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点评--再回大总统阁下与众书虫们![原创]

亲爱的大总统阁下与各位大总统阁下之拥护者们:


数日之论,竟稍得各位之赞赏——然余之见识浅陋,心激昂之下,必多有谬误及冒犯。大总统阁下及拥护者竟无愤慨,反稍有赞识,余心惶惶。若干涉了大总统阁下之思路,竟至更新暂停,余之过矣,切请各位非难。


文章几日,余亦疑已之慷慨本意何来?久思不明,懈怠之习稍起,遂将新搜之架空历史小说——《窃明》,以图解闷。不料一读不可收搭,达旦二日,至今日方完。书末见作者之自述,得一感概,胸多有闷,回头至《新史》评论,却惊见大总统阁下等回文。余详读各位之赞,忆近日之思,方明几日悲歌慷慨之起意:对大总统之期望也!!


不错,余热诚一腔,数年间未有发尔。见大总统之作,喜之,忧之,不可忍而发尔。何解?盖余一者天资笨拙,于事极少思虑,少有见解;二者性格懦弱,恐招耻笑尔;三者文笔拙劣,难尽胸中之意,又恐曲误本意尔。然竟出如此慷慨激烈之论,亦出已料想,不可不谓叹:期切过重尔。


余(未敢代众书虫)向来喜爱架构历史,初沸于热血,于一切中国强大之想,皆巨爱之。后年岁渐长,世事稍知,明此类皆水中月,镜中花,虚无尔,渐觉索然。然自幼时便爱历史演义,无事时,亦网搜书,常得号称好书者,皆少有得眼。于其中现代未来之说,尤为不过眼,何解?未有深度,亦难得实证。故偏好历史。余于历史,少时学堂高分,极是热衷,却世事难料,未有深造。然阅网作时,惊见架空历史中之作史实与所学教条之异,于网上搜索,稍得答案,极诧异,又烦恼糊涂,不可解,索性默然。年纪渐长,对无深意,无见解,无描写之历史演义或历史推演不屑。与寥寥可数之经典反复读阅中,偶得所想,架空历史之小说,有何意?反复思虑,未有之解也。


今得明解矣!!


余自幼,读中国史,每每至近代史时,极叹中华之不幸!而追忆中华之荣耀,不得解:为何有此浩劫?!为何会有此结局?那悲哀之时代,除开悲哀二字,究竟有何悲哀之事?为何会有此悲哀之事?余稍庆余之生于新中国之时,对国外之弱国悲惨之现状亦战栗不已!于种种中国战乱之未来,每每于梦中惊魂!大学入网络后,电邮常收冒昧之信,内多有言共党凶残,国外美好之辞。其间不信。然亦起异思:平日真未有识外族之生活也。故多方面找寻外国之媒体报导,惊诧其“文明”世界之华美,瞠目其中国报道之“真实”内容。其中,以美国之音为中华民族这关爱为甚,内不仅有通报中华人民中国政府之报道,亦有中华专家之说史。余虽不信,亦疑卖国贼之振振之词也。待得中国贪腐之现实,亦不由动摇。


何为真?何为假?


吾等为中华国民,所谓者为齐家为国而已。听与不听反动之言,皆不能动摇余意。然余对历史,却绝无敢忘。历史承载了中华民族极之辉煌,也承载了庞大的怯懦与悲哀。它不仅仅是民族骄傲与自信之源,是自省与激励之信,亦是如今危机之凭证!历史总是在不停的重复着,认识真实的历史,绝对具有现实意义!


然余可得历史之真貌否?


不能!!


如大总统之所言:中国的历史课程,直到大二前为止,都是被阉割的,被掩饰的,被神话了的!


真实的历史,对统治者多有防碍,往往隐匿为妙!


隐匿有何等后果?被阉割的,被掩饰的,被神话了的历史,又塑造了什么样的民族?此,余见识浅陋,亦不可知也。


余为挣扎生活之人,无机会,亦无时间钻研历史。对历史,即便是已被被阉割的,被掩饰的,被神话了的,从受教始,乃虔诚信赖着的——余非天才,幼时无可怀疑过去之辉煌,亦无勇气质疑近代之失落与悲哀。成年后,自省历史给余有何认识,唯爱国尔,其余不可知。常见网络有激辩,卖国之言洋洒于上而笔者未可自醒,余瞠目不能信,盖以为卖国贼弄词尔,吾深受苦难之中华子民,怎会有如此之人?窃笑卖国贼之幼稚!


然粉饰历史终究恶果自食,不能正视历史,又怎能正视现实?又怎能同心协力重起中华?余今年新春,于庙里混饭,得某位“普通”的北京市民赏识,入庙六日得随其麾下,坐居指使他人劳力。此北京人颇有来历,亦较有才华,为《走遍中国》之剧组编导之一。其人五十不至,细皮嫩肉,于生活极有讲究,明镜净堂,将办公之所装典点得如同人大会场般干净整齐,配以鲜花桌纸提升品味,闲时出庙听听戏剧,看看歌剧(大年初六,为深圳开演之歌剧《神雕侠侣》,专门请假抽时——那天寺里香客有近五万余。),兴致勃勃之时,竟能高歌将年轻人之流行歌,并配以轻快舞蹈。口才颇好,亦深喑人情(在庙里待了半年有余,余自认在那混水池里无可混两月以上。),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据说其祖上三代皆为京官,士大夫阶层,标准中华民族传统书香世家。其幼时(大约十五岁前)所受亦中国传统教育。其家族自1900年始,历经北京之动乱。文革后,为当为高考(科举)重开之第一代大学生(其所在小区之两名大学生之一!整个小区里只有两人考上!),毕业后,直接进入中国公安部工作(其回忆极不满)。数年后入外企(日资)高层,再数年跳至中央电视台。如今皈依佛门(可能是个派别斗争的失败者吧),弃工作至深圳,又进庙修佛,盼超越轮回——就此位有文化、有教养、有见识、有经验、有资历的中国新一代北京人,与余闲聊玩笑之时,于历史之见解却令在下瞠目结舌:“卖国条约?1840年开始的不平等条约没什么!!非常好!!就是该如此!!……割让香港?那也是对的啊!是一种社会进步!要是没有香港的开放,也就没有中国的开放,那中国到现在都还锁着哪~!就没有后来的社会变革!我们要用进步的眼光去看历史……要是评价,现在的改革开放差不多!!”(这可是北京人!——中国统治心脏下最有文化的北京人!——离操控中国政治,复兴中国的治国者零距离的北京人!)余不服,争之,以强盗破吾家门,聒吾耳光强要吾之前院,并强迫吾道歉及赔礼反讥!其默然!又谈QQ,言某则笑言:假如毛主席复活……此北京人态度坚决:不可!余甚惊,问何也?答曰:“农民尔,只会破坏,只会舞枪弄棒的内斗,不会建设!……你还想再来场文化大革命啊!”——又与其争论(其眼中颇有大逆不道,毛头小子班门弄斧之意!):“现今腐败丛生、国内外反动势力渐有其形情况,非得有毛主席之气迫方有治!”其答者令人愤慨与绝望:“这算得了什么。区区小芥,不足为患。瞧瞧台湾哪,多么繁荣,多么民主。中国如若在国民党统治下,该多好啊。”叹声气:“即便在日本的统治下……”余争之:“贪腐不可逆,现今危害还未超越国家前进所带来之利益。一旦国家发展停滞,国内矛盾丛生,贪腐将成为内乱之根源。最可能之结果,不是政变,就是内战!亦无可解也。”其再默然。余心灰意冷之至。


历史,历史非读物。历史乃过往。忘记历史就是对过去的背叛!前车之覆,前车之覆,前车因何而覆不可知,又怎能期盼后世可师??余既失忘,又无力。终究,余亦不知如何办也。


然今明解矣。


吾中华民族,向有说书小说演义野史之文化。既为娱乐,亦是对历史不公之反抗!!


小民虽被屠刀压倒了反抗,却依旧未曾放弃根植骨髓里的豪情与血性。中华民族的子民们,在代代相传的说书小说演义野史中,歌颂着英雄的事迹,怀念着盛世辉煌,传接着仇恨与教训,鼓励着团结、勇气、忠诚与反抗!只要稍有机会,觉醒的中华儿女们,就追寻着先辈们的足迹,起来,起来,反抗!反抗!再反抗!


当今,帝国主义势力仇视中华民族,恐惧中华民族的再起,恐惧过去中华民族衰弱之时,对中华民族之疯狂压迫压榨、羞辱!他们恐惧龙之觉醒,恐惧龙之再崛起!他们恐惧会反抗报复历史的中华民族!于是利用世界主宰的优势,利用一切手断,培养汉奸卖国贼,捏造历史,捏造流言,混淆视听,挤压我们民族,拼命遏制中华再起!

(在下绝对固执认为,自1840年开始,白人就统治了整个世界!并至今仍牢牢的控制着整个世界!不论是从土地面积、矿贮资源、生产力,还是最重要的文化影响,现在还是白人牢牢的控制着整个世界!白人警觉着任何民族的危胁!)。


帝国主义者们正取得他们有利的成功!!已经有大批靠卖国吃饭的所谓专家教授,鼓吹着自由!鼓吹着人权、民主替外国主子们摇旗呐喊!极尽卑鄙无耻之事。(现在有谁不承认:某些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改革家们,有几个是吃人饭说人话的??经济吾等小民可能听不懂,但身受的没钱吃饭、没钱回家、没钱恋爱、没钱结婚、没钱买房之苦——哪一个不是这些专家在胡吹的方案?帝国主义资本家们,想尽一切手段榨尽改革开放的利润,又嚷嚷着不够,要求开放金融圈钱!他们整垮了内部的敌人——苏联,接下来便是攘外!——若网虫们长期真正接触国外媒体报道的话,大概会明白,所谓的世界的主人,白人的宣传资金构筑起来的宣传机器是多么可怕!白皮强盗们用掠夺了世界各肤色种族几百年积聚的财富建立的富丽堂皇甚至是奢靡的社会,号称文明世界、上流社会,然后毫无廉耻——或者跟本就没有所谓的廉耻——来宣称自已为上帝的宠儿,世界最优秀的种族!奢华的白人世界勾引了多少其它民族的婊子,顶着文明人奴仆的荣耀,为了一已之私,有意无意配合着白人的宣传,鼓吹卖国!鼓吹种族天性论!攻击劣等民族低能!摧毁一个又一个本民族的自信!)


历史是重复的,手段也是旧有的。小民们每日光是应付卖国贼的宣传,就晕头转向了。卖国贼以甜美嗓音,诱骗着中华儿女们丢弃勇气,骄傲与仇恨,用虚幻的海市蜃楼诱使新中国堕落!


历史,还是历史!既然被阉割的,被掩饰的,被神话了的历史已不能警醒世人,那么,寄忘于历史小说吧!历史小说,也能承载使命,发掘历史的使命!


中国传统的历史演义小说,或野史传文,有着惊人的成就与影响力。它记录了历史真像(至少是部分的,可供细结推敲论证的。),传递了中华民族的美德与血性,用占很大比例的非知识分子的中华民族延续了民族精神与文化!并寄予了美好的愿望。在这些小说演义中,《三国演义》无疑是最成功之一。它得到了从古至今的巨量声誉,以及不可思议的可怕影响——据传满清头领不识兵法,作战使用的战略战术竟出自《三国》;而日本对中国的一些认识,亦也取《三国》。在新的时代,新的历史小说的类型——架空历史,将继承传统历史演义,为普通大众重新发掘历史真像细结、传递中华民族的美德、启发民族信心、凝聚民族力量。


小说之影响是惊人的:如今何人不知查良镛先生之中国侠字,古龙之义!但这也许不是吾等最重要的精神粮食。对于苦难了近五百年的中华儿女,于黑暗的、被阉割的,被掩饰的,被神话了的历史中,所发生的历史真像及细节,或一无所知,或虔信历史。那历史作用何在?影响何用?!在这新时代里,新的中华一代,至少有部份,是极其渴望知道历史的,极其渴望明白为什么曾无比辉煌,却又如此怯懦与悲哀。而在这国家危机重重、民族主义高涨之时,历史能让他们借鉴什么?


或许余之自私之想,将会给予大总统阁下过份的压力。大总统阁下或只是娱心之作,但阁下文笔,已经为雪心等愚民添置不少乐趣及感悟。诚望大总统阁下之发挥也。愿余之私力昭昭,而大总统阁下未外见也。


置于大总统未之所待“可以在讨论中说发帖阐述你对新作的定位和期待”,余愚笨,未能有多言尔。余求《新史》中,那段被渐忘之历史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怎么样发生的?有什么人参与?带来的影响与后果?——即是请大总统或可多点细节,盖余之所愿也。


余文辞笨拙,辞难解意,故冒昧——非常冒昧使用下《窃明》之一编评文:


灰熊猫通过一个挣扎在明末辽东的黄石将一个湮灭于清史的明末揭开一角,让我们得以窥见那些我们还算熟悉的历史人物到底是什么面目,天启、魏忠贤、袁崇焕、熊颋弼、孙承忠、祖大寿、东林党徒、辽东将门,纵然是一家之言,可是作者却将这些明末的人物写活了,写绝了。读一本《万历十五年》,崇祯的明末在我脑海里还是云山雾缭,读一本《窃明》,大半个明朝却在我眼前活灵活现。读窃明,让我想到了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同样鲜活的历史,那些被人扭曲后为我们所遗忘、无视的历史再一次被我们拾起。

《窃明》不仅仅在于写活了一个明末,还在于给了我们一种残酷的真实和沉痛的反思。以建奴数万草寇为什么能屠杀大明三分之二人口,湮灭天下?以大明广博疆域、百万将士官员何止于族亡史绝?在那个不可思议的年代到底发生了怎样荒诞的历史事件?哪些人哪种制度哪些原因又该为这样泣血的历史结果负责?因为和谐,我们的历史对明末轻描淡写,异族的入侵变成了朝代正常的交替。但是读《窃明》,我们知道了小冰河时期,气候对明国运的致命一击;我们知道了漂没,东林党为代表的明朝官员是如何的腐败昏聩;我们知道了辽西将门、军户制度,明军的战斗力为何如此的低下。我们还知道了毛文龙,这个东江以200人起家,孤军抗建奴,复土千里,救辽民数十万的浙江人,这个在《鹿鼎记》中被丑化,在建奴编著的明史中被贬低,仅仅因为被袁崇焕所杀而被我们所知的英雄。还有袁崇焕,这个相对毛文龙享有大名,被乾隆翻案被金庸吹捧被没有良心的满族“学者”捧上神坛,实际上却是空耗百万军饷、坐视军民被屠、友邦被灭,卖米资敌,擅杀同级大将、号称“五年复辽土”却被建奴打到北京城下,子孙摇身一变成为旗人的“民族英雄”。

不读《窃明》之前,相信袁崇焕帅才无双,关宁铁骑战力无敌,8千骑兵可以打败十万建奴;不读《窃明》之前,相信东林党人清白坚贞,极具才干;不读《窃明》之前,相信明朝皇帝弱智无能,无非木匠、烟鬼;不读《窃明》之前,相信康乾盛世统治下百姓幸福和谐。正如灰熊猫的起点笔名“大爆炸”,《窃明》真的是一个大爆炸。

和所有的网络小说一样,小说中黄石对历史的改变可以给我们一种虚幻的满足,然而掩卷之后,那种沉重的压抑却会引起我们对历史的反思和重读。

钱穆在《国史大纲》序中第一条写道“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

满清篡改了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教育回避了某些历史,《窃明》还给了我们。


钱穆在《国史大纲》序中第一条写道“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期望略有所知。


其外,余限于自身水准,与大总统之文笔不敢多于评论。只稍忍不住,愿发两句牢骚,或嫌罗嗦,可一笑而过或批评之,余洗耳恭听:


一、 余似觉大总统阁下过于侧重收集历史名人,有游戏化倾向。既大总统已是最强的回到过去的名人,余亦觉培养胜普通之人,胜过后世名人“偶然”出历史惊人之举强。此外,可避免相当如国安小黑屋之麻烦。最重要是阅者自感,而非大总统之鼓吹。鼓吹能升华思想内容吗?余反感之。言语贵在精也,贵在心也。

二、 细节!如果大总阁下真的回到了过去,带着铁血好汉们或身边好友回去,身临其境之下,或可怎样?或可挑选多个身边人物以为角色原型,做描写之用,使配角亦多有血肉缺点。为政者,是被历史文献冠以光辉显耀之桂冠,其普通生活之中,定然亦有种种缺点,他们也是普通人而不是圣人!余坚信(粟裕多有骄气,彭总有点好大喜功,林彪不合人群,毛主席嘛……)。如果实在找不出缺点,大总统阁下便以某位历史伟人为原型吧,或者干脆以自身为原型亦成,相信英雄在于其事,非奢望其为圣人!

三、 细节。大总统阁下可否将历史细节再细腻化,再溶入《新史》?另外,着重注明,在《新史》中,会胜利的,是思想与精神?还是武力与技术?或是实力与谋略?或者什么都没有说到,大总统阁下有自身理解?(关于思想,则是针对于大总统阁下奇怪的有战斗力的军队而来。这支物质不像物质化的军队,思想不像思像化的军队,军制化不像军制化的军队,实在不好理解快速打败袁世凯的北洋六镇——这号称近代中国之最强军队——更另人奇妙的是,袁世凯在被北疆半包围之时,竟能犯重兵抽掉远战之致命错误!余认为,若是每战以已方最坏之结果考虑,未必不是坏事。另大总统阁下之总参谋长、情报部长应该被撤职——还有诸如信息战、经济战、收买战之类皆未使用。如对袁世凯部将隔断通信,利用敌方密码指令调动敌军,也能争取相当多的优势,比之神化般胜利,是否会显得多有真实性?——情节开展中的煸情有用吗?或可与铁血书虫们研究二战经过实点的特殊战法。)就实例而言,大总统关于《孙子兵法》之传递是否有娇情之作?前面何峰之奴脸(《德意志高于一切》那段)也特别生硬。如有更人性化,以利、义两种人性化的表达,余觉更合理,不知大总统阁下意下如何?比方《孙子兵法》,余觉秦总统办高级军官培训时,可以强调为战略之基础,与德教官研论,比较《战争论》之别,吸引德国人自已献书。另可否考虑,在外交交际中,可参考现中国之形势,摩研现帝国主义之嘴脸(总有强至帝国主义不敢明目张胆侵略之时。),一切可以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之方法迫害中国为出发点~(帝国主义不是向来这样的么)?这或可有现实意义。


余觉一人一部名著或有困难,但余坚信,大总统阁下是不孤独的。众位铁血书虫友,都会给于大总统阁下力量、勇气、建议、甚至内容。他们已经在做了。



余口才拙矣,胸中想法泰半难出。却不知已给大总统阁下多少难题。望谅。


向大总统阁下与众位书友们~致敬!!

大总统阁下~万岁!



新民国历97年3月1日晨1:00



《二十世纪新史》全文阅读地址:/Book/9761/



本文内容于 2008-3-1 8:14:28 被昨日黄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