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大战锦州(我是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上村的战略可以说是没有错误的,错在他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物。本来东北的夜并不适合接着战斗的,即便是上村不派部队骚扰,茧子也会给他一个晚上的时间。

但上村不停的骚扰在夜晚一点多钟的时候,激起茧子那二百五的精神。他实在忍受不了只有对手打他的战局。茧子马上集合一个团的力量,在上村的又一次骚扰过后,跟在那一帮撤退的满洲国防军后面向敌人冲了过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夜战打响。

隆隆的炮火传到何平的耳朵里,他的指挥部灯火通明。虽然距离战场很远,但依然不时有灰尘被炮火从房顶上震落。吕正操上前一步:“司令,要我派部队去替换郑师长攻击么?”

何平摇摇头,这时候他正在考虑是不是命令茧子停止攻击,因为夜晚作战寒冷的天气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无谓的非战斗减员肯定会异常的严重,何平不想让战士们白白的牺牲。

他把电话拿起的时候,林彪的手指又将电话按了下来:“敌人一样很冷。”何平叹了口气,放下电话:“其他部队怎么样了?”林彪看着地图说道:“进展同样缓慢,陈明仁一天只推进了四百米。马占山白天收获到是不小,但傍晚的时候日军发起反攻,所得阵地被日军夺回很多。现在那里敌我双方是犬牙交错,有些基层部队已经失去联系。”

何平知道,这样的情况一出现,明天交战双方都必须及早的向战场投入更大的兵力,已保证自己占有的阵地和歼灭那些孤立的敌人。明天的战斗对于第三军来说,将更加残酷。

“岗村宁次有动静么?”何平没有忘记他身后的这个对手。林彪点点头:“他现在没有能力支援锦州战场。傅作仪部已经开抵张家口,我们八路军也加大的兵力,现在日军基本上被孤立在县城里面。”何平有些放心,但他仍然不敢贸然把第一军投入城防战。

当天色亮起的时候,商越马上让冯学军带部队冲上去,支援和日军混杂在一起的小武,日军同样向战场投入新了兵力。那一片交错的战场上,枪声整夜都没有停息,这时候战场上的人都是又冷有饿。但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在能看见对手的第一时间马上将抢口转了过去。

一个鬼子机枪手第一个出现在容国民的视野里,容国民的手指费了好大劲才扣动那个扳机。那鬼子机枪手倒地后,容国民马上将枪扔掉,把两只手插进自己的棉袄里面,用体温来晤一下自己冻僵的双手。

旁边的老三几下爬了过来:“哥,咱怎么办?”容国民想了一下:“你跟在哥后面,别露头。”容老三点点头:“哎,哥,你也小心了。”容国民一笑,感觉自己的手指头能动了,忙的伸头去查看周围的情况。

容国民这才发现自己的周围全部都是日军,他和身边的一百多个战士被日军包围在这一片灌木丛中了。

“老三,”容国民小声说道,声音小的让其他战士根本听不见。容老三把头伸过来,容国民说道:“听哥的,关键时候躺在地上装死!”容老三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哥,不行咱们投降吧,到日本那一样吃粮。”容国民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别动这念头了,哥是为你好,小日本蹦不了几天了。”

说完容国民拿起冲锋枪,慢慢的向身后爬去,同时对战士们小声下达命令:“都给我隐蔽好了!敌人不过来谁也不许动,不许开枪!”一片灌木丛做掩护,日军还真没发现这一百多人。容国民也再也不敢打冷枪,生怕暴漏了自己的位置。

后面的枪声告诉他,自己队伍正在和敌人激战,可能马上就能打到这里。战士们也相互把身体靠在一起,以取得一点温度,有些战士开始拔开泥土寻找地下的草根。

远处的枪声成为他们最大的希望,而近在咫尺的日军却时刻威胁着他们的生命,随便一个日军不经意的向这里投放一个眼神都能让战士们紧张不已。

一个战士爬到容国民面前:“团长,你看!”战士手指向前方,容国民发现日军居然将大批的战场物资集中在自己前方两百多米的地方,药品和弹药堆积了老高一堆。容国民想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机会,也意识到在这鬼子成堆的地方暴露自己意味着什么。

刻后,他下达命令:“检查弹药!”战士们的弹药勉强够这一次冲锋。容国民深深的吸了口气,凝望了一眼蓝色的天空,再一次用只有容老三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记住,一会躺下装死!”容老三拉了他一把:“哥!你要做什么?!”容国民狠狠说道:“哥要做英雄。”

接着小声喊道:“全体准备!”一片枪栓的拉动声,手雷也被战士们拿在手里。

这不小的动静马上惊动了周围的鬼子,鬼子兵从四面围了过来。容国民大声喊道:“冲啊!弟兄们不要管旁边的敌人,冲上去把鬼子军火炸了!”一百多战士如狼群一般向那堆鬼子的物资冲了过去。

鬼子物资前面马上架起了四挺机枪,子弹疯狂的扫射起来。但战士们一百多把冲锋抢的火力完全可以压制住它们。四周敌人射出的子弹不断的夺取战士们的生命。

容国民拉了一把自己身边的兄弟:“躺下!”容老三马上倒在地上。就在他倒下的同时,一个战士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那战士就倒在他的面前,容老三能看见那战士的面孔。那和自己一样皮肤的脸上,鲜血不断从那嘴里冒出,那战士也眼睛也看见了容老三。猛然之间,容老三感觉自己无法正视那双眼睛,他感觉自己好象非常的卑鄙,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

倒下的倒下了,活着的战士依然在不断的前冲。但眼看着那堆物资就在眼前的时候,容国民却再也冲不动了。日本兵用人墙挡住了他前进的路。就几分钟的时间,在日本兵前后夹攻之下,容国民身边的战士不断的倒下,最后只有七名战士围成一团,面对着周围几百把鬼子的刺刀。

一个鬼子联队长战了出来:“支那人,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但你们知道,你们现在想做的事情已经无法做到,顽抗到底只是无谓的送掉自己的性命,投降吧。”

容国民小声问道:“谁还有子弹,打死这狗日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人说话,他又问道:“手雷呢?”身边一个战士小声说道:“我还有一颗。”

容国民用手肘抵那战士一下,手指了指前方四十多米远的军火堆,那战士点点头。“给他争取一个出手的机会!”容国民小声说完后,又大声说道:“放下枪!”七把冲锋枪和七把大刀被扔在地上。

鬼子联队长笑了:“我会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接着一挥手,几个日本兵马上上来缴械。战士的手悄悄的把手雷摸了出来,容国民看敌人已经走近,大喊一声:“动手!”

六名战士用自己的身体迎向鬼子的刺刀,他们形成一个小圈,把那有手雷的战士围在中间。战士们的生命换来了不倒两秒种的时间,当他们的身体内插满鬼子的刺刀的同时,中间那名战士的手雷脱手。

无数颗子弹打在那战士的身上,但依然无法阻止那手雷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向那堆物资飞去。容国民笑了,他说出最后一句话:“我是英雄!”

手雷落在一个箱子上发出两声碰撞之后掉进了箱子之间的缝隙里,四周的鬼子马上四散逃开,但猛烈的爆炸掀起巨大的热浪,马上将周围的鬼子掀上了半空。

容国民是英雄!他当之无愧!这一批物资的被炸对于以后的战局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特别是接下来的战斗中,日军一把步枪甚至拿不到五颗子弹。

对这眼前剧烈的爆炸毫无反应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那日军联队长,他知道,现在他要做的,是刨开自己的肚子向天皇谢罪。

另一个是容老三,他爬在地上,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自己算什么?他看着倒在自己前面的战士和亲哥哥,他实在没办法说出自己的感觉。他有一种冲动,那冲动让他拿起手里的枪,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和你们拼了!”子弹从他的枪口向敌人扫射而去。

但马上,他的身体被敌人的子弹射穿。冲锋枪发出:“哒哒,”两声,表示里面没有子弹了。容老三的身体也慢慢的倒下,他的眼睛看着容国民的尸体,脸上笑了:“哥,等等我。”

他身体倒下的时候,身后的密集的枪声传来,青天白日旗在正午的阳光下迎风展开。鬼子联队长木纳的跪在地上,他拉起自己肚子上的军服,将武士刀切了进去。

下午四点,商越终于得到回报,部队已经完全的控制了阵地,昨天渗透的敌人全数被歼灭。商越这时候感觉战斗相对轻松了许多,因为鬼子的反扑不像昨天那么猛烈。询问俘虏才得知是因为日本人的战场物资被炸,也知道了容国民那一百多名战士用生命为他创造了这样的条件。

战后,何平在容国民牺牲的地方建立了百名勇士纪念碑,上面只有四个大字:“我是英雄”。

商越知道这一情况后,主动向后移动,拉开了和小鬼子之间的距离,不和鬼子拼刺刀,就和他们拼弹药消耗。晚上六点,日军不得不放弃防线后撤。

七点,何平得知各部队都有进展的同时,也知道了部队的伤亡数字,林彪在一边念道:“自从开战以来,我军共歼灭日军三万两千人,满洲国防军两万一千人,俘虏一万余人。我军阵亡两万八千人,伤一万七千人。下落不明四千人。”

他放下文件:“照这样打下去,我们就算得到锦州,也无力再进军。”何平笑了一下,他知道,攻城战的初期总是最艰难的,一但突破了一点,防守方就是待杀的兔子。

“小日本的援军有动静么?”何平问张婧,张婧摇头:“不知道,敌人这方面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何平沉默良久,林彪也在屋子里面来回的走动着。几乎同时,两人都一起说道:“让陈明仁出兵!”

何平已经两天一夜没有休息了,林彪也是一样。但他们不知道,毛老和蒋总同样也是没有休息,锦州的战况牵动着他们的心。毛老掐灭一支烟以后,又想再拿一支,这才发现烟已经没有了。他拍拍自己的四个口袋,发现都是空的,内心有些焦急。

正想喊警卫员拿烟的时候,朱总司令把大烟袋伸了过来:“先搞我这个吧,你不休息不能让人家也不歇息。”毛老笑了一下,拿过烟袋吸了两口:“锦州进展的很慢呀。”朱总点点头:“何平并没有把全部力量投入战场,他在等从葫芦岛登陆的日军,还怕岗村宁次打他屁股。”

“既然他有所准备,那葫芦岛登陆的日军肯定要吃大亏了。我们可以告诉他,不必担心岗村宁次,我们全力帮他牵制!”朱总司令点点头。就这时候外面的卫兵忽然喊道:“敬礼,周副主席好。”

毛老推开的门:“来,恩来来了。”周总理把一份电报摔在桌子上:“太过分了!”毛老很少看到他发这么大火,周总理指着电报:“这是我们莫斯科的同志发来的,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毛老拿起电报,脸色也变得很是宁重。

“这就是我们的同志么?这就是共产主义么?”周总理气的根本坐不下来。毛老看完后把电报给了朱老总,然后喊道:“警卫员,拿烟!”

朱老总半晌没有说话,等毛老的烟点上,毛老才说道:“苏联这么做,会让我们共产党在国内不光是军事上,政治上也会很被动,会让蒋光头把我们和他们联系在一起说事。”

朱总司令马上说道:“我们对此是毫无办法,是不是发电报给傅作仪发个电报,请他从民族大局出发,赶在苏联人前面北进。苏联总不至于向中国宣战吧?”毛老点点头:“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不过要说服傅作仪是相当的困难,人家会以为我们是为了谋取张家口。”

周总理马上说道:“不行我亲自去一趟,再让弼时同志去一趟苏联,希望能够阻止事情的发生。”毛老沉思良久,拉着总理的手:“恩来小心,成事其次,安全为先。”总理一笑:“我这颗脑袋值钱的很,不过我想傅作仪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总理接着说道:“我走以后,希望主席考虑一下如果事情发生以后我党的态度。特别是林彪他们的处境。依照何平的为人,他不可能看着苏联占据东北的任何一座城市,是调解两方的矛盾还是避而远之,都是要仔细考虑的。”

朱总司令的烟袋往腰上一插:“我敢打赌,苏联人要是像他们计划中那样去做,不打起来才怪。”三个巨头都不再说话,房间里面一片沉默,是啊,如果打起来,他们该做何选择呢?

锦州的何平却不知道这些事情,说到底他现在的主要注意力全部都集中的东北的日军身上。无论是美国的情报网还是重庆的,都没有特别的去注意苏联的动向。

何平的目光盯着地图上葫芦岛的位置,他知道,只要自己能把这一仗打漂亮,那就能全力的进攻锦州的敌人。小日本就只剩下最后一招——关键的时候毁了锦州,给何平一座残城。

锦州的守军兵力现在有二十三万,但其中有十万人近一半是刚刚动员起来的新兵。日军的物资已经十分的紧张,这些人甚至连枪都没有。而且由于长期的轰炸和日军不公平对待的政策,他们的内心也不想上战场给日本人做炮灰。河香原三十分的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把这些人摆在了城内,一但中国军队攻陷锦州,这些人能给何平造成一定的麻烦就可以了。

他把原先的日军三个师团,和四个满洲国防军师全部摆在了外围。河香原三知道自己不需要巷战,等中国军队攻入锦州的时刻,就是锦州城陷入火海的时刻,那些新招募的士兵只不过是锦州的陪葬品而已。

日军香秀藤大队长这两天已经没有战斗刚刚打响时候的兴奋,他刚刚参加了白天的战斗,支那人的勇气似乎不逊色于自己。胳膊上传来一阵巨痛,他却马上感到十分的幸运。

自己一刀辞进对手的胸膛的时候,那对手死死的把他抱住,后面的一把大刀飞快的砍向他的后背。如果不是那人的脚被一个垂死的日本兵抱住,那自己现在就无法坐在这里回忆了。他把包裹伤口的布条又勒紧了一些,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药品早已经没有了。

香秀藤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那是他未婚的妻子,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她。“大日本皇军难道不再天下无敌了了么?”香秀藤的心里不断的问自己,他的耳朵边上呼喊听见有人喊道:“隐蔽!隐蔽!飞机来了!”香秀藤一边隐蔽一边忽然有一种想法冒出:“算了吧,被炸死就解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