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初现端倪(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送走了许副总理、王长亮和昨天下午坐专机赶来河城的吴德院士后,王忠和丁松立即赶到了河城市公安局。

公安局所有的人都取消了轮休,办公大楼内人来人往,连走路都是急匆匆的,电话、传真来往个不停,一片繁忙。按照事先约定的分工,王忠去了专门为破获“铁塔”炸毁事件而成立的专案组,而丁松则去了“10.14事件办公室”。

为破获“铁塔”炸毁一案,由国安部牵头成立了领导小组,组长由王忠担任,主要是负责协调国安和公安的工作。公安局负责查找线索并把线索敲定下来,而国安局的工作则是根据公安局提供的线索对嫌疑人进行抓蒱。“你来的正巧,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刚走进房间,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杨大伟就招呼着,顺便递了一根香烟给王忠。

“怎么了,有线索了?”王忠很惊奇,这么快就有了线索了?

“说来也巧,刚才龙城街派出所打来电话,说他们的治安人员昨晚十二点在夜巡视时,看到一名20几岁男子背着包正在路边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里走出来,正准备上前拦住问一问,那家伙看到他们竟然拔腿就跑。抓住后一审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小偷,在超市里偷了几件首饰。而这小偷前晚好象看到几个人影从龙城公园西面的围墙上跃出来了。我让派出所马上把人送来,正准备打电话给你,让你也过来看看,谁知道你就来了。”杨大伟很兴奋地说道。

原理派出所昨晚抓获的这名23岁年轻男子名叫赵二,是林山市人,但这两年来一直在河城市鬼混。赵二从十六岁初中毕业后开始混迹江湖,十八岁那年因盗窃被判刑三年。两年前刑满出来后一直四处流荡。

杨大伟和王忠两人亲自上阵,对这家伙进行了审讯。原来赵二半个月前就瞄上了与龙城公园西面围墙只有十米之隔的“龙城山庄”2号别墅。通过半个月的踩点,知道别墅里的一对年轻夫妇每个周六晚上九点多都会外出,整夜不归。13日晚上八点多赵二早早地来到了龙城公园西围墙下,爬上了一棵梧桐树,拿起新买的夜视望远镜观察起对面的别墅。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到十点多,那对夫妇还没出门。透过二楼阳台的窗子,赵二看到那对夫妇开始好象在争执着什么,然后就吵了起来。一直到十一点左右,赵二才看到那对夫妇结束了吵架,但破天荒地没有出门,而是先后去了浴室洗完澡就睡觉去了。“他妈的,你们今晚不出门了,老子岂不是又要等一个星期啊。不行,今晚无论如何要进去。”想到这,王二决定再等一个小时,等那对夫妇睡着了后进去。赵二在树上等了十分钟左右时,突然看到左侧五十米远的地方一片灯光扫了过来,然后又灭了。如此反复了五次。赵二扭头一看,只见左侧五十米远处的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灯光就是它射过来的。赵二再看向右侧,三十米远的路边不知何时也停了一辆奔驰车。两分钟后,赵二看到右侧车上下来了四个男人,左侧车上下来了三个男人,其中两个高个子男人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包裹。只见七个人汇合到了一起,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接下来的一幕就让赵二目瞪口呆了。他们一个个象电影中的人物一样,飞过龙城公园五米多高的围墙直接进去了。大约二十分钟后,赵二听到龙城公园一阵爆响和几声惨叫声传来,紧接着看到一颗流星从龙城公园方向飞起,向着东面飞了过去。五分钟后有五个黑色人影飞出了围墙,然后一边两个,一边三个地向车上走去。赵二当时还奇怪呢,怎么刚才进去的是七个,而出来的却是五个人。赵二等他们都走了,过了二十分钟后,估计对面的别墅那对夫妇睡熟了,正准备进别墅呢,哪知道警笛四起,龙城公园过来了好多警察。“他妈的,今天真的走背运了!”一看这阵仗,赵二打消了去别墅的念头,骂了一句,悻悻而回。

“七个男人全是我中华国的人?”王忠问道。

“不是。有三个个头不高的好象是日本人,另外三个中有一个身高马大、蓝发碧眼的好象是西方人,另外两个人是我们国家的。”赵二今天是有问必答。自从被派出所抓住,警察们知道了自己前晚曾在龙城公园附近逗留这一消息后立即把自己送到了市局,赵二就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这两天手头紧昨晚在超市偷了点首饰而被押来这里的。联系昨天大家传的沸沸扬扬地“铁塔”倒塌一事,赵二就知道警察们是因为这事对自己感兴趣的。只要自己主动配合,老实交代,说不定自己偷东西这点小事就算了呢。所以赵二不等王忠问,又补充道:“我看那四个个头不高的男人都留了八字胡须,肯定是日本人。”

“哦,那你看到飞出围墙的五个人中有我国人吗?”王忠问。

“有一个,就是从左侧车上下来的四个男人中的一个。哦,我忘记说了,左侧车上下来的三个男人都是我国人。对了,我想起来了,龙城公园一声爆响后没看到那两个高个子男人出来。”

王忠和杨大伟对电视了一眼,杨大伟说道:“好了,你下去再仔细想想那晚还有什么忘记了没说。不论最后对你如何处罚,你要记住一点,出去后,关于前天晚上的事不许和任何人说起。”杨大伟说到这,和王忠走出了审讯室。

“王领导,这事果然不出所料,有日本人在现场。”杨大伟边走边说,脸上是一片曙光在前的兴奋表情——虽然是机缘巧合,但毕竟才两天时间就掌握了如此重要线索啊。

“还不知道这小子招供的是不是完全真实呢。”王忠心里虽然也很兴奋,但脸上可没象杨大伟这样表露出来。“对了,你马上派人调查一下那栋别墅的年轻夫妇以核实这家伙说的是否真实。那对夫妇为什么每个周六晚上都出去,而且整夜不归?世上怎么有如此夫妻呢?嗯,如果这小子说的全部是事实的话,那情况就更复杂了。那晚有日本人倒在预料之中,但怎么又有了西方人呢?”

王忠与杨大伟握别后,上到四楼,往“10.14事件办公室”走去,想看看丁松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还没进门,就听到丁松一声大叫,拿出电话就要拨号。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

听到王忠的声音,丁松放下了电话,把手上的资料往桌上一放,拉起王忠就往外跑。“快去市二院看看,刚刚统计完的资料,在受伤的一百多人中有个叫田静的女孩,可能就是你和我说起的那个杜明的准女朋友。”

“不会吧?哪有这么倒霉的事情啊?资料上没写受伤的人是干什么的吗?”王忠边走边问。

“没有。我们负责统计这事的只有一个人,刚初步统计了一下受伤的人数和姓名,有些受伤严重的还在抢救呢。”虽然和杜明的接触没有王忠的多,但一来丁松本是个热心肠的人,二来杜明的人品和能力丁松向来很佩服,所以一看到资料上田静的名字,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电话给王忠,一起到去医院看看去。

王忠和丁松两人来到市二院查了一下住院登记,就直奔三号住院楼的四楼。一路走过病房门口,只见里面住满了人,都是这次河城商厦倒塌事件中的受伤者。等他们赶到4016病房门口时,看见三张病床的第一张床上一个女孩正面对门口侧躺着,正是田静。

“王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这位是你的朋友?”田静看到王忠和身后的丁松展颜一笑。

“呵呵,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在这?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嗯,这是我同事,丁松。”王忠说着在床边的凳上坐了下来。

“哦,你好!”田静向丁松微笑着伸出右手,抬起身子想坐起来,但随即面色一痛。

“别动别动,刚才牵动伤口了吧?”王忠一看田静的表情,赶忙扶她躺了下来。

“我们又不是什么大领导,不用如此的哦。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了受伤的人里有你,还以为是同名的呢,就赶过来看看是不是。”丁松道。

“嗯,是腿受伤了吗?严重吗?”王忠关切地问道。

“嗯,那天我正在五楼,想给弟弟买件衣服。看到许多人从楼上往下跑,还说大楼要倒了,于是也往外跑。但人真是太多太拥挤了,结果刚跑出门外,就被倒下来的一块石头砸中了双腿。医生刚才来巡房时,说我双腿伤到了筋骨,今天排不上趟,准备明天给我做手术。”田静想起那天的场景不禁还有点后怕,同时也很庆幸自己只是伤到了双腿。

“哦,手术后能恢复吗?”王忠爱屋及乌,真的把田静当成了自己的小妹了。

听到王忠的话,田静突然不做声了。原来早上巡房时,田静问过医生,医生说按现在的医疗水平,因为她左右双腿的筋骨百分之十被得粉碎,即使手术后恐怕也有一点后遗症。

王忠一看田静如此模样,知道问题有点严重了,向丁松使了个眼色,以他们二人多年来的默契,丁松当然明白王忠的意思,立即出门找医生去了。

“田静,不要担心,这里医生水平有限,如果他们不能保证完全恢复的话,我来给你想办法,给你联系全国最好的骨科医生。”王忠宽慰着。正在这时,王忠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原来是国安局的。“你好,我是王忠。”“我是杜明。你在哪里?我去了国安局和公安局,你都不在。”

“啊?太好了。你现在在哪?”王忠一听是杜明,高兴地跳了起来,倒把田静吓了一跳,奇怪地看着王忠——谁的电话呢?怎么连国安部鹰队的队长都如此兴奋?自从那天去医院看望杜明,知道了王忠是国安部的后,出于好奇,田静找了一些特工方面的书看过,知道国安部的特工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哦,那你赶快打车过来,我和丁松在市二院三号住院楼的四楼4016病房,田静受伤了。”挂了电话后,王忠高兴地对田静说:“你猜是谁的电话?”

田静眨了眨眼睛,从王忠刚才的语气不难判断,打电话的人肯定不是王部长,也不会是张叔叔,那么我和王忠都认识的人还有谁呢?想到这里,田静已经猜到了是谁——除了那个“山野男人”还能是谁呢!但田静依旧装着不知道地问王忠:“谁啊?王部长还是张叔叔?”

“呵呵,暂时先不告诉你,等会你就知道了。”王忠笑着说。如果在平时,以王忠的头脑肯定能猜到田静是故意逗他的。他今天确实是高兴地昏了头——他没想到杜明不仅又下山了,而且仅半月时间就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