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暴力,何去何从?

“很黄很暴力”,这句话想必不用再介绍了——地球人都知道!况且大家也知道它的出处甚至更多……然而,这句话也就是在07年底出自于一个13岁的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之口——于是乎,在网络上便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有关小姑娘的质疑、恶意攻击、恶搞视频、甚至是PS色情漫画……等等,硬是把一个无辜的、品学兼优的、听党听老师听父母话的、还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谁敢保证这小姑娘心灵不会受到伤害?!然而,这“伤害”却并非来自于“很黄”或是“很暴力”,而是来自于一些嗅觉灵敏、好奇心很强、又“乐善好施”的网民的口诛笔伐或是流言蜚语……

当然,这一切乃在于这小姑娘是真正的“语出惊人”!而这惊人之处也并非是什么“很黄很暴力”这几个很平常的字,而在于使广大网民惊诧不已甚至于大跌眼镜的是:何以有“很黄很暴力”之网页的存在?既然没有这样的网页存在,那不明摆着是在说谎?况且这所谓的“谎言”又来自于最具权威性的CCTV,这便炸开了锅!于是,便有人孜孜以求之——非要弄出个事实真象不可!旋即,一支强大的“质疑探源”队伍便在一夜间形成……既然是“质疑探源”,那是一呼百应,各路诸侯纷纷揭竿而起……然而,也就是在这股强劲的浪潮中:要想使“很黄很暴力”不流行?怕是万难啊!

然而,在这起事件中,受伤害最大者莫过于小姑娘了!而这伤害在某种程度上远远胜过于几十年不遇的雪灾!因为,雪灾是偶然的,是暂时的,但谁能保证这小姑娘因了此事而在她的心灵上不留下深深的烙印——能不影响她的一生?!不妨在网页搜索栏输入小女孩的名字或是输入“很黄很暴力”搜搜,看看结果会如何?

也许,小姑娘此时的心情套用一句风行的话,就是:很痛很无奈!

但愿不要再拿小姑娘说事儿了,但愿不要再拿小姑娘“开涮”了……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都有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与义务!更何况这小姑娘本无辜——她只是被动地接受采访而已,也并无任何恶意!即使真正出自于小姑娘之口,那杜绝“很黄”和“很暴力”不是每个国人所企望达到的目标吗?为什么就不能对小姑娘宽容?要知道,这种行为虽非暴力,但却比暴力更具杀伤力!——仁慈的主啊!

无可非议地,小姑娘很可能是蒙冤的(依据诸多网友的质疑)。不知道CCTV的新闻是如何制作的,但是在实践中,尤其是一些单位在搞什么活动之类的事情时,那些面对“摄像机”者的台词都是经过长期运筹而提炼再提炼加工再加工的“精华”或是“精髓”——这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不用说是面对“摄像机”了,就是平日里碰上上级机关来检查什么的,瞧瞧那阵势——谁敢在检查过程中“胡言乱语”?即使“胡言乱语”,而那所“言”所“语”都必定是在规范要求的“范畴”内,绝不会超出“范畴”之外!所以,有人质疑小姑娘说的是事先准备好的“台词”,这也就不足为怪了。假如小姑娘真的说的是“台词”,那么小姑娘岂不是太冤了?然而,这小姑娘即使是冤,那谁来为小姑娘昭雪呢?

小姑娘啊,真是:很冤很无助!

好了,现在不说这事儿了,还是言归到“很黄很暴力,何去何从?”的问题上来。

也许,鄙人“中庸之道”的思想颇为根深蒂固,在对待这码子事情上还真是没了主意。而至于“很黄很暴力”所引起的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想必都是有目共睹的,也不再赘述。那么终究如何对待这问题?那自当是十之八九的要“一刀切”——封死杀绝,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假如这样的话,那网络可真是一尘不染湛蓝一片天了!这岂不是人人拍手叫好大快人心之事啊,那简直是为民族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民族英雄”这几个字也是受之无愧的!

试问:谁人有此回天之力?一场民族性的灾难“SARS”——当其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降临到炎黄子孙头上之时,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偷食野生动物者即刻下了“封杀令”,封住了吗?是不是还有人在偷偷地美味佳肴着?无可非议地,局势是得到了空前的扭转,但后患未绝!

现在,就拿“SARS”这事来说吧,偷食者都是谁?总之,老百姓有几人能“食”得起?所以这食者也仅仅是某个“层面”或是“局部”,不具有普遍性的特点;即然是不具有普遍性的特点,那数量就是很有限了。而网络覆盖下的网民数量呢?也许,这“食者”与网络上的网民的数量比起来——那可真是“小巫”与“大巫”的关系了!“小巫”尚且“树欲静而风不止”,那这“大巫”呢?

面对浩瀚的网络之海这“大巫”,要想堵住“很黄很暴力”这股暗流,这难度也许真是非同一般?!假如再悲观点儿的话,那只能是:网海兴叹!是啊,还是那老套——各网络“很黄很暴力”的东西的点击率往往是名列前茅甚至是独占鳌头。看到这种情况,也许心里会不舒服不畅快不爽甚至会砸了自己的电脑,但这终究是一个铁打的事实。在事实面前,又该如何呢?你能阻止得了别人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张贴?你能阻止得了别人那一双双眼睛去看自己想要看的“东西”吗?用小品《主色与配角》里的一句台词,就是:你管的了我,你管得了观众喜欢看谁吗?可见,你是管不了“别人”管不了“观众”的!再说了,这“铁打的‘网络’流水的‘客’”——其“商家”和“顾客”都是不确定的,管谁去?同时,这强大的“观众”队伍已经俨然形成了一个需求“很黄很暴力”的市场,既然有需求有市场,那“商家”岂能放掉这大捞特捞的天赐良机?那这世间可真是不存在所谓的无奸不商之商者了!当然,在这对关系中,并不是先有需求或市场的问题,其实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当“商家”把这“很黄很暴力”的“商品”往货架上一放时,那自然会有人凑热闹的,尽管有些人并不需要,但是看上两眼或是了解一下行情总不为过吧?

再说了,这“很黄很暴力”犹如一个穿着入时,打扮妖艳,敞胸露臀的荡妇……让她走在大街上,试问这荡妇吸引力大或是一个衣着朴素的良家妇女的回头率高?然而,这世界似乎还需要这“荡妇”的存在。“扫黄”扫了这么多年,然而事实上呢:明娼暗妓,流莺野鴨……等等,这些至如今不似乎大有有增无减之势,且似乎是要露出掛牌营业持证上岗之端倪——其是否真要将其合法化(是否合法,鄙人孤陋寡闻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更无任何心思或情趣对此事进行核实)?那就不得而知了。再说这“打黑”,也同样打了这么多年,然而这“黑”势力之势却依然迅猛着……而这“黑”难道不是“很暴力”,甚至是“很黄很暴力”的代言人?杀人,抢劫,强奸,奸淫,敲诈,绑架……无恶不做,无所不用其极……况且一股股的“黑”势力作恶何止一二乎?其共同特点就是:作恶多端,恶贯满盈,罪恶滔天!但这“黑”势力何以长期横行乡里,何以飞扬跋扈,何以羽翼如此强劲?

突然,有一个可笑甚至是“脑残”的问题:这“很黄很暴力”就只能“做”而不能“说”不能“看”了吗?当然,也并不是说——“说”的有理或是“看”的有理,往往一定程度上社会的示范作用也起着势不可挡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因为,人的一双眼睛看到的是现实里活生生的事实。而在这事实面前谁能够保证人不会亦步亦趋地邯郸学步呢?

在这里,不妨做一个无聊的比喻:这网络上的“很黄很暴力”犹如是“言传”;而这社会中的“很黄很暴力”就是“身教”了。那么,是“言传”作用大呢,或是“身教”的效果明显?“言传”——有一个吸收消化的过程,即使吸收消化了转变成自己的意志,而又想将这意志付诸于行动——这便是一次质的飞跃。而这“飞跃”却是要有相应的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等。假如缺失了这条件和环境,此行动将付之何处?也即: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再说了,网络上的“言传”也未必是每个“看客”都能够吸收消化的,绝大多数人犹如无事般溜街逛商店般,其实并不采购什么东西!同时,也不可否认的,在网络上的并不采购的“客人”在看了那琳琅满目的“商品”后,也很难说会骤然生出些许的“购买”欲望来——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身教”——这无疑就是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了。而人往往用自己的触觉直接感知到的事物可能来得更深刻更有说服力!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

所以,在这里不妨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与其净化网络这个“表”,不如首先净化社会这个“本”。让“很黄很暴力”没有了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让社会上不再有“很黄很暴力”的事情发生,或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很黄很暴力”事件的发生率……这样的话,也许某种程度上会来的更切合实际一点儿。另一方面,也无疑会使一些即使有“想法”者,在看到无什条件和环境的情况,也只能作偃旗息鼓状——也自会垂头丧气地叹道:哎,没“办法”啊!

是的,毋须置疑,网络的“很黄很暴力”在诱发青少年犯罪方面难辞其绺的,也是罪责难逃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是始作俑者——也之所以,净化网络成了当务之急也是迫在眉睫之事了!

如何净化?悲观一些的语调就是:很难啊!何以难呢?看看这“很黄很暴力”的市场——依然井然有序地运行着:“供应商”和“消费者”都心照不宣的投其所好着,和各取所需着!当然这“供应商”与“消费者”的这“剪不断理还乱”的“鸡”和“蛋”的关系,在此也不必再说。单说这“供应商”和“消费者”吧,你能说他们素质有问题?这似乎与素质关系也并不是很大!美国人日本人素质高吗?美国见谁不顺眼了就是“大棒”挥舞,倾刻便是血肉横飞——很暴力!而倭寇竟然组织“买春团”甚至是在国内光天化日之下搞集体淫乱活动——很黄!这“很黄很暴力”与素质问题关系有多大?真是很难说了。所以,姑且将其归咎为:良心问题!只要有一份良知的存在,只要有一份社会责任感尤其是对青少年负责的责任感存在,那么,这“供应商”的数量自然会减少一些。只要货架上不摆放上“很黄很暴力”的“商品”,那么“顾客”看什么?没的看了还想入什么非非?!然而这“顾客”何以要看?在此不妨妄下结论:空乏灵魂和寻求感官刺激所使然!灵魂空乏,精神无所依托,情感无所寄掛……于是,为了填补这空荡荡的躯壳,为了寻求一份感官的刺激——以达到某种程度上的精神的抚慰和情感的依附,甚至是一种满足或快感——于是乎,便悠哉乐哉地“神往”了!总之,一个浮躁的时代,锻造出一个个毫无实质内容的躯壳!

所以,在这净化网络方面,良心才是本!但如何治心呢?这似乎不太容易解决这问题。问题在于:那么多受党教育多年且口若悬河般地效忠于党为党为国至死不瑜者——不但“很黄”,而且“很暴力”。更何况都是些历经苍桑坐看风云变的熟透了的成年人,那更何且是意识思维尚未完全定型的不谙世事者?!所以这心啊,如何治呢?即使现在勉强来治,倒也未尝不可。而要治,还得从教育说起,而教育首先是学校教育,因为现在未成年基本上都是在校就读学生。试问:现在学校所开设的“品德教育”课程是否如期进行,是否深入全面,是否予以了高度重视,等等。说到“重视”,这似乎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事已经成了陈词滥调了——年年都在重视,时时都在重视,处处都在重视,960万平方公里哪里不曾重视?重视的不得了!另一方面,这学校教育对于“生理”等有关“性知识”是否列入议事日程,是否真正揭开了这一层神秘的面纱?再者就是全民性的教育,全民性的教育以往的什么马列主义就不说了,就说说眼下的这些耳熟能详的、质在提高国民素质的全民性教育,诸如“三人代表”、“三观”教育、“素质教育”、“荣辱观”教育、“和谐观”教育等等,这些教育历数数十年,也都是要从本上解决问题,无可非议的——问题是毫无悬念的解决了。但是,现在出“乱子”了,一竿子打到了网络上!是的,网络有责任,这责任上面已经说过了,难道没有想过这网络也仅仅只是“诱发”,只是点燃事件的“导火索”而已。假如一个有着良好的品德修养的人,有着最基本的善恶是非观念的人,有着一份最基本的做人良知的人……试问,这“导火索”点燃的概率有多大?

当然,还是前面那句话:要真正使网络净化到一尘不染,恐怕很困难!这就犹如当年禁赌般,不但没止住,现在基本上是合法化了,这该如何进行诠释?!而对于网络的“很黄很暴力”,无疑是一个新生事物,其实并不是新生,而是现在问题已经严重了——几近到泛滥成灾的地步。

客观地说:要真正堵住的概率有多大?!要想真正能堵住,那只能是痛下“狠手”:一是经过网络过滤,将“很黄很暴力”的东西再未进入寻常百姓“家”时便将其扼杀;二是对于抓住的“商家”,不要轻描淡写地交几个钱儿便了事,让他(她)倾家荡产,永世翻不了身;三是对于因网络“言传”而作奸犯科者,罪加一等;等等。不过,对于“一”做起来可能没有多大难度;而尤其是“二”、“三”,可能在目前情况下是办不到的——因为,相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尚无此类规定)。既然办不到,那就无法堵住漏洞。既然堵不住,倒不如在尽可能“过滤”的情况下,对网络实施“分级管理”——至少将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版块”分开,各走各的道的,各看各的内容……以逐步规范各网络版块的“大杂烩”形式,这样就避免了——任何内容都放在一口“锅”里,然后让“食客”自己在这“杂烩”中找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岂能不出问题?

总之,这是个浮燥的时代,这是一个利益使人丧失本性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所以,对于有些事物悠哉乐哉地存在着……很多时候只能是来几句“不识时务”的呐喊,而回过头来看着现实时——才感觉到真是回天乏术了,也只能是耷拉着脑袋作无可奈何状!

即然是无可奈何,也只能麻木地接受某些事物的存在。这世界就是这样,你不接受不承认,也并不意味着事物就会消失!这也无非是一种掩耳盗铃或是自欺欺人的聊以自慰的做法罢了!其实,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人们往往相信的是自己所耳濡目染的(尤其是现实中存在的诸多现象)。理论终究是理论,理论终究是要与实践接轨的,当实践与理论发生冲突时,人们会如何呢?也许人们更相信的是“实践”,而此时也许理论已经显得苍白无力——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犹如现在人们所说的“有钱就是爷”般。再说了,这似乎有些东西好象比较服这东方之龙之“水土”,如“黄赌毒腐”,以及诸多“潜规则”之类等等……痛定思痛: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终究这个时代不乏理论家,政策家,社会学家,人文家,道德家,甚至于有更多的实践家……

哎,啰嗦了这么多,还是勉强总结一下这篇滑稽之文的概要吧:

一是不要再对无辜小女孩进行任何伤害了,那种“伤害”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确确实实的比“很暴力”更为暴力!

二是净化网络是“表”,净化社会环境是“本”。再者,不管网络也好社会环境也好,最根本的是净化“人心”——这才是真正的“本”。

试想,真正地将“本”治好了,那么其他事情也便迎刃而解了!何乐而不为呢?试看看,社会上诸多不和谐的现象或是事件,哪一件不是“本”上出问题了?可见,治本为关键,也是最为可靠最为长效的方法了。

让“人之初,性本善”——真正回归到一个个血肉之躯吧!

乱七八糟地说了这么多荒唐言,回头一看,隐约间可见几个耀眼的大字,究竟是几个什么字,原来是:很糗很无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