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吻我吧》 下部 第二十章

diyulantian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size][/URL] 江小琴走后,没人再和我说话,我的世界一片凄凉。在宾馆,又休息了两天,脸上的紫青色没有完全褪去。 晚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无法入睡,失眠始终左右我.大学时,班上的漂亮女生对我回眸一笑之后,我就没睡过好觉,也许这将伴我一生.那会,我想起所有认识的人.半夜闯进房子,找我聊天的地狱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8/


江小琴走后,没人再和我说话,我的世界一片凄凉。在宾馆,又休息了两天,脸上的紫青色没有完全褪去。

晚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无法入睡,失眠始终左右我.大学时,班上的漂亮女生对我回眸一笑之后,我就没睡过好觉,也许这将伴我一生.那会,我想起所有认识的人.半夜闯进房子,找我聊天的地狱蓝天,不知他是在地狱挣扎,还是在蓝天享受.

那个可怕的死亡之梦又回来了,蹲在走廊时,再也看不到地狱蓝天.那会,我多希望他就蹲在那里,不停的抽劣质香烟,说粗话,我可以把张寡妇的故事千万次的跟他讲.

一天,楼层服务员说,每天晚上,我蹲在走廊时,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监视着我.这个人就是她,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奇怪的人,每天晚上失眠,什么也不做,就蹲在那里.我说,你更奇怪啊!她说,为什么呀?我说,你每天晚上监视一个失眠的人,岂不是更奇怪.

后来,我蹲在走廊时,她也不监视我了,干脆蹲在我对面,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也不说话.不久,她就瘦了一圈.红着眼珠子对我说,胡大刀!我不蹲了!你一人蹲吧!有一天,她又对我说,胡大刀,你害了我!我说,为什么呀?她低着头说,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失眠了!一到晚上,两眼睛灯笼似的放光.到现在为止,她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服务员.

我已习惯江小琴呆在身边,她一走,我就象处在一座孤岛上,找不到任何人。我爱上了江小琴,第一次认真思考我们的关系。她虽然不漂亮,至少没有马小花漂亮,更没有马小花关心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较她们时,我的感情更加倾向江小琴。江小琴永远是那样的风风火火,让人琢磨不透.有时,能让人大吃一惊;马小花永远是那样的温柔贤惠,替人着想,她总能把事情做的让人觉得舒服。

当时,我在宾馆楼下的摊子上吃早餐,比较她们时,我正吃包子,拿两个包子代替她们。在思考过程中,我的感情倾向谁,就在谁代表的包子吃一口。最后,代表江小琴的包子被我吃完了,代表马小花的包子还有一半,所以我认定喜欢江小琴。

后来,把这事告诉江小琴时,她很高兴我把代表她的包子先吃完。但是她很在意我在代表马小花的包子上咬掉一半,在她看来一口都不应该咬。当然,她更介意我把她比作包子,她那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能用包子代替吗?包子有那么好看吗?至于把马小花比作包子,她不管,比作油条,馒头都可以。另外,她想不通,这么重要的感情对比,我怎么能够在吃早餐的时间里,拿两个包子就能比较出来,太儿戏了。

回到公司上班,希望项目尽快完成。马丽娜走后,老板重新给我配助手,我亲自面试。

公司里,大家每天都谈论马丽娜,讨论她为什么要辞职.他们谈论马丽娜,我不高兴,我会摸着自己的头和脸,会想起被人狠揍一顿的场景。

新招的那哥们,我看走眼了。面试时,他穿着朴素,嘴唇干燥开裂,一脸的水痘.看起来很老实,面试那会,我觉得他怪可怜的,就把他留下了.真正上班时,整天上网聊天,他说这叫泡“美眉”,在办公室打电话,跟素未谋面的姑娘讲些不荤不素的话.

因为长了一脸水痘,所以每天对着镜子挤水痘,疼的自己咬牙切齿的疼,黄色液体流出来时,我就觉得恶心。他希望有白皙的皮肤,软滑的脸蛋。所以每天,他不停和别的办公室的女孩讨论化妆品。

有时,我烦了,就对他说,你小子再这样,我就开除你。他说,你要理解我,你看我多可怜啊!同时指着自己的脸蛋.我说,理解个屁!你他妈的可怜了,天底下就没可怜的人了,上帝怎么造出你这么个玩艺.说了几次后,他有所收敛,不在办公室挤水痘了,躲洗手间挤去了。急的上洗手间的姑娘,搂着肚子,站在门口直跺脚,癞子!求你了!开门啊!

元旦前一天,马丽娜突然打扮妖艳的出现在公司,大家都围着她。当时,我呆在办公室没出去,我不想见她。我的两位助手早跑得没影了,尤其是新招的长水痘那家伙。平时,听大家谈论马丽娜,他早就想见识一下马丽娜,所以比谁都猴急的跑了。一个劲的往马丽娜面前凑,马丽娜可不是好惹的主,说这是哪来的怪物啊?怎么长成这样啊?那家伙受不了打击,又躲卫生间挤水痘去了。

寒暄之后,马丽娜进了我的办公室,我没抬头看她。她说要请我吃饭,和我做倾心之谈。我说没的谈,何来倾心之谈,没同意吃饭。可她不是好拒绝的主,问了几次.最后,她说,你他妈的胡大刀,你去还是不去!威胁我,这让我有点害怕,我知道这姑娘如果不高兴,什么事都做得出。

毕竟和人吃饭比被人揍强得多,于是,我答应了。当时,我安慰自己的理由是,他妈的!不吃白不吃!当然,更深层的原因是我怕她,怕她揍我。上次被揍的七荤八素,躺了好几天,我惹不起她。如果在北京,还有刘明和我共同作战,那我不怕。可那会,孤身一人,再怎么能耐也会被他们玩死。

晚上,在约好的地点见面,马丽娜显得很热情。她身后站着的男人,就是上次揍我时的高个,我没敢说。坐下之后,那个男人向我道歉。然后,马丽娜挥手,他就马上离开了,消失了。

那会,我真佩服马丽娜,同时更加的害怕她。她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一个大男人那么听从于她,不敢去想她身后的背景。一直提心吊胆的坐在她对面,那是我平生吃的最难受的一顿饭。

她说我被揍,她并不知道,也不是她叫人揍我的。事后,她才知道,所以想找个机会说清楚。虽然我和她之间不可能发生任何关系,但是她觉得要说清楚,免得她心里不好受,老觉得欠我什么.她坦白喜欢过我,那是因为我与别人不同。

正如前面所讲,有时,女人往往想做一个征服者,征服任何男人。那会,我就是她要征服的一个对象。我对她的不理不睬,让她受不了。但是她发现自己错了,并不是每个男孩都喜欢她,所以她很伤心。那个男人为了帮她出气,叫了一伙人在路上堵我。

好不容易吃完饭,饭店门口告别后,我转身就走,再也不回头。我觉得道歉没有任何意义,她是向我炫耀她有多大本事。她可以不开口,就有人把我打的躺好几天,她要是真开口了,那我就会被废了。所以从这里,我悟出一个道理:女人不能得罪,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如马丽娜。

几天后,先前揍我的男人来找我,没敲门就闯了进来,双手叉腰站在我面前。我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以为他又要揍我。我发现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打手,要么是他们打别人,要么就是别人打他们。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肯定有人遭揍与被揍。那会,我觉得那个男人就是这种人。

我说我可没惹他,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更加害怕,不说话的人收拾人比说话的人要狠的多。老半天,他挤出一句话,命令我喜欢马丽娜。当时,我有点蒙,不明白他的意思,瞪着眼珠子看他。他说,你小子找揍是不是啊?然后,把袖子掳起来,准备修理我。

场面难堪时,马丽娜出现了,哭红着眼睛跑到办公室,那个男人见到她,撒腿就跑了。然后,马丽娜看了我一眼,不说话,转身走了。那会,我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直想着白天发生的事,始终没想清楚为什么。也许世界就是这么复杂吧!我安慰自己不去想,好好睡觉。可睡不着,准备到走廊蹲一会时,服务员敲门,从门缝探进一个黑脑袋,小声说,胡大刀!你睡着了吗?

于是,两人又在走廊上蹲着,我把马丽娜的事和她讲了.她略有所思的皱眉头,她说,想不通,象你这样的也有桃花劫,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我又想对她说,你去扫地吧!但没说出口.我说,这叫屹立不动,魅力自生!知道吗?她不懂,于是,我忍不住说,你还是去扫地吧!她可能不懂我意思,接着我的话说,大晚上的,扫地干嘛!明早上扫!

春节前几天,美丽的长沙城有了浓浓的春节气氛,人民对于春节比北京人重视的多。街道上到处是商家做宣传的台子,人满为患,争相抢购,空气中能闻到浓烈的火药味。

腊月二十八,一大早上,朱三和徐智开车来找我,两人下了很大决心,请我喝酒,两人对我一人,一定要把我灌醉,喝什么酒由他们定。我问徐智,他老婆怎么没跟来,他拍着胸脯说,跟来又怎么样!老子不怕她!朱三笑话他是和老婆逛街时,偷溜的.他说放朱三娘的狗臭屁,老子这么光明正大的人要溜吗?

三人进了包厢,我不想把他们灌醉,免得他们家人担心.酒桌上,朱三说,你他妈喝酒象个娘们.这下,徐智不愿意了,说死了也要和他拼.先前约定两人对我一人,那会,早丢一边去了,内哄起来,瞧瞧这两高中同学吧!

最后,我不肯喝了.两人互相指责对方醉了,已经顾不上我了.朱三竖立起两手指头,一人说是三,肯定是三手指头.一人说,放你妈的屁!明显一手指头.不敢送他们回家,老婆指不定怎么收拾他们,扶到宾馆.两人在床上交叉躺着,因为公司有事,我招呼服务员帮我照顾.回来时,两人不见了,留下一张纸条,两字,没完.

服务员不高兴的说,胡大刀!看看你都交些什么朋友,怎么都这么奇怪啊!没一个正常的!我说,那我们是朋友吗?她不加思索的说,当然!走廊都一起蹲了!马上有点后悔.你小子套我!

晚上!为了感谢她照顾那两醉猫,以及跟我一起蹲走廊,我请她吃饭.第一次有男孩请她吃饭,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认真打扮了好长一段.我蹲在门口,等了她半小时才出来,她还不高兴的说,胡大刀!你除了蹲着,就不能干点别的吗?我说,还是蹲着!

两人到一家豪华餐厅坐下,她从未到这么豪华的餐厅吃饭,所以有点紧张.看到菜单价格,直吐舌头.我说,别看价格,咱就看什么好吃,喜欢吃什么就行.因为她总是想一顿饭要花这么多钱,所以没吃好.回到宾馆,又泡了一碗康师傅牛肉面.然后跟我说,还是康师傅好啊!

腊月二十九,经过验收,项目圆满完成,比预计提前两个月。老板在酒店订了一个大包厢庆祝。我不想去,赶着回家,我妈在家等着。没答应,可老板很热情,连飞机票都订好了,第二天早上直飞北京。盛情难却,于是就去了。

公司人都去了,马丽娜也去了,看了我几眼,我不敢看她。坐定后,老板开始讲话,说什么一年又过完了,谢谢大家为公司所做的贡献,尤其谢谢胡大刀。他应该感谢我,我做的项目给公司带来了近二百万的纯收入。

老板给了我一个红包,算是协议外对我的酬劳。大家怂恿我把红包打开,到底多少钱.有人开玩笑说,小心里面是报纸。把红包打开,一张五万元的支票。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五万元比很多人全年工资都多。所以大家看我的目光,分不清楚是羡慕,还是嫉妒,老板深情的握着我的手。

“小胡啊!谢谢你啊!”老板的这句话饱含感情。

其实在心里,我不愿意拿他这五万块钱,后来又想,反正老板有五万块钱用不完,那我就替他花吧!

马丽娜端起酒杯敬我时,所有人都不说话,看着我们,连喝三杯.她很能喝,又连着喝了几杯.但终究是女孩,几杯过后,脸就红了.那会,我才认真看清楚她。她的确很漂亮,瓜子脸,双眼皮,有眼袋,樱桃嘴,身材也很好。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她,疯狂的爱她,甚至包括老板在内。

“胡大刀!”她叫着我的名字,我以为她叫我有什么事。

“怎么了?”我疑惑。

“为什么叫这名字?”

“不知道,这得问我爸!”

“可你是个孬种!”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她喝醉了,我转身没理她。她连说了好几遍,这让我很难堪,谁愿意被一个女孩当着众人面骂做孬种啊?我抽了她一嘴巴,当时也是在酒头上。大伙瞪大眼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打女孩,我很后悔,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可能真的醉了。

“这才是个男人啊!”她居然笑了,笑得那么灿烂,琢磨不透。大家叫我道歉,我顺着大家的话向她道歉,几个女同事扶她坐在沙发上。

再没心思喝酒,没打招呼,跑回了宾馆.在卫生间里,吐得一塌糊涂。洗了个澡,躺床上看电视,尽量让自己放松,不去想马丽娜耳光的事。但是对于平生第一次打女孩,我怎么都接受不了,这是一件多不道德的事啊!不停抽烟麻醉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件事,但我发现很难。脑袋真他妈是个奇怪的东西,不听指挥。

有时,人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身上的各个器官,身心也不是统一的。那会,我对着自己的脑袋说,求求你!不要想这件事了!可脑袋偏要想,不停想。

服务员进来时,以为我疯了,不停的问,胡大刀!你怎么了?我说,我打了女孩子一耳光.她说,这有什么呀?我爸经常打我妈!也经常打我们!也没见过他痛苦啊!她把衣袖子掳上去,手臂上,一条条细小的疤痕,我不忍看.

她从小生活在一个贫穷暴力的家庭,毒打与辱骂从未停过.长大后,辛苦的工作,微薄的收入,自己舍不得买件象样的衣服,把钱都寄给了嗜烟酒如命的父亲.即便春节,她也不能回家.她跟家里说,过年了,想回家.她爸说,回家干什么呀?

说着不幸的过去和现在,眼泪在她眼眶打转,她才十六岁,别人的十六岁还在学校里呢!而她的十六岁饱含艰辛.我没请她吃饭之前,她从未想过,人吃饭还可以那样.没见到我之前,她从未想过,人还可以那样活.她哭了起来,我帮她擦眼泪,安慰她.她打落我的手,对我怒吼,胡大刀!你凭什么痛苦啊?凭什么每天失眠啊?凭什么呀?那会,我无地自容,不同的人生际遇,不同的人.我说不出一句话,她起身离开房间,我仍旧一个人坐着.

晚上十一点,脑子一团乱麻.马丽娜敲开了我的门,她哭过。一个女孩被当着众人面打了耳光,那是多么难堪的事啊!我很内疚,以为她是来报仇的,身后一定跟着一群人,做好了被揍的准备。往门外看了看,这个动作充分说明了我当时的害怕。我怕被人揍,揍一顿要在床上躺好几天,还要撒谎没长眼睛,不小心摔跤,撞墙,谁愿意啊?也许看完整部小说,大家就会说,胡大刀这个人怎么老是摔跤,撞墙啊!他是不是有病啊!

她没揍我,身后也没跟人,这让我嘘了口气。她一把抱紧我不肯撒手!我当时又蒙了.为什么这姑娘象江小琴一样,老做些我看不懂的事呢?真是头痛。把她扶坐在椅子上,拿纸巾给她。

那会,马丽娜坐在对面,很伤心。头发遮住整张脸,这让我想起了李珊。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她问我,当时,我在给她倒开水,所以没听清楚,她又重复了一遍。

“不知道!”我回过头来说。

“你为什么总是不知道?你到底知道什么呀?”她把头发往后理顺,仰头看我。

“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唉!”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不傻!”

“那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只能这样说,我从未想过,这辈子会碰上她这种女孩子,更没想过要去喜欢她.我不喜欢她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但是在那种气氛下,这话不能说,伤人心.况且,我已经打了她耳光,她受了很大委屈。不过,我想说一句,不管是谁,有一天,必须为自己的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付出代价.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她又问了一遍,她可能喝酒傻了。为什么一定要知道理由呢?为什么一定要明明白白呢?我没有回答她.

那会,服务员推门进来,她来看我睡着没有.马丽娜对她怒吼,滚出去!服务员害怕的站在那里,恐惧的看着她,不知所措.然后,低头,转身出去了.

“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喜欢我!”赶走服务员后,她继续说.我觉得这话没意义,我从未想过要喜欢她,将来也不打算喜欢她。在我心里,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可这明确的答案不能说。

“你永远都不会喜欢我!是吗?”她显得很忧伤,我无言。

“那我该怎么办啊?”她又哭了起来,我没了主意,不懂她这话的意思。

“什么该怎么办啊?”我问。

“你就要走了,是吗?”

“是啊!明早的飞机!”

“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

“不知道!……!”

“你回北京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是吗?”

“不知道!……!”我发现自己的回答有点弱智,可这是真实的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我控制自己不去想你,可我做不到,我整天想的就是你,我想天天看到你!”她自言自语,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我觉得她陷入了一个怪圈,和我一样,脑子不听使唤,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马丽娜说她喜欢我,我一点都不高兴,也没有飘然的感觉。我从未把她当正经女孩看待,我把她当黑社会女老大.在她那里,没有女人的温柔,体贴;有的只是拳头,暴力。

“肯定能见到的!……!”好半天,我挤出了这句话,其实这话很虚伪.曾一度,我害怕看到她,原想这辈子都不见她。

“以后,你还会来长沙吗?”

“会的!也许还会到这来开发软件!”

“那要到什么时候呀?你可能都和别人结婚了!”我发现她说话没有一点逻辑,我完全跟不上。我当然要结婚,我不可能做光棍啊!我愿意,我妈还不愿意呢!非跟我拼命不可。

“是啊!人总是要结婚的!”我故意用一种叹气的口吻,其实这话没任何意义,只是适合当时那种气氛,跟放屁没两样。她又哭了起来.

“可我见不得你和别人结婚!”

“那我和谁结婚呀?”

“和我!不行吗?”

“……!”我无言。

她的话没有一点逻辑,我们的关系不至于到讨论婚姻的程度。先前,看起来还是仇人般的关系.那会,倒讨论起结婚的问题来了,让人不可想象。我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奇怪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我有点接受不了。我想早点结束谈话,她快点离开,别又象那晚上,被公安局抓住了,嫖娼卖淫,对谁都不好。

一会,马丽娜的父母来了,家里发现她不见了,四处找她。打电话给她朋友,朋友说可能到这来了,她们就火急火燎的跑来了。进门,看到马丽娜在哭,以为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二话没说,把我按倒在床上,准备修理我。被马丽娜叫住了,不过,我的脸上还是挨了一拳头。这叫什么事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马丽娜好说歹说,他们才相信我没有欺负她。

“真的没有?”那晚上揍我的那个男人说。

“没有!没有!……”马丽娜大声的说。那个男人恶狠狠的看着我,那眼神要把我吃了似的.然后,一家人走了.临走时,马丽娜握着我的手。

“以后我们是朋友吗?”她说。

“是的!是的!”我敷衍,其实我在心里骂,呸!是朋友,有这样的朋友吗?这样的朋友多了,我非被弄死了不可。

整件事,我觉得傻瓜般被马丽娜玩弄了一次,感觉象个阴谋。摸着脸上被打的地方,有点红肿。如果这也算被揍,我已经被她揍两顿了。而且还不敢还手,随他们怎么揍,什么时候揍。

我是不是上辈子得罪了她呀?欠她两顿揍啊?越想越觉得郁闷,这姑娘到底想干什么?想起揍我的那个男人,我估计他揍我上瘾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红肿的地方,我想找点药敷上.回北京后,我妈看到了,肯定会心疼的。可房子里什么都没有,最后,把牙膏涂在红肿的地方,希望能把红色褪掉。

一会,楼层服务员慌张的敲门,楼下有公安查房,要马丽娜快走,别当三陪给抓了.年底了,公安局对这种事盯的紧,一旦抓到,往死里罚款。我说,早走了。她不相信的打量四周,还把头探进洗手间。

她说她是为我好,上次看到我被抓时,觉得我可怜,所以这次她给我通个信。她还一再强调整层楼,她就通知了我一个人。她是冒着危险来通知我的,被公安局知道了,肯定会罚她的款。

然后,她看到我脸上涂满了牙膏,问我为什么。我说被人揍了,涂牙膏消肿.她冷不丁的说,你怎么老是被揍啊!一天到晚,肿着个脸,包子似的.然后叹气!我当时被她气疯了,把她推出门外。

那会,我觉得公安人员多少都有点变态,他们觉得所有人都有罪,把所有人当作假想敌。在他们眼里,就没有安分守纪的公民。如扫黄这种事,在他们看来,男人从来就不会安分的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女人也不可能独守空房,男女会千方百计睡到一起。只要睡到一起,那多半就是整个公安系统的敌人.如果不是,请拿出结婚证。证明你们睡在一起是合法的,是受宪法保护的。我呸!谁每时每刻把结婚证带在身上,那不比他们还变态吗?

正想这个问题时,公安局的同志进来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一伙人四处打量搜查,一位女公安甚至把头探进床底下查看,我就觉得她有点变态。

“说!脸上怎么了?”女公安问我,

“撞墙上了!”

“撞墙上了?”她疑惑的重复一遍,也不再多问,因为撞墙上这件事和卖淫嫖娼扯不上关系。临出门时,女公安又折了回来,认真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没犯事啊?”我害怕他们没事找事。

“你叫胡大刀吗?”她严肃的说。

“是啊!”半夜,一位女公安,还能说出我名字,我感到十分震惊。能被公安点上名的,那绝不是好东西。她忍不住笑起来,我被她笑懵了。

“怎么了?您笑什么呀?”看到我满脸疑惑,她笑的更加来劲。止住笑声的时候对我说,胡大刀!你可是我们局里的名人啊!

上次,我受伤被他们抓起来时,每个人都记得我.然后,还在报纸上看到我的照片。原以为我会去投诉报纸,然后找他们证明清白,他们都做好了接待准备,可我没去,这多少让她们觉得有点可惜。

“我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你们工作都挺忙的!忙着抓坏人!”我的心情有点放松。

“可那是你的权利啊?”她想不通我为什么不去。

“坚决不给政府添麻烦!”

“好同志!”她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出去了。

一会,楼层服务员又敲门,问我女公安为什么笑个不停.我说,不知道,可能得了羊癫疯!

她咯吱咯吱的笑起来,然后,递给我一瓶药水,涂在脸上红肿处,很管用。我说谢谢她,她说,不用!咱们是朋友啊!她知道我明天回北京,回过头说,今晚,别失眠了!早上!我叫你起床!我说不用,然后她就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