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变 第一部分 创业家族 第十一章 抗美援朝 5 儿子诞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



5、儿子诞生


1952年阴历2月27日,一个大胖小子出生了,他就是刘莅乾的长子——刘英奇。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刘莅乾也费了不少脑筋,他想到国家最年轻的副主席刘少奇,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像刘少奇一样做革命的大事,也不忌讳祖上留下的“子”字名称,就很快给孩子起了个“刘英奇”的名字。

刘占江是挺信三儿子的,因为他有文化,又在市政府这儿公干,自己这几年脸上甭提有多光彩了,所以,这个三孙子的名就有仨儿子给起了,他也不干涉。这在老刘家也算是新鲜事,因为给孩子起名是个大事,一般都是老头子亲自给起的。远的不说,就说自家的头两个孙子吧,大得叫长海,小的叫长河,都是刘占江给起的,不也都活得挺滋润的么。后来三儿子说:解放了,得改新名词。刘占江同意了,就这样,大孙子叫刘建中,二孙子叫刘建国。这当然是三儿子的意见。从起的名字中就能看出来,刘莅乾是铁了心跟着共产党干革命了。

刘占江的老伴刘张氏,有个早就过世的姐姐,留下两个闺女,大闺女是个摊巴,一辈子下不了炕,整天躺着,由二闺女护理她。这个二闺女可长得如花似玉,保媒的人几乎踏破了门槛,可这闺女却一个也没谈成,原因是她娘死前留下话了:不管嫁给啥人,必须能养活你姐姐,要一块入家门,穷富不管。这一来,真心想娶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的男人,就得细思量了,不管咋说,这也是一个人口哇,病了得管看病,饿了得管吃饭,这睡觉也得有地方……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也费心思。因此,刘莅乾的二表姐的婚事也不好定。

光复的第二年,

1946年春,有个姓于的汉子,不久前刚刚死了老婆,身边只留下一个麻子脸的小姑娘,托人说合,愿意养护摊巴姐姐,刘占江同意了这门亲事。不久,姓于的领着女儿,来到了兴隆沟。简单的办了婚事,在村东头租了一间小草房,这日子也就过上了。由于姓于的是外来的,村里的孩子都跟长海和长河叫二姑、二姑父,这老于家也就成了全屯后辈人的“老于家二姑家”,比他的大号“于海河”还响。

这于海河也是个农村人,平常愿意给人家赶个牛车,爱“白话”,有时耍点小聪明,这在农村就吃香,他的媳妇又勤快,不久,就给他生了个丫头,论序排,是老二,取名仙儿,第二年,又生了个丫头,取名“改样儿”——这于海河总盼着有个儿子;第三年,还真改样了——有福,家里头生了个胖小子。这可是个宝儿,刚满月,两口子就抱着这个小子,来到了姨家。

两家离的近,经常走动,老于家缺个针头线脑的,于家媳妇总往西头姨家跑,亲姨跟妈一样亲,拿啥都没得说。这俩人这次抱孩子来,一是让姨老爷看看这个小外孙,二是想请老一辈儿的给自己的儿子起个名。

一进屋,嘿,正巧,刘占江在屋里呢。这个老头,天要是不下大雨,白天从不在家里,总是拎个粪筐,到处捡粪。他认为:地上到处都是宝,这一个个小粪堆,就是孩子的学杂费。因此,兴隆沟刘占江的粪堆,隔个十里、八里就是一个,这一带地区,刘占江捡马粪,有名!

刘占江见外甥女和女婿来了,也用不着客气,问了声:“孩子壮实?”

“壮实、壮实。让姥爷瞧瞧。”于海河连连点头答应,也不知道怎么的,见了这个姨夫,这于海河就是从心底里往外惧他。也难怪,这刘占江是附近闻名的庄稼把式,年轻时候还给东家要过账,也帮助东家守过院墙防个过土匪,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要不,于海河能来这儿姨夫家请姨夫给自己的孩子起名么。

刘占江看了看孩子,孩子正愣愣的瞪着亮亮的小眼睛。秃秃的头上,头芯一鼓鼓的在蠕动。不知怎的这小子咧了咧嘴,突然哭了起来。

刘占江脸上露出了笑意:“这秃小子,怕见生——对,就叫秃小子把!”刘占江走到门口,留下一句话后,带上门,抗着粪筐、拎着小镐捡粪去了。

秃小子——这个名一直叫到上学,于海河才给儿子又起了个大号:于常青。和刘英奇同年生的姑娘,也是刘占江给起的名,老头子嫌这丫头长得丑,随口一句:“丑子”,从此这四姑娘就叫丑子了。

要说这名字,不是老头偏心眼,他确实也起不出啥好名,直想启个好养护孩子的名,这在乡下也常见,什么“老扁”“狗子”“栓子”“柱子”……乱七八糟的,叫啥的都有。

老于家接着又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姑娘。这时候刘占江已经不在了,全是于海河自己给起的名。而刘英奇就比“丑子”早生三个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