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第一年——一个导弹兵的故事 第二章 我的从军路 第四章 兵之初(晚上)

kingisyl 收藏 1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size][/URL] 吃完晚饭没多大功夫,便听见一声哨响,“全连到俱乐部集合看新闻。”那吹哨的人喊道。我见大家都提起了小凳匆忙地往外跑,便也忙提着小凳向外跑了出去。到了俱乐部,经过一番整队后,那值班员说“放小凳”,我们放下小凳。我刚要站起,却发现别人都是扶着小凳弯着腰在那儿站着,我也赶快学着他们的样子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3/



吃完晚饭没多大功夫,便听见一声哨响,“全连到俱乐部集合看新闻。”那吹哨的人喊道。我见大家都提起了小凳匆忙地往外跑,便也忙提着小凳向外跑了出去。到了俱乐部,经过一番整队后,那值班员说“放小凳”,我们放下小凳。我刚要站起,却发现别人都是扶着小凳弯着腰在那儿站着,我也赶快学着他们的样子弯下腰去。良久,我听到他继续喊到“起立”,我们这才放下小凳,站起身来。“坐”,他又说道。我想坐下该没事了,谁知他又要求我们把身子挺直,一动也不准乱动。我们挺直身子, 看着中央一套的广告,突然画面一转,国歌在电视中奏响了,“起立。”那值班员喊道,我们保持立整姿势,望着电视画面,向国旗行注目礼,那一刻,不知为何,我鼻子竟一阵酸楚,有种流泪的感觉。“坐下”,当国歌奏完后,那人道。

新闻开始了,播音员报道着淮河流域普降大雨,几万名受灾群众被迫撤离家园,那一刻我再也忍受不住,禁不住要流下泪来,我的家就在淮河上游,毗邻泻洪区,为保京广铁路,京珠高速以及一○七国道的安全,几乎每年都要把洪水引入家园,我父亲以前在抗洪中扭伤了脚腕,至今行路不便,不知他们现在情况如何,想到这些,我的心像刀绞般疼痛,但仍竭力保持一副平静的样子。

这时,有巡诊的医生到来。连长问我们有没有病号,有病号的话请到外面去让医生看病,有几名青年站起来打了声报告 ,得到允许就出后去走出俱乐部,十多分钟后,他们又走了进来,手中似乎拿了一些药品。

新闻结束后,是学唱军歌的时间,值班员让我们把黑板上的歌词抄下来。我站起来,打了声报告说我没带本子。他问还有没有同志没带本子,将近一半的人都打着报告站起来(这些人大多和我一样,都是10号来部队报到的)。他看我们一眼,点点头,让我们快回去带本子。

白天里,班长告诉我在部队里只准讲这么几个字“是”、“不是”、“到”、“报告”。有事情或做错动作要喊“报告”,当别人叫自己的名字回答“到”。回答问题,只准回答“是”与“不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废话,现在看来,大家都学会了。

那天晚上,我们学的是《爱国奉献》歌,然后又复习了《严守纪律》歌。在唱《严守纪律》歌时,我前面的一位青年唱错了一个字。那领唱的问:“你是不是河南人。”

“不是”,那人回答,“我是四川人”。

“我操,”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在下面小声骂道,“这不是污辱我们河南人吗?”这话听起来,让人觉得格外亲切,不知为何,在家的时候,我从不承认我自己是河南人,只说自己是客居中原,而到西北这边后,听别人说河南人有什么不好,我就想揍他。反正在别人眼里,我就是河南人,其实我自己也这样认为。

大约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我们被从俱乐部带回。班长在班里宣布了几件事,第一件是我们只要出这个班级的门,无论干什么事,都要告诉他一声,向他报告;第二件事是有手机的话必须立即上交;第三,不要随意到别的班找老乡或同学。宣布完毕后,班长就被叫到连部开会,我们留在班里继续整理内务。现在,班里的人我已经认识的得差不多了,那个留着怪异发型叫曹明;上午和我先讲话的小矮个子叫杜洋;班里有三个胖子,最胖的走路有些像模特的叫周军;胖胖的面色红润的叫朴哲俊,朝鲜族人;那个矮矮胖胖一说一笑的叫刘枫。三个瘦子中那个又高又瘦的长得像豆芽叫林强;那个头发弯曲,一笑就眯起眼睛的叫余成龙;那个满脸胡茬,眼睛红肿的叫刘谢宝树;最后那个个子矮矮,脸蛋粉里透红的小火叫慕思成。

九点多钟的时候,班长回来了,他带回一大叠信封,又给每人发了一叠信纸。 “以后咱们和家联系尽量写信,”他说,“电话只允许是星期六下午和礼拜天打,手机每人给你人打了一张存条,等你们训练结束的时候,再返还给你们。咱们这里的通讯地址给你们抄回来了,你们各自记一下,连里说了,问你们有没有什么困难,在家或在校有没有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果有,反映一下,由咱们部队出面和地方协商解决。”

“有没有。”

“没有。”我们齐声回答。

“没有的话,别光坐在这里吹牛,你们在这里吹牛的同时也可以捏捏被子,把被子的棱角迅速给捏出来,趁这两天休息的时间,你们把被子好好推推,以后就没时间给你们整被子了。”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上高三时的一件事来。那时,我们每天晚上有四十分钟的读报时间(没有人读报,作业太多,有时甚至晚自习下课时还没有做完作业)。作数学作业的时候,语文老师走过来对我们说要是我们作数学累了,可以看看语文休息休息。语文老师刚走,化学老师走过来,“哦,科学试验表明,长时间从事一项工作,容易使大脑疲倦,这时候继续复习功课,没有太好的效果,你们可复习一下别的功课调节一下,休息休息。劳逸结合,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化学老师刚说完,回头就发现语文老师正在后面看他呢。他顿时臊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就这样晚自习四十分钟时间,语数外理化老师像走马灯一样轮番上阵,让我们好好地休息休息,想到这些,我忽然想起现在。

“你们现在多好,”班长说道,“我93年刚考入军校的时候,每天都战战兢兢的,那天就因为我下课回去和别人说了句话,被我们班长看见,到周末开班务会的时候,被狠狠地批了一通,这还不算,最后又让民主评议了一下。当时我们刚入校,十七八岁,见班长批评你,大家伙都跟着批评,唯恐落后似的,众口铄金,当时狠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那一段时间,我几乎都神经了,一进班,就赶快去捏被子,听见外面集合,扯着书包就跑。有时晚了,被纠查碰见,一通猛批,说你齐步不像齐步,跑步不像跑步,然后登记姓名,回去再挨队干部一顿臭骂,写篇检查,挖掘思想根源,只怪自己自由散漫、条令条例学的不够透彻,放松了自身的要求。在咱们部队就是这样,内务是一个人的脸面,内务不行整个就否定你,说你思想不重视,作风稀拉;作风稀拉,就是纪律松散,纪律松散你队列再好,给别人留下的也是一个坏印象。知道这样,就把内务整好些,你们以后下去还要带兵呢?”

“班长,你说什么,我们以后还要带兵吗?”我们问道。

“你们不知道吗?”

“当初招我们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是搞技术的。”

“谁说你们去搞技术,都在基层当排长锻炼,你们要是内务不好,怎么好意思要求别人呢?”

“怎么,我们下去还要带兵吗?”我自言自语道,“我自己都管不了自己,怎么去管别人,我还带兵呢,兵带我吧!”

我们正这样说着,忽然听见一声长哨,“全连俱乐部集合”。一个声音在楼道里回荡。我们又慌里慌张的跑下楼,在一楼的楼道里。班长在前面站定,转回身,“向前对正,”他命令道,声音不是不大,却使人猛然一惊,有种直插云天的感觉,“人都到齐了吗?”他又问。我们互相看了看,报告说到齐了。班长转身喊了声“跑步走”就带我们跑向俱乐部,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晚点名。我们站定后,八班和九班也紧接着来到了俱乐部,班长走出队列。

“人都到齐了吧!”他问了八班、九班长道。

“到齐了。”

班长后退了两步,然后又连续下了“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等四个口令整队。

“值班员同志,集训二连三排晚点名前集合完毕。应到XX名,实到XX名。请指示,值日员:韩庆丰”。班长敬礼向排长报告。

“稍息!”

“是!”

“稍息!”

随后,又有两名中尉向我们排长如此这般依次报告。排长依次让他们稍息,然后又给全连下立正的命令。而后转身、敬礼向连长报告:“连长同志,地方大学生集训队晚点名前集合完毕,应到XX人,实到XX人,请指示。值班员:武威。”

“稍息。”连长大吼,声音威严,令人胆战。俱乐部里一片寂静。

“点名。”连长道。我看到许多人都自行立正,便也迅速收回左腿。随后,连长敬礼又命令稍息。

“今天点名讲两件事,第一,清点人数;第二,总结今天工作布置明天工作,下面开始点名。”

……

“今天人员在位比较齐,说明同志们都能自觉遵守连队纪律,希望以后继续保持;第二件事情总结今天工作,布置明天工作。”点名完毕后连长开始讲评,“今天,咱们工作主要进行整理内务,好的方面同志们都能比较认真刻苦地进行内务学习,希望以后继续保持;不足之处是大部分同志的内务标准不是很高,望以后加以改正。明天上午我们主要进行单个军人队列动作。希望队列人员遵守队列纪律,指挥人员严格要求,点名完毕。”

“稍息。”他又道,然后疾步走向队列左侧,转体、靠脚,掷地有声。

“立整。”排长跑到队列前面下达命令。转体、敬礼。“连长同志,点名完毕,请指示。”

“按顺序各班依次带回。”

“是。”

“按顺序各班依次带回。”

“一班,跑步走。”一班长喊着把队伍带了出去。

我们跟在六班后也跑步出了俱乐部。“怎么回事,这么罗嗦,一个口令还要人不停地传。”我边跑边想道。

“我新兵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洗漱之后,我躺在床上对自己说。清真寺的颂经声在钟声的回荡下在耳畔环绕,躺在床上,只觉得累,眼皮疼,紧张一天的肌肉也慢慢地松弛下来。这一天说不紧张,可还是紧张,只有在现在,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心在黑暗的掩护下才能慢慢放松开来,得到黑暗的片刻抚慰,温暖的似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我猛地睁开眼睛,仿佛妈妈还在身旁,刚才我似乎是熟睡了,梦里好像有人在呼唤,现在他们怎样呢?是不是家乡又闹了大水,他们还好吗?家里雨下得大吗?我自十二岁那年住校,常年一人在外,即使想家也不像现在这么厉害,泪水又顺着面颊流了出下来……


那晚,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们才睡下,明明已经整理好了行李,可是妈妈不放心,又把背包打开,重新又检查了一下。一个大大的背包里面装满了吃的和穿的。

“小鱼儿,把毛衣再带上吧!”

“带毛衣干嘛?”

“我听你桂生舅说那儿冷。那年你舅从那里回来,脚都冻烂了。”

“妈,别带了。到地方会发衣服。”

“发衣服到什么时候,到哪你要觉得不合意,扔了再买。把银行卡带好,你要是觉得不够,给家打电话,我们给你存。”

我不忍拂妈妈的意愿,便把毛衣塞到了包里。

“你一个人要到那么远的地方,要学会照顾自己,别老那样犟,脑子活些,你那脾气,到哪儿不吃亏?一头撞到南墙上,还不回头再撞一个洞?”

“妈,你说什么?”

“好,好,不说了。”妈妈边抹泪边哽咽道。

父亲这时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来转去,那鞋子在地上发出橐橐的声音,让人听了觉得有些郁忧。

“爸,你有什么话要说没有。”

“没有,你到哪儿听领导的话,人家叫咱干啥咱干啥,别逞什么一时之快,紧睁眼,慢开口,都记住了。”

“记住了。”

我抬起头,看着窗外那昏暗的灯光,惨淡地照在梧桐叶子上,冷雨打在上面,嘀嘀嗒嗒地做响。

“睡吧!明儿还要早起。”母亲说。

上床,熄灯,躺下。母亲走过来,给我又重新盖好被子。

早晨六点多钟的时候,我和父亲慢慢地走在河堤上,母亲这两天正生病,浑身疼痛。我和父亲怕她着凉,没让她来送我。等我们走上大桥的时候,忽然听见后面有呼呼的喘气声,我回头一看,是母亲,“妈,您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舒服吗?”

“我拿件衣服给你披着。”母亲声音有些哽咽。

“妈,你别再哭了,你心里难受,我知道了更难受。我也不是一去不回来了,说不定春节就回来了。”

“我没哭,我只是被风冲了,着了凉。”


半夜里两点多钟的时候,我被一阵哽咽声惊醒,我睁开眼睛,仔细的听了听,是父亲和母亲在哭。我下床,走进父母的房间,打开灯,灯光下父亲正给母亲抹着眼泪。

“爸,妈。”我再也忍不住地坐在他们身边,也呜呜地哭起来。

“你哭什么。”母亲给我抹眼泪道。

我哭得更痛了,我扑在母亲的怀里,痛哭流泣。我们三人抱在一起,“别哭了,咱们都不哭。小鱼儿要参加工作了,这是好事。”良久,父亲说道。

“好,咱们都不哭。”母亲说道。

那一夜,我就躺在父亲和母亲的怀里,三人在一起又说了好些话。只听父亲突然说道:“二十年了,没想到小鱼儿都毕业了。二十年前,小鱼儿刚出生的时候,我正伤了脚,寒冬腊月的,我拄着拐杖下河敲碎冰块给他洗衣服,谁成想现在又伤了脚。”父亲苦笑起来。

“爸,妈。”我叫道,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们一直希望我生活在他们身边,在郑州也帮我找了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谁知道到最后我却负了他们的心意,大学里我一直渴望远行,一直以为家是束缚我的枷锁。知道我签约部队后,他们良久无语,最后只是说了一声“儿大不由爷娘”便走了出来。


很快我们就来到107国道上的车站,说它是车站,它实在是太小了,它的站名叫三棵树,在马路的转弯处,有三棵白杨,其中中间的那棵上挂了个站牌,正面写着“三棵树”,也许这三棵的白杨,就是站名三棵树的来历。

等了很长时间,那辆大巴才从远方驶来。我招了招手,父亲和母亲也同时向那辆大巴招手。

“上什么地方?”车门开了,女售票员探出头来问道。

“郑州。”

“快上快上。”那女售票员不由分说地把我的背包拎了上去。

“爸妈,你们快回去吧!”我登上踏板,拉住车门,回头向他们挥手道。

“到地方给我们来个电话,别让我们挂念。”

“知道了,你们回吧!天冷,我到地方就给你们打电话。”我继续向他们挥手道。

汽车继续向前行驶,父亲和母亲的身影我看不见了。在夜幕中,他们的身影实在是太模糊了。我坐下来,看看表,已经是五点多钟了,还得转一段时间,这趟车六点出发去郑州,它现在到处乱跑,唯恐把一个去郑州的人丢下。等五点四十的时候汽车又转回到三棵树,我向外望了一眼,突然看到前面父亲和母亲的身影,他们在向我招手。

“师傅停车。”我对司机大声喊道。车还没停稳,我就打开门从车上跳下,“妈,有什么事。”我跑上前去问道。

“小鱼儿,这是咱们家的井土。青藏那么远,你水土不服怎么办?”

“昨天晚上我都带了一包土。”我边说边把母亲手中的泥土推了回去。“怎么你又专门回去带土来了?”

妈妈站在那里,抱着泥土,两眼直直望着我,一句话都不说。我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回头走向车门。突然间又转回身子,跑到他们身边。

“怎么又回来了?”他们问。

“我把井土带走。”我边说边接过母亲手中的泥土,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车上跑去。这辈子,我无论身在何方,都要珍藏好这包泥土。

“爸、妈,你们快回去吧!”在车上我向他们挥手告别。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和新生军训差不多,只是莫名地多了一些紧张。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