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凡尘俗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从市公安局到市二院,打车过来的话大概也只有十分钟时间。但这十分钟,对田静来说好象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虽然王忠为了逗她开心,把以前的很多亲身经历中不涉及国家机密的部分当成故事说给她听,但田静却听得心不在焉,眼角余光不时地瞟向门外。

在杜明回山后的这半个月,自己的脑海里总时不时地出现杜明那张英俊的脸庞、因不谙世情而不时表露的犹如孩童般的不自然神情、和自己说话时的紧张……经过几番反复自问,终于知道,自己真的爱上了那个仅仅几面之交、犹如惊鸿一现的男人……爱上了也罢,但他和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他终归是要回去的,回到他习惯的生活中去,回到他本该回去的世界……本以为这感情只能成为今生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了,但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他竟然又回到了这个他称之为凡尘俗世的万丈红尘中来……田静一时间不由想得痴了,浑然没发觉王忠悄悄地走出房间,到门外吸烟去了。

站在门外吸烟的王忠看到病床上田静的神态,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谁没有过年轻时代啊,谁没有过初恋啊……

“忠哥,你怎么站在门外了?”丁松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看到王忠站在病房外吸烟很惊讶地问道。

“嘘!”王忠挥手让丁松走到跟前,指了指房里的田静。见丁松还是满眼疑惑,就把他拽到了一边,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通。

“什么?杜明回来了?马上过来?呵呵,看来我们这次可以和那些家伙好好地干一场了!”丁松兴奋地跳了起来。正待告诉王忠刚才找到医生询问田静的结果呢,却看到王忠朝他摆了摆手,向他身后走去。扭头一看,身后十米远的楼道口杜明正向他们走了过来。

“你真的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王忠握住杜明的手死劲地摇了摇。

看到王忠的兴奋,杜明心里一阵暖意掠过,真有了那种只在书上看到的故人重逢的感觉,笑了笑“是啊。而且这次回来,要和你们呆好几年呢。咦,丁松,你怎么一脸怪怪的?”

“啊?没有啊,很高兴你能这么快地就回来了。”丁松笑着伸出手用力地和杜明握了几下,“只是,只是你好象没上次精神,眼神没原来那样有神啊,但给我的感觉好象你本来就该如此一样,真奇怪了……”

想起临下山时师傅告诉自己的,杜明知道自己之所以给人这种印象,是自己修炼了“小乘天道”的结果,和一个人修炼武功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一样,也没多解释什么。“是吗?没有吧。对了,田静怎么受伤了?”

于是王忠把周六夜里龙城公园“铁塔”被人炸毁,昨天河城商厦倒塌事件详细地说了一遍。

“你先进去看看田静吧,这两起事件我们等会再说。嗯,我和松子去找下医生,详细地了解一下田静的伤情。”王忠找了个借口,也不管丁松一脸的诧异,拉起他就走。

“嗯,你好,我回来了。”

直到杜明走近床头,田静才从一番遐想里清醒过来,再看眼前,王忠不知道到哪儿去了,眼前站着地正是自己刚才痴想的那个人。脸上突然变得通红,“嗯,嗯,回来了就好。你今天才下山吗?”

“嗯,是的。刚才在外面听王忠他们说了你受伤的情况。医生怎么说的呢?”杜明在床头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语气很焦急。

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而且隐隐约约可闻到杜明身上特有的那种大自然的清新气息和男人的呼吸,田静不由得心跳加速了。当听说王忠他们在外面,田静知道肯定是刚才自己的一副“呆样子”让他们全看到了才跑到病房外去了。想到这不由得脸更红了,全然没听到杜明后面的一句话。

“嗯,怎么了?伤口又痛了吗?”看到田静一脸通红,杜明还以为是伤口引起的而田静又不好意思说呢。

“不,不是。你刚才说什么了?”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心情稳定下来,田静问道。

“哦,我是说你的伤医生怎么说的,能恢复吗?王忠他们去找医生了,准备下午给你动手术。”只不过没有经历过而已,但杜明也是人,而且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而对异性的好感或男女间的爱情应该也该算人的一种本能吧。所以一听田静刚才的表情不是因为痛,杜明也猜测到了是怎么回事了,这就象自己有时候面对田静而不自然一样。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所谓爱情吗?

“医生说双腿的筋骨有百分之十粉碎了,即使手术了也有后遗症。”说到这个问题,田静不由得伤感起来。

“啊?不会吧?这不算什么啊。”杜明站了起来,“嗯,是两条腿吗?大腿还是小腿?”

“两条小腿。怎么,你也懂医?”田静很讶异。

“嗯,懂一点点。你躺好了,双腿伸直,不要动,我来看看。”杜明运起黄龙心法到第四层,用“心魂内视”探查起来。因为那次在天星茶楼见识过杜明的这种能力了,所以田静这次见杜明双眼微闭,两手放在膝盖上的样子也不觉得奇怪了。

“哦,依我看,应该可以恢复的,只是修养的时间可能要长点。”十分钟后,杜明睁开了眼,“我七岁那年从一个山崖上摔了下去,两腿的筋骨几乎全粉碎了,比你这还严重,但经过大师兄运功治疗,几天我就好了。你虽然体质比不上我,但时间多几天也该能恢复的了。这样吧,我去找医生问问,能不能让你立即出院,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来给你治,正好我这次也带了点灵芝过来,效果会更好的。”

杜明来到医生室,还没进门就听到王忠和丁松的怒斥声——“好话给你说半天了,你们竟然一点也不领情?什么顺序不顺序,忙的过来忙不过来?刚才那人好象是什么大官吧,怎么一进来你们就把他送手术室了?对他就忙的过来了?不也是脚受伤了吗?他的脚就金贵些?”“我说你们医生怎么也如此势利了呢?你以为我就不会找你们领导?我告诉你,我打个电话,你们市长也会立即赶过来,你信不信?”……

“好了,别和他们吵了,我有办法。”杜明走进房里,对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头的五十多岁的医生说“现在我们让田静出院行吧?”

“可以,但你们只是他们的朋友,而且你们又不愿意出示身份证件。必须是她的亲人或单位领导来证明一下,她本人也同意了才行。”医生回答道。

“好,王忠,你让公安局派个人过来证明一下,我们现在就把田静带走吧。”杜明拉起王忠和丁松走出了值班室。

王忠打电话给杨大伟,让他从公安局派了两个管内勤的女民警过来,在医院办了手续后,几个人一起把田静送到了家里。还没来得及打量一下房间,在两个民警把田静扶到床上后,杜明就开始坐在床边给田静治疗起来。把黄龙心法运到了第五层,两掌握住田静的双脚,一股白色的气体就从杜明的双掌涌向田静的脚心檀位穴,再由田静的檀位穴经过丸泥穴冲向田静的小腿。躺在床上的田静在杜明双手握住自己脱了袜子的双脚时,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麻麻的感觉涌上来。但随着杜明输入的真元涌进脚心再传到小腿上,就感觉到一股非常灼热的气体冲上了小腿……慢慢地越来越灼热,象火烧一样,田静终于忍耐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杜明这才想起来,忘了点田静的穴道了,赶紧一指遥空向田静点去,闭了她的睡穴,然后又依法施为起来。如此过了半小时后,杜明才缓缓收功。

“怎么样了?好了吗?”旁边的丁松急急地问道。

杜明一指点了过去,田静好象刚刚做了一个梦醒过来似的。“嗯,应该好了,粉碎的筋骨全部重新粘接起来了,但这段时间一脚是一点也不能动,至少要十天才能慢慢地活动一下。”

“我的腿以后会完好如初了?谢谢你哦。”田静感激地看着杜明。

“没什么。王忠,麻烦你倒杯水来。”说着杜明从口袋里拿出一棵色泽碧绿的灵芝递给了田静,“把这嚼碎了吞下去,然后再喝点水,对你小腿的尽快恢复有莫大好处的。”其实何止是对小腿的恢复,对整个身体的体质也有很大好处,这可是一棵千年灵芝啊,杜明这次下山身上也只带了七棵。

等田静在两个女民警的帮助下喝了一杯水,杜明才说:“这段时间你要多休养。以你的体质,正常情况,起码要二十天才能完全复原。”

“啊?二十天后完全复原?”旁边的王忠和丁松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虽然见识过杜明的能力了,但这也太恐怖了吧——医院里动手术还起码要半年时间才能完全康复呢,而且手术后田静还会留下后遗症,脚会有点跛。

还以为他们嫌康复的速度慢了呢,杜明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是啊,是我修为不够。如果是我师傅在这里,一星期就能完全复原了。”

“不,不。我们的意思是说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医生还说即使手术了也会留下一点后遗症的……”见杜明误会了他们的意思,轮到丁松不好意思地解释了。

“对了,田静,这两位章警官和刘警官这段时间就留在这里轮流照顾你。你弟弟我也已经让人打电话给他们学校了,中饭和晚饭都安排在学校食堂吃。你看还有什么没考虑到的吗?”王忠不愧是几个人中的大哥,对问题考虑的很全面。

“谢谢你,王大哥。你考虑的很周到,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不过真的用不着这段时间都麻烦两位警官的,你们这一行本就很忙了。医院在今天上午就打电话给我父母了,他们明天就能赶到这里。”田静感激地对王忠道谢。

“说哪里话,谈不上什么感谢,我们是朋友么。杜明还曾经救过我的命呢,你这点小事算什么。”等话一出口,看到田静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而杜明也扭过了脸去,王忠才发觉自己的确实太“多嘴”了——是啊,杜明救过你的命,但和你为田静考虑地如此周全有什么关系。你这不是明白地挑明他们自己都还没挑明的关系吗?“哦,我是说,我是说这点小事,厄,厄,用不着……”王忠尴尬地想解释一下,但说了两句话才发觉解释不清,而且越解释田静的脸就越红了.

“忠哥,时间快到了,我们不是说好了两点钟去公安局和杨大伟碰情况吗?”丁松看到王忠的尴尬模样和杜明及田静两人的神态,虽然心理笑翻了天,但还是赶紧找了个借口解围——什么说好了去市公安局啊,根本就没有这事!

“对了,你看我这记性!人老了记忆力真的不行了。”王忠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头,心里却暗暗感激丁松,毕竟是多年的战友啊,能马上帮自己解围。“嗯,杜明,你留在这里吧,我和松子去一趟公安局。”说着急急地逃也似地走出房间。

杜明本想答应留在这里的,但看田静的眼神好象示意自己和他们一块去,于是对王忠的后背说道:“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去吧。她目前已没什么大碍了。嗯,你要注意休养哦,我去了。”

丁松见田静对杜明示意不要留下来,心里还奇怪着呢。他哪里知道田静的想法呢——如果把杜明留下来,那岂不是一则耽误了工作,二则尴尬的气氛还不能消除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