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黑道权欲财色之舞--《天诏》 (十九) (十九)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05/


郑道刚要启动,一个瘦猴模样的人挡在车前。

郑道按下车窗:“请让开。”

瘦猴嬉笑着:“让开可以呀,请交费。”

郑道不解:“不是在出口交费么?”

瘦猴走到车窗前:“出口收出口的费,我收我的费。”

郑道有些糊涂:“一个停车场,怎么分两次收费?”

瘦猴不紧不慢:“出口收的是停车费,老子收的是保护费。”

郑道明白了,这家伙是吃地皮的混混儿。这年头,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丑恶现象都会出人意料地出现在面前。早就听说有吃地皮的混混儿,没想到今天真遇到了。

郑道不愿与之纠缠,大度地一笑:“收多少钱?”

瘦猴脱口而出:“十元。”

郑道一惊:“人家停车才收二元,你怎么收十元。”

瘦猴不耐烦了:“少废话,交钱!”

“我要是不交呢?”郑道来了气。

“不交?”瘦猴嘿嘿一笑,“不交钱就别想走。”

说完,瘦猴又走到车前,斜身靠在车头上,慢悠悠地点上一支烟。

“算了,甭跟这种人志气。”贺志远劝郑道,然后推门下车。

“这位兄弟,我们交钱。”贺志远息事宁人。

瘦猴转回身:“还是当兵的懂事,掏钱吧,二十元。”

“怎么又变成二十元了?”贺志远莫明其妙。

瘦猴理直气壮:“你们耽误老子时间了,时间就是金钱,再不交,还要三十元呢!”

贺志远也有些恼火:“你太霸道了吧?”

瘦猴又是嘿嘿一笑:“你说对了,老子就是霸道,你能怎样?”

贺志远火了:“你欺人太甚,今天这个钱,老子一分也不交!”

瘦猴不急不恼:“爱交不交,看咱们谁耗得过谁?”

贺志远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是无可奈何。

这时,从停车场外闻声走来几个黑衣大汉,为首的脸上有一块月牙形的刀疤。

“谁在这里吵吵嚷嚷呀?”刀疤脸凶声凶气。

瘦猴慌忙迎上前:“大哥,这个当兵的不肯交钱。”

刀疤脸凶巴巴地走过来,看了看贺志远肩上的肩章,一脸轻蔑:“还是个中校?告诉你中校先生,在这个地面上,老子是将军,叫你交钱就得交钱,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嘛。”

一群混混儿发出哄笑。

贺志远气得脸色铁青。

郑道认出了刀疤脸,推门下车,大模大样地走过来:“我看看,从什么地方冒出个将军?”

刀疤脸看见郑道,又是如见鬼魅一般顿时吓得浑身颤抖,慌忙连连作揖:“不知是大公子,小的得罪,小的得罪。”

“还不快把路让开!”郑道厉声喝斥。

刀疤脸如获赦令,冲着手下急急挥手,又狠狠地踢了瘦猴一脚:“真他妈的不长眼睛!”

一群混混儿如鸟兽一般四下散开。

郑道招呼贺志远上车,然后一声轰鸣,“别克”扬起烟尘驶出停车场。

贺志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兄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威风?”

郑道不好意思:“惭愧呀,那个刀疤脸是郑天虎的手下。”

贺志远恍然明白,同时还有不解:“你这个叔叔做着那么大的生意,怎么还干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

郑道恨恨道:“他横行中州,大小通吃!”

贺志远无言沉默。

郑道驾车一路疾驶,急急赶回家中。

“贺叔、倩姨,志远哥回来了!”郑道推开家门,大声呼叫。

贺铮和欧阳倩闻声双双从厨房奔了出来。

贺志远挺胸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爸、妈,儿子贺志远向二老报到!”

“儿呵——!”欧阳倩激动地发出一声热呼,情不自禁地扑上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贺志远高大魁梧的身躯,忍不住喜极而泣。

贺铮笑着嗔怪:“你这个老婆子,儿子回来应该高兴,你怎么哭了?”

欧阳倩慌忙擦试眼泪,连声说:“是高兴,是高兴呀。”

贺志远热切问候:“爸、妈,您二老身体好吧?”

“好,好着呢,家里一切都好。”贺铮的眼里也闪动着泪光。

欧阳倩紧紧拉着贺志远的手:“儿呵,你好么?妈可想死你了!”

贺志远笑着回答:“妈,我一切都好,您老放心吧。”

“哪放得下心哟!天冷了,想着你冻没冻着?下雨了,想你淋没淋着?逢年过节,想你想得心里一阵阵的揪疼呵!”欧阳倩又淌出了眼泪。

“你这个老婆子,唠叨个没完,儿子坐了一路火车,快让儿子坐下歇歇。”贺铮又是嗔怪。

“对、对,快坐下歇歇。”欧阳倩不松手地把贺志远拉坐在沙发上,上上下下不停地端详。

“妈,儿子也想您呵。”贺志远笑着宽慰。

“你跟你爸一个样,就是嘴甜。”欧阳倩嗔怨,“妈天天上网等你,好不容易抓住你了,只要三句不对口,你连招呼都不打,立刻下线跑了。还说想妈,你就想你那些兵娃娃。”

贺志远笑了:“妈,您儿子是带兵的人,怎能不想着兵呢?”

贺铮也替儿子辩解:“你这个老婆子,你没看见儿子都是中校了么?那在部队是带领千百号人冲锋陷阵的首长,哪能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

欧阳倩不服气:“中校怎么了?他就是当上了将军,在妈的眼里也是放心不下的孩子!”

郑道在一旁插话:“志远哥一身戎装,肩扛中校军衔,真神气。”

贺志远回敬:“你这个北大的高材生,更是天之骄子呵!”

欧阳倩笑得脸上绽开了花:“你们两个孩子一文一武,都有出息,都有大出息呵!”

“老伴,你别光顾着高兴呀,厨房里还炖着鸡呢。”贺铮及时提醒。

欧阳倩恍然,慌忙站起身,故作神秘地对贺志远说:“儿子,妈给你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都是你爱吃的。”

贺志远露出一脸的垂涎:“我做梦都想吃妈做的饭菜呵!”

“今天让你吃个够。”欧阳倩乐颠颠地奔去厨房。

贺铮对贺志远说:“你一路风尘,快去洗洗。”

贺志远站起身,脱去军上衣,走去卫生间。

贺铮招呼郑道:“咱俩到厨房帮忙去。”

郑道随贺铮走进厨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