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第一次出差

参加工作很多年了,天南地北地也去过不少的地方,但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次出差,那还是十多年前刚刚参加工作时的记忆,但在我的脑海里却难以磨灭———


我从学校毕业后分配在一家国营企业里,为了更能有效地掌握单位的产品生产周期和产品性能,领导要求我从基层开始做起,先被分配在车间班组里和工人师傅学习生产技术和生产工艺,说句实在话,进了车间以后,车间里的工人师傅都很质朴,见我是名大学生,一般的重活,累活都不让我干,而是让我帮着查查图纸,看看零配件,车间主任更是把我当成人才一样,有个生产工艺上的大事小事都会叫上我。这样过了大约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和车间里的一帮骨干混得很熟了,彼此也很随意,有时工人家里有个大事小事的,还会叫上我去喝酒,我经常被搞得过意不去,但他们却端着酒杯爽快地说:“过几个月,说不准你就是我们的领导了,到时候还请你多多照顾哦。”话是这么说,我总是很谦虚地解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后我的工作还仰仗各位师傅呢。”谈笑间,情谊浓浓。


一天上班,我刚刚跨进车间大门,就被车间工艺员小王叫到了车间主任办公室,进去后,主任乐呵呵地对我说:“今天找你来,是接到上级领导指示,安排你出一趟差。”我赶紧问去哪里?主任告诉我去河北省的唐山市。让我回去准备一下,火车票已经派人帮我去订了,我们一共去四个人,一个工程部的老工程师,一个是厂里的技术骨干并和他的徒弟再加上我。我赶紧骑车回家里,把随身衣服全部装在旅行箱里,还有一套洗漱用具等。花了半天的时间准备妥当,这时,单位的电话来了,约我第二天在长途汽车站的售票处和其他三位同志一起出发。


我们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下了火车又改乘汽车,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那是在离唐山市不远的遵化县的兴旺寨乡,地理条件比较偏僻,我们当时出了县的长途车站就有客户很热情地来接我们,我们在那改造过的拖拉机上昏昏沉沉了半天才下车,我从车上拿下行李一看,山峦起伏,随不是很雄伟壮观,毕竟是一座小山了,对我生长平原上,又在省城读了四年书的人来讲,已经算是见了世面了。但再环顾四周除了一座座小山丘和一些零零星星的庄稼地外,几乎看不见什么民居房屋或者象样点的村庄,我正在迟疑之际,一个长得胖胖的,剃着光头的中年人从唯一的一排简易平房里迎了出来,笑着对我们说:“欢迎来厂指导工作。”并和我们一一握手,我们握过手后在他的带领下进了那排围成院子的平房里,时值中午时分,天气闷热,进了房间看见一桌酒席摆好,房子的内部设施极其简陋,除了板凳桌子外就是临时用木板架了四张床,那个秃胖子见我们进了屋,红着脸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的厂房,房子的后面是机器设备,因为这里离村庄比较偏僻,交通不便,所以就委屈你们在这里吃饭,休息了。”我放下行李,再仔细看了一下房子,说句实在话比露天强得多了。既来之则安之,早点帮人家解决问题,早点撤退吧。心里这么想着,也就没有了什么怨言。一顿酒足饭饱后,各自在床上休息片刻,看看外面的太阳西行,我们一行人就跑到工地上,看见我们的机器象一座塔一样矗立在院子的中央,这时很多人围了过来,从他们衣装上可以看得出是当地的农民,胖厂长介绍说,他们是厂里的工人。在他们那焦虑的眼神中我看到他们急切等待的心情,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只有帮他们早日完成调试,早日产生经济效益,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四个人二话没说,就开始把摆弄起机器来,到了天快黑了,机器已经被我们大卸八块,大家在胖厂长的一再催促下才停了下来,洗手吃饭,回到房子里一看,又是一桌酒菜,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举杯喝起酒来。席间,胖厂长问我多大年纪?我说二十四,胖厂长一听乐了,他笑着对我们的老工程师说:“你看来是他的领导,我想做个主,帮他说一门亲,我一看他就喜欢这个后生,不仅人长得俊,而且挺能吃苦,明天把我侄女带来你看看,中不中?”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也就哈哈乐了起来。酒席过后,胖厂长特地留了一位老师傅为我们打理后勤工作,然后他们就一一告辞。那天晚上,我们四个人躺在床上,我成了他们的笑柄。大家一直谈到半夜,技术员的徒弟要出去方便,才出去不久,吓得跑了回来,说听见狼嚎。老工程师毕竟闯荡江湖多年,他也很肯定地承认这一带会有狼出没,这下可好,大家谁要出去解手,还得结伴同出,一人拿着房间里找出来的木棒,一人方便,这么轮流才能解决。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房子的后面看见一条很清澈的小稀,我们边洗脸漱口,边环视四周,大家看着天边红红的朝霞,渐渐地一轮红日从东边的山丘间升起,周围的地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一条清澈的小溪顺着低凹地,在鹅卵石间静静地流向远方,一种大自然的美呈现在眼前,我抬眼看见那不远处绿油油的庄稼地上,星星点点的有戴着草帽的村姑在那密密的庄稼地里来回走动。我从小在城市长大,从来没有到过农村,更没有和这么美丽而和谐的大自然亲密接触过,一种愉悦在心里跳跃。太阳慢慢地升高了,金色的阳光洒在一颗颗光滑的石面上,石头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一片一片,周围的石子全亮了,我看见远处牧童驱赶着一大群羊从山丘的背面出现,那一大片的羊群象一片白云在重峦间忽隐忽现。


我意犹未尽地回到临时宿舍,淳厚的当地老师傅为我们又准备了一桌的饭菜,酒也上了桌。我们见了笑了起来说:“不用这么忙呼,早上来点稀饭或者馒头就行了。”老师傅赶紧又出去准备,时间不久,老师傅端了满满一锅白色的液体进来,大家想问他是什么,可是他也听不懂,性急的徒工小黄舀了一碗喝起来,不对劲,既不象牛奶,也不是豆浆,大家正纳闷,胖厂长进来了,他见我们一副不解的样子笑了说:“这是羊奶,是我们当地人招待贵宾用的,”大家听了,才放下心来,我舀了一口,慢慢一品,有点羊膻味,但入口很滑,也就不管那么许多,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吃好早饭后,大家乘早晨凉爽继续调试起机器了,一直忙到中午,大家全身被太阳快烤出一层皮,才收工回来,进得房间,突然看见多了个女孩子,十八,九岁上下,皮肤白净,一点不象在农村干过农活的样子,见我们回来,一笑露出两排整齐而雪白的牙齿,我被她的美丽所吸引,因为在我的生活里,总是被虚假的伪装掩盖着的一种很不真实的美充实着,让我有了审美的疲劳,我甚至于不相信有天生丽质这一说,今天我看见的是无法推翻的事实,到了吃饭时间,胖厂长频频让那个女孩为大家倒酒,还热情地介绍说这就是他的侄女叫小兰。大家听了介绍全把眼光扫向了我,我见那女孩子害羞地低下头去。我赶紧端起酒杯,语无伦次地和胖厂长干杯,又接着和在坐的所有人干杯。最后,我喝倒下来了,是那个女孩子帮我把因酒醉而吐了一地的污物清理干净,并帮我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清洗了。当我酒醒的时候,看见这一切有了一种在家的温馨。


我们的工作在经历了整整一个星期之后终于顺利结束了,我们即将离开陪伴我们整整一周的这块美丽的土地和这群善良的人们,在临走之前,他们全村的人都来为我们送行,我在那颠簸的拖拉机上看见他们渐渐远去。我感叹在这块土地上,大自然的美妙和神奇。虽然我和小兰在很多方面有很大的差异,也没有故事可以继续延续,但我真心地谢谢她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深深地感谢那块土地让我在我的人生的轨迹里添加了很多的第一次。事隔十余载,我还是要祝福远在千里之外纯朴而善良的人们生活幸福,安康!



本文内容于 2008-3-1 0:17:40 被袁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