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爱情

小怡达人 收藏 2 76
导读:似乎我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与挫折,跑这里伸冤来了。没有,这许多年净给别人委屈受了。我知道“颠覆”说得有点大,颠覆得动么?数以亿计的人挤在这座山上呢。只有上帝给我一个支点,我才有可能把这座山掀翻。有人讽刺当今的爱情生活:情多了,爱少了;性多了,爱没有了……人们在怀念古典的爱情:贾宝玉、林黛玉那般的欲说还休,李清照的云中锦书,谁谁的长江头长江尾的两地分居……古代为什么爱得轰轰烈烈,爱得刻骨铭心?因为得之不易,谋一面不易,拉一拉手值得回味半年,恋人戴过的一朵干花也会成为终生的纪念。现在有这样一道选择题:一边是真挚浪漫

似乎我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与挫折,跑这里伸冤来了。没有,这许多年净给别人委屈受了。我知道“颠覆”说得有点大,颠覆得动么?数以亿计的人挤在这座山上呢。只有上帝给我一个支点,我才有可能把这座山掀翻。有人讽刺当今的爱情生活:情多了,爱少了;性多了,爱没有了……人们在怀念古典的爱情:贾宝玉、林黛玉那般的欲说还休,李清照的云中锦书,谁谁的长江头长江尾的两地分居……古代为什么爱得轰轰烈烈,爱得刻骨铭心?因为得之不易,谋一面不易,拉一拉手值得回味半年,恋人戴过的一朵干花也会成为终生的纪念。现在有这样一道选择题:一边是真挚浪漫的爱情加半世音讯,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只能半年一封家书;一边是没有爱的便当的性,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你选哪一个?除非可以“东边我的美人西边黄河流”,如果仅能选择一个,有多少人会甘愿选择前者?所以没必要感叹,也没必要羡慕古人,说不定古人多么羡慕我们。且慢,爱情这东西,有么?当初上帝造了亚当,可怜他一个人太孤单,于是取了亚当的一根肋骨造了女人。上帝把女人领到亚当面前,亚当兴奋地大叫:哦,这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所以男人长大都要离开父母去寻找女人,他们只是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就这么简单,没有那么些七拐八绕的感情藤蔓,活得简单而淳朴。爱情只不过是把简单的关系复杂化、诗意化。爱情如鬼神,信之则有,不信则无。这鬼神是善男信女造出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真实情况是祝家不许婚,另嫁英台,而山伯另娶。十八相送啊,楼台会啊,合坟化蝶啊,云山雾罩的,都是民间艺人和文人忽悠我们的。还有一种爱情经典是英雄与美人的故事。平凡的人爱英雄,美人爱英雄;英雄未必爱英雄,更未必爱美人,英雄爱他自己。不会吧?英雄与美人的故事一大半是美人的单相思。首先,英雄属于他的事业,属于他的江山,属于蓝天,属于大海,属于伟业,属于一方水土的百姓。他不能属于哪一个女人。比如康熙大帝,应该算是大英雄了,后宫和民间热爱他的女人肯定不少,但没有哪一位美女能得到他额外的眷顾。有时英雄也会倾心于某一个女性,但他的英名马上就会完结。比如唐玄宗李隆基,一代名主变成了贪恋美色的昏君;爱了美人的君主却守不住江山,当然更无缘做英雄,比如陈后主叔宝和唐后主李煜。英雄与美人注定不能用一条金链穿起来。第二,英雄身边必定围绕着一个加强连的美女,因为“英雄所见略同”,爱英雄的美女也略同。你将投入一场没有硝烟的美丽战争,那也是无比惨烈的,也是具有“胜者王侯败者贼”的性质的。第三,爱江山更爱美人的英雄实在太少了,也许只在歌里存在吧。英雄们几乎不能给美人以幸福:吕布是英雄吧?貂禅是不是真爱他不得而知,但是貂禅后半生肯定不幸福。大乔、小乔所嫁的都是英雄,但是后半生依靠谁呢?毛泽东的爱人可有一个幸福的?最让人寒心的是汉武帝,据《史记》中记载:汉武帝欲立昭帝,因其年稚母少,就找了个罪责把昭帝的母亲钩弋夫人杀掉了。朝野有不服者,汉武帝就说:“往古国家所以乱,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不能禁。汝不闻吕后邪?”多么恐怖的英雄与美人的故事啊。或许“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肉食者鄙”,或许贫民百姓才拥有真正的爱情。且住,即使一个平凡的男人爱一个平凡的女人,一定也有若干个理由:漂亮、温柔、才能……一个平凡的女人爱一个平凡的男人也有若干理由:财富、风度、地位……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首先满足他(她)自己的欲望,一切的情诗、情书、甜言蜜语,无不是喋喋不休地在说给他(她)自己听,说那些个理由给他(她)自己听。那些为了爱人奉献一切的人,他爱的是自己的名节;那些假爱情之名而索取的人,是情场大盗,不必言说;更多的人寻找爱情是老鼠寻找大米,为什么满大街的人都唱这首歌?是因为道出了他们的心声。所谓的爱情就是爱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在说别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我拥有真正纯洁的爱情.据说有人做过调查:问女人爱唐僧师徒中的哪一个,绝大多数爱的是猪八戒,而没有人爱唐僧和孙悟空。但是他没有调查我,我爱的就是唐僧。我爱他因为他心中没有女人,单凭这一点就很值得爱。还有他的儒雅伟岸、漂亮端静、知识渊博、勇气超群、毅力坚强……他具备男人应有的一切美德。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单相思,他不会有一丝动情。但是我不会象那些妖精们妄图吸取他的真阳而威逼他,我只是默默地献上我的爱,静静的等待,哪怕一万年。如果他真的一万年不动心,终成正果,那是他的造化,我祝福他;如果他对我有一丝垂爱,使他终堕凡尘,我将拥有一个世界。爱上唐僧,是爱上一种遥不可及的绝望;爱上唐僧,就是爱上圣洁的彼岸花,多么纯洁高尚的爱情啊,问天下谁是情种?非我莫属啊。可是且慢,这不也是爱上意想中的美德吗?变相的爱自己。想到这里,恰巧看到美国诗人米莱的一首《爱情不是一切》,正好做我的补充:爱情不是一切:不是酒宴,不是微睡,不是避雨的屋檐,不是溺水人挣扎时所求助的那根浮杆;爱情不能使肥厚的肺脏呼吸,治不好骨折,揩不净血迹;可是只因缺乏爱情,许多人就与死神结交良缘。痛苦的时刻,如坐针毡,或哼着悲歌去消除伤感,或找茬儿又优柔寡断。而我为了平静不惜抛弃你的爱情,为糊口宁愿售出对良宵的怀念。不去想我想得到的东西,这才可以说是真知灼见。 怎么样,有点老庄吧?谁说人家外国人不深刻?当然比这深刻的还有,像叔本华那样诅咒爱情,他说男人与女人的联系越少越好,他最高的理想是挫败生殖意志,最终达到人类的灭绝。我可不敢这样说啊,我不是阻止人们去爱,我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不识趣的孩子于热闹的人群中大喊一声:那皇帝老儿没穿衣服!我也只是在人们制造的情天恨海里吆喝一声:呔,别叫嚣得那么崇高,你爱的是你自己!人喜欢把原本庸俗的事情高尚化、美妙化,不只是爱情。比如战争,伏尔泰说:“杀人是被禁止的,一切杀人犯都会受到惩罚,但他们在号角声中大肆砍杀除外”,这号角无外乎“正义之战”的美丽宣传;比如教育,不过是使种族健康地繁衍延续的必要措施,是生殖基因里自带的本能,却要冠以“阳光下最神圣的事业”。其实动物也懂得教育后代,老狐狸、老鹰为了让孩子学会独立生存,会毫不留情地将它们赶出窝去。假如狐狸和老鹰会写诗,它们一定标榜自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教育家。爱情有吗?或许有,它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是我们想得到的宝物,但别去想它,你只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就得了(不找也没什么),你就真把对方当作自己的“骨中骨,肉中肉”去对待,甭给爱情制造那么多的光环,甭一味地整那么高调门的美声,也别梦想嫦娥的飞天仙药,这才是真知灼见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