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三十三章 军事会议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姚远道:“自此之后,吾不再履险就是了。” 盖顺笑道:“这吾却不信。总之,解散亲兵我是绝不同意。” 姚远耐心道:“兴山军五六百人均为乡党,若以皇甫松为将,同为乡里人,自无大碍。今奚里入为主将,既非故旧,更非乡党,若无心腹人跟随,恐不好领兵。官兵不和,是为兵家大忌。亲兵武艺出众,且多数经过战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姚远道:“自此之后,吾不再履险就是了。”

盖顺笑道:“这吾却不信。总之,解散亲兵我是绝不同意。”

姚远耐心道:“兴山军五六百人均为乡党,若以皇甫松为将,同为乡里人,自无大碍。今奚里入为主将,既非故旧,更非乡党,若无心腹人跟随,恐不好领兵。官兵不和,是为兵家大忌。亲兵武艺出众,且多数经过战阵,以他们为伍长、什长、军侯,不但能提高战斗力,而且能使奚里顺利掌握军队。有何不可?”

盖顺道:“如此,就便重新组建一支亲兵。先生身边总不能无人保护。”

姚远看了看他,笑道:“我这里还惦记着丰岭田侗那人,若能得此人,虽千军万马,又何伤哉?”

盖顺闻言豁然开朗:“不如先生修书一封,我去丰岭跑一趟如何?”

姚远没有答话,却忽然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与侯知远接上头了吗?房陵那边情况如何?”

盖顺愣了下,自从出了容儿那件事之后,姚远最近老是这样,说话跳跃的幅度很大,往往这个话题还没说完,就猛然转到了那个话题上,他担心姚远受的打击太大,还没有恢复过来。

姚远转头看了看他:“过了两个多月了,难道侯一得还无一点进展?”

盖顺缓过神来,忙道:“侯一得现常驻房陵,早已与侯知远联系上了,听说两人还续上了族谱,房陵的事也办理得差不多了。”

姚远道:“速速联系一得,务必搞清现谁在率领破虏军,并将新城郡兵力布置侦探清楚。如果还有上庸郡的更好。起草信札,告诉军师,我要在兴山有大动作,请求召开军事会议,商讨联合行动事宜。迟两日我便至公安亲走一遭,说服军师及关、张二公,配合铁山军进攻新城。”

他笑了笑,又补充道:“路上顺便将田侗这厮招安来吧。”

最后,他看了看窗外泡桐树上一只低头弄羽的灰喜鹊,自言自语地说:“也该是时候了。”


房陵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山城。满城非但房屋、城墙都用石头垒成,即便地下铺的也都是大青石,城不大,但建在半山腰,依地势北高南低,易守难攻,需仰攻方能上。周边一带崇山峻岭,高大的油桐、泡桐、华山松和冷杉随海拔的升高逐层分布,十分茂密。汉水的一条支流――西河从城前流过,水流不大,但很湍急,浪头激荡在岸边的大石上,发出钟鼓齐鸣般的声音。整座城可以说是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像是世外桃源。

城外有一座冷泉寺,据说以寺院中一眼泉水而得名,那泉水一年四季都是冷彻透骨,因此叫“冷泉”。这日在冷泉旁的“映月亭”上,正有两位乍一看并不扎眼的先生对坐品茗。年长的那位,留着两撇小胡子,正是新城郡主薄侯知远,对面的那个两只眼睛贼精神的年轻人,正是飞奴军兴山分部总管侯一得。

侯一得慢悠悠地呷了口茶,赞叹道:“神农奇峰果然名不虚传,香高持久,汤色嫩绿明亮,滋味甘醇鲜爽,诚为上品。”

侯知远讪笑道:“一得兄弟为品茗专家,能入得汝口,当能入得天下人之口了。”

侯一得何等聪明之人,听他这话中有话,笑道:“知远兄尽管放心,此事只你我与盖先生、姚大人四人知道,绝无泄密,况你我既为兄弟,手足情深,断无出卖兄弟之理。”

他这句话既为宽侯知远的心,同时也是告诫他,我在房陵的活动你最好也不要泄露,否则,对谁都不好。

两人呵呵一笑,心照不宣。

侯知远回到房陵后,果然不负所望,不但编造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谎话,使大家相信他是从死尸堆中逃回来的,而且还将兴山之战失利的过错一古脑推给了王如,言道若不是王如率军鲁莽行事,以致惨败;并且,为泄私愤,还攻击申耽的亲兵,他侯知远定能率军打下兴山城,活捉姚远。后来,由于王如打草惊蛇,铁山军主力开到,他与亲兵们才被打败。至于没有对皇甫松策反成功的原因,他解释说,那是因为王如率军攻打到了绿林军的寨前,逼得皇甫松投向了姚远。

无论怎样,王如私率军队出征以致惨败都是个不大不小的罪过。而且,他正在大巴山一线带兵,无法亲至房陵为自己争辩,申耽身边也没一个替他说话的人,而申耽又是个耳根子软的人,这就促使了他的下台。

春,三月,申耽重新起用推病在家的张扬督率破虏军,替回王如。并免去王如破虏军司马之职,仅以新城郡纲纪掾主纠察民风,实际上是一个虚位,让他赋闲在家。

王如下台,使姚远的离间计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他认为,只要破虏军不在像王如这样的将领带领下,那就有隙可乘。况且,兴山军将领已配备齐全,士兵也已训练精熟,再加上铁山军主力,六千余众,三倍于敌,如再固步自封,如何对得起主公对自己的信任?

当他把这些话,拿到在公安召开的军事会议上来时,却遭到了关羽的反对,关羽捻动长髯,不屑道:“房陵乃山城耳,民困地贫,得之无益,不若北取襄樊,尽汉水而有之,则房陵、上庸二郡自降。”

姚远道:“曹仁守襄樊经年,经营二城,互为犄角,急切难下。不如趁新城空虚,得之以图襄阳,则关将军自南,铁山军自西,两处夹攻,必可一举而定。”

关羽道:“近闻曹公诛卫尉马腾,夷三族。马腾子马超现仍居西凉,必起兵报仇。至时曹公无暇南顾,甚或抽调襄阳之兵亦未可知。则襄阳空虚,某敢保证,只以所部人马,不用人助,定能攻下襄阳!”

他这话一方面是自矜,另一方面也是讥讽姚远,攻取个山城也需要别人帮助。姚远心里想,上次攻取宜城时你不也求助于张飞和我了么?

两人各自腹诽,但都没说出来,怕真的闹崩了不好收场。

张飞道:“攻甚新城、打甚襄阳,依我看,不如领兵直入蜀中,得了蜀地再论其他。”别看张飞粗鲁,他这句话却很在理,可谓一针见血。

诸葛亮见关、姚二人不再说话,遂开言道:“主公现在葭萌,前有张鲁据关,后有刘璋催逼,一旦有变,将危如累卵。吾意其变不远,至时必召荆州援军入蜀相助。德兴、云长,汝等且守境安民,以待主公相招。”

还没等姚远说话,关羽先道:“若襄阳之兵调离,吾将提兵饮马于汉水。愿立军令状,不得襄阳,甘当其罪!”这明明是要将诸葛亮和姚远二人的军了。

诸葛亮也不生气,只温言道:“关将军不可轻忽,飞奴军今日刚到谍报,襄阳之兵不减反增。奋威将军、领汝南太守满宠已率军至樊城,满伯宁素有智谋,多建奇计,有他相助,进攻襄樊已不可行。”

姚远见自己的计划亦被诸葛亮所否决,不由显得十分沮丧,进言道:“新城政乱,军失柱石、国有奸佞,若不乘此进击,倘形势转换,将悔之莫及。吾愿以本部铁山军、兴山军独自进击新城,如不能取得新城全境,甘当军令!”

诸葛亮看了他一眼,不悦道:“德兴勿乃太过欤?若一旦入蜀,宜都正当江口,最为要紧,需重兵防守,如何能轻?入蜀乃为当今大计,一切以此为重。”

谁知关羽却又在此时全力支持姚远了:“军师,如德兴所言是实,吾意新城可得。得新城,则取上庸不难也,若拥有上、新二郡,则非但可连通荆蜀,亦可北向威胁潼关。获利彼大。如德兴攻取新城,吾将率军佯攻襄阳,以为牵制。”

张飞亦道:“吾亦可率军西至西陵,以当川口。”

姚远心中暗赞诸葛亮料事如神,原来今天这套说辞都是两人昨天商量好的,目的就是以反语来引关、张二人主动帮助姚远。

关、张二人虽对姚远有些成见,但均是武人,做事爽快,且一切以刘备集团利益为重,见有利可图,能不奋勇?况襄阳增兵,使关羽知自己的计划绝不可行,以公论,退而求其次,进攻新城确是上上之策。是以转头予以支持,并不以为意。这也看出,玩阴谋诡计,武将们确不是文人对手,其实历史上武人能干过文人的就很少,死在文人之手的反而很多,“晏平仲二桃杀三士”就是个例子,韩信一代名将,不也被陈平、萧何做掉了么?

诸葛亮、姚远二人一个假装不同意,一个就要立军令状,等唱足了双簧,这才达成一致意见:由姚远率铁山军担任主攻新城;关羽佯攻襄阳,以牵制曹仁兵力;张飞引军至西陵,以备入蜀需要。

军事上的事如愿解决,但另有一事却让姚远踌躇不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