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乱史奇兵 七 伏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10月25日在地球的另一个位置确切地说是瑞士苏黎世一家新的公司成立了。这家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德国人,不过他们现在拿着捷克、瑞士、法国或者比利时的护照,他们全都听命于一个不在公司员工花名册上的人的领导,此人就是孙绍易。

孙绍易现在的常驻地已经挪到了瑞士苏黎世,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不引人注目韩光武给他挑选了一帮德国犹太人派到瑞士。为首的一个原来是德国一个精明的大企业主海因茨,在纳粹上台之后被剥夺了财产投入集中营,后来被挑选出送往华夏西北。由海因茨出面孙绍易购买了厄利空公司5%的股票和一部分苏罗通公司的股票。二战期间美国大量装备厄利空生产的高射炮,厄利空赚了不少钱,这些战争财大家都来分一杯羹吧。战后厄利空公司的武器销量也很好,所以股票收益没有问题,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厄利空公司了解世界先进的军事技术。至于买苏罗通公司的股票则主要是为了现实的目的。

由于生意越做越大成立一个公司就成为必需,于是一个莫莱尔父子公司就成立了,名以上公司的主人是莫莱尔父子,也就是改名换姓的海因茨和他的儿子,至于名字嘛则是借用大仲马“基督山伯爵”一书中的名字。公司成立后名下已经拥有一条在德国注册的货船,他运载的第一批货物中就包括5千支7.62mm枪管和一批小零件,当这些零件不组装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人看不出他们的用途,但是当他们和另外一些本地产的小零件组装在一起的之后一支7.62mm“司登”式冲锋枪就出现在人们面前,不过这种“司登”式冲锋枪是经过改进的,原来的一些毛病已经不会出现了,这种冲锋枪被19路军命名为26式冲锋枪。莫莱尔父子公司还在洽谈由捷克的斯各达兵工厂制造一批这样的枪管。

这批货物里还包括从美国来的一批直径60mm的无缝钢管,稍微加工一下就是60迫击炮,而最重要的货物是从美国起运的13架“寇蒂斯.霍克7”战斗机。这批飞机是以希腊的名义买下的,然后再由希腊卖给华夏,希腊政府里的一些官员得一些好处。货船将把这些物资运往俄国塞瓦斯托波尔,从那里上岸运往兰州。

同时在瑞典也有一家公司成立,幕后的拥有者也是凤凰部队,这个公司购买了一部分博福斯公司的股票,也拥有一艘货船。

原口启之助得到命令之后不敢怠慢马上召集部下部署,很快除了一个大队防守归绥之外,其他部队跟随他增援托克托,一个伪军骑兵团被调来打前锋。

鬼子的行动立刻被侦查兵报告给朝鲁,朝鲁喜得眉飞色舞,在向总部报告的电报结尾一连几句话都是表决心的。

在步兵到达之前鬼子已经派出六架轻型轰炸机和三架“九五”式战斗机,这是英国人偏爱的队形,由此看来日本空军确实是英国空军的好学生。当时日本战斗机的特点就是腿短跑得慢,所以等日军飞机到达托克托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日本飞行员们警惕的搜索着空中,因为托克托方面一直说有飞机在他们上空活动。果然他们发现了天边几个黑点,那是两架I-16。

I-16里的花荣早已发现了日本机群,通过摇摆翅膀他通知其他僚机跟自己接近敌机,另两架飞机则藏进云端。I-16上连个安装电台的地方都没有实在郁闷。

现在敌机高度比他大约低1500米,所以他很从容的向敌机靠近。敌机在他眼里慢慢变大,终于能清楚的分辨出是六架“九五”式战斗机和三架“九七”式轻型轰炸机。“九五”式战斗机是当时很优秀的战斗机,是水平双翼战斗机里的顶峰之作,比先于它出现的苏制I-15还要优秀,其转弯半径小,操纵灵活,缠斗能力非常强。但是在I-16面前它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速度慢追不上I-16。

I-16是苏联第一种单翼战斗机,是1935-1937年世界上飞得最快的战斗机,不过它也有自己的弱点:I-16系列一直存在操纵困难的问题,并且在快速跃升的时候容易进入螺旋。经过对敌我飞机性能的对比花荣根本就没想和敌人缠斗,一压机头从高空扑下甩开迎过来的敌机径直朝着日军轰炸机冲过去。日本战斗机飞行员的目的就是保护轰炸机赶紧拦截I-16,无奈飞得慢呀,等他们转过弯来花荣已经冲到轰炸机跟前,几架战斗机蜂拥冲向花荣和他的僚机。三架轰炸机也赶忙作规避动作,如果是战斗机此时就可以解散队形进行一对一的战斗,但是轰炸机要保持队形用后坐的旋回机枪集火射击敌机。三机队形本来保持队形就不易此时又要作规避动作还没有短波电台相互联络这一慌乱立刻乱成一团。

在日本战斗机冲上来之前花荣迅速用原始的圈形瞄准具罩住一架轰炸机按下机枪发射键,一串红色的曳光弹从轰炸机上掠过,同时几串曳光弹也从花荣的座机附近飞过。花荣立刻向左翻转脱离,他的僚机也抓住机会打了一梭子跟着脱离敌人轰炸机。一架飞在编队左侧的轰炸机被打了几个窟窿,但是受伤似乎不重依然紧紧跟着编队。

日本战斗机受了刺激,紧紧咬住花荣和他的僚机追过去,只剩下孤零零的轰炸机继续飞往托克托。两架正在云端盘旋的I-16看到这个大好机会从云上冲下来直扑轰炸机,轰炸机一看不好在长机带领下投掉炸弹解散队形准备空战。

两架I-16并不分开而是一起咬住那架刚才挨了几发子弹的敌机。敌机全速以S路线飞行着同时旋回机枪拼命的阻止I-16的靠近,两架I-16不断从一侧威胁它,于是它逐渐飞离了编队。然后两架I-16从两个角度同时攻击射击两次将其击落。

满意的I-16划过一个优美的曲线再次出现在剩下的两架日本轰炸机面前如法炮制再次击落一架。追到远处去的鬼子战斗机终于明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回头冲过来,等I-16转回来打最后一架的时候日本战斗机已经不远了,I-16只来得及把这架轰炸机打的后座机枪手干掉。

“九五”式战斗机们虽然总算救回了一架轰炸机可是在他们转身的时候一直在它们前边不远距离既让他们看得见又让他们追不上的花荣也掉头全速冲过来。鬼子长机一看必须分出几架来对付他,可是现在队形已经乱了,他又没有电台可以向僚机下命令只好摇动机翼飞出特定的姿态让其他飞机明白。他就这样摇啊摇,飞在最后的一架鬼子飞机被花荣打得凌空爆炸。

飞在后边的鬼子明白后边的威胁不能不顾连忙转弯想着反咬住I-16的机尾,可是I-16再次发挥速度优势在鬼子血红的眼睛里越跑越远,根本追不上。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鬼子机群只好在空中不断盘旋防止遭到偷袭,就像是步兵遇到骑兵,人家有速度,你格斗本领强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和人家照面。

I-16们在鬼子机群不远处游走着,每当出现机会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扑过来。鬼子飞机们则依仗转弯半径小的优势与I-16对峙,I-16也不好轻易得手。发现这个问题后花荣集中攻击那架仅存的轰炸机,其他I-16很快明白了也集中攻击轰炸机一直打到子弹耗尽为止。然后I-16们毫无顾忌的转弯加速离开战场。

此时鬼子轰炸机虽然仍然坚持着在天上飘着却是浑身弹痕累累,几架战斗机也都快耗尽燃油,子弹也不多了,只好恨恨的返航。终于在天黑之前挣扎回机场,轰炸机由于起落架中弹在降落时翻滚报废。

鬼子付出4架飞机被击毁,两架飞机受伤的代价只是确定驾驶I-16的飞行员都是黄种人。这个消息立刻上报,一直绷紧神经的鬼子终于松了一口气,马上通报了原口启之助。随后鬼子急于想要了解面对的这支军队,情报部门的那些情报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废纸,为了弄清情况最新式的中岛“九七”式侦察机被调来商都。

得到通报之后原口启之助立刻催促部队加快速度。在他看来虽然俄国人在日俄战争中的惨败也表明他们比起大和民族来是劣等民族,但是至少比支那人强,支那人是东亚病夫,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过大和武士呢?别看他们使用诡计取得了一点点儿胜利,可是只要自己的大部队一到他们就会像兔子一样满山乱窜。空军吃了亏,但是他不操这份儿心,那是空军的事。

天开始黑下来了,但是对军人来说没有白天黑夜,军情就是命令。托克托方面报告敌人的攻击大大加强了,看来敌人已经知道他来了希望在他到之前结束战斗。

离托克托还有50公里的时候,他决定了作战方案。平野大队配属坦克中队将从正面进攻,久保大队的三个中队在这个平野大队左侧展开,另一个中队配合骑兵在右侧展开,当平野大队与敌人交战的时候侧翼的部队就实行迂回包抄,炮兵队则摆在平野大队后面。

但是他的作战方案用不上了,正在他作着全歼敌人的美梦的时候鬼子车队前边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夹杂着零星的迫击炮。走在最前边的鬼子坦克的钢板被子弹打得丁当乱响,鬼子坦克兵惊叫着缩回坦克里向四周胡乱开火。本来天就黑,坦克里视野又窄,好一顿乱打。

终于远处出现了一群黑影向着托克托方向奔去,这是朝鲁骑兵师一个连一直在一个小山头上监视周围的情况,看到鬼子就开了火,目的就是引诱鬼子进入包围圈。在草原上作战不可能象在山西一样等着敌人钻进包围圈,因为草原上一马平川,可以当作道路的地方很多,要想让敌人正好钻进包围圈就只能诱伏 。鬼子果然上当,坦克中队成扇面摆开打开大灯兜着骑兵们的屁股追过去,载着步兵的汽车也改变队形紧跟在坦克后面,鬼子骑兵则在两翼展开。

这样跑了有5公里突然前面火光一闪,一发炮弹从当先的日本坦克不远处飞过在草地上爆炸,接着随着不断明灭的火光更多的炮弹飞向日军坦克。一辆“八九”式坦克最先被击中,它的装甲在85mm穿甲弹面前显得如此薄弱,炮弹从炮塔前面穿入从后面穿出,紧接着随着一声爆炸坦克的炮塔凌空飞起。

迫击炮发射的照明弹开始一个个挂在战场上,草原上的坦克和汽车一览无余。朝鲁的6门85加农炮和众多的45mm战防炮不断开火,不出十分钟鬼子一个坦克中队和一个搜索队10辆89式 坦克和5辆豆坦克全部像蜡烛一样猛烈燃烧起来。然后炮手们把目标转向坦克后面的汽车,把一辆辆汽车撕得粉碎。

日本步兵们早已跳下汽车发了疯一样狂叫着向火炮的位置冲过来。在他们之前他们的骑兵们已经企图冲向火炮了,可是没跑多远就被机枪和迫击炮的火力拦住,高大的骑兵成了射击的好靶子,除了少数跑得快的其余的在地上磊起一道尸墙。日军步兵没冲出多远也被火力拦住只好依托这道尸墙进行抵抗。

伴随着隆隆马达声十几辆坦克发动起来,这是骑兵师快速侦察队的BT-5,轻骑兵们跟在坦克后边向鬼子大队后面运动。鬼子军官们大叫着“速射炮在哪里?”“步兵炮,步兵炮准备!”

鬼子一个联队编有一个47mm速射炮中队是日军唯一的反坦克力量,只装备4门速射炮。除此之外鬼子能够求助的就只有步兵炮和山炮了。

鬼子炮手们冒着炮火从死马堆里扒出火炮借着火光开始射击,山炮实际上是轻型化的榴弹炮,为了减轻重量必须降低后坐力,所以初速不大,弹道弯曲,用山炮打移动的坦克实在不是好主意,至于步兵炮就更不用说了。鬼子打出去的炮弹倒是纷纷落在坦克周围,对附近的步兵产生了一定威胁,可是坦克照样大摇大摆的游走着,同时不断用45mm坦克炮和机枪喷洒着死亡。日军步兵们无望的用重机枪射击坦克只不过把坦克钢板打得叮当乱响反而暴露了机枪的位置,被BT-7、战防炮和迫击炮们一个个炸上天。

原口启之助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到处都是飞舞的子弹了,他趴在地上喝令副官去找电台,很快副官就爬回来报告电台和报务员已经被炸飞了。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原口命令就地防御,可是朝鲁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本来打夜战就是我军的强项嘛。当一发现鬼子开始收缩轻骑兵们就开始步步紧逼。

原口派往左翼的一个加强中队由于展开的较远没有进入包围圈,此时仍然没有发生战斗。鬼子中队长听到枪炮声大作后立刻命令部队下车,在看到远处炮口的闪光后决定偷袭敌人炮阵地。如果偷袭成功那么他的功劳就大大的。

他率领中队悄悄靠进85炮阵地大约800米 的地方仍然没有受到拦阻,他几乎已经看到一枚大个的勋章了。就在他正要举起指挥刀的时候一阵密集的机枪和步枪齐射打破了他的美梦。接着他的先头遭到手榴弹的密集杀伤,85mm加农炮调转炮口压低高度使用瞬发信管向这个鬼子中队打了两发齐射。爆炸过后正在庆幸自己还没死的鬼子中队长惊讶的发现想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一片雪亮的刺刀出现在面前。

拼刺刀正是日本武士好好表现的时候,他举刀站起来怪叫着“杀给给。”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刺刀冲过来之前还有一阵冲锋枪子弹先飞过来。这个鬼子队长就这样和很多抢先爬起来的部下一起见了阎王。

朝鲁就在离这个鬼子中队不到500米的地方,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像这个方向看一下。轻骑兵们在他的指挥下不断压缩鬼子占据的空间,网已经开始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