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月28日8:30PM 地点 闸北区高平路

下班回宿舍的时候,突遇一四十岁左右的阿姨。阿姨叫住我,说她是南京出差到上海来的,但在上海出了车祸,一行两人跟司机。撞了一个小姑娘,现在还在医院呢。但他们只有6000块钱,全交了也不够。因为医生说得两万块。现在是到这来找一个朋友的,但别人告诉他们朋友已经搬到高桥了。现在想到高桥去找那个朋友,却没有车费了。希望我能借他们点车费,我有点犹豫的,可还是给了20块钱。阿姨又说希望能多借点要没公交车的时候好打出租车,我犹豫了。那个司机一边给阿姨打圆场一边装出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还告诉我,他还当过兵。还给我看他的驾照,叫丁剑军。说明天一定还我,还说有机会一定谢我。。。。。等等。我又犹豫了,阿姨又说要不把他的表当在我这里。我同意了,再给了他们50块。告别后一看表发现秒针都掉了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看他们的穿着和打扮也不象戴这种垃圾的人啊。等到今天上午我彻底死心,因为他们说的要还我钱我还他表的。。。。。。。。。。。。。。。。。。。

悲哀啊。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