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法的渊源--夏商之法



目前已经普遍认为夏朝使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但是由于时代过于久远,材料相当匮乏,对于夏朝的法制基本很难有全面的了解。只是大概知道,氏族社会信封鬼神的观念,对于夏朝法制有着深刻的影响,是当时论证罪刑的基本依据。假借天意发布王命是现存夏朝法的主要形式。传说启继承禹的王位,引起其他氏族的不满。有扈氏起兵对抗,启率军与其大战于甘。在战前启发表了动员令,后世追述其事,录为《甘誓》,收于《尚书》。其中宣布,现在我们出兵讨伐有扈氏,是恭行上天命令,各军将士如果不努力作战、履行职责的,都是不奉我命。奉命而行的将在祖庙行赏,否则将斩杀于土地神社,并要辱及后嗣。这篇文献虽然不是当时所作,但也从中得见史影。体现了公权力草创阶段以神谕加上强权推行政令的状况。



无论是以何种形式出现,对于父母等至亲尊长的不孝行为,在始终强调血缘关系和尊卑等级的中国传统社会,初民时期就已经在习惯法上严厉惩罚这类行为,事当时社会的共识,被公共权力强化为法律,进而推及到首领,变成早期的“忠君”,是完全可能的。




而有文字可考证的历史肇始于殷商,所以在传统文化的形成中这一阶段处于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当时法制草创,年代久远,史料有限,只能暂且凭借甲骨文的片段记述以及写定于先秦并直接记载商朝状况的文献作为基础,来描述当时的法制概况。而时间商仅仅限于商代中后期,空间上也只有商文化中心地带,即今天的河南、山西一带。




商代的国家在政治上已经日臻成熟,突出体现在王权的日益巩固和强大。特别是到商代中后期,商王的权力极为显赫。甲骨文中,商王自称“余一人”,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中,它可以受到上帝和先王先公的佑护。商王的祖先与人们的关系比之后的封建时期都要密切,其保护子孙的性质不断被强化,体现出整个王室宗族政治和社会地位的加强。早期的甲骨文记载显示。当时的至上“神”与商王祖先之间有着明确的臣属关系和区分。但是到了商代后期,商王的祖先甚至被冠以“帝”的称号。这在当时是对个人权威的极度强化。甚至可以享受和祭天一样的待遇。




同时,在当时神权思想弥漫的背景下,掌握了占卜权是莫大的权力象征。因为这是一项能够“通天”的,与天人沟通对话的重大活动。而占卜权在谁手里,就可以垄断神的声音,地位是相当崇高的。在约公元前16世纪以前,商王并不掌握这一项大权。但是到了最后两位商王乙和辛,已开始亲自进行占卜了。这标志着当时王权力的扩张,已开始掌握“替天行道”的权力,日益具有政教合一的领袖地位。




以商王为核心,已经形成一套比较完整的中央官职和方国首领封号。据统计,商朝的中央职官已经达到了六十多种。其中分为辅弼重臣,主管军事,主管宫廷事务等等。这些职官划分虽然并不严格,尤其是在战争时期,都可参与军事活动。但是,较完备的官僚体系,反映了国家机器的逐步健全。同时,除了商王朝直接统治的区域外,还有纳入其势力的各地方邦族。




根据文献记载,商代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些成文法。传说“太甲颠覆汤之典刑”,是说商朝的一代昏君太甲废弃了开国之君汤所创立的一整套法度;《竹书纪年》又记载说“祖甲二十四年,重作《商刑》”指的是以汤的名义命名的规则。



但是,商代所处的历史时期,决定了他们的的社会思想还淹没在一片早期的宗教混沌中。“殷人尊神,奉民以事神”当时的人具有极为浓厚的神权思想。各种重大事务都要先向神明请教,以神的意志为行事宗旨。在殷人的思想里,作为至上神的“帝”,地位极其尊崇,几乎无所不能。沟通天人的巫师地位甚尊,当时商朝重臣,乃至商王本人,都常起着巫的作用。因此,在法律运行过程中,托名神意事最显著的特点。




在文献记载中,这种借助神意来执行法律,推行命令的方法也非常普遍。在当时宣布规则的誓命中,多借助神力仪式威慑。但是,也有考证,认为“天”成为至上神的概念受到崇拜是西周的事情,商代还没有这个概念,上述文献所出现的“天”的字样,事文献写定于后世、因而使用后来概念所致。但无论如何,对于神权的迷信和崇拜,是商代的法律运行中占主导地位的思想。




在中国法律文明的起源阶段,由于特定的地理环境、经济生活和历史进程等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这一初始过程具有一定的独到特别。原始习惯直接转化为具有约束力的礼法,家族血缘关系的纽带并未由于公权力的产生而趋于松弛,不足部族首领甚至基于在祭祀、战争和工程建设等过程中的作用获得更加强大的独裁式权力,以及战争未刑罚制度和法官体系提供现成样板。这些特点,为后世中国整个法律文化的走向定下了基调。




这些特征在夏商时代的法律文明的中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反映。当时 ,法律处于草创阶段,成文法若隐若现,远未形成系统的典章。大量的社会法律关系靠业已存在的习惯调整,各种制度与时俱进,已经初具规模,逐渐形成一批确定性规则。刑罚制度开始逐步产生。残酷的肉刑之下,无数人在挣扎呻吟和无可弥合的创痛中。社会、政治生活中弥漫着浓厚的神权气息和指导思想,尊神敬组构成了社会思潮的主流。种种现象,都体现了这一阶段在法律文明从起源走向逐渐成熟过程中的过渡性质。先民们艰难地蹒跚在构筑辉煌典章大厦的道路上,西周繁荣的礼制文化,正是在这一草创阶段的基础上逐步发展、成熟起来的。




由此可见,社会的微小进步,都是先民用血和汗实践出来的。我们作为一名生活在法治时代的现代人,不仅要珍惜现有的文明,还要保护好先民们留下的传统,不要给外人留下数典忘祖的笑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