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杀戮之1930 第五章 日常生活 第五章 日常生活

qixinjun1 收藏 1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2/[/size][/URL] 三天后大雪起来的时候,疤脸带着兄弟们回来了,老刀带1个兄弟留了下来处理到手的赃物,他们两人负责把杀了30多人后弄到的皮毛在沈阳处理掉,然后换成粮食和生活必需品以后伪装成商队送回山里,其余的大洋还得弄个中间人的身份存到日本人开的银行里去,疤脸在沈阳有不少熟面孔,他不能去,还是老刀处理这些事情比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2/


三天后大雪起来的时候,疤脸带着兄弟们回来了,老刀带1个兄弟留了下来处理到手的赃物,他们两人负责把杀了30多人后弄到的皮毛在沈阳处理掉,然后换成粮食和生活必需品以后伪装成商队送回山里,其余的大洋还得弄个中间人的身份存到日本人开的银行里去,疤脸在沈阳有不少熟面孔,他不能去,还是老刀处理这些事情比较合适。

陈四正在和梅花苦苦纠缠着,看着梅花体形还没有陈四大,可是她常年的锻炼显得武功招式比陈四强多了,一般都是三五个回合就能让脸皮厚厚的陈四主动认输拉倒,梅花手里那象征匕首的小木棍子总是在上手分把钟以后就会重重地捅在陈四身上,陈四手里沉重的木砍刀连梅花的头发都碰不着。也算是陈四的脸皮厚,否则的话老早就从后山那几十丈高的悬崖蹦下去了,现在可好,这么几天的刺激陈四硬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疤脸挥挥手,止住黑子想喊陈四过来的动作。现在他对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孩子倒是很有点兴趣,刚才在山下洞里拴马的时候已经听兄弟们说了一下,现在能看到现场版还是蛮好。嗯,丫头用的招数不错,好像比前两天好多了,陈四闪得也还可以,但是毕竟不是俺丫头对手,看样子能吃苦,是块好料子。

不过玉不琢不成器啊,璞玉毕竟是璞玉,只适合存于少数玉器大家的口头上,真正雕琢好的玉器才能摆到商店吸引无数人的目光,也才算值钱的东西。

疤脸貌似严肃地跟陈四聊天,面前是跟盆一样的海碗,碗里面全是酒,满满的,再过去是一碗碗的肉,獐子肉,狍子肉,野猪肉、兔子肉,一块块被煮得烂烂的,宛如拳头大小放在盆子里,旁边放着盐巴和胡椒做成的粉,疤脸吃着海量的食物,居然还有空跟陈四说话:“吃,不能吃不是汉子。”陈四很秀气地拿着块最喜欢的兔肉啃着,算是应付了老大的命令。

“听狗子和黑子说,你很耐打?”陈四更是汗颜:“大爷,我只是有点不服气,以前没打过,各位叔叔和梅花姐姐这样跟我打我一时不习惯而已。”

“再耐打也还是死,你以为在战场上大家全是拿着木棍子吗?噢,戳你几百下都没事!最主要还是自己会打,明天开始,你自己练爬山,还有你认为需要练的东西,我暂时不会带你出山的,你安心练去吧,你这么瘦,为了练好点,还是弄点石头铁块绑到身上吧,练好了能在以后救你命。狗子,你以后多教教陈四,梅花~~过来!你以后别跟陈四练了,这样只会害他,他怎么跟你打?不怕没注意弄伤你吗,妈的,要打就好好打,陈四,我给你一年时间,到时候你16了,能跟我杀贪官去了,别他妈给我丢脸。”大家维诺称是,就梅花多说句:“哎老爹,到时候我也要去哦,我要跟陈四一起去玩。”疤脸举起巴掌要揍她的时候,梅花娇笑着跑走了,顺便还拽上了陈四。这丫头看自己老爸回来,在寨子里更没人敢管了,干脆连老爸的面子也不给,边跑边吆喝陈四:“我要看暴牙翻跟斗哦,你那天怎么把它弄得能翻的啊,嘻嘻真好玩咧。哎呀你这个死样子,咱们别管我爹啦,咱们自己玩去,我可是跟姐妹们打赌的哦,要是今天还完不成我可要把爹爹给我的大洋全输掉的,到时候你陪我呀……”两人一溜烟没了,疤脸哭笑不得看着老狗:“妈的你怎么带梅花的,这俩孩子怎么跑一起去了!”老狗笑呵呵地回应老大:“老大,您老当面都管不了梅花,你叫俺怎么弄……”

梅花道:“陈四,你把暴牙牵出来哦,嗯~~我不去嘛,暴牙好凶。”没奈何陈四只好满足这个丫头的变态要求,带暴牙表演给她和她的姐妹们看,嗯,今天需要完成第二个动作,不知道暴牙能不能配合自己。

陈四搂着暴牙,跟它嘀咕着什么,搞得梅花快笑死了:“嘻嘻嘻,傻弟弟,你以为暴牙是人呀?能听懂你的话,要是人的话也是跟你一样傻哦,你跟它说什么呀,说给姐姐听听来,你在传授经验给它么,你自己很会翻跟斗?”

陈四没理会梅花,继续和暴牙探讨一些关于训练方面的技巧:“嗯暴牙,我会把手举高的,我手上有你最喜欢吃的野猪肉哦,还是生的那,我保证没煮过,连一点盐都没放,好多血呵,你可要跳起来翻跟斗啊,你保证了么,好了,我看你的表演啊,可不能让我丢人。”陈四拍拍暴牙的脑袋,退后几步打个唿哨,暴牙立刻站起来,紧盯着陈四,陈四把手一举,暴牙跟闪电一样蹿了起来,陈四狂呼:“哈哈哈,梅花姐姐,我成功啦————”话音未落,只听陈四惨叫一声响彻天地,暴牙犹自挂在陈四的手上晃悠着,看起来很明显,暴牙把陈四的话听错了,以为所谓的野猪肉就是陈四的大巴掌。

陈四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了,帮伙房做饭,通常是美味的玉米粥和硕大的馒头加咸菜丝,每人吃多少没有限制的,只管甩开腮帮子啃吧。吃完饭就到陈四练功的时候了,陈四喊上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再加上硬是要跟在屁股后面的梅花,大家绕着山顶上这块不是很大的平地跑上大半个时辰,直到汗流浃背为止,要知道大家可是都穿着单衣服啊,当然陈四照例是穿着他那件奇怪的衣服的。

与大家不一样的地方是陈四在腿上和背上绑了三个沙袋,具体重量没称过,反正加到一起估计得有梅花那么重。这样一来很有点后世的野战部队越野训练的架势。这种跑法到快过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陈四单独的上山下山跑,梅花什么东西没背都跟不上他了。

跑完步大家休息一会开始举石锁,从轻到重好多石锁的,陈四按照老狗的方法要上上下下甩上无数次……练习对打的时候大家都有点稀里糊涂的,打起来没个轻重,一般来说每天都有破皮见血的,偶尔还会有鼻青脸肿哭哭啼啼去找寨子里大人告状的。

然后是陈四单独练习自己从老神仙那弄来的吐纳方法的时间,其实这套吐纳方法陈四在上述练习过程中一直都是在用的,这段时间无非是再强调一下,更注重对自身气血的改善。为了陈四,老神仙还经常煮点药汤给他喝,一开始梅花也想喝一口,可是被那苦味吓跑了。

再下来是陈四训练暴牙,暴牙暂时还不大跑得动,毕竟还是婴儿期的狼,所以陈四基本上以最简单的跳跃翻跟斗为主,暴牙以此为乐,每天能在陈四的爪子上咬牙吊上一会显然是件狼生乐事,还好暴牙现在的牙口欠佳,并不能将陈四的手掌咬穿。

陈四练得最辛苦的是练习枪法,寨子里有几把报废的钢枪,老狗把射击的基本原理告诉陈四,教会他最基本的东西以后就不再折磨陈四,让陈四自己发挥去了,陈四按照老狗的说法每天拆枪装枪,然后在枪上吊石头练瞄准。先是一块然后慢慢往上添。陈四举着这枪就是半天一动不动,直到自己眼睛发酸发涩,有时候陈四甚至有点担心自己这两只眼睛会不会就此瞎了。

除此之外陈四在训练自己的时候老是会莫名其妙在脑海里跳出一些奇怪的办法,比如说找个棍子架在两块石头上,高度还不到尺把,他飞跑过去然后从这棍子下面钻过去,以不碰倒棍子为最高要求。比如以最快速度爬上一块光不留丢的大石头然后再翻下去。比如从没剥皮的两丈多长的独木桥上跑过去等等。先是山寨里的孩子和梅花跟他学,然后寨子里的正规军们看这有意思,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干脆跟着玩吧。

疤脸和老刀忙着出去打猎,老狗大部分时候呆在山上看家,偶尔也跟着老大出去转转,疤脸一般都是亲自带着老狗出去,这老狗跟了疤脸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把自己冲动暴躁的脾气改了,基本上每次出山都能惹点不大不小的乱子,有几次明明已经可以带上丰富的战利品班师回朝了,可他硬是要冲上前去,把围追而来的小日本干掉才算完,当然没有小鬼子追上来的话他还是比较老实的。这充分说明老狗很不喜欢小鬼子。

老狗呆在山寨里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折腾大家,尤其是折腾陈四,也许他比较喜欢陈四那犟劲吧,他教会陈四怎么开枪以后对这个项目就不管了,他最关注陈四怎么跟自己摔跤和打架拼刺刀,每天总会有一两个时辰陪陈四练武,结果是陈四每天在欣赏那顿最为丰盛的晚饭前总是唉声叹气,浑身好像散了架子,酸痛不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