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 的 人 生 路

我是军阀的老子 收藏 45 975
导读:[原创] 我 的 人 生 路

我 的 人 生 路



我是个没文凭者,因为,我没念多少年的书。之所以在此写这篇文章,是为了“金币”。仅此而已!

我上初中二年级时,是坐在重点班里的学生,在班级里的成绩是中等,但比起普通班,肯定是好很多的。

当时,我交了入团申请书,却没有被批准。为什么呢?正在纳闷中,有个长得很清秀的男同学告诉我说,团支部全体成员一致通过,同意你入团,就班主任###坚决不同意。因此,你入不了团。——————这个浑蛋班主任,只任教我所在的班级一年,任班主任一个学期(现在,他已经离开教师队伍,做他的奸商去了。)。而给我带来的伤害,却是很深远的。因为,他的做法,对我的读书信心与兴趣,产生了很副面的影响。

那时候的学制是初二毕业初中,之后再大考读初三,初二升初三的录取率是三取一。我的“大考”成绩是260、5分,录取分数线是160分。这种成绩我还是随便考取的。

但是,接下来,我对读书却是越来越没有爱好。也许,是我的运气不好吧!

我的成绩与日俱降,连老师布置的作业,到后来都没做了。上课时,总是心不在焉,根本无心听老师讲课。

到初三总复习时,王**老师在课堂上是这么对我说的:”金**,只要你总复习能努力一下,你的高中还是很有希望的。”

可我对读书真的已经是没有了兴趣,每天来学校,只不过是混日子。不知道这一切,是“拜”前班主任###之所赐呢?还是真的是我的运气不好?!

总之,这高中,自然是没考上了!

我连自己考了多少分,高中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分、中专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分,我都没去问。

当时我也报考了中专,那时候的中专毕业生,也是吃皇粮的。(事后当然是后悔,但后悔有用吗?

谁想时隔多年,竟然山不转水转,那一次,竟然给我机会,让我“狠狠”的报复了他一番,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我过去的帖子:《[原创]师恩深重——我却报复》

http://bbs.tiexue.net/post_2319527_1.html)


之后呢,我就成了“农民” 。

可我手无缚鸡之力,能干什么呢?

后来,先父就带我去了福建省的某县城,看看在那里有没有办法可想,让我继续读书。

先父在那里是做生意的,他租当地人的房间住。他找了房主,房主与县中学的体育老师“关系密切”(开玩笑说,体育教师在校长面前,校长哪里会给你多大的面子啊?除非你有“背景”!),但这读书的事,没办成。

那时候不象现在,一切向“钱”看,只要你给得起价钱,其他的都好说。所以,我就再也没有上学的机会了。


此后,由于旁人的“议论与建议”,先父就让我在当地学手艺:“裁缝”!

从此,就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

在福建省学了一年多的“做衣服”功夫,家里人认为地域不同,外面学的手艺,回家不适用。也可能是我的先父兄弟俩当时就只有我一个男丁、我的妈妈与祖母不想让我久居外地的缘故要我回家。所以,在1982年的春节前,我回自己的故乡浙江省再跟师傅学“手艺”。

再学一年半之后,师傅说我可以出师(按现在的话说叫“毕业”)自己独立干了。

既然师傅下了“逐客令”,那我就只好出来自己混了。况且在师傅那里学习,师傅是不给工资的,要吃自己的饭,用自己的钱。

出来后,可以自己开店招揽生意。但是,这里需要一套程序:向人租借店铺,准备所有的工具,如:缝纫机(已经有的)、熨斗、锁边机、台板等等。这些都要钱的 !

而自己独立开店前,还得先“谢师”(买礼物、送红包给师傅以示感谢)。可我没钱,而父母亲都不在家(在我回家后的第二年,我的妈妈也去了先父那里,我跟祖母一起过日子)。怎么办呢?先父说他供养我学完三年“手艺”,已经是尽完做父母亲的责任了。那么,我只好去给人打工了。八十年代初不象现在,有那么多私营企业可供打工的。(说实话,我也没给师傅谢礼)。

没办法啦,我的姑姑建议我去她家住,与她的邻居们一起做加工小孩服装去卖。这种买卖,就是去买下角料回来拼装起来做成小孩子的衣服,然后,在早晨三点钟坐轮船(只有三匹马力的动力的木船,我的姑姑的孩子的饭碗————他是以开此轮船载客为职业的),去另外一个镇里的市场里卖,卖出之后,再去买下角料回来再做。

以下角料拼装成“童装”,是要有经验的,不然,是很难赚到钱的。

过去的人,是比较淳朴的,不象现在的人这么狡诈。你向他们请教,他们都会明明白白的指导你怎么做。

做了几个月后,我不想做了,虽然说一个月也能赚几十块钱(那时候的几十元与现在的几十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是,她们都是年轻女孩与年轻少妇,而我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这样的收入,自己玩玩是可以的,如果讲到事业,那就“没出息”了。

所以,我停止了这种“职业生涯”。

之后,我又到福建省去,看看跟着先父做生意有没有前途。

到福建省后,我不知道先父是怎么想的,他也没与我商量,就去找我以前的“师傅”,让我去他的店铺给他“打工”。

达成的口头协议是:由他裁我来做,每做成一件衣服或裤子,工资五五分成,不包食宿。(更别谈什么福利之类了)

由于福建省的这个师傅做衣服的程序是先熨后做再熨平的,而我们浙江省的师傅是讲究节省与效率的,做衣服的程序是裁成型后就缝纫,之后再熨平的。

而我现在打工的地方是福建省的师傅的店铺,必须要按他的程序来做。那么,这做衣服也就得先熨后做再熨平了。而我打工的师傅,他的店铺是一个只有不足30平方米的店面,五六个人在一起做事,只有二个台板。那么,这台板大家就在抢着使用了。师傅肯定优先使用,而且他还要裁好布料给大家来做,这就占据了相当部分的使用时间了,其他人为了自己的工资,也是争先恐后的在抢用。而我是后来者,能与他们争抢吗?再加上我上午要帮我的妈妈把她的东西拉到市场里给她卖(她在市场里摆摊),中午要送饭给她吃,晚上要帮忙她把东西拉回家。这么一来,我的出产量就很低了,我的收入不多,给老板(师傅)带来的效益也就不多。因此,最终我还是离开了这个店铺。


我的先父是在那里摆摊卖小百货的,偶尔也下乡赶墟天,他在世时,曾经连任四届该县的个体协会的委员。其实,那个县的个体协会,说白了就是先父搞起来的。只不过是会长必须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副局长兼,因我的先父是外地人,所以,名誉上只能是委员。

那个县的税务部门委托先父帮助他们代收市场里的个体户的税,工商管理部门委托先父帮助他们代收市场里的个体户的管理费、摊位费。先父在世时帮忙他们收了十多年,直到后来政府把市场卖给开发商为止。先父只念了三个月的书,但却是很有办法,能把那些“刁民”的钱,都如数给收上来。家母倒是有高中文化,可惜太仁善了,反而常受人欺负(人善被人欺、马善给人骑) 。

接着说我的人生路吧。

之后呢,我就与我的叔叔(我的先父付工资雇佣他帮忙我),一起下乡赶墟天(农村的集市日),卖的是小百货。那时候的市场管理还是比较严的,工商部门常常会来说:“你们只能卖小百货啊,别把生意做得太大啊!”

那时候的生意是很好的,有时侯我与叔叔二个人都忙不过来,经常被偷去物品。

我在卖货时,不管你买多少样东西,我都不用计算器,一概口算总金额,而且还很快的。那时候也没什么假币,收钱不必认真看。但还是每天被偷很多东西!比如说纽扣,几分钱一个,我们每天带去一个木盒子,四十厘米见方,七八厘米高度,里面装满几十种纽扣,带回来时不足一半,却没卖到多少钱。如果估算,按这么多的纽扣少去量,应该能卖到四五十元钱,可实际大概只收到一二十元左右。而这些偷的人,并不是贼,大部分是当地的“移民”,少部分是当地的原住民。我们若是当场发现了,她们就说:对不起,忘记了。然后就给钱。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把她们抓去派出所?那我们的生意就不用做了。因为,她们都是挑人最多、我们最忙的时候来“偷”的。对于她们来说,这不算什么,不觉得“丢人”!她们一伙人之间还是互相打掩护的(不知道她们偷回去后,是不是平均分赃!)。也有个别人被“扭送”到派出所的,不过,也就是作个笔录、骂几句了事?(他们与她们也怕去派出所)

事后我们也分析,她们为什么会偷?怎么防止?但始终防不胜防!


她 们 偷 , 不 是 她 们 没 素 质 , 而 是 她 们 真 的 很 “ 穷 ” !


到了九十年代了,我还听到说:某个很山区的地方,夫妻俩就只有一条裤子是好的(没补丁),然后,他们夫妻轮流去赶墟(五天才有一天墟)。就因为没裤子穿!


所 以 , 男 盗 女 娼 , 未 必 就 是 他 们 自 身 的 意 愿 ! 而 是 生 活 所 逼 !


人 要 脸 , 树 须 皮 。 在我们温州这里乡下,以前也是很穷的,但出去乞讨,认为是很丢脸的事。有人若是实在过不下去,逼不得已以乞讨为生,都是早晨很早天没亮从后门出去,晚上暗摸摸了才从后门进家。(不过,在中国有一个地方的人,是不以乞讨为“羞耻”的。他们的习惯是不在家吃“过渡粮”。所以,农闲时期,他们就出去乞讨。并以讨得最多者为荣!————他们把乞讨作为职业!)


再接着说我的职业生涯。

在农村赶墟天,就是过年前那二个月的时光生意好。过年后,在南方就是雨季,在露天下做生意,是很苦的。(以前的市场是露天的多。)

所以,第二年初,我又回家乡。因为,此前我在福建省时,有二个老乡到这个县来联系业务,请我带路去乡下一个地质大队。他们是做业务员的,因为不知道这个地质大队的确切地址,而我在这里还算熟悉。再加上我这个人“心头轻”乐于助人。所以,我就带他们找到了这个地质大队。同时,我也看到了他们是怎么谈业务的(我也就学会了,当年我就做生意附带着“装业务员”去搞业务了,也赚了几百元钱)。所以,第二年初,也就是1985年初,我决定改行,去给人家工厂打工做业务员。因为,这种工作省力而且收入还好一些。

那时候我刚满十九周岁,人相瘦小。人家闲我小,不愿意要我。但我自己很有信心!因此,在我自己承担旅途一切开销、按业务利润提成的前提下,人家同意我为该厂的“业务员”。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业务员”生涯,直到现在。

过去出去联系业务,是按工厂的明码标价,去和需要的单位洽谈的。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满好做的。

后来,公、私营企业蓬勃发展,这业务就越来越难做了,价格也变成了侃价,有时还要给回扣。而货款,经常被拖欠,甚至于有些货款“血本无归”!

再后来,就改成了现在的“招标投标”,起先也只是少部分进行“招标投标”,而现在呢,是越来越严格了。

理论上讲,这“招标投标”可以降低价格。因为公开竞争了,杜绝了暗箱操作,这价格自然是会降下来的。

可事实上是,许多“黑钱(红包)”,就通过这种合法的外衣,“安安心心”的进入某些人的腰包了。因为,他们搞的是名义上的“招标投标”。实际上,供应商与“招标投标”方早已暗中勾结,内定价格。在“招标投标”会上,只不过是做个形式而已。

敝人曾经“无意之中”破了一个“招标投标局”,把他们内定的每本1、1元的价格,以每本0、29元的价格给标下来。事后那个“当事人”还打电话来,企图恐吓我!(按他们的价格是150000*1、1=165000元)

如果不是那个局长与我的一个朋友是同学,那笔货款,恐怕~~~~~~~~!!!(不能再说啦)


敝人是“做生意世家”, 久经商场,却并不富裕。但敝人从不为“做假冒伪劣商品”者提供我们所印刷的商标、包装物。


人 , 不 能 为 了 钱 , 而 昧 了 良 心 ! ! !


商场如战场,如今的商场,更狡诈、更险恶。

因此,我再三勉励我的儿子,要好好上大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别再涉足生意场——————因为,“~~~~~~~~~”!!!


我之所以也会写个文章(纯属胡说八道),是因为我在“业务生涯中”遇到许多有知识的“好朋友”!

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却愿意屈尊与我交朋友,并且不吝指导于我。!

我受他们感染,因而努力修养自身素质,学习各方面知识。加上敝人的悟性不差,所以,在朋友们的指点下,敝人学到了好多知识(却是与业务无关)。


古 语 有 云 : 近 朱 者 赤 , 近 墨 者 黑 。


我 有 今 日 之 修 为 , 真 的 很 感 谢 这 些 “ 良 师 益 友 ” ! ! !



本文内容于 2008-3-1 17:33:26 被我是军阀的老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