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8/


1979年2月17日清晨5时许,隆隆的炮声响起,各种火炮发射的炮弹怒吼着冲向预定目标。一道道红线在天空飞驰,大地剧烈地颤动起来。第一批次,第二批次,第三批次,听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我们的血管膨胀起来。战斗打响了。

强攻的信号弹在天空划出一道弧线,连长第一个兴奋起来,高声大喊:“同志们,祖国人民看着我们,前进!”就像革命战争电影里的英雄那样,手臂一挥,和指导员一起带头冲上前。早就按耐不住的我们跳出隐蔽的战壕,向敌人的高地发起猛烈的进攻。

我端着冲锋枪,冲在我们班的最前面。我盼望了多少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了。

开始的时候,越军似乎被我们的炮火炸懵了,一点还击都没有,我们的进攻很顺利。但刚到半山腰,一阵猛烈的枪声从山顶的阵地上向我们扫过来。前面的战友倒下一片。

连长马上回头大叫:“卧倒!”

连长的话音未落,我身边的陈勇一个趔趄倒下了,我回头一看,鲜血映红了他的左臂。我侧身滚到他的身边,赶快替他包扎。陈勇眼睛瞪得迸裂似的,像一头发狂的斗牛。

“狗日的,才第一次打战,敌人都还没见到,就挨一枪子。老子要开杀戒了!”说完,陈勇站起身就要往前冲。弯腰跑过来的排长一把把他按倒:“不要命了,瞎冲什么?”

“杨班长,”排长对我说,“敌人的火力太猛了。你看,他们的火力点是在暗堡里,炮火是无法消灭的。你赶快组织人员摧毁它。”

“我上!”在我后面的呆子李永生手拿爆破筒第一个抢先报名。排长看着他有些瘦小的身子,怀疑地看看我。

“行!”我的兵我知道,呆子并不呆,他单兵战术动作可娴熟的。

在战友们的火力掩护下,呆子三窜两纵眼看就快接近敌人的火力点。突然暗堡里的敌人发现了他,机枪马上向他扫射过来。只听呆子“啊”的一声,倒在地上。我估计他是活不了了,大叫起来:

“呆子!”

谁知这一叫,倒在地上的呆子又站起来,他的身子晃了晃,又倒下去。其他几个弟兄正要冲上去,呆子的头又立起来。他回过头,挥挥手示意战友不要去救他,然后拖着爆破筒一步一步向目标爬去。他每爬一步,我的心都要碎一次。

离敌人火力点大约一米时,呆子突然“呼”的站起来,一下跃到敌人射击孔旁,迅速拉燃爆破筒飞快地塞进去。他刚想转身隐蔽,冒着烟的爆破筒又被敌人推了出来。

只见呆子又是迅速一个鱼跃翻身,再把爆破筒使劲推进去,身子同时一扑,用胸部顶住爆破筒,敌人的机枪被呆子的瘦小的身躯堵住了。

“轰”的一声,敌人的火力点被炸了。浓烟中,呆子被巨大的气浪冲下山坡,我们班的战友们不顾战斗还没有结束,全都向他扑过去。

但呆子已经闭上了双眼。上半身都是枪眼,鲜血还在不停地涌出来,腹部一个大洞,一截肠子流在外面。他像他的名字一样——永生了。

全班“哇”的一齐痛哭起来,又一起端起冲锋枪,枪管不断飞出愤怒的子弹。我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前进。


(本章节取材于老山战斗中“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马占福的英雄事迹,向英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