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香烟调包记

已经到了正月的尾声,年味已经渐行渐远。空闲时把家里所有的房间进行了一次彻底清扫和整理,翻出了过年期间的亲友相互馈赠的礼物,我初初整理了一下,光香烟就有好几条,牌子也各不相同,全是朋友之间的相互赠送,说句实话,我也就一普通商人,没有什么行贿受贿可言,只是为人平时比较厚道,经常出差,每到一地,都喜欢带点当地特产与同学,朋友分享,时间一久,同学,朋友反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节日期间相互走动比较频繁,拜拜年,喝个酒啥的,也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我平时抽烟较少,仅仅是场面上应酬一下,所以也不太爱积攒香烟,一下子家里多了三条中华牌香烟,看见这么贵重的香烟自己抽有点舍不得,送人吧,我的社交圈也没有这么大礼数的朋友。这么一来,就显得没了章法,思来想去,考虑开春在即,天气也将变得潮湿起来,不利于香烟久存,不如找个人处理掉,既缓解因物品的囤积,同时还多了一块额外的收入。该处理给谁呢?心理在琢磨着,妻提出处理给我们小区不远的“小浙江”,“小浙江”是我们当地人给他的绰号,其实他姓刘,人长得较胖,圆圆的脸上给人的感觉就是忠厚,老实,他几年前带着老婆和孩子在附近开了一个礼品回收店,我虽然和他打交道次数不多,但还算爽快之人,几年前,当时正值我创业初期,为了拓展很尴尬的局面,在酒桌上应酬招待比较多,所以免不了要买一些名贵烟酒招待,高档烟酒当时在零售店的价格比较高,于是我试探着从他那里拿货,真想不到价格要比在零售店便宜好多,而且保证是正宗品牌,就这么双方打交道了一段时间,彼此还算熟悉。每次经过他的小店时,他总热情地迎出来和我打招呼,很是客气。主意想定后,我就塞了两条中华烟放进包里,走出家门。


时间不到就来到老刘的礼品回收店,虽然是称店,但实际也就只有十个平米左右的一个平房被一条大大的布帘一分为二,布帘的后面是他们一家起居生活的地方,而布帘的前面则是一个不小的柜台,在柜台里陈列着不少的名牌烟,酒的空瓶和空盒。我站在柜台前,四下打量,见没有人就叫了一声:“刘老板在不在?”我话音未落,从布帘后面探出个脑袋,我定神一看,正是刘老板,他见是我赶紧挑开布帘迎出来,和我打招呼,我于他简单寒喧了几句,就直接问他礼品烟收不收?他脸上堆着笑,用眼角瞟了一眼我手上的包,并热情地说:“你来照顾我的生意,我咋能不收呢?”同时坐在柜台后面,这时他老婆也从布帘后面走出来,头发很蓬松,仿佛没有睡醒的样子,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走到外面。


“把香烟拿出来给我看看。”他笑着对我说,人却坐在那里没有动。我赶紧从包里把两条香烟拿出来,他拿起中间的一条在翻来覆去地看。“谁的车放在这里啊?”他老婆在外面叫了起来,我忙扭头看,见一辆车离他家不远的地方停着,我知道不是我的车,就又回过头来,刘老板象在研究古董一样抓着那条香烟对着柜台里的灯光在照,过了片刻,他脸上变得阴沉下来对我说:“不是我不想收你的烟,但你这烟是假的,我这里不收啊!”他一边解释一边把两条烟递在我的手上,那副架式仿佛我成了制假贩假的人正向他推销假烟。心里的郁闷无法表露出来,只好匆匆和他打了个招呼回家了。


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仔细回忆,有一条是我一个海关的战友特地从外地连同其他的礼物寄过来的,不会有假吧。还有两条是妻的小姐妹们过年吃饭时带过来的,她的小姐妹打小在一起玩的,现在已经和老公一起搞了一个很大的实体了,也不至于送假烟吧,心里的疙瘩无法解开,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妻见了,帮我出了个主意,明天把还剩下来的那条中华烟先拿到烟酒公司做个鉴定,然后再拿给他看,我想想只有这个办法了。


第二天一早,我驾车去乐意趟烟酒公司,正好碰见一个同学,他很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帮我把烟拿过去鉴定了一下是真的。当他得知我的遭遇后,笑了,说:“肯定是调包了。”我心里的火直往上窜,接过鉴定好的烟,在那条烟的一角做了个并不明显的记号,就告别我的同学直奔老刘那里了。


我远远看见老刘端坐在柜台后,悠然自得地抽着香烟,胸中的怒火在燃烧,但我还得强压住怒火,脸上带着笑跑过去,和他打招呼说:“昨天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我这里还有一条,你给望一下,是真的帮我收了吧。”我的嘴里表现出万般无奈的样子,他听我这么一说,很诚恳说道:“这个年代假货太多了,我现在都快不敢做生意了!”我听了笑笑,从包里拿出那条做了记号的香烟,刘老板接过烟又仔细地查看起来,这时他老婆在布帘后喊着什么。他们之间的语言我不太懂,刘老板和我打了个招呼进了帘子里,我赶紧绕到他的柜台后面一看,他的凳子前面有一个纸箱子,箱盖虚掩着,我正想看个究竟,但刘老板同时挑起了布帘,看见我正在要看他的箱子,叫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就进来了?”我忙解释说,想拿凳子坐的,他满脸狐疑,但嘴上没有说什么,就冲我说:“今天香烟不收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开,我大声地叫住他,说:“你还没有鉴定这烟呢!”他脱口说了一句,“是真的我也不想要了。”


我听了再也压不住火了,一字一句地说:“那么昨天的烟是真的还是假的?"


“肯定是假的啊,你不相信可以拿到权威部门检测啊!”他的理由很充足。


“那么你柜台下箱子里放的是什么?”我反问道。


“是香烟啊,全是才收的香烟啊!”他的脸上一副无赖的表情。并把箱子拎起来让我看,里面横竖躺着不少各种牌子的香烟。我看了,我彻底的无语了,因为我知道这么耗下去的结果是图劳的,我觉得象吃了一只苍蝇一样堵得慌,我再也不想和他争辩下去了,我觉得我站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人生的耻辱,我狠狠地骂了一句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看见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还躺着昨天的两条假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