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四章 回忆 第二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秋天到了,秋天是美丽的季节。花园里菊花的香气飘进阳台上晒太阳的龙行健鼻子里,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去花园走走。”林小如哄他,“再等十天,伤筋动骨一百天呐。再等几天,我一定陪你下去走走。”长时间陪侍龙行健,林小如不禁没有厌烦,反而母性大发,经常哄着因憋闷而烦躁不堪的龙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秋天到了,秋天是美丽的季节。花园里菊花的香气飘进阳台上晒太阳的龙行健鼻子里,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去花园走走。”林小如哄他,“再等十天,伤筋动骨一百天呐。再等几天,我一定陪你下去走走。”长时间陪侍龙行健,林小如不禁没有厌烦,反而母性大发,经常哄着因憋闷而烦躁不堪的龙行健。“不,一定去。我已经可以啦,用不着你帮助啦,你看。”龙行健稳稳地站起身来,走了几步。林小如微笑着在旁边看着,见龙行健一个趔趄,急忙抢上一步,搀扶住他。“不要逞能啦,留下残疾怎么上战场?连媳妇都找不着了,谁嫁一个瘸子啊?”她自己笑起来。龙行健叹了口气。“哥,我是开玩笑的。”林小如知道龙行健心情一直不好。“没事。我知道。”他扶着楼梯扶手慢慢向下走去,林小如跟上去搀扶着他。“不要动,我自己走。不过这一关,难道一直要你搀扶吗?”林小如认真地说,“那咋了,只要你需要,我就搀扶你一辈子。”龙行健终于走到了楼底,出了一头大汗,但他很高兴,四下打量着这个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阒无人迹。“怎么没人呢?每天都这样吗?”林小如小心地跟在他后面,“你先歇会儿,”她四下找可以让龙行健坐下的东西,“不用,我们到花园。”龙行健看见通往花园的侧门开着。“你等等,我先看看。”林小如跑过去,然后很快跑回来,“正好没人,我们稍微待一会就回去,好吧?让她家人看见总是不好。自从你来了后,夫人便禁止下人进入这个园子了。”

林小如扶着龙行健进了花园,看得出龙行健很开心,他出神地看着满园的花红柳绿,使劲呼吸着飘满花香的空气。“我没事的,放心吧。”挣脱林小如的搀扶,龙行健独自在花径中徘徊。

林小如站在远处看着他。崔静悄悄来到林小如身边,手里握着一卷报纸。林小如知道那是最新的报纸,这段时间崔小姐总按时带回来报纸,尽管那上面没有龙行健希望的消息。

“我到楼上没见你们,吓了一跳。”

“我们能飞到天上啊?嗯,肯定以为我们被特务抓走了。”林小如和崔静已经很熟,她把比她小一岁的崔静当成妹妹,没有当她是自己的主子——小姐。

“说什么呢?要是那样我也跟你们进去了。”崔静在林小如肩膀上打了一下,她喜欢做事风风火火藐视一切礼法的林小如,喜欢外表美丽绝伦心地善良知恩必报的林小如。

“你是崔家大小姐,没人敢动你。”林小如说完就后悔了,“对不起,我随口------对不起。”崔静父亲被免职“赋闲”在家的事让崔家上下郁闷非常,林小如是知道的。

“没关系。我觉得这样蛮好。”崔静淡淡地说。林小如拿过崔静手里的报纸,开始读报。林小如现在读报还有点吃力,她不停地问崔静不认识的字和人名、地名,“我是不是很笨?”

“你很笨?他可不止一次的夸你聪明------”不远处身穿崔府家人老式对襟衣服的龙行健醉心地看着金黄的菊花,微风吹散了他的长发,留给她俩一个飘逸的背影。

“真不相信他会是指挥几千人马的司令------还是个孩子嘛。”崔静记得送龙行健进入崔府的那两个大汉对龙行健发自内心的尊敬。

“不像吗?”

“不像。”

“像什么?”

“像个艺术家。嗯,艺术家。”崔静叹气,“小如,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崔静将林小如一拽,俩人走上另一条小径,“可以自由的爱一个人啊。比如他。小如,你肯定是非他不嫁了吧?”

林小如没有回答。崔静想,我这是废话嘛。林小如以一个未婚妙龄女孩如此伺候了龙行健几个月,怎么还能再嫁别人呀。

“可他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林小如低声说。

“是吗?”崔静问,“那个女孩你认识?”

“不认识。是他的战友,和他一起在敌后打仗的。我想,他和她一定有更加曲折的故事吧。我没想过取代她。他是个很重信诺的人,为了不相识的战友的一个嘱托,可以千里迢迢地找到我。他既然答应了那个女孩,就不可能轻易放弃她。”

“可你这样的对他------这对你不公平。小如,你以后怎么办?”

“不知道。”林小如美丽的大眼睛里瞬间噙满了泪,“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我和你不一样,很早就没人管我了。直到认识他,我才懂了那件事。我这样照顾他是应该的,不能让他以后想起来感到寒心。至于我,他也不欠我什么。只要他能好起来,重返战场,就行。不要憋屈着死在那些畜生手里。”

崔静敬重地看着林小如,“你不仅长的好。就看他有没有福气了。哎,不知道哪个有福气的娶到你。”

“我眼界可高着呢。”林小如笑了,但眼睛里还有泪花闪烁,“我将来要找的人一定是大英雄。”

“什么标准啊?大官吗?那些老头子?”崔静想到曾经位高权重的父亲,父亲算不算英雄呢?崔静转而想起她看的一本古典小说上关于英雄的定义,“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天地之机,吞吐宇宙之志。”按这个标准,父亲绝对是够不上的。按贪财好色的标准算,父亲倒差不多。但那些高官,又有几个不贪财好色呢?大概只有那个蒙吉局长吧。但蒙吉局长却是一条毒蛇,看看龙行健吧,保安总局是什么部门,蒙吉将军是什么东西!崔静在龙行健身上获得了认识社会的第一门知识。

“可是,小如,你至少可以自由的去爱。我就不行。你知道吗?我们崔家,还有什么卢家,王家、司马家,号称千年高门。从来不和寒族通婚。我们这些小姐,不过是父亲连接官场、缔结强援的纽带,自己是没有资格去爱的。我的一个姐姐嫁给了卢家,丈夫从来不正眼看她。每次省亲回家,都对她母亲哭上半天,听着真让人难受。”

“她母亲?”

“我和她是同父异母。我父亲有好几个妻子呢。他是贵族。”

“哼,讨厌这些贵族。”林小如想起三水村的哈家少爷,年纪轻轻就急着讨小老婆。“讨厌。”

“这个世界总归是男人的世界------”崔静轻声说。

“哪你呢?你父亲给你定婆家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我是庶出,比嫡出的小姐地位低了许多,不会嫁给那几个最高的门第的。原来看书不懂‘愿生来不入帝王家’,现在我才知道,生在所谓的高门是多么痛苦的事。如果可以,我情愿与你换了。”

林小如笑了,“为什么换?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不就行了?我觉得那个苏洁——哦,就是他的那个,就很了不起。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可以当兵。我以后一定要干出自己的事业,不依附任何一个男人。”

“我相信你。”崔静真诚地说。“我们还是回去吧,家人看见总是不好。”林小如点头,“我们扶他回去吧。”

龙行健仍醉心于一片金黄中。“小如,你去给我买支画笔来。”

“你要作画?你会画画?”

龙行健微笑着,“从小我就喜欢画画。上数学的时候还因为偷偷给同学画画被老师罚站。那时就想当个画家。”

“行,待会儿我去买。”林小如说。

“还是我去吧。小如你不要轻易出门------”崔静将手里的报纸递给龙行健,转身离去。“崔小姐给你买画笔去了,”林小如搀住龙行健,“不要,我自己来。”龙行健顽强地挪动脚步,“真该给你弄副拐杖。”林小如跟在后面,提心吊胆地生怕他摔倒。

回到楼上的龙行健出了一身汗,他先将报纸看了一遍,报上关于内战的报道都是帝国军大胜叛军的消息。“吹牛!真像那样,战场怎么会逼近帝都呢?这种官方新闻,没有一点价值。”他扔掉报纸,沉思着。林小如捡起被风吹落的报纸,“那你还总想看。”“要反着读。”龙行健站起来准备锻炼身体,“古人说‘久离鞍马,脾肉复生’。这样住下去,真要连路都走不动了。”他趴下,准备做俯卧撑。“我的好哥哥,你快打住吧。胳膊上的骨头还没长好呢。”林小如将龙行健拽起来,“好好给我躺着,着什么急嘛。”龙行健笑笑,“何日请缨提劲旅,一鞭直渡清河洛。你不懂我的心情。”龙行健念的两句诗是帝国一位古代名将的诗句,林小如没有听懂,却被上楼来的崔静听了个真切。“某人刚才还要养花作画,游怡林泉,原来骨子里还是想着建功立业。”崔静把那两句诗给林小如解释了一遍,林小如说,“对于男儿,这样的志愿无论如何不能算错。”崔静将一套画具交给龙行健,悄悄对林小如说,“你呀,他做什么事都是对的。你将来可怎么办?”林小如看龙行健兴致勃勃地摆弄画具,对崔静的调侃,似乎没有听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