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三十九节  惊天一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三十九节 惊天一爆

回头再说鸡宁日军。

鸡宁日军急行军追击暴动队,又急行军返回,中间没有任何的休息时间,早已疲惫不堪,再经卫华拍马横刀斩杀数百人,原本高昂的士气跌落到谷底。更可怕的是,中上级军官被卫华斩杀一空,初级军官也杀了不少。导致整个队伍指挥不便,令出无门,重新任命吧,电报机也被毁了,无法联络上级。

不过,日军究终是一支体制完善的现代化军队,一位少佐级的辎重队长,成为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这位少佐从来没有指挥过这么庞大的队伍,也从没有独立面对过这样的战争。指挥起来,感到很吃力。好在,鬼子的初级军官很得力,队伍还不至于溃散。

为了重新编队,组织好队伍,鬼子在路上花了不少的时间。而500匹骡马的死亡,又大大的迟滞了队伍的移动速度。走到天黑,都没有抵达原定的休息地——麻山镇。只好在野地里过了一夜。东北的夜,寒冷之极,滴水成冰,北风不停的呼啸,鬼子又惊又冷,由于担心蒙面战神又来偷袭,哨兵们不敢稍合一下眼睛,他们一听到风吹草动,就以为有情况,开枪射击。枪声害得帐蓬里的鬼子无法入眠,有时枪声稍稍密一点,就乍营了。结果一夜之间,乍营五次,第二天一早起来,个个红着眼,啊欠连天,疲惫之极。

早上一整队,鬼子这才发现,被用来填补骡马空缺的皇协军,消失了。这些皇协军,没有皇军的胆子大,又没有皇军的体能,这些天是拼了老命,才赶上日军的。最终还要被当作骡马干的重活,哪受得了?宿营后,军中谣言四起,说鬼子招来了天怒,救苦救难的观音派二郎神下凡,斩杀鬼子。日军就要完蛋了。再往前走就是死路一条,于是趁着黑夜,四散了去。皇军对于这些久沐在天皇隆恩之下的“良民”子弟,一向比较放心,没有派人去监视他们,结果走光了都不知道。

皇协军的消失,又一次沉重的打击了鬼子的士气,有不少人对胜利感到迷茫。想固守待援,或者撤到林口县去。鬼子少佐参谋,清点一下人数,发现士气虽不高,但仍有二个大队的兵力。他估计鸡宁县的居民,由于长期沐浴在皇恩下,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参加暴动队,那么,靠着手中这些兵力,应该足以抢回县城。只要立下此大功,说不定天皇都会亲自召见他。于是命令部队继续前进。

部队是凌晨六点开始出发的,到八点走过麻山镇时,鬼子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形同鬼城。接下来,有二条路摆在鬼子面前,一条是走公路,但比较远。另一条路是由于冰雪厚结,河流封冻,而自然形成的平地,可以直线抵达县城。路程上近了三十里。

一望无际的平原,条条都是路,视野开阔,且无处埋伏,虽然路滑一点,但比走公路反而更安全。鬼子猜度暴动队里,如果有懂军事的人的话,会怎么做。估计会在公路狙击,因为日军给人的印像就是一惯走公路。如果是平时,也不用担心暴动队埋伏,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士气低落的日军急需要一个大胜仗,于是决定走平原直线,速战速决的目的。

上午十点,日军前锋横穿过穆棱河和铁路,抵达石墨矿。发现前方有暴动队构建的防线。情报发回来,鬼子少佐仔细分析后,不禁要笑话暴动队不懂军事,在这样的平原上,挖雪为沟,能顶得往皇军的进攻吗?与其在这里消耗兵力,还不如依靠坚固的城墙,据死以守,还更可靠一些。尽管,城墙也无法挡住大炮的轰击。于是下令,全军加速,准备强攻。

日军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暴动队眼中,屠倭下令给卫华发报,然后和众兄弟一道走向战场。

鬼子的大炮轰鸣起来,三十门步炮和野炮,将雨点般的炮弹打进壕沟中。但鬼子没有想到,这临时挖掘的壕沟,其实只是一个幌子,里面没有几个人,尽管鬼子的炮打得很准,但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龙将军就在这壕沟一侧的小高地上,观察着鬼子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鬼子越来越多的集中在一块长九十米,高仅四五米的小山坡后面的平地上时,对屠倭佩服得五体投地。

龙将军为鬼子准备了200吨炸药的土飞机,但埋在哪却成了一个难题。这里是三江平原,又没有什么必经之地,鬼子可以走任意一条路。实地看过地形后,屠倭指出,就埋在这个地方。

龙将军奇怪的问:“为什么是这里?”

屠倭道:“这里适合集结队伍。你看后面的这一道九十米长的小土坡,可以遮当视线,便于集结部队,发动突然袭击。”

“这平原上,像这样的土坡不只一道啊,为什么正好是这一段后面?”

“这好办,我们只需在这土坡的北面,三百米远的地方挖一条战壕,将战场摆放在这里,鬼子就必然在这土坡后面集结兵力。”

尽管屠倭分析得头头是道,十分自信,龙将军仍不太放心,但他自己又没有别的更好的主意,也就只有照做。

在雪里埋放炸药,并不容易,首先第一件大事,就是担心炸药会受潮。但这个问题有办法解决,只需在炸药外面包上油纸就行。

至于引爆炸药用的雷汞、导火索,也容易找。城里有炸药厂啊,怎么会缺这些东西?龙将军不但找到了,而且还发现了更先进的电发点火装置,用电比用导火索要好,不怕冻和受潮,起爆器一压下去,能够同时引爆。同时引爆,比逐次引爆的威力要大。

为了节省炸药,扩大杀伤面积,龙将军带着爆破队,按间距2米埋设,共挖了2250个洞。每个洞埋设十公斤炸药,这样共同只用了22.5吨的炸药。

十公斤的炸药,相当于一枚重磅炮弹的装药量了,如果相隔仅二米就落下一枚这样的重磅炮弹,是不可能有人能够活下来的。龙将军这的埋设方式,足以让9000平方的地面,翻过来。

点阵式的埋设,最大缺点就是工程量太大了一点,差点就功败垂成,因为照鬼子的行军速度,它的先头部队(侦骑),昨天18时就可能抵达这里,而那时,埋设工作还没有完成。好在卫华单骑闯敌军,斩杀无数,为龙将军赢得了时间。

炸药不好埋,埋好之后,伪装倒是很容易,将雪扫平就行,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问题,除非挖开地面,看下面。但匆匆赶来的鬼子哪会有闲功夫挖地球?

鬼子集结好了队伍,鬼子的军官开始训话,只等炮声一停,就开始进攻。龙将军看到一个鬼子少佐,挥动着指挥刀,在嚎叫着什么。虽然听不到,也能猜得出,无非就是一些为天皇尽忠的老掉牙的口号。

鬼子大概是为了一战攻破防线,以更提升士气,集结的队伍特别多,龙将军简单的数了数,就知道,有二百多人,相当于一个中队的兵力。

龙将军将手轻轻的放在起爆器上,忽然心中升起莫名的情绪,我这一下,就要屠杀掉二百多人啊。这种将别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让人心跳加速的同时,也让人窒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狠狠的压下。

轰——

二千多个爆点同时引爆!

泥块、雪块、像蒸汽一样升腾而起,飞起数十米高,刮起了一阵狂风。龙将军亲眼看到,原本好端端肉体,在如雷鸣般的爆炸声中,腾飞、肢解、破碎、化粉,最后变作一股血雾,混在泥雪蒸汽中消失不见。

刹那间,二个多个鬼子被彻底蒸发了,鬼子的阵亡名单上,又重重的添上一笔。

很快,震动波传到,龙将军感觉大地好像筛子一样抖了起来。两耳嗡嗡作响,就是听不到声音。空气好像被抽干了,让人窒息。而地面上的雪,侧像水一样,跳起了波浪舞,由近而远,扩展开去。

数分钟后,大地安静了,变成粉尘的血泥,纷纷扬扬的落下,洒得方园数公里,至处都是。日军人人身上都沾了厚厚的一层。黄军装彻底的肮了,变成黑红色。这些鬼子,一个个好像是刚从炮击中走出来一样,全都呆了,傻了,靠得近的,被汽浪冲倒在地,两耳流出了细细的血水。

“杀啊!”龙将军最先反应过来,抓起手雷,站直了身体,一个个的往鬼子堆中扔去。轰隆隆的数响,七八个鬼子倒在地上。龙将军并不太满意,这些日军生产的“甜瓜”,就是不如“神”给的手雷啊,威力不太大。好在数量多。

日军,直到此时,才从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反应过来,有的卧倒在地,有的端起枪,就往龙将军这儿射。

龙将军跳下掩体,溜进壕沟里,然后再从交通壕撤了回去。

屠倭一直紧张的在纸上写写画画,既便那声惊天地动的爆炸声,也没有让他停下。当龙将军跑回来时,屠倭才将头抬起来。

“效果如何?”

“哈哈,太爽了,一下子干掉二百多。”

“喔,比预计的要少啊,接下来的仗不太好打。”

“要是能多埋几处就好了,哈哈,再来几次,保证鬼子死光光。”

“像这样的大当,鬼子上了一次,就不会上第二次了。我想今后,鬼子每前进一步,都要看看地下有没有埋炸药吧。”

“这样正好,鬼子挨时间的话,就可以等到卫司令赶到,从背后包夹。”龙将军说完,看到政委木板上的纸片,上面写着许多公式。“政委,你在纸上计算什么?”

“计算鬼子的弹道,从而判断鬼子的炮兵的准确位置。”

“判断出来又咋样?我们冲不过去吧。”

“我们是冲不过去,但装甲列车呢?”

“难道鬼子的炮兵会正好放在铁路附近?”龙将军惊喜道:“政委你太神了。”

“没有什么神的,精确计算而矣。日军所使用的这种三八式75毫米炮,最大射程6500米到7500米之间。为了提高精确度,日军一般在大炮放在离打击目标4000米的地方。这个4000正好是我们第二道防线到铁路的直线距离。”

“但是,日军也可能近一点,或者远一点吧,只要离开铁路500米以上,装甲列车就打不着了。”

“所以啊,我需要计算。”屠倭笑了笑。

“你算出来了吗?”

“嗯。”

“那还等什么,快出动吧。没有大炮,呵呵,我看鬼子还怎么进攻!”

“鬼子炮兵阵地不在铁路边上。”

“啊!?”

“传令下去,弃守第一条防线,部队全体退到第二道防线,引诱鬼子炮兵,转移阵地。”

“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