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22 较量(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蒋文明吃惊地看着陈家林。

蒋文明知道他的痛苦,在途中,特别是返回的途中。

他曾经几次想靠近他,但都被他凶狠的目光逼走了。

陈家林兑现了他的诺言,他真的没有掉队。

中午时,蒋文明不得不告诉了班长魏家俊。

他和班长在卫生员处,找到陈家林。

卫生员正用松节油使劲地为他揉搓着。

陈家林正放肆地叫着痛。

魏家俊一走进来,他的嘴巴就闭上了。

眼睛狠狠地盯着蒋文明:“你胜利了,还要用告密来羞辱我!”

魏家俊顿时来气了:“好啊!你把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这腿要是出了问题,你还能当兵吗?”

陈家林是天管无弟兄,但是,他还就独独有些怕班长魏家俊。为什么?因为班长对他好!即便所有人把他当成告密者,但是班长还是和他象从前一样,他感觉得出来。

他从卫生员手里抽出了脚:“还有点痛是真的。但是,我一直注意用一个脚,还拄了棍子。你看到的,脚并没大问题。”

蒋文明蹲下身子,一把抓住陈家林的脚,细细地看了一番。站了起来:“应该没大问题。但是,得休息两天。”

陈家林冷笑一声:“为什么要休息两天。我不休息。”

班长魏家俊一瞪眼:“你!”

蒋文明轻吐一口气:“你真的伤了!就一辈子败给我了!”

陈家林看住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爬着也要追赶你!”

魏家俊轻声道:“我命令你休息!”

陈家林脸白了。

他默默地穿上鞋,一手拄着棍子,站起来:“我休息一下午,加一晚上。”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蒋文明长出一口气。

“蒋班长,请你不要介意。他的脾气很臭,臭得没有人愿意理他!”魏家俊轻声道。

蒋文明盯着陈家林的背影,慢慢地摇摇头:“一个有脾气,有血性的小子!”

“他的伤,会有大碍吗?”魏家俊问。

蒋文明又摇摇头:“这小子是属狼的。”

魏家俊不解地盯着蒋文明。

蒋文明一边走,一边慢慢地说道:“狼受了伤,总是自己舔干自己的血迹。他们总是从不低头!但是,狼其实也是很细心地防备着被伤害。狼懂得照顾自己。”他回头盯住魏家俊:“你看到了。他虽然坚持自己完成了越野。但是,他用了木棍,保护自己的脚。他一回到连队,就找卫生员处理。”

魏家俊笑了:“对呀!他真是头狼!”

果真,下午开始射击瞄准训练。

这小子老老实实地用被子蒙着头,打着山响的鼾,对大家出去,看也不看。

射击瞄准训练是一个极为枯燥的事情。

有很多战士都忍不住偷懒。

偷懒的方法,也千奇百怪。

董方睿这个臭小子竟然趴着睡着了。

连长一声不吭地把董方睿拉了起来,带着他向宿舍走去。

直走到七班的宿舍前。

董方睿看到,陈家林用绳子把伤的脚吊起来,身子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正拿着一根掉着水拥的木棒,在练瞄准。

连长一动不动地立正站着。

董方睿也一动不动地立正站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陈家林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是,接着又把木棒端平了。

仍旧一动不动地瞄准着。

终于,外面训练场发出了大声地换组联系的口令。

可是,陈家林仅仅换了一个手,用另一个手做支撑,继续瞄准。

董方睿禁不住伸伸舌头:亏这小子想得出来,他要练左右手都射击!

连长指了指他,要他别动。

大步向训练场走去。

董方睿挺了挺身子。

突然,陈家林支持不住了。

桶一下子滑了下去。

他慢慢地取下腿,然后探出身子,去拿桶。长时间的保持射击姿势,令他的肌肉因为疲劳,颤抖起来。

董方睿悄悄地向后看了看,立刻,象猫一样遛了进去:“家哥,我来帮你。”

陈家林的拄路的木棒一下子支了起来,正正地指住董方睿:“走!”

董方睿笑了起来:“家哥!”

陈家林的眼睛很冷:“不是玩!是军训!”

董方睿只得站住了。

陈家林慢慢地把水桶再度吊在木棒上,再次趴在床上,瞄准练习。

董方睿只得再次立正。

汗水从陈家林的头发里浸出来,流下来,打湿了床单。

董方睿慢慢低下了头,又慢慢地抬起头,他嬉皮笑脸的弯眼睛里,有着很复杂的意思。


孔未名可不喜欢象陈家林那样张扬。

但是他一刻也没停止观察做他们1班带头兵的老兵邱卫。

他的动作是很老练,他的表情却非常平和。怎么看,怎么也只觉得他只是个大哥哥。甚至是一个有些懦弱的老兵,比如,1班那个狗屁苟显扬。

在孔未名看来,他根本就是来部队混日子的。

原来,孔未名天天要用脚去踢他的屁股。他没办法,才动。

他竟然当着孔未名的面说:“孔未名,我要打得赢你。真想揍你一顿。”

排长也找他谈过话,他不以为然地道:“我本就不想当兵。我就是怕艰苦,让我当科学家还差不多,你知道,我脑壳很聪明!”

这下,他可找到偷懒的办法了。

不断地叫着:“老兵,不好意思。你帮帮我吧!”

邱卫竟然毫不犹豫地就接过了他的背包。

到最后时刻,苟显扬这小子竟然没命地扑上去。

不要以为他是想争第一,他是叫脚伤了。硬由邱卫,拖回来的。

孔未名要超过每一个人,成为一个最好的兵。他有这个自信。

所以,他必须超越眼前的这个老兵。

他当然知道,这个老兵不是涨干饭的。因为这是秦明扬派来的。

一大早,他就开始了动作了。

“今天,谁再要邱班长照顾。你就向连长请假,滚回宿舍去!”

孔未名可不想胜之不武。他的眼睛盯住了苟显扬:“你实在走不动,可以找我背你!”

苟显扬自然知道孔未名的厉害,平常看起来象个温文尔雅的北京少年。狗日骨子里是他父亲山东大汉的品性。真的火起来,是会揍人的。当然这是他想的,至少在军队来后,孔未名还没有打过人。

所以,苟显扬举起手:“我发誓,再不把连累别人。”

连长已经在宣布今天的训练内容了。

今天的训练内容和昨天一样,还是负重越野和射击瞄准。

但是要求不一样。

一今天不再记各班的名次。而是各班计时出发,谁先到地点,谁先进入射击训练。二,射击训练以连续瞄准半个小时,枪不掉下来为完成。

最后,用时最少的为第一,然后依次全连排名。老兵,记成绩同样公布,不参加排名。

由于各班出发的时间不一样,其实各班的标尺,其实就是带头老兵了。

孙悟空那大嘴巴甚至是这样吼的:“杨班长,我们就看你的了!”

他们6班的带头老兵叫杨道雍,是一个显得老成的汉子,反应似乎也比较慢,微笑着盯住他:“为什么呢?”

孙悟空顿时叫起来:“你如果是老兵中最优秀的。那我们班只要有人跟上你!就是第一呀!”

杨道雍慢慢地点点头:“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

孙悟空叹口气。

杨道雍却不理会,只顾慢声道:“你们有人跟得上我吗?”

孙悟空拍拍胸部:“我老孙还是可以试试的!”

杨道雍淡淡地一笑:“那么,我们共同努力。”

孙悟空一声怪笑,翻着二白眼,开始想他的心思。


第一个出发的自然1班。

由于是完全的个人争先赛,随着计时的排长叫道:“八点30分,1班出发!”

全班便齐刷刷地朝前涌去。

独独那邱卫保持着他一贯平稳和老练。

孔未名可不打算跟他的节奏,他决定以我为主。

孔未名一开始就衬着体力好,全身放开,脚步放开,也不刻意加劲。很快便潇潇洒洒地飘到了第一。

全班顿时以他为带头兵,一起向前涌。

到把个邱卫拉在了最后面。

邱卫却并不着急,而是全身放松,脚下的步子似乎永远没打算改变速度。

连苟显扬也开始嘲笑他了:“老兵,你总是落后啊!”

邱卫笑笑:“训练就是练杀敌,不是练赌气。”

这话孔未名不赞成!难道训练不是练战士们的速度和体力。只有在训练中把速度练起来,把体力练起来,才可能保证战士在战争中的速度和力量。不然,要训练干什么?

可是,孔未名这时不会说话。他正憋足力气向前猛赶!而且行动是最好的说明。


7班是第7个出发的。

养精蓄锐了一天一夜的陈家林(准确地说,是一夜。他昨夜睡得很早。),这会儿,体力非常好。

尽管脚开始上路时,还有些不方便,但随着向前行,慢慢地脚热了,他跟上了蒋文明。

他可不想再自取其辱。他要跟住他,然后在今天或者明天、后天,超越他。他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董方睿今天也表现出了极大的训练热情,他一直跟住陈家林。

他决定超过陈家林。

董方睿的家庭条件应该说是相当优裕。

他的叔叔们都是军官,在这个年代的中国,无论是收入还是社会地位都是相当不错的。

所以,他从小,读书便不怎么努力,体育运动也不怎么出色,集体活动参加也不怎么积极。他是一个生活优裕的平常人。或者说,他的生活不需要他太多的努力。

当兵这么苦是他没有想到的,他甚至在电话里向妈妈哭了。

妈妈找到了奶奶,奶奶找到了在总参的爸爸,在总后的叔叔。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爸爸和叔叔都给他来了信。

他们的信也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要么接受训练!要么当可耻的逃兵!你已经十七岁,这一起应该由你自己来决定!

他气得再不给家里打电话。

妈妈主动打过来,竟然那口气也变了:“孩子,你是军人的后代。你必须保持住军人的荣誉!”

他绝望了,他知道什么办法也没有了。只有一天机械地接受训练。

他仍旧是那么平庸,甚至落后。

他甚至都忘记了近一个月了,他是怎样过来的。

当然,他也不是调皮匠,比如昨天下午,他不是有意睡过去的。

只是,春日下午的太阳,太暖和太让人想睡觉。他就睡着了。

后来,见到陈家林带伤在床上的瞄准训练。

他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他过去是他的铁杆小弟。只是后来,陈家林告密与全体战友赌气。他没有那个勇气跟他。

现在,陈家林虽然不是班长,但是一直是全班赶超第一的带头。

董方睿又不是没脑壳,他知道这是陈家林在赌气在争口气。

他也觉得这样没意思,是自己与自己过不去。

但是,昨下午,他看到了陈家林的那股狠劲。他有些感动,但不很厉害。他只是觉得陈家林是活出来了,自己再不努点力,只怕永远都没法和他做兄弟了。说真的,他喜欢和陈家林做兄弟。

所以,今天他决定至少要超过他,超过负伤的他。来表示自己的心意。


孙悟空的6班因为孙悟空的带领,一开始就和杨道雍飚上了劲。

全班几乎是一阵风地向前闯。

在走入山林里时,杨道雍吐出一口长气,慢慢地对孙悟空道:“这样是不行的。在行军中,把体力用完了,等会儿,一个个根本连枪都举不起。”

孙悟空看看前面,再看看后面:“前面在猛跑,后面也追上来了。能够松劲吗?”

杨道雍摇摇头:“这是实战般的训练,讲的是整个军事技术的完成过程。”

孙悟空也觉得有道理。

然而,就见后面7班冒出了一个人。

顿时气得孙悟空叫了起来:“狗日的!连董方睿都追上来了!”

战士们回头一看,顿时,一个个赶紧又加力!大家再也顾不得杨道雍的什么体力用完了。继续向前冲。


董方睿在真正超越了蒋文明时,心理说不出的兴奋。

他甚至拉了一把陈家林:“家哥,我们一起冲上去!”

陈家林本生是想一直跟着蒋文明,但是,董方睿居然超过去。给他的刺激就大了。

所以,他也加了力。并且大声鼓励:“加油啊,兄弟!”

他真的很高兴。

在战友们的眼里,他和跟着他的兄弟都是落后分子。

当他被误认为是告密者时。他有意疏远了他们。他真的不想连累任何人。

当他决定以军事训练成绩回击所有蔑视他的人时,他当然,希望自己的落后兄弟们,也这样做。

现在董方睿居然开始行动了。

他兴奋得遍身的毛孔都开了。

摸一把汗,紧紧地跟住这位兄弟。

董方睿觉得自己的心都快从胸部里跳出来了。不断地加劲,让他觉得力气也快要用尽了。

可是,陈家林的步子仿佛是一种鞭策,他继续大口地喘着气,大步地向前。心中只有一个向前的信念了。

6班掉下来的战士被他们追过了。

除了体力已经极大的透支,除了山路越来越难走。董方睿和陈家林都是越来越兴奋。

蒋文明皱了皱眉,对魏家俊说:“他们这样一开始就拼命,很容易体力透支负伤。”

魏家俊当然相信老兵的话。

可是,这时,兴奋的董方睿已经和陈家林也拉开了距离。

而陈家林和他们也拉开了距离。

可以看见,董方睿的脚已经在打颤。

但是他已经突到了那个陡坡的中途,嘴里发着兴奋地呐喊。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