噪音,4发鱼雷随后迅速出管,全部击中目标,充分展示了潜艇作战的威力。在整个攻击过程中,扮演“敌”旗舰的“南昌”号上的所有观察设备和上百双眼睛都未能及时发现潜艇的运动方向。当有人发现鱼雷航迹时,没来得及规避,鱼雷就已从军舰肚皮下穿过去了。我军第一代潜艇光荣完成这一演习任务,全体艇员无不兴高采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