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二卷 百年光景去如空 第一零七章 宝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一零七章 宝鼎

智宇真人拂袖而退,一旁早已等候不及的火龙铭昊朝他看了一眼,跟着大手一挥,一道火柱击了出去。那些三三两两站立的修真者,立即动了起来,排出了一个古怪的形状,然后同时祭出各种法器,色彩斑斓的各种法术也随即轰了出去。但见天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光柱,或轻柔,或狂暴,或迟缓,或迅疾,或贴地而行,或临空而下,交织在一起,将整个天空都印得异彩纷呈。

万化神殿连同道龛楼外面,突然闪现出一层光晕,晴空之上猛然出现无数的闪电,伴随着雷鸣直击了下来;同时从光晕中隐隐可见无数波纹缓慢流动,一股和风荡漾开来。雷鸣风柔阵已然全力发动!

三百多位修真者同时出手,内中包含了金、木、水、火、土等等各种法力,同时还夹杂着各种幻化出来的异兽嘶吼,威力可想而知。而雷鸣风柔阵乃是天机门最厉害的阵法之一,其威力也是非同小可,阵法中的天高地厚、日月归临、四时交替等妙用,在气机牵引之下,全部运转起来。两股法力迎面相撞,声势之浩大,场面之壮观超乎想像。先是劈里啪啦一阵轻响,跟着天色一暗,如同末世降临,接着一道闪光照亮天地,一层巨大的光晕一层层荡了出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整个天机峰都一阵剧晃。

这一下交手,只怕在厚土界的历史中,都称得上独一无二,即便是六百多年前的寥廓熔城之战,和五百多年前的横水血战,也得屈居下风。在那两次大战中,虽然修真者出动的数量,远胜于今日,但是也没有说,三百多人同时对准一个目标出手。就算是强如原界帝君、玄元、重始两位道尊,只怕在此等威力之下,也要避其锋芒。

这一刻,高庸涵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他所在之处,被两股法力撞击后产生的劲气波及,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大殿废墟,轰然倒塌。而他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也要运力抵挡这股霸道的法力波动。

尘土飞扬中,那些离万化神殿最近的修真者,竟然被活活震死,至少有三五十人被震得倒飞出去,一直摔到了聚心楼外的范围。站的稍远的修真者,一些修为较弱的,也在比拼之后口吐鲜血,纷纷坐在地上,急忙掏出各种灵丹妙药吞食,然后打坐疗伤。那些奇形怪状,原本流光异彩的法器,大部分都被震落当场,即便是少数几个勉强留在空中,支撑下来的法器也色彩黯淡,悲鸣着飞回到主人的手中。至于那些幻化出来的异兽,则因为冲的最靠前,全部被震得粉碎。

这一下,这帮修真者损失惨重,死伤加在一起,十停中去了三停。但是那层光晕,除了变得黯淡无光,从表面上看去,和刚才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火龙铭昊自恃修为极高,所以也是站位靠前,在阵法反击之下,灵胎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但是他强横无比,硬将已经冲到嘴边的火苗给吞了回去,然后扭头死死盯着智宇真人,咬牙道:“你不是说以阵破阵,咱们三百多人同时出手,一定能一战而下,怎么会这样?”

“急什么?”智宇真人仍旧是那种不愠不火的腔调,淡然说道:“论阵法,我们谁都比不过天机门,但是他们的阵是死的,我们的阵却是活的,而且——”

“而且什么?”火龙铭昊追问道。

智宇真人心中十分得意,从最早开始攻打聚心楼,受阻于雷鸣风柔阵开始,他就知道这个阵法厉害得很,所以他才宁愿等上这么长的时间。一方面,如果能说服权机真人,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自然是最好,就算不行也不用担心,因为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权雍真人。权雍真人怎么说,也是堂堂天机门掌教的师兄,对于天机门的诸多法阵同样了如指掌。智宇真人相信,只要给权雍一点时间,他一定会想出办法,破掉雷鸣风柔阵。而在此之前,智宇真人不顾属下一众人的疑惑和不满,始终坚持围而不攻。

历时半年之久,权雍真人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就是以阵破阵。以三百多位修真者,按五行方位,布下天机门镇山之宝的天机大阵,同时出手合力攻击。但是权雍真人对此却并无十足的把握,因为这些修真者来自各门各派,修为的方式大为不同,能否完全发挥天机大阵的威力,纯属碰运气的事。他十分狡猾,只是悄悄告诉了智宇真人一个人,而智宇真人立刻就想出了一个借刀杀人的妙计,让权雍以花言巧语说服火龙铭昊,由火龙铭昊来主持攻击。

火龙铭昊从一开始,就对智宇真人屡屡冷言相讥,最近更是变本加厉。智宇真人城府极深,表面不动声色,似乎浑不在意,但是内心里已经对其恨之入骨。所以授意权雍编出一番说辞,又在众人面前极力推崇火龙铭昊,果然火龙铭昊上了两人的大当,心甘情愿地充当了炮灰。同时,故意把火龙铭昊手下的一帮子修真者,放到了最前面,现在果如所愿,智宇真人怎不洋洋自得?

看着火龙铭昊浑身火光近乎熄灭,就知道他遭受了重创,虽然犹自强撑,却已形同强弩之末。智宇真人得意之下险些失言,他原本想要说的是:“而且如此一来,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打擂台?”幸好悚然醒觉,及时收口,当即面容一整改口道:“而且我们这么多人全力一击,你以为他们就很好过么?”

智宇真人猜的不错,刚才的惊天一击,万化神殿里自权机真人以下,也自受到了极大的损失。尤其是退守进神殿的二代“静”字辈弟子,和三代“观”字辈弟子,被狂暴的法力波动震死了不少。要不是有雷鸣风柔阵抵挡,卸掉大部分力道,只怕“权”字辈的高手,也会有一些人难以幸免。

火龙铭昊正要反驳,智宇真人突然提高声调,大喊道:“权机,只要我再来这么一下,你的这个雷鸣风柔阵必破无疑,阵破之际,就是你阂门上下毙命之时。我再问你一次,交,还是不交?”

权思真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嬉笑道:“智宇老匹夫,你每个月都这么嚎上几次,你不烦我都嫌烦,有本事你先破阵再说。对了,忘了问一句,你一下少了近一百名爪牙,这第二下还有几分威力?”

智宇真人也不着恼,平静地说道:“谁说我破不了你这阵法,我一个人就足矣!”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鼎,往空中一抛,随即捏动法诀,一连窜法印叠加到小鼎之上,那个鼎随即变大,顶内伸出十多片碧绿的贝叶。

“贝叶宝鼎!”权机真人失声喊道。

这句“贝叶宝鼎”一出,不要说广场上的这些修真者容颜大变,就连远远在场外的那几个修真者,也倏地站了起来。而万化神殿内的权机真人等人,相顾骇然,随后脸若死灰,均知道这件宝器一出,再无任何机会。高庸涵此时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的主谋,居然不是想像中的重始宗,而是一直视为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丹鼎门!

在所有的修真者心中,有一个神一样的人物,他是所有仙人,包括修真者共同的祖师,其地位至高无上,即便现在的仙界之主,也与之有天壤之别。这个人,就是九天十地,三界共尊的九界道祖!

相传九界道祖乃是千灵族人,得道于数十万年前,手撰《阴阳道鉴》,为整个宇宙苍生指明了修行的方向。并以无上之神通开出一片虚空,亲手建立天庭创设仙界,接引修真者无数,被后世尊为九界道祖。丹鼎门就是九界道祖所创,是为所有的修真门派中,历史最为久远的一派,而这个贝叶宝鼎,相传便是九界道祖当年所用之物。

九界道祖所传之物,哪怕就是一个扫帚,一个簸箕,甚至一双草鞋,都被世间奉为圣物,更何况还是他当年修炼的法器?当今世上,没有那个人会胆大到妄图抗衡贝叶宝鼎,因为厚土界之所以能在天变之中保存下来,据说就靠了这个贝叶宝鼎之力。

贝叶宝鼎虽然珍贵无比,但是却被修真界所熟知,因为在每个甲子年,千灵族丹鼎门都会在悬空岛道祖崖,也就是九界道祖的道场,举行盛大的祭典。在祭典上,丹鼎门都会把贝叶宝鼎供奉于道祖神殿之内,供世人顶礼膜拜。其间,曾有不少野心勃勃的修真者,妄图盗取贝叶宝鼎,但是均被宝鼎给收了进去,再以后,就没有人敢打贝叶宝鼎的主意了。

智宇真人祭出贝叶宝鼎后,并不急于发动,他还在等。他相信权机真人一定会被降伏,因为作为一派的掌教,不会笨到连形式都看不清。同时他也很享受这种感觉,从周围那些修真者的眼神中,他感到了无数的艳羡、热切、臣服、惊惧,当然最令他满意的,是火龙铭昊的神情突然变得说不出的颓丧。

这时,火龙铭昊才恍然大悟,自己是被人给利用了。难怪智宇真人这半年来,显得智殊在握,竟然是把贝叶宝鼎都带在了身边,可恨他还要装模作样,以至于葬送了这么多同伴的性命,心中不由得对智宇真人的怨恨,又多了几分。只是他却不知道,智宇真人之所以迟迟没有亮出这个杀手锏,其实是受到了丹泰常的严词警告,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亮出贝叶宝鼎,否则将会和天机门结下死仇。

今时今日,智宇真人自认为亮出这个宝器,于情理上绝对说得过去,因为他根本不怕天机门会由此,而对丹鼎门产生丝毫的不敬。

贝叶宝鼎悬浮在空中,放出耀眼的光华。智宇真人毫不担心,这里会有人出手抢夺宝鼎,因为没有丹鼎门的秘法,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哪怕是触摸到宝鼎。否则,自道祖崖祭典开始以来,贝叶宝鼎早就被人给盗走了,可结果呢?那些心怀叵测的修真者,甚至强如风行厚土界,横行无忌的狂魔道人,不也被宝鼎给收了,直接炼化成金丹了么?

从万化神殿内,隐隐传来一阵争吵,显然是天机门内部,为了交不交那东西的问题,发生了分歧。争吵声越来越响亮,智宇真人脸上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权雍真人趁机走到身边,神色愈发的恭敬,低头谄笑道:“真人,权机他们已经撑不下去了,我的事,你看——”

智宇真人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连你的事情一起办妥。”

权雍真人当头一揖,谢道:“多谢真人成全,日后天机门必唯真人马首是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智宇真人志得意满,哈哈大笑中,目光如刀锋一般,飘向万化神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